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乔平:科学哲学如何塑造更好的“后人类”社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75 次 更新时间:2018-08-08 23:36:06

进入专题: 人文科学   科学知识  

斯乔平  
而是将自身的知识与当时盛行的宇宙宗教神话以及哲学图景协调在一起。个人的身份通过所属的种姓、氏族或财产来确立。权力被诠释为一种个体依附性的状态(例如,家族首领的家庭成员,或是君主国家的臣民)。

  

   传统社会受技术基因社会施压而赶超升级,出现日本之路、中国之路

  

   技术基因社会与传统社会共存了很长时间。但是随后,技术基因社会在发展中超越了传统社会,并开始对后者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结果,许多传统社会采取了一系列赶超升级的措施,将自身引向技术基因发展道路。于是出现了俄罗斯之路、日本之路、中国之路和拉丁美洲国家的发展道路。

   现代化没有消灭这些社会历史中形成的传统价值观,但是它的现代化发展道路是在技术基因文化的价值观影响下进行的。因此,传统价值观也就失去了原来的主导意义。

   文明发展的技术基因类型给人类带来了许多成就,但是与此同时,它也在生态和人类学层面引发了全球性的危机。这些危机的激化可能会导致文明生活基础的破坏,甚至毁灭整个人类。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必须对发展战略进行彻底改变,也就是说要寻找新的价值观。本书从常识、艺术、科学、哲学、法律意识和宗教的各个侧面分析了技术基因文化的现代转型,并论证了那些在现代化过程中保存了某些传统价值观的社会将发挥极大的作用。本书也重点分析了俄罗斯文化的当下发展趋势。“文明变革时代和俄罗斯文化传统”这一章节便论及了该问题。

   我认为,在《人类、活动、文化》一书中,我对于社会发展的相位变化(phase transitions)的新解释也是值得注意的。这种转变通常用现象性的、整体性的方式加以描绘,犹如从动态混乱中突现的秩序。这本书尝试在自我发展系统中对此类转变进行描述,我区分了相位变化的三个连续阶段,并确定了它们的显著特征。

  

   1950年代后,苏联科学哲学与世界同步研究后实证主义,但方法不同

  

   文汇:在您从事的具体研究中,谁的理论和观点对您的思想产生了积极作用?

   斯乔平:如果是指俄罗斯哲学研究领域,那么我可以说,首先是“行动进路的发展理论”(格里高利·谢德洛维茨基和埃里克·尤金)。从上世纪后半期开始,苏联科学哲学领域的研究逐渐融入世界哲学研究中。后实证主义出现后,我们和西方开始共同研究这个问题。但是研究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只有一部分是相似的。我非常了解60-70年代后实证主义文献,尽管这些文本在形成问题方面对我有些影响,但是很难说其中的某一个概念左右了我的研究。

  

   明斯克方法论学派:研究认识活动在社会文化决定论上的特点

  

   文汇:您是明斯克方法论学派的代表人物,请问您可否结合亲身经历,谈谈您对学术共同体的看法?

   斯乔平:上世纪60-80年代,苏联哲学界出现了一些合作紧密的研究院校,它们位于莫斯科、圣彼得堡、新西伯利亚、罗斯托夫、基辅、第比利斯、埃里温、阿拉木图和明斯克。

   明斯克方法论学派形成于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它的核心主题是研究认知活动在社会文化决定论方面的特点,重点是分析科学知识的结构和基因组。参与研究工作的不仅仅是来自明斯克的学者,苏联许多城市的学者亦有加入。这些研究成果基本发表在哲学核心期刊和白俄罗斯大学出版的“文化体系中的哲学与科学”系列丛书上。该系列丛书是名副其实的,刊载过许多苏联著名哲学家、数学家和科学家的文章。从事逻辑学、方法论和科学哲学领域的学者们所展开的交流水准非常高,各个学派之间合作紧密,促进了高凝聚力学术共同体的形成。

   很遗憾,苏联解体后,学者之间的联系减少了。90年代,我们与欧美国家同行的私人交往要多于独立的加盟共和国的哲学家们之间的联系。90年代中期以后,尽管这些联系开始增加,但是过去那种凝聚力很强的学术共同体已经不复存在了。

  

   俄哲学现状:拥有保持科学合理性传统的近后现代、批判后现代和反后现代特征

  

   文汇:有关“俄罗斯哲学是西方哲学还是东方哲学”、“俄罗斯哲学是现代化还是后现代化哲学”的争论总是出现。可否结合俄罗斯哲学的当前现状,谈谈您对俄罗斯哲学未来的看法?

