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婉明:敷衍“国家身体”:梁启超与“生病的中国”形象之散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2 次 更新时间:2018-12-26 23:40:06

进入专题: 梁启超   国家身体  

刘婉明  
那么理想的状态自然是健康的国民身体和健康的国家身体整合在一起,协手并进,朝向进化论指引的美好未来。如梁启超所设想的那样:“可以悬一至善之目的,而使一国人、使世界人共向之以进,积日渐久,而必可以致之。”(82)然而,接受了这种观念的中国人很快发现,那个被裹进了“国家身体”的个体身体并不总能与“国家身体”相协调,当二者龉龃之时,“个体”与“国家”之间的轻重取舍问题,便成为此后困扰中国知识分子的难题。

   注释:

   ①[日]遊佐徹:「梁啓超が描いた中国の自画像(資料編)」,『中国文史論叢』2010年第6期。

   ②杨瑞松:《想像民族的耻辱:近代中国思想文化史上的“东亚病夫”》,《国立政治大学历史学报》2005年第23期。

   ③[日]高岛航:《“东亚病夫”与体育——以殖民地男性特质为视点的观察》,[日]狭间直树、石川祯浩主编,袁广泉等译:《近代东亚翻译概念的发生与传播》,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年,第360-361页。

   ④[法]巴斯蒂:《中国近代国家观念溯源——关于伯伦知理〈国家论〉的翻译》,《近代史研究》1997年第4期;[日]川尻文彦:《梁启超的政治学——以明治日本的国家学和伯伦知理的受容为中心》,《洛阳师范学院学报》2011年第1期;王昆:《梁启超与伯伦知理国家学说》,《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2013年11期。

   ⑤[日]横山英:「清末ナショナリズムと国家有機体説」,『広島大学文学部紀要』1986年第45号。

   ⑥[日]狭間直樹「『新民説』略論」,狭間直樹編:『梁啓超:西洋近代思想受容と明治日本 共同研究』,東京:みすず書房,1999年,第87頁。

   ⑦雷勇:《国家比喻的意义转换与现代国家形象——梁启超国家有机体理论的西方背景及思想渊源》,《政法论坛》2010年第6期。

   ⑧关于此问题,详见拙作:《从“官品”的翻译看严复对中国传统“国家身体”形象的改造》,《学术月刊》2016年第5期。

   ⑨梁启超:《西学书目表后序》,《饮冰室文集之一》,《饮冰室合集》第1册,北京:中华书局,1989年,第126页。

   ⑩梁启超:《读〈日本书目志〉书后》,《饮冰室文集之二》,《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52页。

   (11)梁启超:《保国会演说词》,《饮冰室文集之三》,《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27页。

   (12)梁启超:《论变法后安置守旧大臣之法》,《变法通议》,《饮冰室文集之一》,《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89页。

   (13)梁启超:《中国积弱溯源论》,《饮冰室文集之五》,《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12-13页。

   (14)梁启超:《论今日各国待中国之善法》,《饮冰室文集之五》,《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52页。

   (15)丁文江、赵丰田编:《梁启超年谱长编》,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38页;黄克武《严复与梁启超》,《台大文史哲学报》2002年第56期。

   (16)梁启超《与严幼陵先生书》,《饮冰室文集之一》,《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106-107、110页。

   (17)(19)丁文江、赵丰田编:《梁启超年谱长编》,第51,38页。

   (18)(23)严复:《与梁启超书(一)》,王栻主编:《严复集》第3册,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第514,514页。

   (20)梁启超:《说群序》,《饮冰室文集之二》,《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3页。

   (21)(22)梁启超:《说群序·说群一·群理一》,《饮冰室文集之二》,《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5,6-7页。

   (24)梁启超:《论支那宗教改革》,《饮冰室文集之三》,《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55页。

   (25)(26)梁启超:《中国积弱溯源论》,《饮冰室文集之五》,《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34,21页。

   (27)梁启超:《中国积弱溯源论》,《饮冰室文集之五》,《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34页。

   (28)(29)(33)梁启超:《新民说》,《饮冰室专集之四》,《饮冰室合集》第4册,第5,118-119,117页。

   (30)梁启超:《十种德性相反相成义》,《饮冰室文集之五》,《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50页。

   (31)梁启超:《新民议》,《饮冰室文集之七》,《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108页。

   (32)梁启超:《政治与人民》,《饮冰室文集之二十》,《饮冰室合集》第2册,第7页。

   (34)梁启超:《说政策》,《饮冰室文集之二十三》,《饮冰室合集》第2册,第6页。

   (35)关于日本译介国家有机体学说情况研究参见:[日]河村又介:「加藤弘之と国家有機体説」,『日本学士院紀要』第26巻第1号,1968年;[日]山田央子:「ブルンチュリと近代日本政治思想——「国民」観念の成立とその受容」(上、下),『東京都立大学法学会雑誌』1991年第32巻2号、1992年第33巻1号;[日]嘉戸一将:「身体としての国家」,『相愛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研究年報』(4),2010年。

