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兵:全面抗战前持久战思想的发生与衍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8 次 更新时间:2019-06-20 23:44:58

进入专题: 持久战   《论持久战》     毛泽东     德国   抗日战争  

桑兵 (进入专栏)  
利用天然障碍,规定防御阵地的主战斗线。具体任务为:1.攻势时避免实质性的战斗。2.战斗正面广阔时,以大部队施行持久战,务必巩固地形。(12)

   专业化的军事探讨之外,鉴于中日全面战争的危机日益迫近,对全社会进行国防战备宣传日显重要,持久战成为其中的重要内容。1934年起,南京中央军官学校高级教官、军校编译处处长吴光杰在“中央广播电台”主讲“国民军事常识”,每周一次,每次一小时,历时两年半,其中多次论述持久战。如讲防御战时,已将持久防御说了大概,接着又专门讲述持久战等战法。他认为:“所谓持久战,就是一种缓兵之计,不论是攻击或是防御,举凡准备未妥,不能和敌人决战,同时敌人利在速战的时候,就得利用佯战,就是假意的战斗,一方面欺骗敌人以迷误他的方向或迟滞他的行动,一方面求得时间上的余暇,使我军得着充分的准备和适切的布置,好与敌人决战。这种佯战就是今天所讲的持久战。”

   由于持久战要以寡敌众,以弱抗强,同时战斗目的不在求胜,所以必须避免与敌决战,注意攻防及转换。攻击时各部队要鼓起大勇,抱定决心,以求进取,防御时要尽全力,以绝大的毅力坚守指定的阵地。持久战的战斗方法在上述条件下运用,无论攻防,均不能按照战术规定施行,要以临机应变,巧避巧打为常法。以持久为目的的攻击,不外迷惑或牵制敌人,通常事先预定步骤,然后按步施行。指挥官对决战的地点时间要有先见之明,然后考虑敏捷的撤退,即可达到持久的目的。

   担任持久战的指挥官必须具有高明的作战艺术,运用敏锐的头脑处置一切。攻击时要实行突击,以牵制敌军主力,夜间则须认清敌军前后卫,使用假攻击,切勿因小胜而妄求大胜,忘却原来的目的,以免遭遇大的失败,造成主力的溃退,被敌人各个击破。步兵要采取纵深梯次配备,以免全力过早或被迫卷入战斗,应留有余力,活动自如。要善用巧妙突击,强固侧翼警戒。如此,我军兵力虽少,不致受敌包围,以免被迫决战。若我军佯攻,敌军信以为真,实施反攻,应预先计划临时退避方法,从其他方面用兵突击,使敌不敢贸然追击而仍受牵制。待我军主力准备妥当,即行参与主力决战。

   防御性的持久战不在争占地区,而是长久与敌相持,执行的部队应占领高地,巧为伪装,宽正面布置部队,保证射击视野广阔,居高临下,控制敌军。各部队尤其是炮兵和重机枪撤退时容易获得安全掩护。倘若再能布置数层防御阵地,充分利用天然及人工障碍物,则足以阻止敌军。总之,持久战的防御阵地,不仅抵抗可以持久,还要撤退便利,指挥官预先要通盘筹划撤退,以免临时部分先期撤走,产生空隙,为敌所乘。最好事前熟思于何处仅用少数兵力可以使敌损伤受阻,尽量不用预备队收复失地。有时可以攻击方式遏止敌军。

   持久战无论攻击或防守,均为假意的战斗,但要将假的当作真的施行,使敌认假作真来应付,所以秘诀就是欺骗和隐匿自己的企图,用尽妙计使敌不能察知我军的兵力和目的,令敌军误认和犹疑。达成目的的办法,就是多设伪工事,到处施行假攻击,在隐蔽处节约兵力,在开阔处使用大兵力,分散配置炮兵,“一静即掩[偃]旗息鼓如入九渊,一动就蜂起云涌如在九天”,使敌人没有判断的标准,加以散布流言,广泛宣传,使敌人摇惑不定,以达目的。若更能于相当时机引诱敌人到不利的地区,让我军主力给予沉痛打击,导致其失败,这样的持久战就更有价值。所以持久战不仅要争取时间的余裕,更要为全军制造战胜的机会。以局部决战为坚持战略持久战的必要战术手段,与《论持久战》的主张取向上大体一致。

