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鹰:邵荃麟和胡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63 次 更新时间:2018-11-28 00:29:52

进入专题: 邵荃麟   胡风  

小鹰  
隔离62人,停职反省73人;到1956年,正式定为“胡风反革命集团”分子的78人(其中党员32人),划为骨干分子的23人 [31] ,而实际受到牵连的有关人员可能更多。

   胡风一案是建国后第一个把思想问题和政治问题混淆起来的斗争运动。两年之后,更大规模的“反右派”斗争便开始了。

   原发网址:http://www.azcolabs.com/bd_ql&hf.html

   [注释]

   [注1]:除了胡风本人自述之外,胡风长女张晓风女士关于其父母与荃麟夫妇这一时期的关系也有概述和补充。现摘要如下:

   父亲虽自左联时期才认识荃麟、葛琴,但他早在日本写文艺评论时就关注他们的文字。抗战期间,父亲在《七月》上发表过荃麟的一篇译文。1942年至1943年间,父母亲和我哥哥自香港撤退后曾在桂林住了一年光景。此时,桂林党的文化工作由邵荃麟和李亚群领导,胡风与他们来往甚密,在他们的领导下工作。查胡风这时期的日记,关于邵荃麟夫妇的记载共有34处。现举几段以见一斑:

   “1942.5.5──荃麟来,谈闲天甚久。”

   “1942.5.30──夜,与M、晓谷到荃麟家晚饭,饭后到文供社为海燕剧社与文供社同人讲《北京人》。”

   “1942.5.31──荃麟来,闲谈文艺问题与他底家庭,下午四时左右始去。”

   “1942.10.25──晓谷满八岁生日,宾基、王女士、绀弩、荃麟、盛家伦来吃晚饭。”

   “1942.11.4──下午进城,荃麟夫妇请吃饭。饭后看影片《仲夏之夜》,即果戈理底《五月之夜》。”

   “1942.12.14──下午进城,在荃麟处谈天,适有自渝来之客人,谈重庆情形。”……

      从这些记述可以看出,父亲和荃麟是很谈得来的,两家相处和睦,正如父亲晚年在回忆录中所说,“我和他在文艺问题上的看法上从来没有对立的意见,我认为他是理解我尊重我的”。那时,葛琴主编的《青年文艺》上还发表了我母亲的成名作童话长诗《小面人求仙记》。

   摘自张晓风,《被扭曲的战友情谊》,2014年12月26日,北京青年报

   [注2]:近经胡风长女张晓风女士查证,胡风的这篇文章题为《写于不安的城》,1945年12月28日夜作于重庆若不闻斋,原载1946年1月出版的《希望》第1集第4期,后收入《胡风全集》第三卷,277─282页。

   [注3]:据卅年代末与荃麟同在东南局文委工作的骆耕漠先生回忆[32],“荃麟同志创作的四幕话剧《麒麟寨》,是1940年8月发表在改进出版社出版的《现代文艺丛刊》第一辑之4上。”(现已收入《邵荃麟全集》第八卷)“《麒麟寨》是一部宣传抗日,反对投降的戏,写的是一个很讲义气的山寨主和另一个很豪气的女主角如何在日本鬼子打到头上的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站到抗日的民众一边。”

   在该剧本发表之前,1940年2月份就已经为一个抗日的流动剧团在皖南的屯溪上演过,演出那天父亲还应邀从金华赶到屯溪去观看。骆耕漠忆道:“尽管当时屯溪还没有沦陷,但东北的流亡学生已经陆续来到浙江,老百姓抗日、爱国的热情十分高涨,因此对这次演出反响很大,当戏演到高潮时,台下百姓连声叫好,这场戏演了一个多钟头,剧场里始终洋溢着热烈的气氛。”

   骆耕漠又说,“抗战期间,《麒麟寨》成为在东南地区流传比较广的抗日剧目,在浙江省委所在地丽水、文化中心金华,福建省的石狮、泉州的溜江等许多县乡都上演过。最值得一提的是毛维青同志回忆文章中谈到的事。毛维青是新四军机要员,皖南事变后被关在上饶集中营,编在剧团,剧团按照地下党支部的秘密指示,不演‘反动剧’,而争取演出了进步和抗日的剧目,名剧《麒麟寨》就是其中之一。”

   [参考文献]

   [1]胡风,《从实际出发》,1978年11月14日,载《枝蔓丛丛的回忆》,主编:季羡林,执行主编:牛汉、邓九平,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1年1月第1版,106页。

   [2]胡风,《胡风回忆录》,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1993年11月第1版,284页。

   [3]邵荃麟,《<荒唐的人>题记》,原载1943年6月《野草》第5卷第5期;后收入《邵荃麟评论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1981年4月第1版,下册,486页。

