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哲学五大最佳图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042 次 更新时间:2018-07-20 21:16:15

吴万伟  

在《人性论》中,我们得到一个知识概念,基本以感官告诉我们的东西为知识。我们从柏拉图的立场转向休谟的立场,前者警告我们相信自己的感官就像被困在洞穴中的囚徒将影子看作现实,后者则说除了感官印象之外,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我们去认识。休谟接着着手为我们描述了,能够被认为是知识的东西是如何被看作源自即刻的感官“印象”或“观念”。休谟认为,这些不过是印象的复制品而已。请注意,在柏拉图看来,我们用来翻译“观念”的希腊词语用以指真正的东西,而具体的物质是这些观念不完美的复制品,我们的感官体验就像物质的影子。休谟将这个东西彻底颠倒过来了。在休谟看来,我们拥有的椅子体验是感官印象,是你能接触到的最栩栩如生的东西。而你的观念不过是这种印象的模糊复制品。他试图解释,所有知识是如何从这些栩栩如生的印象和观念对它们的模糊复制品中产生的。

我感到好奇的是你选择《人性论》而不是《人类理智研究》,因为有名的说法是,正如休谟所说,《人性论》“从出版社出版后就死掉了”,很少有人读它。他以两本《研究》的形式重写了关键观点,这些在18世纪非常流行,因为他花费时间改变了他表达思想的方式,这样能让更多人理解他。

《人类理智研究》和《道德原则研究中当然有休谟观点的更简明扼要和更容易理解的描述。但是,我喜欢《人性论》的地方是你能在这本书中找到一切完美吻合起来的完整画面:认识论(你如何理解事物的理论)、人类动机的描述、伦理学理论被糅合在一起,作者带领你看到这些如何构成连贯的整体。柏拉图和休谟中都非常有趣的地方部分在于,虽然作为哲学家差别很大,但两人都为你提供了将所有东西联结在一起的完整世界观。当你最终在每位思想家那里认识到这一点时,你会激动无比。

就我们在此讨论的内容---世界哲学而言,在休谟有关自我的思想以及内省如何不能显示本质上的持续自我和东方哲学尤其是佛教之间存在一些有趣的平行观点。加州大学教授艾利森·戈普尼克Alison Gopnik)曾经认定或许存在因果关系的解释,因为当休谟生活在法国小镇拉弗雷切La Flèche)的时候,他曾经接触过耶稣会传教士有关佛教的著作。无论这种猜测是否真实,休谟的内省和他通过感官证据对发现的探索、其存在的某种持久核心、还有体验中的核心缺乏与佛教徒的“没有自我”观念之间的确存在显著的平行关系。

那是关于休谟的最引人入胜的事情之一。他向我们提出挑战说,“当我内省的时候,我看到的是特别的印象和观点。我不内省时,看到拥有那些印象和观点的自我。”他对身份认同的笼统议题进行了颇具挑战性的描述。我喜欢带领学生探索休谟讨论过的东西如“在什么情况下,我们说一条河流是同一条河流,即使它改变了河道;或说一幢建筑是同一幢建筑,即使它被雷电击中、燃烧崩塌,再重建。”我们对待它就像它是同一条河,同一幢建筑,虽然有这些变化。或者一种声音响了一会儿,停下来,接着又重新响起,但是,我们将其看作同一个声音。休谟指出,当我们辨认出某些东西是同一物时,我们有一些规范,但是,这不是因为我们辨认出了这些东西之间保持不变背后的某种现实,我们只是以某种方式将体验化为不同群体而已。休谟说,我们为什么不能如此看待自我呢?这是对我们在勒内·笛卡尔(René Descartes)等人那里得到的有关自我的强硬观点的强有力批评。笛卡尔是休谟的直接攻击目标,但是,这观点也可以追溯到柏拉图本人。柏拉图认为你有一个非物质的灵魂,那是你的自我,它可以投胎转世拥有好几次生命。

但是,它也常常被解读为休谟对宗教思想笼统攻击的一部分,因为很多宗教的核心观念是存在持久不变的灵魂,从出生持续到死亡它是不变的,甚至可能在出生之前就已经存在。他找不到实证性证据,虽然其他人宣称能够领略它的本来面目。休谟以有组织的宗教的敌人而闻名于世,被称为“伟大的异教徒”,但也是作为宗教哲学家以及上帝存在论证的严厉批评家而闻名。尤其是在他死后出版的著作《自然宗教对话录》中,在我看来,他将这些论证驳斥得体无完肤。所以有可能将其不能找到持久不变的自我部分解读为反对基督教灵魂观点的实证性论证。

我们在休谟身上看到一些观点的征兆,即后来被20世纪逻辑实证主义者清晰表达出来的观点:形而上学主张不仅虚假而且毫无意义。我常常问学生,“按照休谟的观点,你的上帝观是什么?”因为观念在休谟看来,不过是印象的模糊复制品,如果你试图塑造一个上帝观,你能做的不过是从你的感官体验碎片中构建一个观念而已。但是,我们在笛卡儿和阿奎那那里发现的有关上帝的经典概念是一种存在,虽然它可能表现出类似燃烧的火把之类可感受的东西,超越任何感官体验。所以我认为,休谟实际上是在暗示你,甚至根本无法塑造一个连贯的上帝观,因为上帝不应该是你通过感官体验到的东西。休谟支持者或许说出“上帝存在”这样的命题,就像刘易斯·卡罗尔(Lewis Carroll《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的作者---译注)的“纤弱的脚趾/时而翻转时而平衡”(此句选自书中的一首镜中诗:Twas brillig, and the slithy toves  Did gyre and gimble in the wabe:All mimsy were the borogoves, And the mome raths outgrabe. 赵元任的译文:有天×里,那些活济济的×子,在卫边儿尽着那么×那么×;好难四儿啊,那些鹁××子,还有×的×子怄得格儿。---译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06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