   与持久战相关的还有村落战和森林战,森林和村落适于军队的隐蔽运动及作为准备阵地,尤以遇到空军较强的敌人更为适当,可以用较弱的兵力对付较强的敌人,适于持久战或假战,但不能作为大决战的战场,否则消耗过多兵力,徒劳无益。持久战、村落战和森林战,都是特种战斗。(13)在前述德国的军事教科书以及专著中,村落战和森林战就是作为与持久战相关联的特种战斗加以论述。

   值得注意的是,宁、吴二人具有特殊身份,他们都是南京中央军官学校的教官。两人均授少将衔,抗战时期参与军事机要。吴光杰有多种军事译著,除前面引述过的《德译军队指挥》等书外,还有《国防刍议》《步兵操典》《兵器学》《民众防空》《新时代之要塞》《英汉军语辞典》《步兵教练手册》《装甲部队》等。宁、吴二人的著述言论,表明国民政府军方对持久战已有较为全面系统的认识,其学术理据和实战经验,主要来自德国和日本,这也符合战前国民革命军主要借鉴德国、日本的军事理论和战略战术的实情。吴光杰与国民政府高层的关系尤为紧密,能够直接或间接影响决策层的认识及决心。可以断定,到1935年,持久战的军事思想以及相应的战略战术对于国民政府决策层、国民革命军乃至社会大众,都已经不再是完全陌生之事。

  

   三、淞沪抗战与对日持久战的提出

  

   “二十一条”之后,中日矛盾持续激化,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意识到,中日两国迟早必有一战,大而弱的中国如何对付小而强的日本,才能确保国家不亡,而且能够战而胜之,成为人们苦思冥想的重大问题。1921年,蒋百里即预见到中日战争将是持久的,认为富于侵略性的近邻日本最为危险,“我们对于敌人制胜的唯一方法,就是事事与之相反,就是他利于速战,我都用持久之方法来使他疲弊。他的武力中心放在第一线,我们都放在第二线,而且在腹地内深深的藏着,使他一时有力没用处。我断定这个办法一定可以制敌人的死命”。(14)这可以说是中国对日持久抗战思想的较早雏形。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很快占领东北全境,进而威胁华北乃至整个中国。紧接着1932年“一·二八”事变,淞沪抗战爆发,日本全面侵华的野心暴露无遗。强敌压迫之下,抗击日寇的战略问题引起举国上下的广泛关注,持久战的主张很快成为朝野上下异口同声的重要选项。

   “一·二八”事变发生不到一个月,《民众三日刊》就发表署名“下乘”的文章《准备对暴日作持久战》,认为侵华日军虽然战事不利,日本帝国主义者为维持其本身存在和威权起见,一定会继续对中国增兵,进一步施加压迫,而中国则不得不保种卫国。最后的胜利无疑属于理直气壮的中国,可是就日本继续增兵看,战争是持久性的。“于此我们为获得最后的胜利起见,则应当准备对暴日作持久战!”(15)《平旦周报》与之呼应,载文提出《自卫战与持久战》,主张“我们应当对日之压迫抗,对日之暴力战,作持久的自卫之战!”(16)《抗争》也发文《淞沪得失与抗日持久战》,在赞扬十九路军予敌军以重大教训,使强寇知我民族不可欺侮,一洗颟顸无耻之徒不抵抗主义之奇耻的同时,认为该军孤军奋战,放弃淞沪反而有利于长期抵抗。国人应该认识到,“此次淞沪之战,系整个中华民族与日本帝国主义长期斗争之开始,非局部战争,非一朝一夕所能决胜负。故偶胜偶进,不必得意,偶败偶退,不必气馁,吾民族日所祈求者在于长期奋斗,争得最后胜利”。十九路军退守淞沪,既非战败而退,淞沪得失于我军事上无所损其毫末。“总之,吾民族欲求生存,必须人人具坚决心,谋长期奋斗”。(17)

   如何才能实现战略的持久战,“下乘”的看法是:“我们为准备作持久战,以不屈不挠的精神,使日本帝国主义者屈伏于公理、正义底下,因此,我们便要观察国际情势与敌人的情势及我们本身要注意的地方。”(18)也就是说,持久战能否实现,取决于国际和敌我三方面的情势变化。这与后来《论持久战》的观察分析维度基本一致。

