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江永:论大选后安倍的修宪政治及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0 次 更新时间:2018-12-16 23:17:35

进入专题: 日本大选     日本国宪法     安倍晋三     修改宪法     中日关系  

刘江永  
有可能对中国的领土主权与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甚至潜在导致冲突与战争之虞。这是因为,日本政府把中国公务船在钓鱼岛领海执法巡航定性为“入侵”“侵犯”所谓“日本领海”。2020年日本一旦实施新宪法,将立即制定新的防卫计划大纲和新的五年军事装备计划,中国将成为其针对的主要对象。日本为保卫“尖阁诸岛”将建立和加强日本的海上陆战队。日本前防卫大臣石破茂指出,有关集体自卫权问题也与“尖阁诸岛”不无关系。(68)修宪草案授权日本未来的军队可以使用武力进行“单独自卫”和“集体自卫”,并参与别国的联合军事行动。

  

四、日本修宪的可能性增大但仍有不确定因素


   在任内完成修宪,是安倍晋三最大的政治抱负和施政目标。在这个问题上,安倍绝不孤立。他是长期以来主张修宪的日本政治势力的代表人物。这股右翼保守势力目前掌控着日本的党政大权。伴随国际形势的变化和世代交替,他们长期酝酿,精心策划,步步为营,通过一次次的选举运作,改变着日本的政治权力结构和力量对比格局,引领着日本的政治思潮,左右着日本媒体和民意走向。从一定意义上讲,日本的所谓民主政治是不讲道理而讲多数压倒一切的政治,即只要能在国会占据多数议席就可呼风唤雨。本次日本大选后,日本将进入安倍内阁推动修宪的决胜阶段,但仍有不确定因素。

   (一)2017年日本大选后有利于安倍修宪的因素增多

   第一,日本能否实现战后首次修宪的关键在于能否分别获得众参两院2/3以上多数的赞成票。2017年10月大选后,这一条件基本具备。安倍在任内实现修宪政治目标有了更多时间余地和可利用因素。本次大选前,在日本众议院议465个议席中,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公明党占327席,已超过2/3;在参议院242个议席中,自民党、公明党,加上赞成修宪的维新会,共占169席,也超过2/3多数。这在战后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大选后,执政联盟议席虽减少为313席,但仍超过众议院总数的2/3,其中自民党达284席,公明党为29席。令安倍窃喜的是,大选前名噪一时的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创立的“希望之党”高调支持修宪,排除异己,并促使前原诚司率领的原第一大在野党民进党瓦解。小池及“希望之党”虽因此而付出代价,吓跑了不少中间选民,但也一举获得众议院50议席。据日本《读卖新闻》2017年10月26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本次大选当选的国会议员赞成修宪的达84%。(69)大选结果使安倍赢得了更多时间,得以充分利用在野党的修宪派组成涵盖日本朝野的修宪大联盟,迫使联合执政的公明党在修宪问题上俯首听命。日本共同社调查结果也反映了这一现状:在当选议员409人中,有349人赞成修宪,占85.3%。其中63.9%赞成安倍提出的将自卫队明确写入宪法第九条。(70)

   第二,根据自民党总裁任期得以延长到九年的新规则,这次大选后只要安倍晋三能在2018年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能连选连任,就可执政到2021年9月。安倍任自民党总裁的任期,与本届日本众议院的任期基本吻合。因此,安倍率领的自民党赢得2017年10月大选胜利,等于为安倍实现长期执政和修宪政治目标提前拿到决胜赛点。在这期间,安倍可以继续在众参两院选举中获得2/3以上多数议席,以自民党修宪草案为中心,包括宪法规定教育免费等,吸纳其他在野党修宪主张,甚至放低首相身段,降低修宪门槛,谋求首次修宪突破成功。这样,历经战后70多年的《日本国宪法》就很可能在安倍任内第一次被修改,甚至被所谓新宪法所彻底取代。伴随日本明仁天皇年迈隐退和日本年号的变更,一部结束战后和平宪法的日本新宪法便可能问世。这将使日本进入一个新的不确定时代。

