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东屹:南海问题中的国际话语逻辑:基于对美国智库文献的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9 次 更新时间:2018-10-03 22:13:09

进入专题: 南海问题   国际话语权   美国智库  

李东屹  
对与中国的合作充满期待。[43]此外,中国还应争取对特定公义概念的解释权。如对“国际规则”这种内涵丰富的概念,中国应致力于争取其解释权,澄清“国际规则”在不同条件下的涵意、限度与适用性,指出中国恪守国际规则而某些国家却打着“规则”旗号破坏规则的事实,并积极参与国际制度的创新,参与确立国际规则新内涵,扭转美国优势国际话语的不利影响。

   第五,坚持和完善中国的国际关系理念,建构符合中国价值的国际话语体系。国际话语不仅表现为针对单个议题的观点和评论,它还通过构建总体叙事,表达特定的价值理念,对受众心理形成深层影响。美国国际话语背后隐含美式国际关系理念,符合美国价值观,这保证了其话语运作从长期来看是符合美国利益的。借鉴美国运作国际话语的经验,中国也应有意识地引导国际话语建构,将中国国际关系理念植入国际话语总体叙事中。习近平主席多次对中国的国际关系理念进行了阐释,如2017年1月18日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的演讲,就为世界和平与发展提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共赢共享”的倡议,呼吁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以不结盟原则为基础建立全球伙伴关系网络。这就提供了一种完全不同于美国冷战思维的国际关系新思维,凸显了合作而非对抗的价值理念。中国应继续完善这一国际关系理念,有意识地在国际话语运作中加以坚持和巩固,即在国际话语的每一个方面、每一处细节,都始终秉持中国国际关系理念,体现中国特色价值,使中国国际话语共同构成指向明确的总体叙事,坚持在“合作共赢”的国际关系理念基础上推进符合中国长远利益的国际话语运作。合作与发展毕竟是世界的主流,展现了更加光明、积极的国际关系前景,不管是在南海问题上还是在更广阔的国际问题领域,它都能在观念价值层面的国际话语权斗争中为中国化解外部话语攻击、争取话语优势提供强大助力。

   第六,稳步提升综合实力特别是软实力,从根本上保证中国国际话语权。娴熟的国际话语运作对中国国际话语权大有裨益,但综合实力特别是软实力才是国际话语权的根基。中国可多头并进提升软实力,其一,应积极参与国际社会多边体制,为应对全球问题、经济挑战做出应有贡献,向国际社会展示中国的责任和担当,塑造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国际形象;其二,应进一步推进民族文化复兴、巩固文化自信,扩大中国文化的国际影响力,为增强中国文化吸引力奠定基础;其三,还应加大公共外交和人文交流力度,包括加大对公共外交研究的投入,发掘和利用更多公共外交资源,建设更丰富的、更通畅的公共外交渠道,将良好的国家形象、优秀的中国文化向国际社会广为传播。提升软实力是中国国际话语权发展的必经之路,在这个方向上的每一点积累,都会为中国的国际话语塑造增加底蕴。

  

结 束 语

  

   对于处在战略发展期并希望获得一个良好国际环境的中国来说,国际话语权的塑造在当前显得非常迫切。但在国际政治、经济和文化条件急剧变化的背景下,中国国际话语能力的增强、国际话语权地位的提升,绝非轻而易举之事。它要求持续不懈、全面而系统的努力,同时也要求对国际话语问题的深入观察与研究,为中国参与国际话语权之争提供强有力的智力支持。

   本文正是在中国国际话语权建设道路上的一个探索。通过对美国智库南海问题文献的解析,阐述了它们在国际话语运作方面的特征,归纳了它们针对南海问题建构的国际话语线索,并由此一定程度上对美国国际话语权的基本逻辑进行了揭示。对美国智库南海问题文献的探析可以为中国应对南海问题国际话语风险、争取南海争端和平解决提供一定参考。更重要的是,作为美国国际话语权的突破口,美国智库的国际话语运作体现了美国拥有国际话语权优势地位的诸多关键因素,也折射出当今国际社会话语权之争的实质。因此,对美国智库话语文本的探析或许有助于我们加深对美国国际话语权的了解,推进中国对国际话语问题的研究。只要充分认识和理解国际话语权问题的深层逻辑,沿着正确的方向、持之以恒地推进相关工作,中国就必将在国际话语权上取得更大的进步。

  

   注释:

   [1] Mahmood Ahmad, “US Think Tanks and the Politics of Expertise: Role,Value and Impact,” The PoliticalQuarterly, Vol. 79, No. 4, 2008, pp. 543-545.

