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知常:生命美学:归来仍旧少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03 次 更新时间:2018-12-17 14:20:13

进入专题: 生命美学  

潘知常 (进入专栏)  

  

   最后,我还要说的,是生命美学的未来。因为,三十三年之后,在我看来,生命美学仍旧年轻,也仍旧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

  

   而且,作为生命美学研究的亲历者,我也终于可以自豪地宣称:三十三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的。”

  

   事实胜于雄辩!就以最近在中华全国美学学会的2018年年会上看到的一篇学术论文《改革开放四十年美学的热点嬗变研究——基于CitesPace以CNKI数据库为中心的可视化分析》(陈政)为例:作者指出——从 1978 至 2018 年间,美学研究热点一直聚焦于“艺术、美学、审美”三大方向,对其出现频次与年代跨越考察可见,其中“艺术”及相关标签作为关键词,从1979年与1990年“艺术家”、“文艺创作”的高频出现,到1978年、1990年、2000年、2010年四个时间节点“艺术”一词均高频出现,该方向在40年来的美学研究中一直居于中心热点。而“美学”及相关标签作为关键词,从1991年“古典美学”高频出现,到1994年“美学观”高频出现,到1997年“美学”与“中国美学”的高频出现,再到2000年“美学、实践美学、美学思想、马克思主义美学、生命美学、美学范畴”的高频出现,美学学科越来越进入细分,2002年“生态美学”高频出现,2007年频出现,2012年“当代美学”与“环境美学”高频出现,随着时代的发展与进步,美学研究呈现系统化、细分化。“审美”及相关标签作为第三类关键词,从1979年与1990年“审美客体”、“审美对象”的高频出现,到1994年与2000年“审美文化”的高频出现,再到1997年、2000年与2010年“审美”的高频出现,其研究跨度也经历40年的变迁,依然处于美学研究的中心热点。除以上三大类范畴之外,从1978-1999的这20年间,“人类”、“对象”与“对象化”、“作家”、“美”、“接受美学”高频出现,2010年“美学、生态美学、美学思想、中国美学、实践美学、生命美学、美的本质”一直作为高频词汇,形成美学研究热点的传承与延续。伴随着时间走入新世纪,“美育”成为自2000年到今天的研究热点,以“美育”、“艺术教育”、“审美教育”、“美术教育”相关标签高频出现,成为今天美学研究领域的新热点。

  

   从中不难看出——

  

   1、从美学学派的角度,实践美学、生命美学在四十年中的影响高居榜首。

  

   2、从部门美学的角度,生态美学、美育、环境美学、马克思主义美学、美育、审美文化、接受美学、中国美学、当代美学研究在四十年中的影响高居榜首。

  

   当然,数据不能说明一切,但是,数据是否也确实说明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呢?例如,说明了不同美学的贡献与影响的客观根据。

  

   当然,犹如“趣味无争辩”,美学贡献的大小在一定意义上也无争辩。不过,无论如何,生命美学自问世以来,毕竟在当代中国美学的开疆拓土中开辟出了一片美学的新大陆:不再把一切都交付给“实践”,不再无视生命深层的潜力和丰富,不再封闭生命的多元。伴随着向理性传统说“不”的生命美学的出现,被实践美学遮蔽起来的真正的世界与人生出现了。

  

   而且,生命美学也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多年以来,不但从实践美学阵线里破围而出的朱立元、张玉能、邓晓芒等的“实践存在论美学”、“新实践美学”独具风貌,在实践美学之外,文艺美学、生态美学、环境美学、生活美学、身体美学……等更是各擅胜场。尤其是杨春时的"超越美学",作为长期并肩前进的美学派别,更是给生命美学启发良多。尽管"超越美学"主要是现象学的,"生命美学"却主要是存在论的;"超越美学"建构的主要是主体间性美学,"生命美学"建构的,则主要是审美形而上学的美学(终极关怀的美学)。但是,同属现代主义的美学,则是其中的异中之同。这意味着:美学是以学派的方式推进的,每个美学家的使命都在于必须比过去的每一次都追问得更好。没有“唯一”的美学,只有“不同”的美学。因此,美学之为美学,究其根本,也不是要走出疑问,而是要走进疑问。

  

   当然,还有着更加重要的,那就是,与其它的美学探索一样,生命美学也有自己的灿烂未来。

  

   具体来说,在我看来,生命美学还可以在三个方面继续进行艰辛的探索——

  

   未来的方向之一:后美学时代的审美哲学——

  

   众所周知,由于本质主义传统的颓然退场,而今对于“美”的研究已经没有必要,而且也已经成为了一个“假问题”,但是,在生命美学看来,对于“审美”的研究却仍旧必要,而且还是一个“真问题”。只是,对于“审美”的研究无法再由“美学”来完成,因为它是奠基于传统的知识论思路之上的。能够胜任这一研究的,只能是:审美哲学。[13]

  

   换言之,以“审美哲学”取代“美学”,绝对并非义气用事,也绝对并非术语之争,而是意味着关于审美问题的思考的从科学范式向人文范式、从知识论向生命论的深刻转换。它远离了所谓的智慧与真理,直接回归于人类的审美活动,也是对于“美学何为”、“美学对人类的意义”的回答。于是,重要的也就不再是“美是什么”,而是“人类的生命活动为什么需要审美”;与此相应,于是,审美活动也就不再是一种认识活动,而成为一种特殊的价值活动、意义活动,它是人类生命活动的根本需要,也是人类生命活动的根本需要的满足。

  

