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令伟:环保不能高于大众民生和公民权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02 次 更新时间:2019-01-08 16:40:29

进入专题: 国家治理   环境治理  

孟令伟 (进入专栏)  
很多不够规模达不到标准的养殖场被淘汰了。这一方面导致养殖业的过度集中和过度企业化工厂化,另方面导致大量普通农民包括不少小规模养殖农户不得不退出养殖行业(当然,普通农民退出养殖业还有其他因素,如养猪和打工比较,打工来钱更快),现在很多农村的绝大部分农民已经多年不养猪不养羊不养鸡了,农村养殖结构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史无前例的变化。与此同时,几千年来中国农村养殖业和种植业互为依存、良性循环的局面也被根本打破了。过度集中和过度企业化工厂化的养殖及过度强调一体化经营导致养殖行业垄断巨头和垄断同盟的出现,挤出了普通农户和小规模养殖农户,改变了农村种养殖业良性循环的生态链,长远看并不利于环境保护。当然,一些中小规模的养殖场户因初期选址不当,环保措施未跟上,动物粪便、废水等没有得到及时处置造成的环境污染及对其他本地居民的影响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但此前结合村屯整治已进行过不止一次的专项治理;另外还要看到仍然存留的散养农户和不少小规模的养殖场户在养殖过程中形成的农家肥在自家地里或本村屯其他农户地里就得到了消化,并不存在多少污染(按山东沂水县农村养殖户陈同兵的经验,养80头猪,收集的猪粪还不够10亩苹果地施,需要再买5000元的化肥)。近年铁腕环保之下却在“禁养”、“ 限养”、“淘汰落后养殖产能”的大棒下又推动了新一轮的更为猛烈的集中化,不仅赤裸裸地侵害了既有养殖户的利益,更使残存的传统农户养殖和不多的小规模农户养殖遭到沉重打击:浙江截至2014年9月底,全省禁养区关停搬迁养殖场户6.96万个,涉及生猪存栏490.18万头。2015年末,浙江生猪存栏、出栏分别比上年下降24.3%、23.7%。2016年与2012年相比,全国生猪散养户的比例下降了11%。2015年、2016年连续两年全国生猪猪肉产量较大幅递减,2016年全国生猪猪肉产量5299.1万吨,比2014年减少6.6%,2017年有一定回升,但仍比2014年减少3.9%。此前从2008 ---2014年7年间,只有2011年比2010年减少了0.13%,其余年份生猪猪肉产量都是逐年增长的。另据不完全统计资讯,2018年全国因环保整治拆迁猪场涉及生猪3000万头。“现在再兴建一个猪场,没有两千万,基本很难生存。”“养猪成了有钱人玩的游戏。”生猪养殖的大幅减少猛烈地推高了肉价,又损害了更为广大的消费者的利益:新牧网数据显示:2016年6月和2015年3月相比,生猪价格由每市斤5.69元上升到10.58元,上涨了将近一倍;2018年12月20日《南方周末》发表的重庆读者来信说:“不到半年的时间,我所生活的地方肉食品价格上涨了很多,特别是居民消费量最大的猪肉价格几乎翻了一番,使得不少居民感到生活的压力增加了。肉食品价格何以会快速增加?应该说与大量的养殖场被关闭有直接关系。”因生猪等养殖场整治性拆迁引发不少纠纷,近年还出现了一些面向被拆迁养殖户维权服务的“拆迁禁养专业维权律师”(16) 。

  

   燃煤取暖和畜牧养殖只是铁腕环保下伤及民生突出、社会舆论反弹强烈的两个领域,此外其他领域也程度不同地存在类似问题,有的也很严重。如造纸,由于很多造纸企业遭到关停,近年导致纸价大幅上涨。同时大量的关停、搬迁、淘汰和令人难以捉摸的整治、升级、替代也无疑造成对既有生产力的严重破坏和资源的巨大浪费。以浙江省禁养区关停搬迁养殖场户6.96万个(仅截至2014年9月)为例计,近年全国各省区关停搬迁养殖场户至少应不低于200万个。这是多么大的养殖生产力,涉及多少规模养殖户啊!

  

   三、强化环保不能损害民生和公民权利

  

   改革开放以来,各地都将发展经济放在第一位,所谓“全心全意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特别是将发展工业放在第一位,根本不重视工业企业对环境的污染。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各地政府又竞相开展招商引资竞赛,以此作为促进经济发展的重头戏和牛鼻子来抓,各地展开以各种优惠政策吸引企业入驻的竞赛,甚至为此不计成本,不计代价,而很少顾及所招企业对环境的影响,环评往往走过场,或者是先上车后补(环评)票,有的地方公然提出环保部门要首先服务于经济发展,甚至提出环保要为发展经济让路,政府对环境保护的意识往往落后于普通群众,时不时地出现政府官员压制群众对污染企业举报的事件和现象,所以多少年下来,各地造成环保欠账太多。近年不少地方却在铁腕环保之下猛然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倒过来又将环保置于民生和经济发展之上,“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惟环保是问,或关闭,或拆除,或搬迁,或限期整改,大都是事先单方面推出行政决定及相关政策,缺乏和企业与民众的双向沟通,更缺少企业与民众的事前参与,执行起来又雷厉风行,毫不手软,造成企业和民众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实际上就是不许讨价还价),只能认“宰”。从常识讲,面对几十年来造成的环保欠账不能由一代人负责和偿还,更不能希图几年就有根本性的改变,需要时间,需要耐心,需要长期不懈的努力,其间也就自然需要容忍、需要平衡、需要沟通,需要兼顾民众的生益,亦需要得到民众的理解和支持。现在这样做说得轻些是太急躁了,说得重些那就是横蛮不讲理。而更有甚者,有的地方将以前制定的有关标准和环保措施随意推翻,再出台新的,以作为淘汰生产标准“落后”或环保不达标者的依据(参见前述),使企业和民众又付出额外代价,但政府失去的却是更为宝贵的信用。多年来各地政府常讲取信于民,似如此反复折腾又怎能取信于民?

