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敏 杨向鹏:涂尔干社会学思想中的实在性与建构性及其当代价值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26 次 更新时间:2018-11-29 00:20:14

进入专题: 涂尔干   实在性   建构性  

杨敏   杨向鹏  
实现对市场的引导和塑造;在法学领域,重视对社会意识、文化系统的因素和变量分析,以及人们的思想、观念、知识、心理对法律和司法的影响;在民族学研究中,既有对民族和族群的实在性、现实性分析,也有对其历史发展的叙事化、建构性解释;在边疆学领域,边疆是实存的、确定的并发挥控制、司法、财政等功能的边界,还是由政治共同体活动或治理的理念、意志、需要形成的不确定边缘区域,反映出了边疆实在论与建构论的争论。

   在当代技术发展推动的重要趋向中,特别值得关注的是“知-行”关系新变化,笔者称之为“知-行”自觉性到“述-行”自觉性。一方面,社会科学的理论分析技术取得了长足进步,并应用于不同的研究领域。如市场社会学分析从行动的技术分析视角,通过“行动-技术”结构去寻找市场的功能,以使市场按照经济理论、模型所描述的方式运行,实现市场对社会的建构。而话语技术分析则以“话语-制度”结构为视角,借助对话、交流和互动过程的语言行为、符号表现、话语方式等分析,揭示人们的陈述、解释、声明中促成的集体同意、相信和共享价值,正是这类过程实现了对货币、财产、政府、银行、婚姻、制度等社会事实的建构。另一方面,当代科学技术如信息技术、互联网技术、数据技术的发展与聚合,实现了普遍接入,形成了数据化和大数据化趋势,无数移动终端的连接“无时不有”“无所不在”,不仅实现了信息和数据的即时通讯、瞬间传输、聚集、处理、存储和转变,并以多种多样的形式(文本、图片、音频、视频、位置等等)进行传送和处理,对人们的日常生活、社会交往、职业场所形成了全覆盖。

   随着当代技术的时空重构将异时异空汇聚为同一个场域,网络化、数据化、智能化实现了一种空前整合的全纳体系,人类的“知-行”“述-行”对社会世界的建构也更为自觉和深入。在这个全新的水平上,对于人类有意识地构建一种需要和满足需要的功能、有意识地追求一种结果和目的,我们可能将不再抱有诸如因果关系、功能关系、目的论的疑问,这也许更能够显示出“涂尔干问题”的意义。

   ①根据沃特斯的分类,客观主义维度的理论类型有批判结构主义和功利主义,主观主义维度的理论类型有建构主义和功能主义。其中,建构主义是主观的个体论,功能主义是主观的整体论。参见[澳]马克西姆·沃特斯《现代社会学理论》,杨善华等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0年,6页。

  

  

    进入专题: 涂尔干   实在性   建构性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学大师与经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711.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研究》2018年 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