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否应该为富人辩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43 次 更新时间:2003-03-18 16:30:00

进入专题: 自由来稿  

邓聿文  

  自从山西富豪李海仓被害后,社会上关于富人的议论又多起来了。其中,不乏一些对富人的负面性评价和情绪性宣泄。对于这些言论,某些媒体和富人给它贴了一个道德意味极强的标签:“仇富”,并大肆渲染这种“仇富”心理的普遍性。一时间,弄得好象全社会都要跟富人过不去似的。比如,不久前在央视播出的“对话”里,我们看到,国内几位顶尖的富豪一起出来,大加痛斥“仇富”的危险,说富人赚钱也不容易,要理解富人,云云;再如,一份为富人们服务的报纸,近日发表社论,更是严厉谴责“去年以来的查税风波折射出的仇富心态”,并指责“相当一部分公众”“误读”了它所效劳的那个阶层,教导公众要“善待财富和财富的创造者”,呼吁“正确认识和评价先富阶层”。如此等等。

  

  我们的社会是否真的出现了一种普遍的“仇富心态”?我以为,富人们的反应有些过分了。在中国刚刚从总体上进入小康,农村还有3000万人没有完全脱贫,城市每天都有大量下岗工人出现,以及数以千万民工为饭碗而奔波的背景下,如果没有统计学意义上的支持,就武断地说社会存在一种“仇富”心理并把这种心理指向一般民众,是极不负责的。原因很简单,财富是一个社会进步的动力和表现。从人性的角度来说,人们都希望生活在一个普遍富裕而不是普遍贫穷的社会里。何况,我们中的很多人刚刚从一个普遍贫穷的社会里走出来,对“贫穷”有着一种刻骨铭心的感受和近乎本能的恐惧。虽然,中国是个有着深厚“均贫富”传统的国家,但应该看到,这种“均贫富”思想是统治阶级出于统治的需要而强化灌输的结果,是千百年来意识形态的教化在人们心里的积淀,未必老百姓就真的不喜欢财富。其实,中国的改革就是一个以财富为价值取向的过程。正因为有了让一部分先富起来的政策,我们才能脱离贫穷乃至温饱。现在,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中,人们有什么理由不去追求财富反而去仇恨它呢?

  

  所以,轻率地指责人们“仇富”,不仅于理说不通,于事实也不符。但富人们又确是如此认为的。我想,原因恐怕与以下两点有关:一是近段时间来,社会上连接出现了几起富人被害的事件。除了李海仓在他的办公室里遭到歹徒的枪杀外,先后又有福建轮船公司总经理刘启闽和温州亿万富豪周祖豹被害案。二是网上出现的对富人们“为富不仁”的评论以及对被害富豪的津津乐道。先说第一点。富人被害,固然不幸,而在真相和凶手未查明之前,我们不能简单地断定这就是穷人因“仇富”而“杀富”。从李海仓一案来看,枪杀他的不过是他生前的一个好友,当地的另一个富豪罢了。退一步而言,即使真是“仇富”而“杀富”,也不是普遍现象,其概率不见得比每天都会发生的各类刑事案件更高。至于第二点,与其说这是一种“仇富心态”,不如说它是一种人的劣根性更恰当。中国人向来有看别人“热闹”的喜好,富人们是社会的“明星”,其一举一动引起人们更多的关注也是很自然的。

  

  当然,问题不会像上面分析的这么简单。但可以肯定,社会并不存在一种所谓的“仇富心态”,充其量,在一部分人中,存在着仇富的迹象和对富人的偏见。但富人们对民间表露出来的这种仇富迹象却如此敏感,反应是如此激烈,并将之斥责为“仇富心态”,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富人们担忧什么呢?我想,他们无非是害怕社会再来一次类似的文化大革命。果真这样的话,不仅是富人们的悲哀,更是中国社会的悲哀。

  

  一个社会如果产生了普遍的“仇富心态”,这是十分危险的。它说明这个社会的阶层结构和心理结构已经严重失衡,少数人攫取了社会的大部分财富,多数人沦为贫民。即使仅是出现“仇富”的迹象,也应引起社会的高度重视。但这种重视不是如富人般一味地指责人们“仇富”,而是要改变社会的财富形成规则,清除两极分化的社会土壤。所以,我以为,在富人们呼吁要公众理解他们的同时,他们更多地应反思其中的原因,同时改善自己在社会公众中的形象。

  

  首先,“仇富”问题反映了人们对社会公正的诉求。公正有两种:一种是结果的或者说分配的公正;一种是起点的或者说规则的公正。中国的“均贫富”传统更多地是指向前者。如果说,对于结果的公正,我们可以采取诸如转移支付或补贴之类的财政性手段比较容易解决的话,那么,当前更应关注的是“起点的公正”,而恰恰在这一点上,我们做得还非常不够。

  

  不否认在富豪们的发家史上,有一部分人是通过诚实劳动合法致富的;但同样不否认相当一部分富人在掘“第一桶金”时,是通过非正常手段取得的。所谓非正常手段,是指富人们在资本原始积累时期,靠背后所隐藏的权钱交易,钻制度和政策的空子,来取得在正常情况下不可能取得的社会资源。而且这种非正常手段迄今仍没有得到有效的约束,并更加隐蔽和普及。这样的事例很多,最新的一个例子是李海仓的海鑫集团。海鑫资产号称30亿,可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它欠银行的债务也高达30亿,加上欠其他自然人和关联企业的5亿,即使不考虑资产的水份,海鑫也将资不抵债,成为一个空壳。李在短短的七、八年时间里,神话般地济身于中国最富有的富豪行列,秘密就在于当地政府对其一系列的诸如贷款优惠、税收优惠、地皮优惠等政策扶持。因此,人们有理由追问,类似于李海仓这样的富豪,在其创造神话的过程中,占用了多少在公平竞争条件下本不可能占有的额外社会资源?其背后是否存在着腐败?

