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光:美朝、俄朝两次峰会之后的朝鲜:内政、外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72 次 更新时间:2019-07-10 17:38:07

进入专题: 朝鲜问题   美朝关系   俄朝关系  

林晓光 (进入专栏)  

   法新社援引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的话报道称,美国已知晓朝方态度,但表示强调“美国仍然做好准备与朝鲜进行建设性的谈判。”[6]朝鲜问题专家一致认为,朝鲜当局要求更换蓬佩奥的真实想法是因为其触及了“最高尊严”。蓬佩奥国务卿于4月9日(当地时间)出席美国国会参议院拨款委员会听证会,当被问及“您称呼委内瑞拉总统为独裁者,而您是否会对金正恩使用相同表达”时,他回答“当然”,“我就是这样说的”。权正根对此表示,“蓬佩奥来到平壤,哀求朝鲜进行无核化,转过身便去侮辱朝鲜的最高尊严,显示出他是一个低俗的人。他对于会谈的参与也糟糕透顶”,公开要求将其从谈判中除名。权正根表示,“我担心蓬佩奥过问会谈事务可能节外生枝。万幸的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与特朗普总统的私交仍然很好,金正恩乐于同特朗普总统亲密交往”。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的申范澈说,朝鲜要求换掉蓬佩奥,是因为他在美国国会参议院拨款委员会上称金正恩是“独裁者”,朝鲜认为这侮辱了他们至高无上领袖的尊严。韩国媒体指出,这是朝鲜在朝美无核化谈判中首次公开要求更换美方谈判代表。考虑到朝鲜体制的特殊性,这么重大的事情,事务级官员不敢擅自做主,只能依据金正恩发出的指示[7]。

  

   被朝鲜严词批评的还有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朝中社4月20日报道称,朝鲜外务省第一副相崔善姬讥讽美国白宫国家安全会议(NSC)助理约翰·博尔顿“看起来愚笨”。因为博尔顿在4月18日(当地时间)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为了第三轮朝美首脑会谈,朝鲜一定要拿出真正诚意(realindication)的举措,做出放弃核武器的战略性决断”。即美国要看到朝鲜有准备弃核的“确切迹象”(realindication),才会举行第三次首脑会谈。崔善姬认为这一发言甚为不妥。崔善姬表示,“尽管从不期待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会理性发言,但既然身居要职,就至少应在掌握两国领导人在第三次首脑会谈前的对话内容后再表态。”“不知道博尔顿的发言是不是没有理解朝美首脑间的意图,对我来说听上去很没有意思,显得有些愚笨”,“在此做出警告,如果这样不分事理说话,对你们不是什么好事”[8]。朝方的上述发言也可视为朝美双方在第三次金特会前在以某种特殊的形式进行沟通。崔善姬曾在记者会上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第二次金特会上对先解除对朝制裁,发现违反行为时再恢复制裁的“撤回机制”(snapback)表现出积极态度,但因博尔顿和蓬佩奥的反对最终未能达成协议[9]。朝鲜将蓬佩奥、博尔顿视为第二次金特会无果的“罪魁祸首”,因此连日发言表示不满。

  

   与此同时,朝鲜对于双边工作协商也没有响应。CNN电视台4月20日(当地时间)援引当地消息人士的发言称,“美朝间沟通不畅,实务协商的负责人、美国国务院对朝特别代表史蒂文·比根深感受挫”。CNN报道称,比根吐露了自己的郁闷,明确表示希望与朝方对手重新坐在谈判桌边。但从时机上看,在朝俄首脑会谈前,没有任何朝美对话的时间窗口。金正恩4月底与普京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峰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可能上半年访朝,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访问日本,6月底出席G20会议,并访问韩国,金正恩在结束与普京和习近平的面对面交流之前,恐怕也没有什么意愿或动力按照美方的要求进行无核化协商。

  

