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新:想象与现实:特朗普贸易战的政治经济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72 次 更新时间:2019-07-09 23:31:09

进入专题: 国际政治经济学     特朗普  

张建新  

   尽管如此,中国恐怕不能过分迷信精准打击的杀伤力。现在,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和中国等都对美国商品加征关税,目标对准共和党的支持州、产业敏感州和依赖外国市场准入的地区。但是,最新民意测验表明,这些地方的支持者仍然站在特朗普一边。这个国家受到特朗普贸易战最大影响的部分至今仍然支持特朗普。根据《华盛顿邮报》—沙尔学院民意测验,在最受特朗普关税影响的15个州中,特朗普的支持率为57%,2016年,特朗普在这些州得到的支持票为52%。(40)中国绝不可低估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宁愿承受经济损失的决心。

   第五,美国的民粹主义将会乘势而上。回顾美国历史,自罗斯福总统以来,美国在对外贸易政策上一直存在总统自由主义和国会保护主义的传统,而如今总统自由主义早已不知所踪。共和、民主两党在贸易政策上也存在明显的分野,共和党更倾向于自由贸易,民主党更倾向于贸易保护主义。民主党基于贸易保护主义的传统立场,在贸易赤字、知识产权等问题上一贯主张对华实行强硬政策。而在对华政策上,共和党历来就是美国鹰派的大本营。现在,由于民粹主义的兴起,共和党基本放弃了支持自由贸易的传统立场,在贸易政策上逐渐与民主党合流,美国战后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共和、民主两党都奉行强硬贸易保护政策的局面。面对特朗普升级贸易冲突,共和党投票人始终站在特朗普身边,在中美贸易战爆发后,共和党占两院多数的国会听凭特朗普挥舞贸易制裁的大棒,集体“失声”,充分说明共和党比民主党更支持特朗普对华采取强硬路线。尽管参议院在2018年7月11日以88票对11票通过了一项仅具有非约束性的措施,呼吁国会在监管特朗普贸易决策方面发挥更大作用。表面看起来国会在对外贸易政策上的缺位正在恢复中,但是授予国会一项新权力以限制特朗普的动议并未获得通过。而且,正是因为这项措施具有非约束性,美国参议员才前来参加投票,因此美国国会煞有介事地通过这项所谓非约束性的措施,只不过是一场政治作秀而已。

   第六,从范式来看,中美贸易战的实质可以概括为全球化对抗逆全球化,这将对国际经济秩序产生深远的影响。如果贸易战沿着其固有的惯性(报复和不妥协)运动,其结果很可能是美国主导的国际经济秩序的崩溃,因为在任何情况下,逆全球化不可能构成通行的国际贸易规则,也就是说,逆全球化的规则不可全球化。由此,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思想将陷入一种反比较优势的悖论,如果未来真的出现“美国反对美国”的现象,那就意味着首先需要美国方面进行一场贸易政策的“拨乱反正”,而结果是,美国的政策将重新回归全球化。从这个角度来说,贸易战的意义并不限于经贸利益是否受损,而在于它开启了重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进程。美国经济学家埃尔文认为,贸易战是否标志着美国贸易政策的转折点或者只是一种强硬的姿态,现在还不好下定论。至少预示着会损害美国的国际经济领导地位。(41)贸易战的结果可能是非线性或非历史的。在日美贸易战中,政治依附的日本根本不可能撼动美国主导的国际经济秩序,结果是日本保守着制造业优势而美国经济从制造向智造转型。在中美贸易战中,自治的中国具有抗衡美国的实力,美国在博弈中难以实现其预定的目标,美国最终还是要返回谈判桌,国际经济秩序有可能在中美欧三极结构上达到均衡。

   第七,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在美国存在一种主张美欧日建立针对中国的贸易联盟的观点。这些观点虽然理性但比民粹主义更危险。他们不愿打贸易战,更愿意以智慧的方式遏制中国。很多美国人主张,美国应像冷战期间对付苏联那样,紧紧依靠西方联盟的团结,共同对付中国的崛起。美国对外关系协会在《管理对等竞争时代的美中关系》中提出,“华盛顿应谋求同盟友与伙伴一起,致力于共同反对中国的过激行为,利用中国领导人对大局稳定的期待,抑制其去稳定化的政策,鼓励中国以建设性方式运用其新兴的力量”。(42)有美国学者指出,联盟与安全伙伴是美国拥有比较优势的最大财富之一。中国自全面融入国际体系以来,从中受益匪浅并希望扮演一个全球领导者,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难以应付集团性的反击与谴责,从而敦促中国重新评估其政策。“只有当美国与盟友保持良好的关系时,盟友才能团结一致。但最近特朗普政府频频口出狂言,疏远了许多盟国。”(43)美国《大西洋》杂志(The Atlantic)资深编辑德里克·汤普森(Derek Tompson)提出,美国应联合盟国对中国施加压力,而特朗普政府的做法正好相反,战略和战术上都走向了相反的方向。(44)