   第三,安倍2006年首次执政以来,围绕修宪政治目标,已做了一系列具有突破性的前期准备。例如,2006年12月强行通过修改《教育基本法》,强调“热爱培育传统和文化的我们的国家和乡土”;2007年1月将防卫厅提升为防卫省;同年5月强行通过“修宪程序法”,即国民投票法;2013年12月强行通过《特定秘密保护法》;2015年7月又强行通过“新安保法”;2017年6月又以加强反恐为名强行通过“共谋罪”法案等。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日本自卫队出动救援,在很大程度提高了日本社会对自卫队的认可度,间接地迎合了自民党修改宪法第九条第二项或增加第三项肯定自卫队存在的诉求。尽管日本和平势力强烈反对安倍内阁的上述做法,但2017年10月大选结果表明这些并未对安倍政权及政策造成多大冲击。

   第四,本次大选表明,日本政治右倾化发展,护宪势力弱化。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日本赞成修宪的受访者就呈上升之势。21世纪以来,日本最大的右翼团体“日本会议”成为安倍首相进行社会动员的得力助手。他们与安倍相互利用,相互支持,声势在增大。“日本会议”通过成立“制定美丽日本宪法国民之会”等,大力展开宣传造势活动。据日本经济新闻社和东京电视台2017年5月3日舆论调查显示,46%的受访者认为宪法“维持现状即可”,45%认为“应该修改”。与2016年4月调查相比,维持现状派下降四个百分点,而支持修宪派增加五个百分点,两者差距在缩小。2017年10月大选结果也表明,日本政坛护宪势力进一步受到挤压。民进党解体后新成立的“立宪民主党”虽然一举赢得众议院55席,成为日本第一大在野党,但加上日本共产党(12席)、社民党(2席)合计仅有69席,难以与朝野的修宪势力抗衡。大选后,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不无得意地说:本次选举自民党虽减少10席,但总体占有率大为改观;所谓左翼势力跌破三成史无前例。据日本共同社在大选当日调查,日本不同年龄层支持自民党的占36%,而20岁至30岁的年轻选民支持自民党的则达40.6%,高于平均值。这反映出日本社会保守化、右倾化出现年轻化倾向。

   第五,外部因素容易被安倍实现修宪政治目标所利用。首先需要指出,日本能否修宪不取决于美国等外国的意志,而取决于日本国内护宪派与修宪派之间的力量对比。但是,如何利用美国的“外部压力”等实现其国内政治目标,则是日本当政者的常用手法,即所谓“间接战略”。长期以来,美国的鹰派势力为使日本分担美国军事行动的负担而一直鼓励日本修宪。如今,面临国内外重重矛盾和难题的特朗普政府,对日本的影响力大为下降,充其量也只会说一句“这是日本的内政”。其次,安倍宣布提前举行日本大选并获胜的重要因素之一是,充分利用了日本选民对朝鲜导弹威胁的危机意识。安倍最大限度利用朝鲜第六次核试验及飞跃日本上空的导弹试射,显示强硬姿态,争取国民认同。麻生太郎明确表示,这次大选修宪势力上升而左翼护宪势力将至历史新低是“托了朝鲜的福,越是到日本海沿岸做巡回演讲就越亲身感受到这一点”(71)。大选后,安倍再度把应对所谓“朝鲜威胁”列为重要议题,势将利用未来美韩联合军演和朝鲜核试验和导弹试射,强化日本媒体的修宪舆论,并向国会提交修宪法案,争取一举突破修宪瓶颈。这种做法实际上也是沿袭了岸信介当年借朝鲜战争爆发而推动修宪的套路。再次,安倍虽然可能继续表示改善日中关系,以减少来自中方在日本修宪进程中可能产生的阻力。这与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的努力不无关联。与此同时,安倍政府将继续利用日本公众对钓鱼岛为何属于中国并不真正了解,进一步强化国内共识,进而把钓鱼岛问题用来作为促使民意倒向支持修宪和加强海上控制的政治工具。2016年12月安倍内阁成立的加强海上保安体制阁僚会议,重点针对中国在钓鱼岛领海执法巡航等制定了应对方针。其中把中国海警船在钓鱼岛领海执法巡航指责为“入侵”所谓日本“领海”,决定将千吨级以上的巡逻船从62艘增至68艘,在海上全面应对中方。(72)在南海,安倍内阁也一面支持同中国有矛盾的国家制衡中国,一面通过媒体炒作所谓“中国威胁论”“中国霸权论”,强化日本国民所谓“受欺负”与“加倍偿还”的民族意识,从而跟定安倍修宪的政治步调。