   朝鲜外务省美国局局长权正根4月18日宣布重磅消息,称朝方对美国无核化谈判的主要代表、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感到不满,要求美国撤换谈判代表。被朝鲜点名批评、要求撤换的蓬佩奥强势回应:仍将主管美朝磋商。蓬佩奥4月19日(当地时间)在华盛顿主持美日外长和防长“2+2”会谈后的联合记者会上,回应朝鲜要求将自己“排除在协商外”一事表示,“没有任何的改变,我们为了协商一直在不断努力”,“虽然很明显特朗普对所有的努力负责,但这是我的团队”,表明将继续负责对朝协商。蓬佩奥强调,依然对朝鲜去核承诺抱有希望,“没有任何改变,我们继续工作。我依然领导(和朝鲜谈判的)团队。”“金正恩多次向特朗普总统作出有关承诺,也向我作出同样承诺六次。我依然有信心,我们有确切的机会达到这个成果,我们的外交团队会继续保持主导形势。”《联合早报》报道称,蓬佩奥和美国代理防长沙纳汉、日本外相河野太郎、防卫大臣岩屋毅在共同举行的记者会上均表态,不会答应朝鲜减轻制裁的要求。蓬佩奥称:“我们会继续向朝鲜施压,使他们放弃所有大杀伤力武器、弹道导弹和相关的计划和设施。我们会继续向朝鲜实施所有制裁措施,并鼓励所有国家跟随。”《华盛顿邮报》称,这不是蓬佩奥第一次惹恼朝鲜,去年7月蓬佩奥在对平壤进行短暂访问后,他被指责提出了“强盗式的要求”。朝方这次声明显示出对华盛顿在最近的谈判中缺乏灵活性感到失望,认为美国对朝鲜的敌意仍长期存在,不过朝方在声明中小心地避免直接批评特朗普。美国传统基金会朝鲜问题专家克林纳称,不要对朝方的声明做过多解读,“决策者不应认为这是平壤有意加剧紧张局势或关闭谈判大门的信号。”蓬佩奥于2018年5月宣誓就职美国国务卿,此前曾任职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10]。

  

   3、对美外交:依旧重中之重

  

   外交团队的关键成员——包括金英哲、李洙庸、李勇浩及新提任的外务省第一副相崔善姬——共有四名核心外交人士悉数进入中央权力中枢,其中首次入选的崔善姬在两次朝美峰会中始终站在一线,又刚刚晋升外务省第一副相。对外事务尤其是对美外交的关键成员全部进入国务委员会说明,处理外交事务、特别是对美外交将是国务委员会的优先事项之一,这意味着国务委员会将在外交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引人注意的是,在国务委员会“全家福照片”里,外相和第一副外相均位居第一排、靠近金正恩的位置,再一次证明了人们熟知的那个定律:距离最高权力者的远近,决定了他在决策机制中的地位高低和权力大小。尽管金英哲领导的统战部系统在领导中枢仍拥有发言权,但原有权力地位已经被李洙庸领衔的外交系统取代。韩国世宗研究所统一战略研究室主任郑成长分析称,与金永南不同,崔龙海今后可能率领同为国务委员的劳动党副委员长李洙墉、负责对美谈判的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金英哲、外务相李勇浩、外务省副相崔善姬等人,在朝鲜的外交领域扮演更积极的角色。

  

   河内第二次朝美会谈破裂之后,朝鲜外交核心人物崔善姬的存在越发强势。在第二次会谈之前,劳动党副委员长兼统一战线部长金英哲尚呈核心地位,然而在河内会谈决裂之后,崔善姬则包揽了召开记者见面会表明金正恩委员长态度等的核心作用。4月12日在劳动党总部,金正恩与14位新任领导层的合影中,崔善姬位于前排最左侧,靠近金正恩,十分抢眼。韩国国家情报院旗下的国家安全战略研究院预测,今后崔善姬副相将在对美协商中发挥主导作用。副院长李起东(音)分析称,“崔善姬副相一举在最高人民会议(11日)中当选为国务委员会委员、在劳动党全体会议(10日)中当选为政治局委员”,“如果说此前的对美协商一直由金英哲的统一战线部负责,那么人事调动向我们展现了崔善姬副相主导的外务省将主导对美协商的可能性”。

  

   总之,金正恩以河内会议为动力和契机,连续召开两大最高权力机关会议,旨在稳定国内政治和军心民心,确定唯一领导体制,立足于对美外交持久化、朝核问题长期化,开展周边斡旋外交。对于美国极限施压下处于严重内忧外患中的朝鲜政权来说,缓和直至解除制裁仍然是迫在眉睫的目标和主要诉求。因此金正恩并未封死朝美外交的对话通道,在施政演说中仍然呼应川普,强调了他们之间的“友谊”,以减轻两国关系紧张的压力,并为新的会谈开辟道路。从这一点看,新的朝美峰会势在必行,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但如果第三次特-金举办,美朝双方的谈判地位可能会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金正恩将从最初的毫无底气、被迫重返谈判桌,转变成掌握一定主动和一些筹码,其政策立场和利益目标将继续维持既定方针:把无核化变为一个没有终点的漫长过程,利用无核化谈判保住拥核国地位,得到国际援助,巩固政权体制。[11]

  

   [1]朝中社2019年4月14日报道

   [2]路透社2019年4月13日。

   [3]韩国《朝鲜日报》2019年4月6日

   [4]参见,日本《东京新闻》2019年4月7日。韩国韩联社2019年4月7日。

   [5]朝中社2019年4月18日

   [6]法新社2019年4月19日

   [7]韩国中央日报2019年4月19日

   [8]朝中社2019年4月20日

   [9]韩联社首尔2019年4月21日

   [10]韩国中央日报2019年4月22日

   [11]韩国《中央日报》2019年4月16日

  

进入 林晓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朝鲜问题   美朝关系   俄朝关系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10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