  

  如果说,在改革开放初期,当私营经济还很弱小时,富人们不得不通过破坏规则的方式获得在正常途径下得不到的资源,从而给僵硬的旧体制撕开一个裂口,为体制创新和民营经济的发展打下一个基础,还具有一定的历史合理性外(所谓“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只是在这一点上才有意义,而且这也决不表明它具有道德上的合理性);那么,当私营经济占据中国经济的半壁江山,富人们仍用这种方式去获取资源,它对社会造成的后果就远远超过它为体制创新所做出的贡献了。但不幸的是,规则的不公正并没有因为私营经济的发展壮大而有所改观,只不过,规则在由过去的不利于富人变得现在越来越有利于富人,而富人在享受规则收益的同时,腐败并未减少。与此相反,一般公众却越来越被排挤在规则之外,更不必说那些处于底层的民众了。总之,以前是由于身份和血缘的差异,现在则主要是经济地位的不同,就决定了普通民众在起点上就被挡在财富之外。

  

  与起点的不公相关联的是,富人们也占据着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源。经济上的不用说,中共十六大又在意识形态上把私营企业主定性为先进生产力的代表。而在政治方面,富人们也要取得与其经济实力对等的政治权力。据官方的中新社不久前报道,今年的两会,民营企业家进入中国政坛的人数比例要增加。从中共十六大首次出现私营企业主成为“党代表”,到去年年末全国工商联选举的新一届执委中非公经济人士首次超过半数,再到徐冠巨、尹明善分别当选浙江和重庆的政协副主席,中国的私营企业主已迅速崛起成为一股有政治力量的群体,并步入政治舞台的权力通道。

  

  然而还不仅于此。富人们在获得了政治权力后,他们紧接着需要的是对其财产的“法律保障”。虽然保护私有财产对全体公民而言都是必要的,但毫无疑问,富人们尤觉紧迫。所以,现阶段,富人们要求修宪以保护私产的呼声也最高。富人们就是这样,在取得了经济权后,一步步地将社会的大部分资源——舆论资源、政治资源、制度资源等,为自己所控制或为自己服务。

  

  如果仅仅是上面两点,也许人们还不至于对富人存有很大的偏见。问题还在于富人的“为富不仁”。尽管有少数富人现在也开始用自己的财产回报社会,但坦率地说,作为一个整体,中国的富人还没有觉悟到要为社会做道德上的表率。逃税就不用说了,在南丹矿主的眼中,一个矿工的生命只值50000万元;而几乎在每一起矿难的背后,都有一个悲惨的故事,都是矿主们拿工人的生命当儿戏。在今年春节的时候,我们又读到许多这样的报道,辛辛苦苦为富人们工作了一年,可到年终,民工们竟拿不到一分钱工资,连家都回不去。至于工人劳动条件的恶劣和权益被雇主随意侵害的情况,仅从新闻媒体披露出来的看,就够让人触目惊心的了。如此等等。可以说,中国的富人对他们治下的小民百姓的生命、权益和尊严的漠视,是一种普遍的现象。

  

  可相比于富人,穷人又有什么呢?他们为富人创造财富,可富人说是他们给穷人就业的机会。他们没有用手投票的机会,虽然人大里倒有他们的代表,可那些代表却和富人打成一片。他们也不能像富人那样有用脚投票的权力。富人们对查税,可以用撤资来要挟,甚至哪一天不高兴,可以跑到国外去做寓公,可穷人能行吗?就连死的待遇都不一样。富豪的被害,可以引起社会的极大关注和重视,可同时期有多少穷人被害,却是那样的无声无息。总之,法律上虽然规定工人农民是国家的主人,可如今,主人是越来越边缘化了。

  

  生命对于每一个人,无论他是富人还是穷人,都只有一次,所以,我们都应该善待生命;而只要是合法致富,我们也应该善待财富和财富的创造者。但在富人掌握着大部分社会财富,并事实上成为社会规则的制定者的今天,“仇富心态”的提法是没有实质意义的,为富人辩护更没必要。相反,中国目前最需要关注和善待的,是那些处于社会底层的工人和农民。与他们的生存危机相比,对富人们的担忧不仅显得有些微不足道,而且有些矫情。

  

  更进一步说,中国今后的危险,主要在于资本和权力的结盟。事实上,这种结盟业已形成,并且在中国已经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学者们所警惕的中国社会拉美化现象,也已经惊现雏形。这种穷者愈穷、富者愈富的马太效应正在考验中国社会的承受耐力。如果富人们继续漠视穷人的权利和利益,倒真有可能引发全社会的“仇富心态”。这决不是什么危言耸听。而要改善弱势群体的生存环境,就需要国家尽快制定和调整有关政策,使人们在改革中有公平的待遇,并在一个公平健康的游戏环境里求得发展。但富人们是否能够这样做,实有赖于富人眼光的远大。不过,对此,我是不抱多大希望的。

    进入专题: 自由来稿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8.html
文章来源:燕园评论首发(http://www.yypl.net)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