  

   在伤害民生和伤及政府信用的背后,如前所述,铁腕环保下一些地方政府简单粗暴的行为做法实际上构成了对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的侵害,包括对普通民众谋生权利、经营权利、财产权利、住宅权利乃至人身自由权利的侵害。《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下简称《宪法》)第十一条规定:“国家保护个体经济、私营经济等非公有制经济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宪法》第十三条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该条还规定:“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与补偿。”《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以下简称《物权法》)规定:“国家、集体、私人的物权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普通农户和个体工商户应算是个体经济,农民或其他居民办的企业(包括农场、养殖场)证照齐备后应该算是合法的私营经济,其经营权利和利益按宪法理应受到保护。他们在投资和经营过程中形成的财产显然也是“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应受侵犯。作为私人物权,按《物权法》也理应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如果一些企业和其他经营者触犯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以下简称《环境保护法》)或其他环境法规的有关法条,在关闭、停产、责令整治(包括搬迁、安装符合标准的污染处理设备等)中导致其经营和财产受损,当然是可以理解也是合法的;但在如前所述的“一刀切”的停产、禁养、禁煤、关闭中,必然会伤及无辜或有问题但并不算违法的企业和居民的谋生权、经营权、财产权和其他有关权益。如前述山东省沂水县禁农民传统养猪和山西省蒲县因封山禁牧便强令村民10天内把羊卖掉,就明显是伤及无辜。如前所述,农民传统养猪产生的粪污,一般都消化到自家田地,是千百年来实践证明种养殖业之间行之有效的良性循环,为什么要一禁了之?这明显是对农民合法谋生权、经营权的粗暴干涉,且不说用于肥田的猪粪还是多年来鼓励的绿色肥料。封山禁牧或有道理,但也不能因此禁止农民养羊,更不能强令村民10天内把羊卖掉,这显然是对农民合法谋生权、经营权和合法财产权的多重侵犯。现在尊重和保护人权是世界通例,而中国官员又特别强调人的生存权和发展权,谋生权、经营权和财产权就是很重要的生存权,也是构成发展权的前提。农民养猪养羊就是其不可剥夺的谋生权和经营权,你把农民几千年来都拥有的养猪养羊等谋生权禁止剥夺了,他怎么生存和发展?从根本上说,居民燃煤取暖也属于重要的生存权,居民有权选择既便宜取暖效果又好的取暖方式,如果政府不能保证长期提供比燃煤更便宜取暖效果更好的取暖方式,就没有权力单方面“禁煤”,就 没有权力禁止居民使用散煤取暖这一重要的生存权利。至于像前述本来按照政府意见已修建、购买或更换升级了环保设施的养殖场、旅游客栈或企业却又被政府告知不算数,这不仅是政府失信的问题,也无疑是对相关公民财产权利的变相侵犯。《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该条还规定:“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因居民燃煤取暖、商贩卖煤或个人引燃地里野草遭到刑拘,既有悖情理,骇人听闻,在国家出台的《治安管理处罚法》中也找不到对应的法律依据,很明显是对公民人身自由的非法侵犯,是对《宪法》第三十七条的践踏。《宪法》第三十九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前述河北省曲阳县派巡逻员到村民家里检查村民是否烧散煤取暖做饭,就有侵犯公民住宅和非法搜查公民住宅的嫌疑。前述曲阳县截至2018年12月2日,该县城中村就清理散煤1736.7吨。《宪法》第十三条规定:“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与补偿。”《物权法》对征收和征用作了具体规定。《物权法》第四十二条关于“征收”的规定是:“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可以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和单位、个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 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应当依法足额支付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等费用,安排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障费用,保障被征地农民的生活,维护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 征收单位、个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应当依法给予拆迁补偿,维护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征收个人住宅的,还应当保障被征收人的居住条件。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贪污、挪用、私分、截留、拖欠征收补偿费等费用。”该法第四十四条关于“征用”的规定是:“因抢险、救灾等紧急需要,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可以征用单位、个人的不动产或者动产。被征用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使用后,应当返还被征用人。单位、个人的不动产或者动产被征用或者征用后毁损、灭失的,应当给予补偿。”不知道曲阳县所清理的散煤是否属于征收或征用?是否还归还原所有者或对其进行补偿?如果所清理的散煤不再归还原主也没有进行补偿,就等于非法侵占公民的私有财产。而在北方一些地区“禁煤”的高压形势下,相信绝非一个曲阳县清理收缴散煤(如前所述,曲阳县并不属于国家规定的禁煤区)。

  

   四、问题不仅仅在下面

  

   应该说,铁腕环保下所产生的种种问题和怪现象如果把账都算在地方或基层,有失公正。近年,为了推进环境保护,扭转生态环境恶化的局面,给人民一个交待,国家层面下了很大力气,出台了包括经过重要修改的新的《环境保护法》和其他配套环保法规,中央领导人多次召开会议研究环保决策,多少次进行批示,下发了一系列文件。主要文件有:《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 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等。这些文件总体看贯穿了要求严、急、快的精神:

  

2013年9月出台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提出: 加强工业企业大气污染综合治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孟令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国家治理   环境治理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45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