刘培:夷狄行中国之事曰僭

——南宋中后期辞赋的华夷之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5 次 更新时间:2019-07-26 22:33:35

进入专题: 辞赋     华夷之辨     南宋     文化中心主义  

刘培  
”(21)这和传统儒家的见解是一致的。从此点出发,他认可南宋政权的合法性,也认可蒙古政权作为“中国之主”的合法性,他说:“本朝立国,根据绵络,包括海宇,未易摇荡……其风俗淳厚,禁网疏略,号令简肃,是以夷夏之人,皆尽死力。”(22)他认可的依据就是其躬行汉法,从华夷之辨的立场出发,是蒙古行汉法,会逐步接受华夏文化,最终会化而为“华”的。而正是在这一点上,郝经和南宋思想界发生了巨大分歧。

   当时南宋的思想界,其华夷之辨的立场已经有悖于传统儒学,由于承受着深重的亡国灭种的危机,他们严格捍卫种族、地理、习俗、文化的界限。对于郝经的看法,可以用郑思肖的有关论说来答辩,郑思肖认为北方的蒙古是没有资格接续中国之正统的,他说:“中国正统之史,乃后世中国正统帝王之取法者,亦以教后世天下之人所以为臣为子也。岂宜列之以嬴政、王莽、曹操、孙坚、拓跋珪、十六夷国等,与中国正统互相夷虏之语,杂附于正史之间?且书其秦、新室、魏、吴、元魏、十六夷国名年号,及某祖、某帝、朕、诏、太子、封禅等事,竟无以别其大伦?”他比以往更为严苛地甄别政权的政统资格,夷狄政权被完全排斥在外。“若论古今正统,则三皇、五帝、三代、西汉、东汉、蜀汉、大宋而已。司马绝无善治,或谓后化为牛氏矣。宋、齐、梁、陈,藐然缀中国之一脉,四姓廿四帝,通不过百七十年,俱无,不可列之于正统。李唐为《晋载记》凉武昭王李暠七世孙,实夷狄之裔,况其诸君家法甚缪戾,特以其并包天下颇久,贞观、开元太平气象,东汉而下未之有也,姑列之于中国,特不可以正统言。夷狄行中国之事曰‘僭’,人臣篡人君之位曰‘逆’,斯二者天理必诛。”和夷狄文化具有血脉联系或者行事有违华夏传统道德的政权,均应排斥于“正统”之外,天理必诛之。“圣人、正统、中国,本一也,今析而论之,实不得已。是故得天下者,未可以言中国;得中国者,未可以言正统;得正统者,未可以言圣人。唯圣人始可以合天下、中国、正统而一之。”中国与道统、与圣人之化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大哉‘正名’一语乎!其断古今之史法乎!名既不正,何足以言正统与?正统者,配天地、立人极,所以教天下以至正之道。彼不正,欲天下正者,未之有也,此其所以不得谓之正统。或者以正而不统、统而不正之语,以论正统,及得地势之正者为正统,俱未尽善。”(23)名不正则言不顺,夷狄而君临中国,不管其化而为华与否,都是名不正的,是不能为中华文化所接纳的,这就给华夷之辨观念对夷狄的排斥找到了强有力的理论依据。躬行中国之法,和德比圣人绝不是一个概念,南宋人以内圣外王的标准来衡量夷狄政权的合法性,而道德是一个随意性很强的概念,因此,要让他们认为夷狄君主德配天人,具有圣人之品格,夷狄政权行仁政王道,则需要漫长的道路要走。因此,像郝经这样,长期处身于女真人的大金统治下,而今又不得不接受蒙古人统治的汉族士大夫们,他们的华夷观不得不是开放的,只有这样才能够使华夏文化求得一席发展之地,这反映了华夏文化坚韧而务实的一面;而长期面临深重危机的南宋,其文化机体里对夷狄的敌视和排斥一直在滋生旺长,形成内转而坚守的文化品格,反映了华夏文化重节操而不屈服于强暴的一面。南北两方的华夏士人,共同诠释着中华文化的精髓所在。要知道,文化中心主义其保守的倾向对国家和民族的发展是相当不利的,但是在面临亡国危机时刻,它能唤起华夏子民的民族自豪感和归属感,激发人们掷头一击、舍生取义的慷慨豪情。宋末辞赋当中表现出的孤独感与空幻感,其实就是这种不屈精神的形象展现。

