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建构中国电影学派:传播视域的概念探究与其适应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 次 更新时间:2019-05-05 23:33:24

进入专题: 中国电影     中国电影学派     电影产业     国际传播  

周星  
强化优秀的“中国电影学派”,就既能提炼中国电影复杂中的突出优势所在,是具有区别于他者的团聚型创作,又能够为研究的值得探究提供学理性的依据。换言之,中国电影要有一个区别于所谓的好莱坞电影、宝莱坞电影、日本电影、伊朗电影、韩国电影等有指向性称谓。

   也许人们会说,不就可以叫“中国电影”吗?问题在于,“中国电影”的称呼固然不错,但散乱而不集中,对于一般泛泛而论的国家而言,称呼某某电影也就是一个区别的概数;但对于体量如此大而理应有显著集中特色,让世界电影人一提及中国电影就有一个自然标志而言,显然目前没有达到这一目标。不止是外国人如何看待中国电影存在难题,我们自己其实对于目前的中国电影是什么形态也茫茫然。一会儿一个潮流、类型,喧嚣一时却即刻沉沦消失,无从看清中国电影有什么标志性的因素,也无从下手标定基本样貌,你无法聚焦名称与他人电影的区别,也无从论及中国电影的色彩,这是当下中国电影最应该显示个性,却无从捕捉个性和无法定位名号的现实难题。

   论及“中国电影学派”的名称和界定,需要提醒这不是狭隘的研究对象中的话题,不是历史上诸如法国左岸派、新浪潮等一种潮流风格的概念指称,而是一个国家电影卓然挺立于世界又凸显出独具一格的风貌和气质,在整体上不可取代又有鲜明呼应的状貌。固然,学派具有一般的研究特性,“中国电影学派”似乎极为像研究性的学派称谓,但基于让中国电影自身创作有倡导性的文化承传的核心呈现,和让世界电影恍然有别的认识中国电影的特性,以及在研究上可以抓住优秀的中国电影主体来呈现得失,这三者的需要就是倡导“中国电影学派”的意义。

   凸显整体上的中国电影主流中优秀创作彼此之间具有的中国化优势,加强定位和传播的认知性。实际上,这一期望标定符号来概括主体存在的努力已经在尝试,也都有不满于中国电影的形象日渐模糊,试图强化中国电影要有一种符号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从北京电影学院提出的“新学院派”创作,到其他一些符号称谓,都体现出普泛性认识:中国电影发展新阶段需要一个标志性的讨论符号。关于中国电影学派的概称,千万不要用一种狭义的观点来解释它。一般而言,流派从某个角度来说是一个地域性的,或者是一个阶段性的、一个具有标志性的东西,学派则既有狭义的也有广义的辐射。狭义的流派与他本身的代表性的人物、代表性作品,以及代表性的一种创作方法相关,从历史上来说,无论是左岸派还是其他电影流派,都意味着流派是狭义的概念。

   而我们这里所提到的中国电影学派则是一种广义的概念。要义是中国电影的世界形象问题,这需要一种标示的特定性,要树立起中国电影自身的特点,划然有别于他国之外,可以透视出中国电影主导性优秀创作所具有大的形态、风格、精神追求、价值观走向、艺术常见的表现方法等等所标识的浑融特色,也包括国家电影内容喜好与情感表现的文化特殊性。这一理解说明它并非一种界定狭义的流派性质的概念,而是更为扩大的国家文化形态的指向。因此,中国电影学派就是中国电影具备有主要的文化承传、主要的国家社会意识形态所赋予的一些特色,也有中国电影人和中国人内涵所赋予的一些从道德表述方式、表现对象习惯等固有的特征。尤其是从审美的角度,它骨子里头对人和人之间的认知艺术表现、情感显示和艺术表现的行为方式,以及电影的表现手法,都具有中国的集中特色。

   中国电影学派既不是中国电影流派也不是简单的全部的中国电影,而是从中国电影中的经典核心性的表现方式,以及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中,所凝聚出来的对现实、对情感、对中国人的生活、中国社会的表现等综合性的整体形象。它标识着中国电影发展迎来新的阶段。

  

   三、中国电影学派的命名:脉络和延伸

  

