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世存:从马贼到“东北王”:有雄才而无大略的张作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61 次 更新时间:2019-01-14 16:10:34

进入专题: 张作霖  

余世存 (进入专栏)  
空军在全国首屈一指,海军则在全国海军中占有绝对优势。

  

   张作霖重视教育,这方面的事例更多。他曾说:"凡国家若想富强,哪有不注重教育与实业,能够成功的呢?我们现在这几天正讨论设立东北大学问题。并且,也计划派送留洋的学生。现在救急的法子,就是凡本省自费出洋的,都由省政府酌量予以救济,不使他们失学。"他创办了东北大学,不惜血本投入,因条件优厚,许多国内著名学者和社会名流都曾到东北大学任教。如曾任外交总长的罗文干、文字学家黄侃、著名学者梁漱溟、文法学家章士钊、建筑学家梁思成、著名学者林徽因、俄文学者曹靖华、机械学家刘仙洲等,为东北培养了多方面的高级人才,东北大学一度成为中国大学之最。

  

   第六爻:"亢龙有悔。"短短几年时间,张作霖治理的东北成为全国最为繁盛之地,但是,在此发展过程中,张作霖个人的认知和抱负却无长进,他缺少诤友和师长的耳提面命,野心再度膨胀,想凭实力问鼎中原。1924年,他组织"镇威军"进关与直系作战,获胜后,推段祺瑞为"中华民国临时总执政"。1925年,奉军进入上海,张作霖的势力达到鼎盛。1926年,张作霖在天津蔡园召开军事会议,组织"安国军",被15省推为总司令。1927年,张作霖在北京下令绞杀李大钊等35名革命志士;组成安国军政府,就任陆海军大元帅,成为北洋政府末代国家元首。

  

   这个登上最高权力宝座的人最终失去了方向,他看不清形势,不知道自己可以治一地方,却治理不了变动中的中国。跟南方的国民政府相比,北方军阀政府缺少治国理念,同时也缺少人才。张学良就说过:"我们争什么天下?奉军南下河北、河南,占了不少地方,可连一个县长也派不出。"1928年4月,在蒋、冯、阎、桂四大集团军的攻击下,奉军全线崩溃。与此同时,日本人趁火打劫,向张索取"满蒙权益"。日公使芳泽谦吉劝其退回东北,并要其在满蒙悬案书上签字,遭拒绝。他不从,日本人警告他:"如果不听劝告,失败后连关外都回不去了。"张作霖回答说:"关外是我的家,我爱什么时候回就什么时候回,有什么不行!"人穷返本,他肯定有所后悔。6月2日,张作霖声言退出北京,要回到他发迹的东北去。两天后的6月4日晨5时许,张的专车行至奉天西皇姑屯车站时,他被日本人炸死。比较起来,他的儿子张学良就有自知之明。张学良曾对赵四小姐说:"我看蒋先生做中国的领袖,够格。"张认为自己没有统一中国的能力,但有诚心服从能统一中国的人。他认为军阀多"望之不似人君",他对赵四小姐说:"蒋介石言谈举止,像领袖的派头,阎锡山不行,穿个大衫,像个买卖人似的。"

  

   人们对张作霖的评价多有可观,不仅值得精英人士认真注意,也值得普通人参校自己的生活。他善于施展政治权谋,是个典型的"机会主义者",他自己常说:"智深须有忍,将勇贵能谋。"有人甚至说他是"中国第一流权势主义者"。张学良则说他"有雄才而无大略",跟"有大略而无雄才"的蒋介石正好相反。他的亲信杨宇霆也说:"张作霖是政治家,不是军事家。"日本人认为他处事精明、圆滑世故;孙科称其处理公务果断迅速;他的一些结拜兄弟和老部下则说他:"够哥们,讲义气。"

  

   因此说,张作霖是一个可圈可点的人物。他在很多方面的言行都可堪称道,他有识人之明,有敬畏之心,在民族大义上有着底线。跟他相比,曹锟、张宗昌、孙传芳、韩复榘等军阀不值一提,甚至连他的粗话也极有味道。

  

   人们津津乐道张作霖的成功之道,有很多案例可以证明他的过人之处,人们从他身上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但最重要的,张作霖言论的个性充分说明了他的胆量、他对时势的把握。他没有多少文化,却一点儿也不糊涂,今天梳理张作霖的言论,仍能让人不得不感叹他的聪明绝顶。

  

   张作霖在奉系崛起之初常以李渊自况,要张学良读《贞观政要》做李世民,一心为"张家王朝创基业"。随着张作霖势力的扩大,舆论盛传张作霖有野心,"要建大辽帝国"等。对此,张作霖说:"世界的潮流也不能不看一看,现在世界政治的趋势,还允许由共和变为君主吗?""说我要复辟,那是报纸放屁。"

  

   张有强烈的政治追求,却不愿人们说他有野心。1921年12月5日,张有针对性地说:"我张作霖是毫无野心。我的唯一志向,就是把国家治理得好好的,使之能立于世界国家之林。"一次,张对军校毕业生致毕业词说:"你们知道现今天下潮流吗?中国是谁的?就是咱们的。"