   从南宋初期以来,北方夷狄政权就被视为不守信义、不知廉耻的野蛮之邦、禽兽之域(24),因而,华夏文明在对抗夷狄时,或许军事上难处上风,但是夷狄的文化根性注定了它的军事优势和政权决不会长久。人们还从历次的华夏与蛮夷的争斗中寻找这样的证据,他们坚信,恪守传统道德,传承道统,国家就可以长久,文明就不会断绝,这是华夏之所以为华夏的优势所在,天不灭,道亦不灭,承载道统的华夏文明亦不灭。朱熹就说:“中国所恃者德,夷狄所恃者力。今虑国事者大抵以审彼己、较强弱为言,是知夷狄相攻之策,而未尝及中国治夷狄之道也。盖以力言之,则彼常强,我常弱,是无时而可胜,不得不和也。以德言之,则振三纲,明五常,正朝廷,励风俗,皆我之所可勉,而彼之所不能者,是乃中国治夷狄之道,而今日所当议也。诚能自励以此,则亦何以讲和为哉?”(25)认为在对夷狄的斗争中,中华可凭恃者是道德教化,立足于此,才能扬长避短,取得优势。他的这一看法影响很大,真德秀就认为:“臣闻中国有道,夷狄虽盛不足忧;内治未修,夷狄虽微有足畏。”(26)关系华夷力量对比的关键因素是“道”。魏了翁对此阐发得更为清晰:“臣闻善为天下者,不计夷狄之盛衰,而计在我之虚实。中国夷狄一气耳,其盛衰诚无与于我者。先王以其叛服去来荒忽无常,故虽怀之以德,接之以礼,未尝逆示猜闲,然亦岂引而致之,倚与为援,而略无防虑也?”“古之所谓待夷狄者,亦惟尽吾所以自治之道而已。顾舍其在我以资乎人,只见其害,未睹其利也。结赞既退,旋复旧京,初无赖乎蕃戎。”(27)在蒙古势力崛起之时,南宋朝野的看法是修明内政,以德治国,不计夷狄之盛衰,计在我之虚实,这其实是在发展自我,等待倏忽而兴的夷狄能够倏忽而亡。因此,当众望所归的真德秀入朝参与大政时,开出的治国良药是“正心诚意”,据载:“真文忠负一时重望,端平更化。人徯其来,若元祐之涑水翁也。是时楮轻物贵,民生颇艰,意谓真儒一用,必有建明,转移之间,立可致治。于是民间为之语曰:‘若欲百物贱,直待真直院。’及童马入朝,敷陈之际,首以尊崇道学,正心诚意为第一义,继而复以《大学衍义》进。愚民无知,乃以其所言为不切于时务,复以俚语足前句云:‘吃了西湖水,打作一锅面。’市井小儿,嚣然诵之。士有投公书云:‘先生绍道统,辅翼圣经,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愚民无知,乃欲以琐琐俗吏之事望公,虽然负天下之名者,必负天下之责。楮币极坏之际,岂一儒者所可挽回哉?责望者不亦过乎!’公居文昌几一岁,洎除政府,不及拜而薨。”(28)看似高论有余不切世用,其实反映了在强敌压境的情况下理学人士的为政观念,他们认为只有突出自己在“道”方面的优势,率道而行,才能够使国家转危为安。当蒙古势力在亚欧大陆摧枯拉朽之时,南宋政权能够独立支撑三十多年,其道德自信、文化自信、制度自信的意义不容忽视(29)。

   面对深重的文化危机,人们想到了箕子,那个在国家阽危之时,逃往海隅以图传承华夏文明的志士。金履祥的《广箕子操》写道:

   炎方之将,大地之洋。波汤汤,翠华重省方,独立回天天无光。此志未就,死矣死南荒。不作田横,横来者王;不学幼安,归死其乡。欲作孔明,无地空翱翔,惟余箕子仁贤之意留沧茫。穹壤无穷此恨长,千世万世闻者徒悲伤。

   关于“操”,有这样的说法:“其道行,和乐而作者,命其曲曰畅。……其遇闭塞,忧愁而作者,命其曲曰操。”(30)琴曲中的“操”,是“辞”的一类,属于辞赋范畴。这首表达忧愁情绪的琴曲,通过缅怀箕子,表达了对华夏文化深重的忧患意识。据说,此曲是献给誓死抵抗蒙古的陈宜中的(31)。北宋时候,毛滂写过《箕子操》,表达的是朝廷昏聩而忠良屏远的忧虑,金履祥此曲则是从延续文化的角度着眼的。天地倒置,沧海横流,皇帝流落天涯,民族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灾难,不学田横,放弃抵抗,也不学辛弃疾,放弃理想而归乡隐居,要像诸葛亮之锐意北伐,要像箕子远避穷壤之朝鲜,要把延续华夏文明作为己任。其实,南宋后期,在巨大的危亡的阴影之下,人们已经注意到了箕子的文化价值。真德秀勉励南去为官者时曰:“然尝窃叹古之为政者变戎而华,今之为吏者驱民而狄。昔者箕子八条之化,孔子九夷之居,皆圣人事,吾不敢以律后世。若锡光、任延,汉守将尔,于交阯能兴其礼义之俗,于九真能迪以父子之性,是不曰变戎而华乎?今之饕虐吏罗布郡县,细者为虻为蚋,以噆人之肤;大者为猰,为凿齿,以血人之颅,以牣其家,以封其孥,于是民始蒿然丧其乐生之志,而甘自弃于盗贼之徒矣。是不曰驱民而狄乎?故为政者厚视其人,虽戎而华可也;以薄视其人,则虽民而狄弗难矣。循其本而思之,为吏者不自狄其身,然后能不狄其民。盖黩货而忘义者,狄也;喜杀而偭仁者,狄也。以中国之士大夫为天子之命吏,而其所为无异于狄,亦何怪其民之狄哉?予方疾当世之吏阱吾民于狄,故因君之请而一吐之。”(32)八条之化是指箕子居朝鲜与土人约法八条以化之,真德秀忧虑官员不以仁义之道对待夷狄之人,违背以华变夷之道,反映了他对于传播华夏文明的积极心态,这和北宋时期的那种无可无不可的态度大不相同,其所透露的,是对民族和文化的深刻忧患。那么,这种忧患一旦面对国破家亡的境遇,则表现为一种强烈的拒斥夷狄、执着于文明传承的情愫,金履祥的琴操,表现的就是这种对华夏文化的使命感。