   在中国电影学派问题上,命名并传播的价值越发重要,是因为中国电影和对其的一种符号式称呼,无论形式还是内容特征都需要抬升。既有的散放性发展已经到了需要“团聚影响力量”的关口,名称的聚焦性意义不仅对于传播效率而且对于创作凝聚都具有重要价值。时代发展和近年电影起伏不定的趋势,让我们坚定了一种意识,即中国电影必须要确立自己的创作风格、研究风格、理论体系、符号体系,以及观众和批评家都有对某种体系的认同尊崇的名称。这既是倡导对外醒目、对内凝聚的需要,也是聚合创作的主导趋向和研究聚焦的重心的需要。

   实际上,人们的认识已经在酝酿着命名的探索,过去有对于中国电影多种尝试的一种指称,包括海内外一种对于“华语电影”的认识,国内学者对于“第三极文化(电影)”的倡导,不同地域研究者提出的“华莱坞电影”“广莱坞电影”“中国大电影”等指称中国电影的名称,都是一种理论观照现实,并且试图实现命名的意识。在这里华语电影具有较为广泛的接受性,即实际上指向中国文化圈并且以汉语表现的中国社会文化生活为指向。第三极文化(电影)所针对的是排他两极文化强调中国电影的自在性,华莱坞电影与广莱坞电影等都具有建立自身电影研究体系或者创作地域凸显的意义等,他们都取得了命名研究的一系列成果,也对于探索建立中国电影的命名设想提供了参照。但显然,站在对外确立中国电影传播名头区分度,和对内团聚创作主流形态倡导创作,以及融合研究与创作的宽泛聚焦点而言,上述不错的名称或者带着局限于语言的区分,或者带着地域特点,反而减弱了聚焦的意义。而依附于对象的命名的自主性不足,还导致了传播的依附性弱点。

   我们希望中国电影学派称谓,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电影的红火精神内在性,与凝聚的精神文化形象的传播简洁性结合,建立在中国电影本身的内涵发展,并且聚拢了相当程度上融合文化核心价值,呈现出最大化的文化品质影像,由此中国电影学派可以成为世界电影中具有号召性的品牌称呼:对于海外而言,说起中国电影学派,就是中国电影的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整体贴牌。人们记取的对象和最有代表性的电影人,就是中国电影发展的核心力量。在代表中国电影的中国电影学派之下,创作具有多样性的文化骨架构成,自然有各式各样的可以研究的东西。一般而言,中国电影学派,关于它的理论的共享、概念的分类自然是一个重要的方面。中国电影学派必须支撑出各个时期最具有代表性的中华文化影像杰作,或者说将中国的影像文化的核心的代表人物和代表性的作品囊括其中,且具有多样的风格代表性,但整体上却又是中国化的色彩精神的体现。这也是研究的重心所在。

   2017年《战狼2》的高票房之外,口碑认可下的内容影响力在一则消息中微妙显现:“《战狼2》爆火后盗版资源一时猖獗,很多盗版资源商开始高价售卖盗版资源,不过有意思的是在内地有的盗版商自己都看不下去,一位在微博上贩卖盗版资源的人说:‘虽然我是一个卖资源的,但是我真的觉得战狼值得掏钱到电影院看,真的太值了,燃爆了’,令人哭笑不得。还有网友调侃,‘《战狼2》不仅会让你重燃爱国之心,还能让盗版商良心发现。’”⑤内涵的魅力也许也是一种奇妙的作用。但中国电影学派它本身的潮流的变化,不同历史时期演变之间的审美趣味的变化,由于政治意识形态的分立分割而导致的不同时期,或者在一些不同地域,从高潮或者低谷之间,包括片种类型之间的这种变化也是研究的重点。中国电影学派在各个时期的冠名和研究它本身的这种变化也依然是我们关注的重心。

