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美经贸摩擦的事实与中方立场

——(2018年9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53 次 更新时间:2018-09-26 20:16:12

进入专题: 中美贸易战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注14)巴里·艾肯格林:《嚣张的特权:美元兴衰和国际货币体系的未来》,牛津大学出版社,2011年。

   (注15)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

   (注16)同上。

   (注17)普华永道会计事务所所属思略特管理咨询公司:《2017全球创新1000强》。

   (注18)康奈尔大学、欧洲工商管理学院、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全球创新指数2018》。

   (注19)中国国家统计局:《中国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8年2月28日。

   (注20)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017中国知识产权发展状况新闻发布会,2018年4月24日。

   (注21)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网站(https://www.cnbc.com),2018年6月27日。

   (注22)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国与世界贸易组织》白皮书,2018年6月。

   (注23)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数据。

   (注24)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2016年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状况》。

   (注25)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统计年报2012》、《专利业务工作及综合管理统计月报2017》,其中2017年数据为发明专利申请量。

   (注26)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中国商标品牌战略年度发展报告(2017)》。

   (注27)尼古拉斯·拉迪:《中国:强制技术转移和盗窃?》,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2018年4月20日。

   (注28)中国中央政府门户网站(http://www.gov.cn),2011年5月10日。

   (注29)美国企业研究所网站(http://www.aei.org),《中国在美国的投资》。

   (注30)“产品市场监管指标”(Indicators of Product Market Regulation),衡量的是各国市场监管政策对产品公平竞争的阻碍程度,得分越高表示阻碍越大。该指标根据“政府的控制程度”“对创业的阻碍”“对贸易和投资的阻碍”三个部分综合评分。自1998年开始,该指标每五年统计一次,目前已纳统年份包括1998年、2003年、2008年和2013年。数据采集使用的是问卷调研方式,由各国官方相关人士填写。该指标统计范围包括35个经合组织国家和12个非经合组织国家。这里的产品实际上也包含服务的内容。

   (注31)“国外供应商差别待遇指标”(Differential Treatment of Foreign Suppliers),属于“产品市场监管指标”中“对贸易和投资的阻碍”部分的二级指标,根据对航运、陆运和空运的限制,对国外专业人士从业的限制,对国外相关主体申诉的限制,对反竞争行为的限制,监管政策壁垒以及贸易便利化措施进行综合评分,反映一国市场对他国产品的歧视程度,得分越高表示歧视越严重。

   (注32)经合组织网站(http://www.oecd.org)。

   (注33)美国白宫网站(http://uscode.house.gov),《购买美国产品法案》,该法案对适当放宽限制的情况作了补充说明。

   (注34)美国白宫网站(http://uscode.house.gov),《购买美国产品法案》,该法案也对可适当放松限制的情况作了补充说明。

   (注35)美国国会网站(https://www.congress.gov),《农业、农村发展、食品和药品管理及相关机构拨款法案》。

   (注36)美国国会网站(https://www.congress.gov),《国防授权法案》。

   (注37)美国国会网站(https://www.congress.gov),《2007年外商投资与国家安全法案》。

   (注38)根据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向美国国会提交的年度报告整理,美国财政部网站(https://www.treasury.gov)。

   (注39)美国财政部网站(https://www.treasury.gov),2008年11月21日。

   (注40)美国国会网站(https://www.congress.gov)。

   (注41)好工作优先组织网站(https://www.goodjobsfirst.org),2015年3月。

   (注42)好工作优先组织网站(https://subsidytracker.goodjobsfirst.org)。

   (注43)同上。

   (注44)美国财政部网站(www.treasury.gov)。

   (注45)美国能源部网站(http://www.energy.gov)。

   (注46)好工作优先组织网站(https://subsidytracker.goodjobsfirst.org)。

   (注47)约瑟夫·格劳勃和帕特里克·韦斯特霍夫:《2014年农场法案与世贸组织》,《美国农业经济学杂志》,2015年。

   (注48)兰迪·施奈普夫:《农场法案条款与世贸组织合规》,美国国会研究局,2015年4月22日。

   (注49)兰迪·施奈普夫:《2014年农场法案下的农场安全网支出》,美国国会研究局,2017年8月11日。

   (注50)联合国贸发组织网站(http://unctad.org)。

   (注51)美国国会问责局2006年发布的报告《美中贸易——取消非市场经济方法将降低部分企业反倾销税》。

   (注52)曾经担任过1981-1983年美国国际贸易管理署副部长助理的加里·霍利克先生曾向国会财政委员会这样描述替代国选择:当一个人得出结论时,往往凭借的是一种感性认识,如对中国的毛巾案中,我们列举了巴基斯坦、泰国、马来西亚、民主德国、哥伦比亚和印度作为替代国,但这种列举没有任何理性可言。