   换言之,在这里,所谓审美活动,最为惹人注目的不是它的“意谓”、“本质”,而是它的“意义”。而对于审美活动的意义的研究,当然只能是阐释的,只能是哲学的。因此,与其说关于审美的研究是美学的,就远不如说是哲学的要更为准确。哲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文明的活的灵魂”的自觉与觉醒,然而,这“自绝”与“觉醒”一般当然是通过理性反思亦即“纯粹的思”的形式体现出来,但是有的时候,也会通过“感性直观的思”的形式体现出来,这就是所谓的审美。而对于体现了“时代精神的精华”、“文明的活的灵魂”的“自觉”与“觉醒”的 “感性直观的思”的形式的哲学研究,应该就是审美哲学(而不是“审美学”)。因此,对于审美活动的意义的哲学阐释,这,就是生命美学所谓的审美哲学。

  

   这也就是说,真正的美学问题其实都是哲学问题。而哲学之所以关注审美问题,则是因为恰恰是在审美活动中,才隐藏着解决哲学问题的钥匙。由此,伴随着哲学日益自觉关注人的生存,无疑也就会日益自觉地去关注为了人也以人为本的审美活动、作为人的本体性活动的审美活动。因为恰恰是审美活动才构成了哲学反思的根本维度。哲学的追问,说到底,无非也就是对审美活动的追问。在这里,审美问题不是哲学反思的一个问题,而是哲学反思的核心问题、根本问题。就哲学家而言,无视审美,则无法进入哲学的门槛,也必然会把自己排除在哲学的殿堂之外。就美学家而言,无视哲学,则无法进入美学的门槛,也必然会把自己排除在美学的殿堂之外。因而,审美哲学不是美学的偏移,而是美学的深化,同样,也不是美学的偏移,而是美学的深化。它是理论向人的生存的深化,也是自觉地从审美维度出发重构哲学、也重构美学的开端。美学是第一哲学,作为第一哲学的美学。在此意义上,盖格尔在《艺术 的意味》中有一段谈美学的话,就说得非常到位:“与美学相比,没有一种哲学学说,也没有一种科学学说更接近于人类存在的本质了。它们都没有更多地揭示人类生存的内在结构,没有更多地揭示人类的人格。因此,对于解释全部存在的一部分来说,对于这个世界的人的方面来说,与其说伦理学、宗教哲学、逻辑学、甚至心理学是核心的东西,还不如说美学是核心的东西。” [14]

  

   事实上,审美活动就是生命活动。生命自己生成自己、自己推动自己、自己创生自己、也自己毁灭自己,这一切岂不是都与审美活动十分相似?因此,审美活动与生命活动其实就是同一个东西,也是一对可以互换的概念。这就是说:从生命活动的角度看,审美活动是生命活动的最高存在;从审美活动的角度看,生命活动则是审美活动的存在源头。

  

   由此来看,从人的生命活动出发去考察人类的审美与艺术,或者,研究进入审美关系的人类生命活动的意义与价值的学科,就是所谓的生命美学,也就是所谓的审美哲学。而且,在这个领域,三十三年来,我已经做过了深入的探索,具体的成果如:《美学何处去》(《美与当代人》1985年1期)、《生命活动:美学的现代视界》(《百科知识》1990年8期)、《生命美学》(河南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美学的边缘--在阐释中理解当代审美观念》(上海人民,1998)、《生命美学论稿》(郑州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没有美万万不能——美学导论》(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等等。

  

   未来的发展方向之二:后形而上学时代的审美形而上学

  

   其次,就审美哲学的根本取向(的深度)来说,就生命活动与审美活动而言,生命美学更加偏重于审美形而上学。它涉及的是审美的本体论维度,侧重的是审美对于精神的意义,关注的是诗与思的对话,讨论的是“诗与哲学”(诗化哲学)的问题,是“因生命,而审美”。关键词是:终极关怀

  

   确实,形而上学是人类的宿命。因此,尽管过去形而上学确实问题重重。但是,却丝毫也不意味着对于形而上学重建工作的忽视(甚至,我们对海德格尔重建形而上学的工作也没有给以足够重视,人们津津乐道的,也是海德格尔与现象学,而不是海德格尔与形而上学的重建)。事实上,亟待否定的,只能是具体的形而上学,而并非形而上学本身。而且,“哲学就是在这些问题中看到了自己的真正历史使命。所以,形而上学就是表示真正哲学的别称。”[15]美学无疑也是如此。把美学变成消费美学,把审美超越变为审美宣泄,在“祛魅”的旗号下走向泛审美甚至审美的泛滥,无疑无论如何都不是美学的正途。因此,无论美学历经了多少次坎坷而重新上路,形而上学的问题都永远会是第一问题,没有形而上学,其实也就无所谓思想,没有形而上学,同样其实也就无所谓对于形而上学的克服。形而上学是美学之母,美学则是形而上学之子。重新确立美学的形而上学维度,就是重新确立审美的至高无上的精神维度,重新确立审美的至高无上的绝对尊严,美学也会因此而得以光荣“复魅”。

  

   更为重要的是,某种具体的形而上学没落之时,恰恰也就是它所蕴含的真理真正显露之时。深刻的思想就隐身在趋于黄昏时刻的形而上学之中。显然,正是因为洞察到了这一点,阿多诺才毫不犹豫地将保存形而上学真理的任务拱手交给了审美经验。“第一哲学在很大程度上变成了审美的哲学”,[16]审美,就是这样,不但被带进了审美哲学,而且也被带进了审美形而上学,带进了哲学本身。因此,形而上学只有作为美学才是可能的;反之也是一样,美学只有作为形而上学才是可能的。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潘知常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生命美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02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