  

   张起自草莽,说粗话是家常便饭,甚至以此特征来笼络张宗昌等部下。但他粗中有细,如对重用并有所依赖的王永江、杨宇霆他就从不说一句粗话。有一次,张作霖和杨宇霆为一件事争论起来,张生气了,说了"妈的"两个字,杨站起来说:"你骂谁?"张马上作揖赔罪,说:"这是咱的口头话,一个不留心溜出来了,敢是骂谁!"以至于听到这个故事的胡适说:"这个故事很美。"

  

   张敢于直明心曲,12岁时便因此得私塾先生杨景镇帮助。后来他更是放胆直言,他多次对上司坦言,自己只不过"为了升官发财"。他见孙中山的代表时则说:"孙先生看得起我,我很高兴!"并直说:"我是带兵的,粗人一个,不懂政治。但是我很不明白,中山先生是革命元勋,著书立说,革命党怎么能跟段祺瑞这路人合作?"

  

   张作霖在北京就任陆海军大元帅后,曾对北洋政府各部门科长以上官员有过一次讲话。他开口第一句话是:"我叫张作霖。"接着说:"跟我来的人都知道我张作霖是怎样一个人,你们大家是不知道的。我张作霖也是个人,并没有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我也常想和你们大家见个面,谈一谈,不过这些捧臭屁的(指卫兵、秘书等),我一出门就净了街,谁也见不着。但是你们大家,谁好谁坏,我都有个耳闻,将来天下大定的时候,我一定都委屈不了你们……人家都说我张作霖有钱,其实我哪里有多少钱呢?你们大家打听去,哪个外国银行有我张作霖存的钱?哪个外国租界里有我张作霖盖的楼房?我他妈拉个巴子,便宜也要便宜中国人,我不能便宜外国人……过年三十那天晚上,你们大家可能都睡觉了,我张作霖并未睡觉。我拿着整股香,跪在堂院祷告。我说,天啊!要叫我张作霖平定中国,统一天下,救救老百姓,老天爷,你就助我张作霖一臂之力吧……我早早地统一中国,叫百姓好好地过个日子……你们大家记着,我张作霖决不做伤天害理、对不起国家、对不起百姓的事。"张作霖多次说,不要想着糊弄老百姓,你糊弄老百姓,老百姓就糊弄你,到头来,老百姓反了,咱也就下台了。晚年张学良作口述历史时,明确说:"我和我父亲从来不刮地皮。"张氏帅府的标志性建筑大青楼建成后,张作霖亲自在楼前的假山石壁上方写了"天理良心"四个大字,以使自己每天进院抬头就能看见这四个字。边业银行开业,张作霖在发行的钞票上印上"天良"印迹,表示不能坑害老百姓,办事要对得起良心。

  

   张也卖友求荣,挑拨是非,但只要有益于或不妨碍他的权力之路,他的用人和守信也深合中国传统的忠义之道。张作霖当上"东北王"后,把他看准的人才王顺存请到奉天说:"上次我很对不起你,此次请你留下吧!现在我说话能算数了。"他的部下对他重用的王永江不满,张作霖骂他们:"枪杆子能打天下,不会治天下,你们懂得什么?给王岷源(王永江)牵马扶镫都不配!"杨宇霆跟孙传芳有仇,当孙投奔张作霖,杨想杀掉孙。张作霖说:"你的气量要放大些,过去的事情又何必再提呢?历史上的人物,多半由于利用降兵降将,才能够成其大业。现在馨远(孙传芳)因九江失败,力弱势孤,来投靠我们,我们如果怀念旧恨,乘机杀之,不仅要招天下人的笑骂,将来谁还肯归服我们,帮助我们,为我们用呢?这不等于拒绝贤路吗?"一个旅长做大豆生意,亏空了军饷24万元。这个旅长正在打算逃跑或自杀的时候,被张作霖知道了,骂他说:"你这小子太没出息。一个人的生命,岂只值24万?你跟咱们做事,还怕没有钱用吗?你好好把军队带好,这笔钱我拨给你好了。"夫人阻止他把女儿嫁给失势者,张作霖不肯:"人家红火时,咱把女儿许了去;人家不行了,咱又悔婚。这事传出去,还怎么在外边做人?"……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

  

   张作霖对做人也有一番见解:"做马贼、做土匪都无关紧要,成则为王败则贼,混出了名堂就一切都好说,但千万不能做汉奸,那是死后留骂名的。"他的敬畏之心可以说是已深入传统中国文化的堂奥,他也最终进入了中国的庙堂。在孔夫子诞辰的时候,他会脱下军装,换上长袍马褂,跑到各个学校,向老师们打躬作揖,说我们是大老粗,什么都不懂,教育下一代,全亏诸位老师偏劳,特地跑来感谢。

  

   这位现代中国第一位殉难的国家元首,在世时平定了北方的匪患,稳定了纷乱的东北,遏制了苏俄和日本的野心,振兴了东北……尽管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张作霖同时也有着不同于一般军阀、暴发户们的性情和人格。

  

进入 余世存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张作霖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568.html
文章来源:《小民大国》

3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