   (注53)“232调查”指美国商务部根据《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款授权,对特定产品进口是否威胁美国国家安全进行立案调查,并在立案之后270天内向总统提交报告,美国总统在90天内作出是否对相关产品进口采取最终措施的决定。

   (注54)查德·鲍恩推特,2018年5月27日。

   (注55)“201条款”指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201-204节。根据该条款规定,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ITC)对进口至美国的产品进行全球保障措施调查,对产品进口增加是否对美国国内产业造成严重损害或严重损害威胁作出裁定,并在120天向总统提交报告和建议。总统根据法律授权,在收到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报告后140天内作出最终措施决定。

   (注56)“301条款”是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的俗称。根据这项条款,美国可以对它认为是“不公平”的其他国家的贸易做法进行调查,并可与有关国家政府协商,最后由总统决定采取提高关税、限制进口、停止有关协定等报复措施。

   (注57)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网站(http://piie.org),《流氓301:特朗普准备重新使用另一个过时的美国贸易法?》。

   (注58)罗伯特·韦德:《美国悖论:自由市场意识形态和指导推动的隐蔽实践》,《剑桥经济学杂志》,2017年5月。

   (注59)美国总统办公室,2009年12月。

   (注60)美国总统办公室,2010年8月。

   (注61)美国总统办公室,2011年6月。

   (注62)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2011年12月。

   (注63)美国总统办公室和国家科技委员会,2012年2月。

   (注64)美国总统办公室,2011年。

   (注65)美国总统办公室、国家科技委员会、先进制造国家项目办公室,2013年1月。

   (注66)美国能源部,2013年4月。

   (注67)美国科技政策办公室,2013年3月。

   (注68)美国国家标准和技术研究院,2013年5月。

   (注69)美国国家科技委员会,2016年10月。

   (注70)美国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2018年3月。

   (注71)韦恩·莫里森:《中美贸易问题》,美国国会研究局,2017年3月6日。

   (注72)美国波尔州立大学:《美国制造的神话与现实》,2015年6月。

   (注73)阿里·赖克:《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的有效性》,欧洲大学研究院法律系,2017年11月。

   (注74)特朗普推特,2017年1月3日。

   (注75)特朗普推特,2018年7月3日。

   (注76)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https://www.cnn.com),2018年4月3日。

   (注77)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网站(https://piie.com)。

   (注78)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网站(https://piie.com),《特朗普、中国与关税:从大豆到半导体》,2018年6月18日。

   (注79)纽约时报网站(https://nytimes.com),《与中国的贸易战在前线是什么样子?》。

   (注80)路透社,《美中贸易关税对美国企业的冲击》,2018年7月30日。

   (注81)赫芬顿邮报网站(https://www.huffingtonpost.com),《美国最大铁钉制造商很快将因特朗普关税停产》,2018年6月29日。

   (注82)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网站(https://piie.com),《特朗普提出的汽车关税将使美国汽车制造商出局》,2018年5月31日。

   (注83)美国国家纳税人联盟网站(https://www.ntu.org),2018年5月3日。

   (注84)美国汽车制造商联盟网站(https://autoalliance.org),2018年6月27日。

   (注85)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网站(https://www.nbc.com),2018年7月2日。

   (注86)夏洛特观察家报网站(https://www.charlotteobserver.com),《特朗普关税如何损害卡罗来纳》,2018年6月21日。

   (注87)彭博新闻社网站(https://www.bloombergquint.com),2018年6月25日。

   (注88)亚当·波森:《特朗普经济民族主义的代价:外国对美投资的损失》,2018年7月24日。

  

   (新华社北京9月24日电)

    进入专题: 中美贸易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国际贸易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513.html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