   [4]邵荃麟,《<北京人>与<布雷曹夫>》,原载1942年《青年文艺》第1卷第2期;后收入《邵荃麟评论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1981年4月第1版,下册,444页。

   [5]邵荃麟,《我们对于现阶段文化建设的意见》,原载1941年8月《文化杂志》创刊号;后收入《邵荃麟评论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1981年4月第1版,上册,13页。

   [6]邵荃麟,《一九四一年文艺运动的检讨》,原载1942年1月《文艺生活》第1卷第5期;后收入《邵荃麟评论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1981年4月第1版,上册,44页。

   [7]邵荃麟,《对于当前文化界的若干感想》,原载1942年6月《文艺杂志》第2卷第5号;后收入《邵荃麟评论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1981年4月第1版,上册,52页。

   [8]邵荃麟,《向深处挖掘》,原载1942年1月《文化杂志》第1卷第6号;后收入《邵荃麟评论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1981年4月第1版,上册,50页。

   [9]邵荃麟,《重振抗战的文艺战线》,原载1943年《艺丛》创刊号;后收入《邵荃麟评论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1981年4月第1版,上册,71页。

   [10]邵荃麟,《我们需要“深”与“广”》,原载1946年5月7、8日汉口《大刚报》;后收入《邵荃麟评论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1981年4月第1版,上册,90页。

   [11]邵荃麟,《略论文艺的政治倾向》,原载1945年12月26日重庆《新华日报》;后收入《邵荃麟评论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1981年4月第1版,上册,87页。

   [12]胡风,同[2],336页。

   [13]彭燕郊,《荃麟共产主义圣徒》,原载《新文学史料》1997年第2辑;后收入《邵荃麟百年纪念集》,文化艺术出版社,北京,2006年10月第1版,144页。

   [14]艾芜,《悼邵荃麟同志》,原载《文艺报》1979年第4期,22页;后收入《邵荃麟百年纪念集》,文化艺术出版社,北京,2006年10月第1版,161页。

   [15]胡风,《我的小传》,同[2],423页。

   [16]邵荃麟,《论主观问题》,原载1948年12月《大众文艺丛刊》第5辑;后收入《邵荃麟评论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1981年4月第1版,上册,238页。

   [17]胡风,《关于乔冠华》,1977年7月18日,载《胡风遗稿》,山东友谊出版社,1998年,88页。

   [18]涂光群,《回忆邵荃麟》,原载《五十年文坛亲历记》(下),辽宁教育出版社,2005年5月第1版;后收入《邵荃麟百年纪念集》,文化艺术出版社,北京,2006年10月第1版,262 页。

   [19]巴金,《怀念胡风》,载《随想录》,作家出版社,北京,2005年10月第1版,651页。

   [20]邵荃麟,《饥饿的郭素娥》,原载1944年《青年文艺》,第1卷第6期;后收入《邵荃麟评论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1981年4月第1版,下册,496页。

   [21]邵荃麟,《论马恩的文艺批评》,原载1948年9月《大众文艺丛刊》第4辑;后收入《邵荃麟评论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1981年4月第1版,上册,196页。

   [22]胡风,《简述收获》,1977年12月,载《枝蔓丛丛的回忆》,主编:季羡林,执行主编:牛汉、邓九平,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1年1月第1版,27页。

   [23]邵荃麟,《作协党组给中宣部并转呈中央的报告》,1955年1月2日。

   [24]鲁迅,《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问题》,1936年8月《作家》月刊第一卷第五期,后收入《且介亭杂文末编》。

   [25]绿原,《胡风和我》,载《枝蔓丛丛的回忆》,主编:季羡林,执行主编:牛汉、邓九平,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1年1月第1版,206页。选自《我与胡风》,宁夏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26]梅志,《四树斋》,载《梅志文集》第四卷(散文)第三辑,张晓风编辑,宁夏人民出版社,2007年12月,170页。

   [27]胡风,同[1],131页。

   [28]邵荃麟,《对于运用文学上统一战线应有的认识》,1936年8月7日,原载1936年10月《人民文学》创刊号;后收入《邵荃麟评论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1981年4月第1版,上册,34页。

   [29]彭燕郊,同[13],148页。

   [30]邵荃麟,同[5],23页及26页。

   [31]林希,《白色花劫“胡风反革命集团”冤案大纪实》,长江文艺出版社,武汉,2003年 1月第2版,404页。

   [32]骆耕漠,《我对荃麟同志在浙江的片段回忆》,后收入《邵荃麟百年纪念集》,文化艺术出版社,北京,2006年10月第1版,54页。

  

  

    进入专题: 邵荃麟   胡风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67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