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鲁:国企改革与混合经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52 次 更新时间:2018-09-07 19:34:15

进入专题: 国企改革   混合经济  

王小鲁 (进入专栏)  
权责利清清楚楚,但是国有企业,权责利不统一,我觉得这是一个天然的缺陷。国有企业为什么效率不高?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就是权责利搞不清楚。淡马锡是不一样的,它是投资性的,不是经营性的。这可以说是一个问题,也可以说是我的一个想法。

  

   王小鲁:我只能说一些我个人的理解,不一定对。我觉得对国有企业来讲,如果是竞争性领域,国有企业上面有一个管理者就够了,别的部门不要管,让国资委来管就行了。国资委不是管企业,要是管企业,国资委就把自己变成了一个超级企业。国资委管资本就行了,就当成一个投资者,把钱交给国有企业,由企业自己来经营,赚钱了,目的就达到了,如果没有赚钱,可以把钱抽走,也可以换人来管。如果国资委能像一个投资者一样,关心国有资产是不是赚钱,而不是操心企业在干什么、谁来领导等各式各样的事情,可能会好一些。我想,如果国有企业头上的老板能够像私人老板一样,按照统一的原则来管企业的话,可能会好一些。

  

   乔依德:不可能。因为民营企业的老板是他自身,亏了钱就是他自己的损失,而国资委主任下面损失的钱不是他自己的,这就是根本的区别。我再补充一条,讲国有企业、民营企业,还有一个量的问题。国有企业那么多,市场经济就大打折扣。新加坡淡马锡也好,挪威主权基金也好,这些国家的国有企业并不多,如果新加坡有10个淡马锡控股公司,人家就会质疑它到底是什么经济?就是有一个量的问题。因为我们国有企业太多了,别人会觉得我们不像市场经济,这是我自己的想法。

  

   方洛克:刚刚听了你的演讲,很受启发,我想就几个问题请教一下。第一个问题,由于AI等新技术革命,企业的组织模式、机构建构模式、经营模式都发生了变化,对我们争论了十几年的所谓的国有企业、国民经济,这种方式是不是需要有另外的思考?第二个问题,刚才说关于国有企业的评价体系,像乔秘书长刚才说的,中国的国有企业实际上和挪威、淡马锡、英国的国有企业在结构和运行方式、管理模式上都不一样。如何去剖析呢?面临这样的形势,我们讨论这些问题,是否需要改变思路?或者以比较面对现实的一种方式去研究这些问题?否则这条路走不通啊。

  

   王小鲁:你说的很对。我们是不是有些问题要重新考虑?我们的思路是不是要重新整理?我们的国有企业到底执行什么任务?我们有那么多国有企业,它们到底是干什么的?如果国企不能充分有效地利用资源,不能给投资者带来收益,不能给老百姓带来利益,那么我们要国有企业干什么?为什么要国有企业?我觉得这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如果这方面的问题,我们可以讨论的话,那么我想最基本的就是回到市场。凡是在市场能够起作用的领域,都回到市场。不是说要把国有企业都取消掉,而是说,国有企业以一个平等的市场参与者的身份,去经营,在市场上运作,凭高效率做大做强。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也没有必要带着一个目标说:“一定要把国有企业做大。”只要是中国的企业,只要是为中国的现代化在做出贡献的企业,谁能够做大都好,对不对?我想,如果这个指导思想能够整理得更清楚一些,对怎么让现有的国有企业未来能做的更好,我想应该是有利的。

  

   乔依德:这个问题恐怕不是一两天能解决的,可能还是要继续讨论、继续研究下去。由于时间关系,今天我们的沙龙到此结束。最后让我们再次以热烈的掌声,对王小鲁先生为我们做的精彩演讲表示感谢。

  

  

进入 王小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国企改革   混合经济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193.html
文章来源:SDRF-EADR通讯第142期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