   (36)据巴斯蒂考证,该文系伯氏1874年出版的通俗读物《为有文化的公众而写的德国政治学》的节译本。《国家论》由该书第一部分《国家总论》第1卷《国家之性质与目的》、第3卷《国体》和第4卷《公权及其作用》的各一部分组成。不过,梁所用日文底本既非伯氏原著也非平田译本,而是1899年在东京出版的由吾妻兵治著译的《国家学》。见[法]巴斯蒂:《中国近代国家观念溯源——关于伯伦知理〈国家论〉的翻译》,《近代史研究》1997年第4期。

   (37)王昆认为“力人”并非梁启超笔名。参见王昆:《梁启超与伯伦知理国家学说》,《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2013年11期。

   (38)中国之新民:《政治学大家伯伦知理之学说》,《新民丛报》1903年第38、39期合刊。

   (39)一木喜德郎(1867-1944),日本法学家、政治家,东京帝国大学法科大学教授,历任文部大臣、内阁大臣等职。著名的公法学专家,主张天皇机关说。该学说受到欧洲国家有机体说影响,明治大正时代曾是日本宪法理论的主流思想,认为国家统治权应属于作为法人的国家,天皇是国家有机体中的最高机关。

   (40)《政法片片录·国家为有机体说》,《译书汇编》1902年第2卷第1期。

   (41)[德]伯伦知理:《国家论》,《清议报全编》卷9,第11页。

   (42)(44)(45)(48)(49)(50)(51)(53)中国之新民:《政治学大家伯伦知理之学说》,《新民丛报》1903年第38、39号合刊。

   (43)[法]巴斯蒂:《中国近代国家观念溯源——关于伯伦知理〈国家论〉的翻译》,《近代史研究》1997年第4期。

   (46)[德]伯伦知理:《国家论》,《清议报全编》卷9,第9页。

   (47)梁启超:《天演学初祖达尔文之学说及其略传》,《饮冰室文集之十三》,《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12页。

   (52)梁启超:《论学术之势力左右世界》,《饮冰室文集之六》,《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114页。

   (54)(56)严复:《与梁启超书(二)》,王栻主编:《严复集》第3册,第516-517,517页。

   (55)梁启超:《与严幼陵先生书》,《饮冰室文集之一》,《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108页。

   (57)中国之新民:《政治学大家伯伦知理之学说》,《新民丛报》1903年第38、39号合刊。

   (58)梁启超:《商会议》,《饮冰室文集之四》,《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1页。

   (59)梁启超:《瓜分危言》,《饮冰室文集之四》,《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36页。

   (60)梁启超:《新民说》,《饮冰室专集之四》,《饮冰室合集》第4册,第1页。

   (61)(63)(65)(66)(69)梁启超:《新民说》,《饮冰室专集之四》,《饮冰室合集》第4册,第5,64-65,115,63,117页。

   (62)梁启超:《政治学大家伯伦知理之学说》,《新民丛报》1903年第38、39号合刊。

   (64)梁启超:《新民议》,《饮冰室文集之七》,《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108页。

   (67)梁启超:《自由书·破坏主义》,《饮冰室专集之二》,《饮冰室合集》第4册,第25页。

   (68)梁启超:《服从释义》,《饮冰室文集之十四》,《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11页。

   (70)梁启超《与严幼陵先生书》,《饮冰室文集之一》,《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107页

   (71)梁启超:《中国积弱溯源论》,《饮冰室文集之五》,《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36页。

   (72)郑振铎:《梁任公先生》,夏晓虹编:《追忆梁启超》,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第69页。

   (73)超观:《记梁任公先生轶事》,夏晓虹编:《追忆梁启超》,第45页。

   (74)李肖聃:《星庐笔记·梁启超》,夏晓虹编:《追忆梁启超》,第37页。

   (75)胡适《在上海(一八四○—一九一○)》,夏晓虹编:《追忆梁启超》,第175-176页。

   (76)梁容若:《梁任公先生印象记》,夏晓虹编:《追忆梁启超》,第283页。

   (77)蒋梦麟:《西潮》,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2年,第91页。

   (78)梁启超:《国家思想变迁异同论》,《饮冰室文集之六》,《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13页。

   (79)[日]狭間直樹:「『新民説』略論」,狭間直樹編:『梁啓超:西洋近代思想受容と明治日本共同研究』,第98頁。

   (80)梁启超:《中国积弱溯源论》,《饮冰室文集之五》,《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12、14页。

   (81)梁启超:《与严幼陵先生书》,《饮冰室文集之一》,《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110页。

   (82)梁启超:《天演学初祖达尔文之学说及其略传》,《饮冰室文集之十三》,《饮冰室合集》第1册,第15页。

  

  

    进入专题: 梁启超   国家身体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173.html
文章来源:《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