   南宋末期的华夷之辨,具有强烈的排斥夷狄、捍卫华夏文化传承的倾向,这种捍卫,在文学中表现为捍卫文化的崇高感和孤独感,而且,对华夷之别的理解也执着于是不是道统传承之一环,因而,夷狄被彻底拒斥于华夏之外。

  

   三、琼花、梅花与岁寒三友

  

   南宋端宗景炎三年(1278)十二月,宋右丞相文天祥在五坡岭兵败被俘,南宋少帝(赵昺)祥兴二年(1279)四月,被从潮州解往大都。所到之处忠义之士纷纷为其送行,更有义士王炎午等情绪亢奋,一路随行,并张贴祭奠文丞相的文字,劝其为国殉节。文天祥是作为彰显民族精神的牺牲而被请上祭坛的,他的使命就是去死,威武不屈地去死,舍生取义地去死,以留取丹心,光耀华夏。这种残酷的道德绑架在当时人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妥当,王炎午等还因此博得了高名令誉。和北宋灭亡时的群臣望风遁逃相比,南宋人对王朝更多了些眷恋之情,甘愿为之殉节、守节者不在少数。这是一个相当耀眼的文化现象,这说明,节操在当时的社会价值观念中具有多么重要的位置。这种节操,与北宋时期范仲淹等人提倡的气节不太相同,气节有忧患天下的担当意识在,而节操则重在个人对道德观念的坚守,和气节相比,节操更偏于内在,注重心灵的砥砺修炼。这种文化品格的形成与理学对社会价值观念的重塑密切相关,而理学在人心灵上做功夫的动因,则离不开北方的蛮夷投向南方的浓重阴影,理学要在人心之上筑起一道捍卫华夏文化的长城,也就是说,华夷之辨在南宋是以夷夏之防的内涵浸入其文化之中的,是严明夷夏之防的文化底色塑造了南宋重视节操的文化品格。较之北宋的雍容闲雅,南宋更多了些坚韧和孤独。南宋人的节操观念,在文学创作中表现较为充分,我们想通过琼花、梅花等艺术形象的分析以窥豹一斑。

宋代扬州后土庙的一株琼花老树,很早就引起人们注意。宋初王禹偁所作的《后土庙琼花诗·序》云:“扬州后土庙有花一枝,洁白可爱,且其树大而花繁,不知实何木也,俗谓之琼花。因赋诗以状其态。”(33)其后欧阳修、韩琦、刘敞、王令、秦观、晁补之、贺铸等都有歌咏。据载:“扬州后土祠琼花,天下无二本,绝类聚八仙,色微黄而有香。仁宗庆历中,尝分植禁苑,明年辄枯,遂复载还祠中,敷荣如故。淳熙中,寿皇亦尝移植南内,逾年,憔悴无花,仍送还之。其后,宦者陈源命园丁取孙枝移接聚八仙根上遂活,然其香色则大减矣,杭之褚家塘琼花园是也。今后土之花已薪,而人间所有者,特当时接本仿佛似之耳。”(34)或许,琼花这种难离本根的特性会使南宋人体会到在夷狄的巨大威胁下坚守华夏文明之根的可贵和崇高。周煇的《清波杂志》记载道:“琼花……特以名品素高尔。后土祠前后地土膏腴,尤宜芍药。岁新日茂,及春开,敷腴盛大,纤丽富艳,遂与洛阳牡丹并驱角胜。孔毅父尝谱三十有三种,续之者才十余种。夫岂能备,固宜有所增益。钱思公尹洛,一日,幕客旅见于双桂楼下,见小屏细书九十余种,皆牡丹名也。洛花久污腥膻,扬花在今日尤当贵重。”(35)洛阳牡丹随着北地的沉沦而久污腥膻,扬州的琼花在今日尤当贵重,这充分显示了琼花所蕴含的恢复古圣先贤之光荣的意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辞赋     华夷之辨     南宋     文化中心主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411.html
文章来源:《文学遗产》2018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