   斯乔平:现代俄罗斯哲学已纳入世界哲学的发展之中。俄罗斯哲学有许多流派和种类。我认为,之所以提出“俄罗斯哲学是西方哲学还是东方哲学”、“是现代化还是后现代化哲学”这些问题,其本身是对我们时代的俄罗斯哲学研究没有足够的认识。在我们时代的俄罗斯哲学研究中,可以找到保持科学合理性传统的近似后现代化、批判后现代化和反后现代化的研究内容。

   俄罗斯科学院哲学所完成的系列丛书之中就体现了这些内容,这套系列丛书的标题是《二十世纪后半期的俄罗斯哲学》,共达20卷。第一部2010年由莫斯科出版社出版,书名为《俄罗斯哲学的继续:从二十世纪到二十一世纪》;第二部2014年由莫斯科出版社出版,书名为《二十世纪后半期俄罗斯哲学问题和讨论:现代观点》。今年,该系列书最后一册的英文版已由美国的布卢姆斯伯里(Bloomsbury)出版社出版。

   俄罗斯哲学的未来取决于它能否思考现代文明的挑战、形成防止生态和人类学危机进一步恶化的策略,以及构建文明的可持续发展转型之基础的新型价值观。今天,俄罗斯哲学在哲学研究的所有主要领域,都成功地取得了发展。

   最后,应该明白的是:制定新世界观的核心任务是庞大和艰难的,没有人可以独立完成。它需要东西方国家的哲学家们(包括俄罗斯哲学家)一起通过共同合作来实现。

  

我看世界哲学大会与中国哲学

  

   文汇:本次世界哲学大会的主题是“学以成人” (Learning to be human)。您对这一主题有何看法?

  

   学以成人:是对现阶段文明发展遭遇的危机和不确定的现实呼应

  

   斯乔平:如果我们思考现阶段文明发展遭遇的危机和不确定性,以及今天人类面临的危险境遇,那么本届哲学大会的主题便是极其现实的。从1988年至今,我参加了所有的世界哲学大会。今年,我收到了来自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科学、技术与环境(Science, Technology, and the Environment)”圆桌讨论会的邀请,将以受邀报告者的身份做报告。届时,俄罗斯学者们将组织一个大型代表团,参加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

  

   在中国,本是矛盾的创新和可持续发展之间有了有效融合

  

   文汇:您在已发表的文献中多次提及了中国思想,尤其是“道”(Tao)、“无为”(Wu Wei)和“阴阳”(Yin and Yang)这几个概念。对于中国哲学或中国文明,您的看法是什么?您对于中国哲学或文明有什么期待吗?

   斯乔平:我多次去中国,在北京和上海的会议上作报告。分析中华文明的特点应考虑其发展的两个阶段,一是传统文明的发展阶段,二是技术基因文明的发展阶段。二十世纪后半期的现代化过程中,中国向技术基因文明的发展阶段过渡,采纳了一系列能够保证该发展进程的有价值的理论,这些理论体现在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之中。我不止一次地在自己的文章中强调,马克思主义学说拥有自己独特的、带有文明发展技术基因的独特价值。

   原则上,技术基因文化的主要价值与传统的基本价值观念并不相容。但是,我们却在现代中国发现了相容的方法,即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得到了儒家思想的补充。在解决技术基因发展的危机中,可以从探索新价值的角度看到马克思主义和儒家的结合。在今天,追求急速创新改革进程的理念被可持续的理念所取代,但是那些创新方案并没有破坏传统,而是有选择性地、逐渐地改变传统。

  

   新现象即传统思想与科技前沿产生共鸣,“道”等概念做到积极作用

  

   还有一个观察是:许多过去推翻技术基因文化的传统思想,例如与科学相悖的谬误,突然开始与科学前沿新思想产生了共鸣。

   我通常会分解为三个方面:其一,东方文化(与大多数传统文化类似)总是从人类生活的自然世界角度出发——人类的栖息之所是一个活生生的有机体,而非一块能够被反复耕种与翻新的客观无机之境。关于全球生态系统的现代观念得到发展后,揭示了我们所处的环境是一个完整的、包括人类在内的生物有机体。

   其二,符合人类发展系统的客体,要求特殊的活动战略。这些系统具有协同特征,在这些特征中非强迫性互动与协作效果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微小的影响都有可能彻底改变系统的现状,产生新的可能发展轨迹。

   在这种系统发生作用的情况下,用人为外力去改变客体的行动并不会总是有效。在单纯扩大外部压力的情况下,系统可能会复制一套相同的结构,而不是产生新的组织结构和水平。但是,在非稳定状态中,对称点中经常会有微小的影响,犹如刺在一定的空间时间位点上,通过合力能够形成新的结构和组织层级。这种影响方式让人想起“无为”原则,该理论认为,任何微小影响的产生,都与世界节奏的感知相一致。

   其三,在复杂的、符合人类标准的系统活动策略中,出现了一种新的真理与道德的整合形式。在西方文化传统中,合理理由是道德基础。当人们问苏格拉底如何过上有美德的生活时,他回答说:首先我们应该明白什么是美德。换句话说,关于美德的真知为道德行为提供了标准。

中国的文化传统则完全是另一种方式。此处,真理没有脱离道德,理解真理的条件和理由完善了道德。同样,中国古代文化中“道”的意思就是法则、真理、道德和精神生活方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人文科学   科学知识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474.html
文章来源:文汇讲堂 公众号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