   需要约略提及曾经为中国电影学派命名提出雏形的“新学院派”。当创作被市场主宰而多样且杂乱时,探索给予中国电影聚焦性的文化认知,就是中国电影的中国学派研究的开端。对于成长期的电影主流倡导,曾经有过主流电影、新主流电影等认识,但那还是试图在中间汇集束流而尝试。至于商业电影的主流化与主流电影的商业化论说,也带有试探收编和自圆其说的努力,也包括大国电影的研究,都具有思想认知价值也有过收获。但看来也终归是一种生长于命名的积极努力,却还要得到更为全面有概括力的理解验证。我们以往曾经有过以大学教育培育出的学院派的创作来做研究,北京电影学院主导的创作成绩构成的新学院派研究新探索,也促进了国家电影命名的新探索。实际上我们研究者一直在主张新学院派不仅仅是一个创作队伍,应该也是文化气质的秉性确立。同时学院派不仅是创作,还必然是包含的研究对象和创作队伍相一致所推举的文化创作。这一创作体系中既有电影学院为核心培养的骨干创作,也逐渐包括了戏剧学院、传媒大学、综合性大学、综合性职业影像院校而形成的欣欣向荣,蓬勃生机的创作对象。至于研究的文化性对于创作推动,自然更多是学校教育的结果。但是非常显然学院派的创作得到社会的一定呼应也有其不够全面性,如前所述,在命名中但凡限于偏狭指向和地域机构独大的构想,都和中国电影全面性的概括形成差距。比如简单的指认电影学院的创作和研究,显然忽视了当下中国电影是前所未有的创作多元性的构成,导演早已形成跨界和演员等他职业的介入并且收益很好,而各类学校包括综合大学和各式各样的艺术院校的创作,也风起云涌。在媒介改变的背景下,在数字技术被普泛性认可的氛围中,认同度会受到限制。同时强化学院派只是创作忽略了学院派包含着文化研究的共融性特点,则生命力和开阔度也就难免狭隘。学院派的创作性应该是学院派的培育和学校研究者学者以及主要的批评家们,在于创作共谋或者共同成长出来的对象。这样说实在是在认可学院派探索的有益基础上,分析其一些局限,因此,以往的学院派的创作,多少有孤掌难鸣的境遇,有些概括力和宽广性不足。传播受到阻碍的原因是对外传播显然不能得到呼应,因为国外的创作显赫者相当程度上多数来自综合大学也就是他们的学院派,而国内的趋向是泛专业学院的实力在增强,加上研究者对于传播的威力不小,这些研究者的立足自然是在更为广大的多样大学和学院。新学院派的良好探索需要进一步扩展落地,避免与我们的研究初衷、创作褒奖意识相偏离,避免树立的国家电影影响力传播的旗帜与得到众人呼应的结果大相迳庭。确立中国学派的电影影响力,与电影的中国学派传播符号显然不一样,中国电影学派的电影就包含了中国学派创作的形态、风格、潮流,而得到学术界命名,它实际上是一个中国人可以琢磨到的,跨越了某一个学校的具有全面性的呼号,是中国人心中期望的那个国家电影的聚焦对象。

  

   四、中国电影学派的研究:核心与多面

  

   如何实现中国电影传播的最大化效果,必须从几个问题入手:有没有内容的“硬通货”支持?具不具备传播所有的多向性“软实力”?是否形成了无形的“特色标示”?能不能主流坚挺同时包容多元?

就市场而言,中国电影市场的价值传播已经为人知晓,如中国已经超越好莱坞的45000余块银幕成为世界第一,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等;不少好莱坞电影的本土票房不及在中国市场的票房,或者中国市场也成就了不少好莱坞电影的全球高票房。比如,2017年2月卖相并不突出的《极限特工3》在中国内地票房已突破10亿,主演范·迪塞尔都表示“这部电影能否拍续集,中国观众说了算”。虽然乍一听是赤裸裸的“讨好”,但背后却是“血淋淋”的事实。这部在北美票房口碑双差的电影,在内地奇妙“重生”。主创的恭维和献媚就不只是客气,而是现实所迫。同月《生化危机6》在中国市场首日票房便高达2.27亿,荣登内地影史第5名。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该片此前在北美遇冷,近一个月的累计票房不过2625万美元。内地一日的票房已经超越了北美一个月的总票房,不得不让人感叹,内地还是好莱坞爆米花电影的“后花园”。⑥这背后需要看到的是,好莱坞打遍世界电影市场无敌手的后面,是有其独特的创造和品牌影响力。在好莱坞电影中一样有不少垃圾作品,但依然具有稳定的传播影响力。“比如超级大片《速度与激情8》,预算2.5亿美元,北美票房只有2.26亿美元,但它在海外市场收了10.13亿美元,全球总票房12.39亿美元——它的海外票房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国电影     中国电影学派     电影产业     国际传播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影视与戏剧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183.html
文章来源:《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17年 第11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