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晓萌:俄罗斯地区选举与地区政治新发展

——兼论2018年地区选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26 次 更新时间:2019-06-04 10:23:36

进入专题: 俄罗斯选举   威权主义  

官晓萌  

   [6]参见СироткинаЕ.В, Карандашова С.А. Лоялльность элити выборы глав регионов: Роль предвыборных конфликтов и исзоде голосования// Полис.Политическиеисследования.2017. №.6. C.76-91; Ora John Reuter, “Regional patrons and hegemonic partyelectoral performance in Russia”, Post-SovietAffairs, 2013, Vol.29, pp.101-135等。

   [7] Гельман В.Я. Расцвет и упадок электоральногоавторитаризма в России// Полития. 2012. №.4. C.65.

   [8] Кынев А.В. Партии и выборы в современной России: Эволюция иДеволюция. М.: Фонд «Либеральная миссия», 2011. C.260.

   [9]Закон РСФСР «О выборах народных депутатов РСФСР».

   [10] Закон РСФСР «О выборахнародных депутатов местных Советов народных депутатов РСФСР».

   [11] 1993年通过的俄联邦宪法允许联邦主体自行设置国家权力机关体系(在符合俄联邦宪法体制和联邦法律决定的国家权力代表和执行机关组织总体原则的基础上设置)。与地区选举相关的诸多法律制度在1999年才最终完善。在此之前,联邦立法中的空白在一定程度上被总统令和俄联邦宪法法庭的决议所补充。1993年至1994年间,大多数俄联邦主体中允许建立地区宪法或章程,同时还有地区选举立法。大多数联邦主体的宪法和章程中规定地区首脑由直选产生。同时,一些地区规定执行机关首脑由立法机关选举产生。1996年1月18日,俄联邦宪法法院在对阿尔泰边疆区的一系列宪法章程审议过程中做出决议,认定其产生行政长官的程序不符合俄联邦宪法。在此之后,直选的规定在各个联邦主体执行。总体来说,大规模的州长直选于1996年开始(有三个共和国1998-2000年才进行第一次直选)。参见Кынев А.В. Партии и выборы в современной России: Эволюция иДеволюция. М.: Фонд «Либеральная миссия», 2011.С.362-376.

   [12]苏联解体后,大多数地区首脑选举遵照绝对多数制(第二轮相对多数制),但有一些地区采取一轮相对多数制,一些地区采取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行政首脑选举法》的规定,要求胜选者必须在第一轮取得25%以上注册选民的支持,一些地区要求获胜者取得不少于25%的支持率。

   [13]指缺少相关法律,以确定具体选举应在什么时间、由哪个机构提出举行。这一情况曾使叶利钦在1996年可以人为地拖延地区首脑的选举。

   [14]2005年通过的《俄联邦公民选举权力及参与全民公投权力基本保障法》修正案规定,俄罗斯各地区、市级选举应该在“统一选举日”进行。根据该法律第8条第1款,统一选举日为任期结束当年3月或10月的第二个星期日。在此之前,俄罗斯从20世纪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几乎每个星期日都有某个联邦主体、市级单位在举行不同类型的选举。2012年俄联邦通过立法修正案,规定统一选举日由3月移至9月。

   [15] 1999年联邦级别选举前,对叶利钦政权形成巨大挑战的“祖国—全俄罗斯”(Отечество–ВсяРоссия)选举团就包含俄罗斯重要的地区精英。该选举团主要由两大部分构成:尤·卢日科夫(Юрий Лужков)所领导的中派政治组织“祖国”和由一批有影响力的州长所建立的“全俄罗斯”运动。

   [16]参见[俄]弗拉基米尔·格尔曼:“中央-地区-地方自治:当代俄罗斯的中央再集权政策”,《俄罗斯研究》,2009年第4期,第69-93页。

   [17]关于政党法、选举权法的立法改革自普京上任后(2001年)即开始,2003年开始更进一步进行集中立法修改,且从2003年开始大批此前的立法修正案开始集中生效。在地区选举改革开始以后,大多数地区在2003年到2009年进行了第一次改革后的地区选举。

   [18]普京上任后改变了联邦委员会的代表组成,自2002年起,地区行政长官不再担任联邦委员会委员。

   [19] Кынев А.В. Партии и выборы в современнойРоссии: Эволюция и Деволюция. М.: Фонд «Либеральная миссия», 2011. С.379-381.