   [2]国内相关研究已有不少,如陶文钊:《“新美国世纪计划”与伊拉克战争——美国思想库与冷战后美国外交政策的一个实证考察》,《和平与发展》2012年第6期;郑安光:《新思想库与奥巴马政府的亚洲政策决策——以新美国安全研究中心为例》,《当代亚太》2012年第2期;曹升生:《践行新保守主义的美国新智库:外交政策创议》,《战略决策研究》2014年第4期;曹升生:《美国新型智库在国际问题上的影响力研究》,《太平洋学报》2015年第9期。

   [3]数据来自CSIS网站,https://www.csis.org/search?search_api_views_fulltext=south%20 china%20sea&sort_by=field_publication_date&type=in_the_news&field_contributor=314。

   [4] Bonnie S. Glaser, “Beijing as an Emerging Power in the South ChinaSea,” CSIS, September 12, 2012, https://csis-prod.s3.amazonaws.com/s3fs-public/legacy_files/files/attachments/ts120912_glaser.pdf; Bonnie S. Glaser, “Seapower and ProjectionForc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CSIS, October, 03, 2016. https://www.csis.org/analysis/seapower-and-projection-forces-south-china-sea-0; Amy Searight, “Diplomacy & Security in the SouthChina Sea — After the Tribunal,” September 22, 2016. https://csis-prod.s3.amazonaws.com/s3fs-public/congressional_testimony/ts220916_Dr_Amy_Searight.pdf.

   [5]相关研究可见,鞠海龙:《中国南海维权的国际舆论环境演变:基于1982年以来国际媒体对南海问题报道的分析》,《人民论坛》2015年第20期,第66页。

   [6]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AnnualReport to Congress: Military and Security Developments Involving the People’sRepublic of China 2016, pp. 14-20, https://www. defense.gov/Portals/1/Documents/pubs/2016%20China%20Military%20Power%20Report.pdf.

   [7]国家图书馆智库报告数据库,是国家图书馆立法决策服务的重要项目,致力于搜集海外智库发布的、与中国有关的文献,以备政策参考与学术研究。截至2017年11月15日,该库收集了2012年以来216家海外重要智库机构发布的海外涉华报告总量约19 000篇,囊括11种语言。该库由专业人员进行人工搜集、标引,提供中文标题译名及关键词,是迄今为止国内外最全面、精确的海外涉华智库报告数据库。下文将其简称为“智库报告数据库”。

   [8]智库报告数据库,检索时间:2017年11月6日。本文选用的智库报告数据库的所有数据均由人工采集制作,对不同语种文献,工作人员都会根据内容注明中文关键词,以及来源国、发布机构等中文信息,因此很容易对南海问题文献进行全面的、有针对性的检索,避免语言因素带来的偏差。

   [9]智库报告数据库,检索时间:2017年11月6日。一些国家如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其智库也发布了不少南海问题文献,但本身并非排名前列的智库大国,暂不在此做出比较。

   [10]智库报告数据库,检索时间:2017年11月6日。排在其后的主要发布者及发布量: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48篇、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47篇、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29篇、美国国会研究局(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29篇、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17篇;等等。

   [11] Ian Storey, “Manila Ups the Ante In the South China Sea,” China Brief, Vol. 13, No. 3, 2013, pp.3-5.

   [12] Murray Hiebert, “China’s Push in the South China Sea Divides theRegion,” CSIS, May 16, 2014, https://www.csis.org/analysis/china%E2%80%99s-push-south-china-sea-divides-region;Ian Forsyth, “A Legal Sea Change in the South China Sea: Ramifications of thePhilippines’ ITLOS Case,” China Brief,Vol. 14, No. 11, pp. 11-13; and Richard Javad Heydarian, “The Fog of Law:China's Great South China Sea Dilemma,” NationalInterest, December 19, 2014. http://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the-fog-law-chinas-great-south-china-sea-dilemma-11889.

   [13] Jeffrey A. Bader, “What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should Do inthe Wake of the South China Sea Ruling,” Brookings Institution, July 13, 2016, https://www.brookings.edu/blog/order-from-chaos/2016/07/13/what-the-united-states-and-china-should-do-in-the-wake-of-the-south-china-sea-ruling.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南海问题   国际话语权   美国智库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667.html
文章来源:国际展望杂志 公众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