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重:学术创新:根治“学术垃圾”痼疾之方

——以历史研究为中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9 次 更新时间:2019-01-20 12:55:08

进入专题: 学术创新   历史研究  

李伯重 (进入专栏)  
两者甚至不存在孰轻孰重的问题。没有局部,哪有整体? 没有零件,哪有机器?……所谓‘碎片’和‘整体’,就是零件与组装的关系。整体是由碎片集成的,可以没有整体,但却不能没有碎片。一个技术不怎么好的技工,如果无法把零件组装成机器,零件毕竟还在,以后还会有高手利用这些零件组装机器。 但如果没有零件,就完全不可能有机器。同理,历史研究没有碎片是不行的,这犹如机器没有零件。这些看起来各自分离的“碎片”组起来,让历史研究逐步趋向整体认识”。在史学研究中,大多数人是应当做土木工程师的工作,做建筑师的工作当然只能是少数。

  

   胡适当年有言:“学问是平等的,发明一个字的古义,与发现一颗恒星,都是一大功绩”。这句话在 1950 年代初期的“胡适思想批判”运动中被猛烈批判。 但是从学理上来说,这句话没有错,因为只有在每个知识领域工作的学者都心无旁骛,专心致志地追求本领域中的学术探索,整个学术也才能真正得到发展。此外,从实际情况来说,这也是有道理的。在古文字学中,甲骨文自发现以来,“认字”就是一项核心的工作。“文革”前和“文革”中,我国学者在这方面的工作受到很大干扰,以致在很长时间中进展缓慢,从而影响了我国上古史的研究,这是一个很大的教训。

  

   就做重大课题研究而言,我要说的是,绝非人人俱可做重大课题研究。这需要一系列必要条件(不仅包括各种客观的条件,而且也包括研究者自己的主观条件如学养和能力等),如果不具备这些条件,那么最终做出来的只会是次品或者废品,或者说就是“学术垃圾”和“准学术垃圾”,其道理是再清楚不过的。 对于大多数研究者而言,做符合自己主客观条件的小课题,只要真正努力,却是可以出真正成果的,这种成果就是创新。在中国史研究中,日本学者向来以善做小问题的研究着称,但是千千万万个小问题的研究成果,造就了日本学者在国际中国史坛上不可动摇的地位,以致众多西方的中国史研究者一向把日本视为国际中国史研究的中心,因此纷纷去京都大学、东京大学学习中国史。我在海外工作的时候,问过一些西方研究者何以如此? 他们的回答是在日本可以得到一些实实在在的收获。而在中国,过去人人做大题目,篇篇讨论大问题,大量的文章成为废品或者复制品,才使得许多真正想做学问的学者不得不转向日本学者的论着。 陈寅恪先生当年有诗云:“群趋东邻受国史,神州士夫羞欲死”。如果我们不思改进,以制造垃圾为己任,那么将来年轻一辈学想学习真正的学问,不是也只能“群趋海外受国史”吗? 我们如果尚有羞耻之心,岂不要“羞欲死吗?

  

   相对而言,做“小”问题研究,比较容易出真正的成果(即创新),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关心“大”问题。王国维提出治学应“从弘大处立脚,而从精微处着力”;故“虽好从事于个别问题,为窄而深的研究,而常能从一问题与他问题之关系上,见出最适当之理解,绝无支离破碎、专己守残之蔽”。曾对清儒治学多有批评的顾颉刚,后来也认识到“人的知识和心得,总是零碎的。必须把许多人的知识和心得合起来,方可认识它的全体”。“必有零碎材料于先,进一步加以系统之编排,然后再进一步方可作系统之整理”。如若只“要系统之知识,但不要零碎的材料,是犹欲吃饭而不欲煮米”。有些因时代风气而气魄恢宏的东西,一旦风气转变,转瞬即“烟消云散”。故“其为虚假之伟大,不如作真实之琐碎”。

  

   这些先贤的话都颇有深意。一个学者不论做什么研究,都应当把自己的工作看得很重,只要自己做的工作是创新,成果都是大成就。如果能这样想,就可以从“小”做起,从我做起。如果每个学者都能从“小”题目做起,认真发掘新资料,使用新方法,做到有所创新,那么我国每年数以万计的史学论着,就不会成为充斥国内外的“学术垃圾”,而成为国际学术赖以发展的养分。任何人要进行相关的历史研究,都不能离开中国历史学家的成果,从而使中国的史学在国际史学的主流中占有自己应有的地位。

  

   原载《澳门理工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9年1期,118—129页。注释从略。

  

进入 李伯重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学术创新   历史研究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史学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673.html
文章来源:新史学1902 公众号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