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哲学五大最佳图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984 次 更新时间:2018-07-20 21:16:15

吴万伟  

我能看到这在思想上是多么奏效,但是,从情感上说,我们作为动物,存在自我保护的强大进化论动机,不仅是在现在而且可以投射到未来。你看到你的手现在并不感到烫,但是你不会伸出去抓住灼热的盘子,因为你会条件反射般回避未来的疼痛。

佛教徒承认,他们在要求你参与彻底重新构建你的动机和情感态度。他们非常清楚这一点。他们说,我们需要区分仅仅说我们相信某个东西和实际上充分相信它。这本书的部分目标就是向你显示这条道路,你可以沿着它逐渐来到终点,这些哲学论证不仅在思想上引人入胜,而且在动机上非常有效。

这让我们再次回到休谟的《人性论》。正如你在上文注意到的那样,休谟对自我的批判让人想到某些佛教论证,我们或许期待这将引导他得出彻底重构我们的动机和道德承诺的结论。但是,休谟的名言是“精心修改的和形而上学的反思给我们带来的影响很小或者根本没有,”因为经过几个小时的吃饭、下西洋双陆棋和与朋友聊天之后,“这些反思显得冷冰冰的、勉强的、和荒谬可笑的”。相反,佛教哲学认定,让他们自己的形而上学结论变得越来越充满活力和说服力是可能的。

《入菩萨行论》是如何教导你实现这个的?

《入菩萨行论》本身主要不是打坐的实用手册。它更多是对你要按顺序培养的状态的一种哲学描述,在你越来越接近绝对理解理想的时候,你认识和适当地回应这个世界,那里没有任何自我。但是,有关伦理道德培养的细节,存在丰富的佛教文献。一个重要的部分恰恰是拒绝屈服于人类的诱惑,沉迷在我们常规的情感和信念中。在被问到他为什么没有完成受到读者广泛欢迎的《英国史》时,休谟说,“我太老了,太胖了,太懒惰了,也太有钱了”。

这个评论很坦率,也很迷人,但它显然没有说明那种心态,我们在寻求启蒙的佛教僧侣或者尼姑身上找到的那种心态。

在实现那种程度的非个人化和仍然展现出慈悲仁爱之间难道不是有一种紧张关系吗?感受到那种慈悲的人是谁?

寂天实际上讨论了这个问题。我认为那是令人痴迷的动作,但读者需要自己决定这个论证是否有说服力。寂天说存在两种层次的真理:常规真理和终极真理。常规真理的例子是“戏院前排起了长队”之类,或者“第七军已经被部署到位。”这些是常规真理,因为并不存在形而上学的实体“第七军”,也没有形而上学的实体“一队人”,但这样说非常有用。同样,寂天宣称为了用普通的语言说出来你要说的话如“你要培养慈悲心”和“你应该减轻‘她的’痛苦”。但是,在终极真理层次上,我们将不得不把这些文字描述抛在身后。所有的文字描述试图孤立个人,变成句中实体性术语的指代物。但是,按照寂天的说法,从终极来说,并不存在单独的自我,可成为句中词语的指代物。

所以,那就像维特根斯坦谈论的梯子,你一旦理解了他试图向你显示的东西,就可以把梯子一脚踢开了。

一点儿不错。当佛教传入中国的时候,它曾经与道教有一场引人入胜的成果丰富的对话。比如,佛教禅宗在很多方面就是印度佛教和中国道教的结合体。庄子使用的隐喻描述后来佛教禅宗的语言观:“兔子陷阱是用来抓兔子的。一旦抓住了兔子,你就可以忘掉陷阱了。词汇是要说明你的意思的。一旦你弄清楚了他们表达的意思,你就可以忘掉那些词汇了。我能在哪里找到忘记词汇的人,以便我能和他说句话?”这几乎与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中使用的明喻一模一样。他说他的命题是“阐释性的”但“无意义”,所以人们必须使用它们从迷惑中爬出来,但“可以说,在他已经爬上来之后,就可以一脚踢开梯子了。”

大部分西方人熟悉的道家著作是《道德经》,据说是老子所作。里面的名言是“知者不言,言者不知。”这让人想起维特根斯坦的警告,“在我们不能说话的时候,就要保持沉默。”所有这些著作都在表达我们试图要表达语言之外的一些东西,所以我们最终必须抛弃词语。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将坐在那里沉默不语。毕竟,维特根斯坦写了《逻辑哲学论》和《哲学研究》,庄子、老子和寂天也都有著作存世。我们要使用词汇,虽然知道它们不过是让我们明白词汇本身不足以表达的意思的工具。  

这些听起来是五本引人入胜的书。在采访的最后,你有什么别的话要与读者分享吗?

只是这句话:在今天的短暂讨论中,我们看到孟子提供了人性概念、美德和伦理修身等,可以作为亚里士多德的替代品。庄子提供了极具挑战性的怀疑主义论证,以及语言局限性的观点,这让人想起维特根斯坦。寂天提供了有关自我的反实体论者论证,可以与休谟和帕幕克媲美。我在《哲学上的拨乱反正:多元文化哲学宣言》中给出充满活力的中国哲学和印度哲学辩论的更多例子。如果当今西方哲学家严肃地看待任何一个例子,然后仍然声称,“啊,那不是真正的哲学,”我就只能指控他们在哲学专业上根本不称职了。

采访者:奈杰尔·沃伯顿Nigel Warburton

作者简介:

万百安(Bryan W Van Norde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06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