   如果说特朗普的贸易战已无可遏止,那么,中美两国现在就不得不比拼政治经济的韧劲,看谁扛的时间更长。美国评论家认为,“尽管中国发现,在即将来临的贸易战中,很难对美国进行报复,但从相对条件来说,中国仍然会成为赢家,因为特朗普的关税将对美国而不是对中国产生更大的伤害”。(45)随着经济损失和政治后果的显现,特朗普热衷于冲突的情绪将会减退。2018年11月,美国国会中期选举结束,虽然共和党保住了参议院的多数地位,但失去了对众议院的控制权,这意味着特朗普的政治根基已经有所动摇,在接下来的任期内,特朗普有可能成为跛鸭总统,他推行激进政策的政治资源已经不足。2018年11月7日,在新加坡举行的一个国际论坛上,美国前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警告说,如果中美关系完全循着贸易战的对抗逻辑演变下去,就会出现一道“经济铁幕”(Economic Iron Curtain),全球大多数投资和贸易将停止自由流动。(46)因此,在临界点上,特朗普可能主动变调,重新回到中美贸易谈判的正确轨道上来。同时,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2018年三十国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提出,为了解决中国经济中存在的结构性问题,中国将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在此基础上,中美两国将通过谈判终结贸易战僵局,从而开启中美经贸关系的新局面。

   感谢《国际政治研究》匿名评审专家的意见和建议,文责自负。

   注释:

   ①[美]史蒂夫·班农:《美国为何要与中国打贸易战?》,https://finance.ifeng.com/a/20180409/16063364_0.shtml,2018-10-09。

   ②Mike Lofgren,“Will Conservatism End in Nihilism?” January 3,2018,https://washingtonmonthly.com/2018/01/03/will-conservatism-end-in-nihilism,2018-05-01.

   ③Ibid.

   ④Pierre Lemieux,“Putting 97 Million Households through the Wringer,” Regulation,Vol.41,No.1,2018,pp.8-11.

   ⑤Paul A.Samuelson,“Where Ricardo and Mill Rebut and Confirm Arguments of Mainstream Economists Supporting Globalization,”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Vol.18,No.3,2004,pp.135-146.

   ⑥[美]理查德·哈斯:《失序时代:全球旧秩序的崩溃与新秩序的重塑》,黄锦桂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7年7月版,扉页。

   ⑦Robert Samuelson,“Trump's Dangerous Trade Obsession,” https://www.investors.com/politics/columnists/robert-samuelson-trumps-dangerous-trade-obsession,2018-07-02.

   ⑧Robert Samuelson,“U.S.Hasn't Always Been a Free Trade Nation,” Nov.21,2017,http://www.spokesman.com/stories/2017/nov/21/samuelson-us-hasnt-always-been-a-free-trade-nation,2018-05-23.

   ⑨Alan Freeman,“Trudeau Wades into U.S.-Canada Ketchup War with Tariffs on Heinz,” June 29,2018,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the_americas/trudeau-wades-into-us-canada-ketchup-warwith-tariffs-on-heinz/2018/06/29/5440c392-7b23-11e8-ac4e-421ef7165923_story.html? utm_term=.4dce04e7d7cc,2018-07-01.

   ⑩Kimberly Amadeo,“Trade War and How They Affect You,” https://www.thebalance.com/tradewars-definition-how-it-affects-you-4159973,2018-06-05.

   (11)David M.Gould and Graeme L.Woodbridge,“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Retaliation,Liberalization,and Trade Wars,” European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Vol.14,1998,pp.115-137.

   (12)Ibid.

   (13)Robert Samuelson,“U.S.Hasn't Always Been a Free Trade Nation,” Nov.21,2017,http://www.spokesman.com/stories/2017/nov/21/samuelson-us-hasnt-always-been-a-free-trade-nation,2018-05-23.

   (14)Chad P.Bown and Melina Kolb,“Is Trump in a Trade War? An Up-to-Date Guide,” https://piie.com/blogs/trade-investment-policy-watch/trump-trade-war-china-date-guide,2018-05-10.

   (15)Sara Hsu,“The U.S.-China Trade War Is Finally Here:What Will Be the Cost to America?” https://www.forbes.com/sites/sarahsu/2018/07/06/the-u-s-china-trade-war-is-finally-here-what-will-be-thecost-to-america/#568a1ca74cbb,2018-06-11.

(16)《综述:各方代表强烈反对美国对进口汽车及零配件加征关税》,《中国新闻网》2018年7月20日,http://www.chinanews.com/gj/2018/07-20/8573475.shtml,2018-7-20。(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国际政治经济学     特朗普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097.html
文章来源:《国际政治研究》2018年第0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