   (二)目前不利于修宪的因素及不确定因素

   第一,日本朝野之间、执政党内部对如何修宪尚难达成共识,对安倍主导的修宪草案和修宪日程都有不同声音。与自民党联合执政的公明党主张“加宪”,希望安倍在修改宪法第九条问题上慎重,而自民党宪法修改草案的起草者们则主张包括第九条在内全面修改日本宪法。安倍将不得不面对上述两股势力的对决,为谋求修宪政治目标的实现而在策略上对公明党的部分主张有所妥协。但这遭到过去积极推进修宪的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等人的质疑。

   2017年5月11日,石破茂表示,“我根本不认为党内粗略地讨论一下就可以修宪,乘势加速修宪当然不好”,对安倍2020年完成修宪提出异议。(73)前众议院议长伊吹文明表示:“略感遗憾的是,作为有组织政党应该在党内先说好才是。正因为是总裁,所以更应遵守规则。”(74)前外相岸田文雄也曾表示,不考虑现在马上修改宪法第九条(75),与安倍的修宪政治目标拉开了距离。岸田在修宪问题上态度慎重并非偶然。其父岸田文武与护宪派的日本前首相宫泽喜一是广岛县同乡,岸田文雄的姑父宫泽弘是宫泽喜一的胞弟。在自民党内,他们同属池田勇人、大平正芳创立的“宏池会”派继承人。岸田文雄是现任“宏池会”会长。他并未加入安倍主导的修改宪法推进本部及相关草案起草委员会。尽管据《读卖新闻》调查本次大选新当选国会议员的84%赞成修宪,但在如何修宪的具体内容方面意见并不一致,难有共识。

   第二,2017年10月大选后,安倍晋三对控制自民党的信心明显上升,但2018年自民党总裁选对安倍来说未必乐观。本次大选后,安倍所在的细田博之派减少4席,在日本众参两院共有91席(未含众参两院议长);麻生太郎派占58席;额贺福志郎派占50席;岸田文雄派占45席;二阶俊博派占44席;石破茂派占20席;石原伸晃派占12席;另有80席属于无派系。安倍2012年末第二次执政以来,主要是靠细田派与麻生派联手,建立起“安麻体制”并得到二阶派和岸田派的支持,从而大大削弱了其主要竞争对手石破茂的挑战。

   然而,未来如果岸田文雄为首的“宏池会”与其他派系联手,形成“大宏池会”,就有可能打破目前自民党内“一强多弱”格局。在修宪问题上,如果岸田派与石破派在众议院投票时反对或弃权,安倍的修宪政治目标便可能受挫。如果岸田派与麻生派、二阶派联手推举自民党总裁候选人,很可能对安倍连选连任构成挑战。一旦自民党内权力之争与修宪进程交织在一起,不排除形势急转直下的可能性。日本前首相细川护熙在大选后认为,安倍“修宪的环境并不完全具备。公明党态度依然慎重,不会轻易就范。我并不认为修宪的时机业已成熟。安倍若不真正慎重行事,很可能就此碰壁。”(76)

第三,自民党在2017年7月2日揭晓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遭到惨败。在127个议席中,自民党从选举前的57席降至23席,而异军突起的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率领的“都民优先”阵营则一举夺得79席。其主要背景和原因是,安倍晋三夫人安倍昭惠涉嫌“森友学园”低价购地丑闻、安倍首相本人涉嫌“加计学园”违规新设兽医系事件曝光;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在选举时发表作为防卫省、自卫队、防卫大臣、自民党,希望选民投票支持等出格言论;安倍所在的自民党“细田博之派”众议员丰田真由子对秘书谩骂、施暴等丑行曝光。其背后则是安倍强行推动日本国会通过一系列令民众担忧的法案,并启动修宪进程而引发的日本社会和部分媒体日益强烈的不满。日本广播协会(NHK)2017年7月7-9日所做民意调查显示,安倍内阁的不支持率升至48%,支持率降至35%,比上次调查下降了13个百分点。(77)这与《读卖新闻》等日本各大报的民调结果相符。另据日本时事通讯社同期所做民调,安倍内阁支持率比一个月前下降了15.(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日本大选     日本国宪法     安倍晋三     修改宪法     中日关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012.html
文章来源:《日本学刊》2017年 第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