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伟:孔子弟子与先秦时期《论语》编纂探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2 次 更新时间:2019-06-23 23:52:03

进入专题: 论语   孔子弟子  

刘伟 (进入专栏)  
弹琴鸣,身不下堂,而单父治。巫马期以星出,以星入,日夜不处,以身亲之,而单父亦治。巫马期问于子贱,子贱曰:‘我任人,予任力。任人者佚,任力者劳。’人谓子贱则君子矣,佚四肢,全耳目,平心气,而百官理,任其数而已。巫马期则不然。弊性事情,劳力教诏,虽治犹未治也。《诗》曰:‘子有衣裳,弗曳弗搂。’”《论语》提到巫马施只有一处:

   陈司败问昭公知礼乎,孔子曰:“知礼。”孔子退,揖巫马期而进之,曰:“吾闻君子不党,君子亦党乎?君取于吴,为同姓,谓之吴孟子。君而知礼,孰不知礼?”巫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述而》)

   从上可知,在为官方面,巫马期与宓子贱不同。巫马期为官事必躬亲,很有成效,为人比较诚实,对不利于孔子的话依然据实相告。孔子对鲁昭公的非礼行为不是不知,而是“臣不可言君亲之恶”,不愿意说明,最后只有归过于自己。巫马期不理解孔子的“难言之隐”,可见聪明不够、悟道不深。如果是子贡,就很有可能直接向陈司败解释,替孔子辩解,而不是再向孔子转述。

   5.颜路。颜回之父,生于公元前545年,比孔子小6岁,属于孔子早期弟子。《孔子家语·七十二弟子解》云:“孔子始教学于阙里,而受学。”《论语》提到颜路只有一处:

   颜渊死,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也死,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以吾从大夫之后,不可徒行也。”(《先进》)

   颜路受业虽早,但并不理解孔子。《论衡·自纪》云:“颜路庸固。”假如深得孔子之意,必然不会请“子之车以为之椁”。因为孔鲤去世在前,贵为孔子长子尚无“椁”,作为弟子的颜回无椁也在情理之中。如此浅显道理,颜路尚不能理解,足见其“庸固”。再则,孔子去世时颜路已67岁,精力显然不足。据此,可断定颜路不可能参加编纂。

   (四)质疑或冒犯孔子。编纂《论语》是为了弘扬孔子的思想,质疑孔子思想或冒犯孔子的弟子只是作为“引言”或“反衬”在《论语》里提到,不可能参加编纂。符合这种情况的有陈亢、宰予和冉有。

   1.陈亢。陈亢生于公元前511年,比孔子小40岁,《孔子家语·七十二弟子解》中有其名。《论语》提到陈亢有三处:

   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学而》)

   陈亢问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乎?”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曰,又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曰:‘未也。’‘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陈亢退而喜曰:“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也。”(《季氏》)

   陈子禽谓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乎?”子贡曰:“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子张》)

   从上可知,陈亢的行为不符合弟子身份。一是私揣孔子品行。“夫子固不私其子,亦未尝远其子。陈亢始以私子疑,终又谓远其子,始终以私意窥圣人,陋哉,陈亢之见也。”[18]二是妄言子贡贤于孔子。杨伯峻据此认为陈亢恐怕不是孔子的学生。[19]在杨伯峻看来,作为学生不应该这样说老师。

   2.宰予。宰予生卒年不详,《孔子家语·七十二弟子解》云:“有口才著名。”《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云:“利口辩辞。”《论语》提到宰予有五处:

   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子闻之,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八佾》)

   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柯也;于予与何诛?”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公冶长》)

   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雍也》)

   言语:宰我,子贡。(《先进》)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阳货》)

   上述五处,一处是客观叙述,一处是孔子对宰我的批评,其余三处是宰我与孔子的辩论。很明显,无论是“问社”还是“三年之丧”,孔子都不赞成宰我的观点,尤其“井里有仁”之问,有尖刻刁钻、愚弄之嫌,令孔子非常生气。“本章宰我以仁者听说井中有‘仁’设喻,问孔子仁者是否应该求‘仁’而到井中。很明显,此说具有明显的愚弄口气,因此孔子有‘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的回答”[20]。有学者甚至认为,此问有同室操戈之嫌。“此章宰我之问,巧设驳难,已非尖刻问题或王充所谓‘极问’之属,明有入室操戈于孔子仁说之预含,孔子之答亦非答其所问,而为斥其所以问。”[21]司马迁评价宰予“利口辩辞”可谓一针见血,与孔子辩论竟如此愚弄、尖刻,与其他弟子辩论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假如宰予参加编纂,看到上述四处所记肯定不会同意。故此,宰予不可能参加编纂。

   3.冉有。冉有位列“政事科”第一名,有很强的政务能力,长期担任季氏的家臣。《孔子家语·七十二弟子解》云:“有才艺,以政事著名。”虽然《论语》有16处提到冉有,但都无关仁德之根本问题,多是孔子对冉有的不满甚至批评。如:冉有多给公西华之母粮食,孔子说“君子周济不继富”(《雍也》)。“季氏将伐颛臾”,孔子责问冉有和季路:“无乃尔是过与?”(《季氏》)最严厉的一次是:“季氏富于周公,而求也为之聚敛而附益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先进》)冉有的兴趣和精力在于政务,对孔子的仁德思想、授业传道不感兴趣,更不能从深处理解圣人之意。故此,冉有不可能参加编纂。