   [20] Два взглядана одну систему// Коммерсантъ.11.04.2017. https://www.kommersant.ru/ doc/3263816

   [21] В регионах «медведи» – меньшевики// НезависимаяГазета. 28.10.2004. http://news. samaratoday.ru/news/37985/

   [22]Голосов Г.В. Российская партийная система и региональная политика, 1993-2003.С.66-67, 78-84.

   [23]Голосов Г.В. Измерения российских региональных избирательных систем //Полис. №.4.2001. C.71-85.

   [24]此前许多地区立法机构选举中使用单席位选区多数选举制进行选举。1999-2003年间,比例选举制只在4个地区的地区选举实行(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加里宁格勒州、普茨科夫州和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且比例选举制产生的席位数均占较小的比例(加里宁格勒州32个席位中的5个,普斯科夫州33个席位中的11个,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42个席位中的20个按比例制产生,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的州立法机构当时还实行两院制,每两年更新两院中的一院,其中一半席位按照比例选举制产生)。

   [25]具体法律法规包括:禁止以选举团、选举联盟等形式参选;在各级选举中加大比例选举制的份额并且提高障碍线;改变选举活动的金融保障;在席位划分等问题上采取有利于大党的法律法规;严格候选人参选的注册程序;取消对选举的独立社会监督;改变大众媒体选前宣传的法律法规;取消“反对所有人”选项等。具体改革内容可参见官晓萌:“俄罗斯地区立法机关选举研究”,《俄罗斯研究》,2012年第2期,第129-142页;КыневА.B. Выборыпарламентов российских регионов2003-2009: Первый цикл внедренияпропорциональной избирательной системы. М.: Центр “Панорама”, 2009; Stephen White, Ol’gaKryshtanovskaya, “Changing the Russian Electoral System:Inside the Black Box”, Europe-AsiaStudies, 2011, Vol.63, No.4, pp.557-578; Cameron Ross, “Regional Electionsand Electoral Authoritarianism inRussia”,Russia’s Authoritarian Elections, London: Routledge, 2012,pp.111-131等。

   [26] Два взгляда на одну систему// Коммерсантъ. 11.04.2017. https://www.kommersant. ru/doc/3263816

   [27]Кынев А.B. Выборы парламентов российских регионов 2003-2009: Первый циклвнедрения пропорциональной избирательной системы. М.: Центр “Панорама”, 2009. C.12.

   [28] Darrell Slider, “How Unitedis United Russia? Regional Sources of Intra-party Conflict”, Journal of Communist Studies and TransitionPolitics, 2010, Vol.26, pp.257-275.

   [29] Sean Roberts, Putin's UnitedRussiaParty, London:Routledge, 2012.

   [30]Ora John Reuter, Graeme B. Robertson, “Subnational Appointments inAuthoritarian Regimes: Evidence from Russian Gubernatorial Appointments”, The Journal of Politics, 2012, Vol.74,pp.1023-1037.

   [31]Пятилетка КОЛа. Как Вячеслав Володин изменил российскую политику. Московский центр Карнеги. 05.10.2016. http://carnegie.ru/commentary/?fa=64783

   [32][俄]弗拉基米尔·格尔曼:“中央-地区-地方自治:当代俄罗斯的中央再集权政策”,《俄罗斯研究》,2009年第4期,第91页。

   [33]维·沃罗金是俄罗斯著名政治人物,90年代末是“祖国-全俄罗斯”选举团(后与团结党合并为统一俄罗斯党)的领导人物之一,曾任国家杜马议员。2011年全俄人民阵线在其主张下成立。2012至2016年担任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2016年起担任国家杜马主席。

[34]尽管全俄人民阵线成立之初标榜与统俄党合作、保障普京支持率,但2011年选举中统俄党和阵线之间存在一定的利益冲突。实际上当时的新闻中不乏“阵线”即将代替统俄党的各类猜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俄罗斯选举   威权主义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571.html
文章来源: 俄罗斯研究杂志 公众号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