   关于国际形势,因为中国事件均与各国相关,而中日战争发生于太平洋的重要口岸上海,与各国更有重大关系,所以应注意国际情势及各国对上海事件的态度。除中日双方外,与上海事变关系最密切的是英美两国。英国自身困难,对上海事件采取观望态度;美国与日本争霸太平洋,严重冲突,惟因自身矛盾以及帝国主义列强相互间的牵制,不愿太露锋芒,出手对日干涉。其他如法、意、俄等国也以观望为主。只要日本不直接侵害各国利益,无论其对华如何凶暴,各国都依然会作壁上观。不过,上海是万国商场,每年中外贸易主要由上海输入,若战事继续扩大,各国商务衰废停滞,便会要求停战。届时中国便可以追究战争责任,要求赔偿。“假使世界还有一线光明,我们的主张是胜利的。退一万步说,各国只要求停战,不辩白谁是战祸的责任者,那我们为民族生存的战争,保卫国土的战争,各国是无权干涉我们的行动,只有对侵略者、压迫者劝告停止袭击,于中国的光荣战争是无损害的。由此看来,国际情势是与我们对日本帝国主义者作持久战,是有利的,是胜利属于我们的”。(19)

   与“下乘”对各国有所寄望不同,毕安指责一些同胞目光浅薄,正在憧憬倖冀,做着明知不可能而不得不如是想的迷梦,以为国联必会进行有效制裁,美国将采取行动,从而引发日美战争,其他各国也会出面干预,由此转由外交谈判解决冲突。此种幻想如不打破,则中国真的没救了。国联不过是冰筑之山,并非能够真正有效地保障世界和平的组织,否则日本不敢无视其决议,“我们若仍以为稳靠,宁非自骗?”美国为金元帝国,资本过剩,希望开辟中国市场,担忧日本独占“满洲”及整个中国利益。只要日本唱门户开放之调,践利益均沾之言,则美国可能立即改变态度,与日本携手共同作宰割中国的屠夫。国联巴黎会议时以及近来两国外交官的互动,已经显露端倪。“我们欲美不协而谋我尤可以得,又怎能望它予我格外之助,始终之援?”至于外交谈判,只能解决战事发生前的交涉,战争一旦爆发,必须一面从事外交斡旋,一面勇敢不屈地武力抵御。“总之,我们不能望徒有其名的国联,作有效的制裁;我们不能望居心叵测的美国,作死力的帮助;更不能望空泛的谈判,不生实效的调解,可以减少野心如火的日人侵我之横蛮。我们只有自立自强,自救自卫,拿自己的力量,挽回自己的命运,以自己的颈血,驱散恶敌的淫氛,以自己‘宁死不屈’的精神,救出自己于‘只有亡’的末路”。(20)

   敌情方面,日本统治阶级对于战事意见分歧,资产阶级一派主张经济侵略的渐进主义,封建军阀一派则主张武力压迫的急进政策,外交上姿态强硬。九一八和“一·二八”是日本军阀盲目的凶暴行动,不合于日本的生存以及国际情势,日本对中国的暴行,暴露自身统治阶级的矛盾冲突。同时,日本侵华加剧了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利益冲突和矛盾,使之处于1914年德国类似的危险地位。而日本国内的阶级矛盾也趋于激化,劳动者的觉醒将使日本处于1905年俄国的地位,国家主义的“忠君爱国”已经不能驱使民众到火线去当炮灰,这将促使帝国主义国家的崩溃。战争将加剧日本的经济困难,财政上更加捉襟见肘。种种矛盾之下,日本实在是外强中干。中国惟有坚决抵抗,作持久的战争,才能使日本帝国主义宛转垂毙,实现中国民族的解放。(21)也就是说,只要对日本作持久战,“多行不义”的日本帝国主义者就必然会“自毙”。

   关于中国持久战的立意与准备,该文认为,中国民族80年来受国际帝国主义的侵略压迫,其中压迫最凶暴,剥削最残酷的,就是日本帝国主义者。因为地理接近,日本对中国的野心比其他列强更大。中国民族的解放运动,首先就要打断日本帝国主义强加的铁链。这是中国民族生死存亡的自救工作。九一八事变和“一·二八”事变使日本帝国主义与中国民族的斗争极端尖锐化,并非和平谈判或任何委曲求全所能阻止。日本帝国主义垂死挣扎,斗争势必扩大,值此民族生死存亡关头,要准备对日长期斗争。日本侵略中国的方式有两种;一是借暴力压迫得来的利益和不平等条约的保障,进行经济侵略;一是借强大暴力,实行领土占领,变中国为日本的殖民地。抵抗日本的侵略,也要在这两方面展开。

中国对日本的持久战,时间不能预定,准备也要特别充分,以免“功败垂成”。经济方面,日本是工业尤其是轻工业发达的国家,商品要出口中国及南洋,为此,对日作战期间,中国全境要抵制日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桑兵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持久战   《论持久战》     毛泽东     德国   抗日战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785.html
文章来源:《抗日战争研究》2018年第3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