   (五)需要回避。编纂成员如果与孔子有特殊关系,或者成员之间有亲情,一旦意见不一,就会影响编纂的客观公正。为避免这种事情发生,有些弟子应予回避。符合这种情况的有公冶长、南宫括和曾点。

   1.公冶长。公冶长是孔子的女婿,也是孔子弟子。《孔子家语·七十二弟子解》云:“为人能忍耻。”《论语》提到公冶长只有一处:“子谓公冶长:‘可妻也。虽在缧绁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公冶长》)为女选婿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对其品行、才干乃至家族等都要综合考量。孔子只是说出了公冶长最大的特点,即“能忍辱负重”[22],其他特点没有提及,但并不能说没有考虑。公冶长在其他方面应有过人之处。如果公冶长参加编纂,鉴于这种特殊身份,一旦与其他成员发生争执,就很难评断,因此需要回避。

   2.南宫括。南宫括是孔子的侄女婿。《孔子家语·七十二弟子解》云:“以智自将,世清不废,世浊不洿。”《论语》提到南宫括有三处:

   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公冶长》)

   南容三复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先进》)

   南宫适问于孔子曰:“羿善射,奡荡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宫适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宪问》

   从上可知,南宫括是尚德不尚武力、明哲保身之人。无论处于乱世还是盛世,都能够保全自己。鉴于孔子侄女婿的特殊身份及其性格,南宫括参加编纂的可能性极小。

   3.曾点。曾参之父,孔子早期弟子。《论语》提到曾点只有一处:《先进》篇中最后一章“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吾与点也”,说明孔子当时的想法与曾点相同。《孔子家语·七十二弟子解》云:“嫉时礼教不行,欲修之。孔子善焉。”作为早期弟子,曾点受业之深,且深谙孔子之道。孔子去世时,曾参27岁,此时的曾点应在40岁之上。《论语》编纂是劳力费神之事,父子二人同为孔子弟子,所知大同小异,曾子至孝,不可能再让曾点参加此项工作。再则,如果同时参加,一旦发生争执,曾点重礼,曾参也不会强父所难,难免会误解圣意。据此,曾点参加编纂的可能性极小。

   (六)其他原因。除了上述情况外,由于性格、职业、居住地偏远等原因,有些弟子不可能参加编纂。符合这种情况的有漆雕开、宓子贱、澹台灭明、高柴、公西华、原宪和樊迟。

   1.漆雕开。漆雕开生于公元前540年,小孔子11岁。《孔子家语·七十二弟子解》云:“习《尚书》,不乐仕。孔子曰:‘子之齿可以仕矣,时将过。’子若报其书曰:‘吾斯之未能信。’孔子悦焉。”《论语》提到漆雕开只有一处:

   子使漆雕开仕。对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说。(《公冶长》)

   刘宝楠认为“夫子使开仕,当在为鲁司寇时。”[23]孔子在鲁定公十年至十二年(公元前500年—前498年)任司寇等职,此时漆雕开应在40-42岁之间,已到不惑之年。结合《孔子家语》,孔子让漆雕开出去做官,除了人品、才干之外,考虑更多的是年龄。而漆雕开“自谦尚不能析理至明,不敢为仕。所答得体,故孔子悦之”[24]。孔子去世时,漆雕开已六十多岁,按正常推测,此时漆雕开应该为官,忙于政务,不可能参加编纂。

   2.宓子贱。对于宓子贱的年龄有两种说法:《孔子家语》《史记索隐》认为他比孔子小49岁;《史记》载其比孔子小30岁。《孔子家语·七十二弟子解》云:“仕为单父宰。有才智,仁爱百姓,不忍欺。孔子大之。”《论语》提到宓子贱只有一处:“子谓子贱,‘君子哉若人!鲁无君子者,斯焉取斯?’”(《公冶长》)宓子贱有为政之才,有仁爱之心,深得孔子赞许。同为孔子弟子,同样把单父治理得很好(见上文“巫马施”部分),只因方式不同,巫马施没有得到孔子的任何评价。由此可见宓子贱在孔子心目中的地位。如果宓子贱小孔子49岁,孔子去世时才24岁。正常情况下,治理单父三年才能见成效,因而要得到孔子认可,还应该在三年之上。换言之,宓子贱不到二十岁就任单父宰。再则,从治理的方式来看,宓子贱采用的是“任人”,善于让他人干活,不像巫马施那样事必躬亲。这种类似“无为”的做法,不太适合年轻人。由此,宓子贱比孔子小30岁的说法更符合常理。另外,宓子贱知人善用,善于谋略,不愿意亲力亲为。而《论语》编纂是一项系统、繁琐的工程,宓子贱并非“孔门十哲”,在孔子弟子中,无论是才干还是社会地位都不足以担当谋划全局的重任。据此推知,宓子贱不可能参加编纂。

   3.澹台灭明。澹台灭明生于公元前512年,比孔子小39岁。《孔子家语·七十二弟子解》云:“有君子之姿,孔子尝以容貌望其才。其才不允孔子之望,然其为人公正无私,以取与去就以诺为名,仕鲁为大夫也。”《史记》有两处记载:

   状貌甚恶。欲事孔子,孔子以为材薄。既已受业,退而修行,行不由径,非公事不见卿大夫。南游至江,从弟子三百人,设取予去就,名施乎诸侯。孔子闻之,曰:“吾以言取人,失之宰予;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史记·仲尼弟子列传》)

自孔子卒後,七十子之徒散游诸侯,大者为师傅卿相,(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刘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论语   孔子弟子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842.html
文章来源:《云梦学刊》2018年第0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