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大伟:体系化视阈下婚姻家庭编与民法总则制度整合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2 次 更新时间:2018-08-29 07:10:48

进入专题: 民法总则   家庭法  

姜大伟  
敦促义务人及时履行法定义务显得尤为必要。因此,家庭法分别规定了夫妻间的扶养费请求权、亲子间的抚养费请求权、老年父母的赡养费请求权。在义务人未履行之前,上述各身份权请求权均可在任何时间向义务人或人民法院主张。事实上,亲属身份法益不仅限于亲属间扶养义务的履行,在其他亲属身份权上亦有体现。比如,夫妻间的配偶权、父母子女间的亲权、其他近亲属间的监护权等,上述各亲属身份权都体现了基于特定身份产生的亲情、伦理上的固有权益。配偶权圆满状态的维护,可以增进夫妻感情,使婚姻共同体更趋稳固;亲权的正常行使,不仅使未成年子女能够在父母共同哺育下健康成长,同时也使父母在抚育子女过程中体验亲情欢乐,进而有利于亲密型亲子关系的形成;近亲属间监护权的保护,不仅使被监护人人身及财产权益免于损害,同时亦有利于在监护人与被监护人间形成亲密型亲属关系。因此,在上述各亲属身份权行使遭受妨碍或损害,使特定的身份关系被严重破坏时,权利人可以向义务人或人民法院请求排除妨碍或赔偿损失,直至亲属身份权恢复其圆满状态。此为保护亲属合法正当的身份权益,维护婚姻家庭的安定及和谐,构建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的应有之义。

   从现行立法上来看,《婚姻法》对亲属身份权请求权是否适用时效制度并未有特殊规定,《民法通则》仅规定了诉讼时效,但对亲属身份权请求权能否排除适用,亦未明确。值得注意的是,《民法总则》虑及亲属身份权请求权的特性和从保护特定权利人身份法益的角度出发,对部分的亲属身份权请求权如抚养费、赡养费、扶养费请求权等都排除适用诉讼时效[9]。对于其他亲属身份权请求权能否排除适用,《民法总则》未予明确,但其196条有“依法不适用诉讼时效的其他请求权”的兜底性规定,此规定是否包含了其他亲属身份权请求权呢?依笔者之见,此兜底性规定为其他亲属身份权请求权排除适用诉讼时效预留了必要空间。在立法技术上,立法者完全可以在将来民法典婚姻家庭编中予以补充规定,或者由最高人民法院通过相关司法解释予以确认。

  

六、余论


   新中国成立以来,编纂一部具有中国特色、体现时代精神的民法典,是几代民法学人的夙愿。当前,民法典编纂工作正有条不紊、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民法典编纂不是标新立异,而是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对既有民事法律制度进行修正、充实、完善、整合,从而形成一部制度完备、体系严谨、内容协调的民法典。家庭法与财产法虽同属私法规范,但二者调整对象不同,价值取向上亦各有侧重,故其制度规范亦不完全相同。作为为全部民事法律制度提供一般规则的《民法总则》,在制度设计上不能厚此薄彼,而必须虑及人身关系与财产关系的共通性及相异性。共通性的内容依“提取公因式”的方法制定一般规则,相异性的内容则应留有余地,分别由家庭法与财产法制定具体规则,从而实现总则与分则制度间的实质性融合。

  

   【注释】 基金项目:2016年福建省社会科学规划基金一般项目“中国民法典立法之家庭法与财产法体系协调及制度整合研究”(FJ2016B066)

   作者简介:姜大伟(1983),男,河南信阳人,华侨大学法学院讲师,华侨大学地方法治研究中心研究员,法学博士。

   [1]具体内容请参见:李适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释义[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7:680.

   [2]非常法定财产制是指在出现法定事由时,依据法定或经夫妻一方申请由法院宣告,撤销原依法定或约定设立的共同财产制,改为分别财产制。比较法上较为常见的事由是:夫妻一方破产;无能力管理共同财产或滥用管理共同财产的权利;夫妻分居;夫妻不履行扶养义务;一方无正当理由,拒绝协作管理共同财产或拒绝他方为夫妻财产上之处分;一方受禁治产宣告;等。(参见:陈苇.婚姻家庭继承法学[M].3版.北京:群众出版社,2017:103.)

   [3]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婚姻承载着多重社会意义:对于个人而言,婚姻是身心成熟、成家立业的历史性见证;对于家庭而言,婚姻是构建并维系家庭生活共同体的紧密纽带,亦是个人开始担负对配偶、未成年子女和父母等近亲属扶养等义务的重要时间节点;对于社会而言,自个体婚时代以来,婚姻始终是人类构建并维系文明生活秩序、保障种族繁衍及促进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生活方式和制度。

   [4]参见:我国《婚姻法》第8条,《婚姻登记条例》第4条、第10条,《收养法》第15条、第28条,《中国公民收养子女登记办法》第4条、第9条,《外国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子女登记办法》第8条。

   [5]参见:我国《中国公民收养子女登记办法》第4条,《外国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子女登记办法》第8条。

   [6]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31条规定:“当事人依据婚姻法第47条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诉讼时效为两年,从当事人发现之次日起计算。”

   [7]如家庭法上夫妻同居义务之规定,既是夫妻彼此享有的权利,也是彼此应履行的义务;父母子女间亲权的规定,既是父母的权利也是义务;子女与父母在身份上不再是依附与服从的关系,而是彼此相互独立的个体。所以亲属身份权在法属性上是具有相对性的绝对权。

   [8]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条规定:“非法使被监护人脱离监护,导致亲子关系或者近亲属间的亲属关系遭受严重损害,监护人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

   [9]值得说明的是,在《民法总则》制定过程中,一些地方、部门和单位曾指出,应将基于人身关系所产生的请求权明确规定为排除适用诉讼时效的情形,但该意见终未被采纳。

   【参考文献】 {1}张玉敏.民法[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25-26.

   {2}薛宁兰,金玉珍.亲属与继承法[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30-31.

   {3}李适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释义[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7:24.

   {4}姜大伟.我国夫妻共同债务认定规则的反思与重构[J].西南政法大学学报,2013(5):31-37.

   {5}王利明.民法[M].6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46.

   {6}梁慧星.中国民法典草案建议稿附理由:亲属编[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3:37.

   {7}余延满.亲属法原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7:161-162.

   {8}陈苇.中国婚姻家庭法立法研究[M].2版.北京:群众出版社,2010:114-116.

   {9}姚瑞光.民法总则论[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1:230.

   {10}王礼仁.婚姻诉讼前沿理论与审判实务[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9:84.

   {11}陈棋炎,黄宗乐,郭振恭.民法亲属新论[M].台北:三民书局,1980:20.

   {12}张作华.亲属身份行为基本理论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1:16.

   {13}夏吟兰,何俊萍.现代大陆法系亲属法之发展变革[J].法学论坛,2011(2):5-12.

   {14}陈苇.外国婚姻家庭法比较研究[M].北京:群众出版社,2006:136-137.

   {15}李开国,张玉敏.中国民法学[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234.

   {16}官玉琴.亲属身份法学[M].厦门:厦门大学出版社,2010:20-22.

   {17}杨立新.民法总则重大疑难问题研究[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1:437.

   【期刊名称】《西南政法大学学报》【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4

  

  

    进入专题: 民法总则   家庭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958.html
文章来源:中国法学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