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少明:什么才是真正的经典世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04 次 更新时间:2018-07-21 21:51:57

进入专题: 经典世界  

陈少明 (进入专栏)  
而不是理论、论据或问题”。因此,在波普看来,理念世界对推动客观知识的发展意义不大。

   回到“经典世界”上来,参照波普关于“思想的客观内容的世界,尤其是科学思想、诗的思想以及艺术作品的世界”的界定,“经典世界”类于“第三世界”。但是,波普所谓客观知识的焦点在“科学思想”,否则,诗与艺术何来“真实与虚假”、“推测与反驳”的问题?

   “经典世界”的主角是人物及其事迹,其故事当然有思想内涵,但它的思想不在于真与假,而在于善与恶、美与丑或智与愚。它不是生产客观知识,而是塑造价值。反之,“经典世界”与柏拉图的理念世界比,却有重要的共同点,都是意义世界,或者典范世界。

   但是,正如波普说的,理念世界是独立不变的,其成员不是人,而是理念或本质。“经典世界”的人虽然主要为圣贤豪杰,但总包含有可以经验上理解的人性要素,否则他们就没法成为常人的榜样。

   同时,由于“经典世界”与生活世界处于互动状态之中,因此,它本身是一个活动或有生命力的世界。严格说来,三种世界的比喻中,只有“经典世界”最具备“世界”的意义。

   其实,波普的“第三世界”与柏拉图的理念世界还有重要的差别,即波普的世界是三重的,而柏拉图的世界只有两重:理念与现实,或本质与现象。

   自然与人都是现象,掌握理念就是企图获取一把衡量经验或现象的标杆。波普的标杆由人直接掌握,发展“第三世界”其实是发展能够制造合乎标准的有效手段,这种手段最终得体现在对第一世界的有效变革中来。

   我们的“经典世界”,产生于历史世界,但它并非静止不动,而是有自己的活力。就此而言,它更类似于波普而不同于柏拉图的世界。但历史世界是有时空变化的,或者说可区分为不同时代的。

   每个时代的读者都站在自己的生活世界上,看待由前此历史世界产生的经典。可一旦时间推移,这个时代的生活世界,对于后代来说,就成为历史世界的组成部分。对于春秋来说,三代是历史世界,而对于战国来说,春秋也是历史世界。

   依此类推,秦汉、隋唐、宋明等的前后关系也一样。人们在不同时代的生活世界进入“经典世界”,目的不是要通过它去了解历史世界的真相,而是借助它理解和规范自己的生活世界。只是这个过程不是单向的接纳,而是互动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经典世界”与生活世界的意义同时得到丰富和发展。

   对“经典世界”的这种理解,可能与富于怀疑精神的现代史家意见不同。当顾颉刚得出古史是“层累地造成”的结果之后,他的态度是:“我们在这上,即不能知道某一件事的真确的状况,但可以知道某一件事在传说中的最早状况。我们即便不能知道东周时的东周史,也至少能知道战国时的东周史,我们即便不能知道夏商时的夏商史,也至少能知道东周时的夏商史。”

   傅斯年则说,“研究秦前问题,只能以书为单位,不能以人为单位。而以书为单位,一经分析亦失其为单位,故我们只能以《论语》为题,以《论语》之孔子为题,不能但以孔子为题。孔子问题是个部分上不能恢复的问题,因为‘文献不足证也’。”

   这种理智的态度与方法,贡献足以归入波普的客观知识世界之中。今日越来越多的出土文献,正好给有志于探究历史世界真相的史家带来福音。

   但是,毫无疑问,那些传世而内容真实性虽不完全可靠的经典,比那些可能更原始但被埋没的文献,对塑造传统更有力量。因此,研究经典与研究历史虽然可能面对共同的文本,但意义并不一样。文献证诸历史,而经典则面向未来。

   回到开篇的问题。“经典世界”是理解经典文化的一种观点。它以经典文献中的人物事迹为中心,展示一幅拟真的历史生活图景。经典内容的故事化,与早期知识的储存、应用与传播,皆以言传为基本途径相关。成名是世俗的人通过经典进入“历史”的入场卷,其功能在树立榜样,垂范后世。

   经典世界的人物事件,穿越于不同的经典文本,具有独立于其历史原型的生命力。这些题材对后世的作用,通常存在“活化石”与待发掘的“矿藏”两种现象。其影响模式不是传递式,而是辐射式的。

   经典世界的最大意义,在于借助跨时代的阅读想象,汇聚塑造民族认同的文化力量。这个世界不是波普的“第三世界”,也非柏拉图的理念世界。进入“经典世界”不是为了探求历史世界的真相,而是为现实世界挖掘更多的精神资源。

   显然,这项研究不同于哲学史,也非文化史,而是对文化史的一种反思。其学术分野,位置也许是边缘性的,可以是知识社会学,也可以属于哲学。作者期待,这项论述不是建构一个庞大的观念楼阁,而是展示可以继续拓展的关于文化的新视野。

进入 陈少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经典世界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078.html
文章来源:《中国哲学年鉴》(2017)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