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少文:全面从严治党的宪法工程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3 次 更新时间:2018-06-02 23:45:51

进入专题: 从严治党   政党治理,  

李少文  

   其次,全面从严治党是中国共产党的重要任务,也是我们讨论政制改革和宪法发展时的必要课题。管党治党是一个内涵极其广泛的概念,在当代中国民主政治发展中一直占据着重要且独特的位置。全面从严治党不仅是政治运动,也要建立起制度化的民主路径,让政党核心和重要的权力、利益和任务实现规范化、程序化运作。将宪法工程的理路运用于理解全面从严治党,首要任务就是厘清民主(包括政党民主)的内在逻辑和运行规律,并发掘民主制度所能产生的外在效果和影响。它涵盖了全面从严治党所获得的宪法的激励、指引和约束,以及它对宪法秩序的反作用。突出全面从严治党之于中国共产党以及围绕着中国共产党展开的全面改革的意义,是改革的突破口和路径选择,也是改革的必然理路。

   最后,宪法配置政党权力,亦要求中国共产党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实现管党治党与宪法法律的协调一致。党的自身建设是党融入民主和法治的过程,也是将政党政治宪法化的过程。“宪法是政治和法律的结构性耦合,通过它的规范作用,政治意志获得法律形式,而法律形式也服务特定的政治内容。”(Grimm, 2010:328-349)可以发现,宪法有一种机制能够使得承载政治行为、表达政治利益的政党,与规范秩序的宪法进行融合。“党法融合论”正是立足于党与宪法之间的交互影响关系,而关键在于宪法如何配置政党权力以及如何限制政党权力。现代宪法既赋予权力,也要限制权力(格林,2010:18-21)。其中,人民主权是宪法的原则和目标,它不仅揭示了权力的来源,也同时限定了权力运行的范围和方式。围绕着人民主权建构宪制结构和民主形式,是制度设计的基本前提和主要逻辑。政党也是重要的权力配置方式,本身也受到宪法约束。质言之,政党权力及其边界是宪法的规制范围,是民主的重要内涵。我国宪法规定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这是处理权力关系的重要的基础性原则。发现全面从严治党与宪法的互动结构,就是试图正确处理党的领导与民主和法治的关系,最终真正实现三者的有机统一。

   总的来说,引入宪法工程的概念和话语体系,不仅是为了更好地理解中国宪法的内涵和宪法秩序,也启示我们通过中国共产党的自身建设来推动宪法秩序的发展,它更好地表达了全面从严治党的理论基础和现实意义。这是由中国共产党推动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亦是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依法治国的理论进步,反映了中国共产党的时代性和现代化。

  

六、结论

  

   新时代中国共产党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事关党的生死存亡,也直接影响着国家政治生活的稳定与活力。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发挥宪法效力、建立宪法秩序是政治发展的目标。政党是政治活动的主要参与者之一,自其诞生就进入到宪法视野中,政党政治更是直接在宪法的控制之下。从单向的角度看,政党与宪法的关系形成了美国抑制政党发展的麦迪逊主义和德国的政党内部民主模式。政党内部治理成为宪法秩序和现代民主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党与宪法的关系直接影响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成败。我国宪法规定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如何处理党的领导与民主和法治的关系,如何将党与宪法相融合,这是中国共产党所面对的重大而艰难的理论任务,也是实践的挑战。党与宪法的融合并非是指党政合一,而是将党的组织、结构和行为方式与宪法的精神、原则、规则、程序和动力机制相融合,通过政党内部治理发挥宪法效力,实现宪法目标。中国共产党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将宪法精神、原则和规则贯彻到党的自身建设之中,又通过党的建设推动宪法发展,从而有利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它面向中国的实践,发现中国的理论,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时代性,反映了全面从严治党的强大而深远的话语力量。

   * 本文是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全面从严治党的宪法基础研究”(批准号:17CFX009)的阶段性成果。感谢中国人民大学张翔教授一直以来的关注和对本文的宝贵意见。感谢匿名评审人的宝贵意见。

   参考文献:

   白钢、潘迎春,2010,《论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载《政治学研究》第1期,第22—30页。

   陈慈阳,2007,《宪法规范性与宪政现实性》,台北:翰卢图书出版有限公司。

   陈新民,2001,《德国公法学基础理论》上册,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

   陈志刚,2016,《正确理解党的领导与依法治国、依宪执政》,载《马克思主义研究》第6期,第131—134页。

   程迈,2012,《欧美国家宪法中政党定位的变迁——以英美法德四国为例》,载《环球法律评论》第3期,第77—94页。

   迪特儿·格林,2010,《现代宪法的诞生、运作和前景》,刘刚译,北京:法律出版社。

   汉密尔顿、杰伊、麦迪逊,1980,《联邦党人文集》,程逢如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康拉德·黑塞,2006,《联邦德国宪法纲要》,李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李龙、周雪峰,2009,《论“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载《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3期,第25—30页。

   李少文,2007a,《宪法工程:一种宪法学方法论》,载《法学评论》第1期,第36—45页。

   李少文,2017b,《民主宪法的工程学》,载《环球法律评论》第4期,第70—86页。

   李少文,2018,《美国两党建立初选制度的原因、过程与效果》,载《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第1期,第136—143页。

   陆宇峰,2017,《依规治党与依法治国相统一的原理和要求》,载《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第1期,第26—32页。

   莫纪宏,2014,《坚持党的领导与依法治国》,载《法学研究》第6期,第41—46页。

   安格鲁·帕尼比昂科,2013,《政党:组织与权力》,周建勇译,上海人民出版社。

   秦前红、苏绍龙,2016,《党内法规与国家法律衔接和协调的基准与路径——兼论备案审查衔接联动机制》,载《法律科学》第5期,第21—30页。

   萨托利,2006,《政党与政党体制》,王明进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石伟,2016,《党内法规中的“刑法”——新修订版〈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解读》,载《马克思主义与现实》第4期,第16—22页。

   托克维尔,1988,《论美国的民主》,董果良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王若磊,2016,《依规治党与依法治国的关系》,载《法学研究》第6期,第17—28页。

   许崇德,2003,《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史》,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

   张千帆,2001,《西方宪政体系》下册(欧洲宪法),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张千帆,2008,《宪法学导论》,北京:法律出版社。

   张恒山,2015,《论坚持党的领导与依法治国》,载《安徽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第2期,第133—139页。

   张翔,2012,《德国宪法案例选释(第一辑):基本权利总论》,北京:法律出版社。

   张友渔,1982,《宪法修改和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载《青海社会科学》第3期,第2—12页。

   周淑真,2011,《政党政治学》,北京:人民出版社。

   Besso, Michael, 2003, “A Study in Constitutional Development: The Effect of Political and Social Institutions on the Campaign for a Written Constitution in Connecticut,” Studies in American Political Development, Vol. 17, No. 2, pp. 117-148.

   Christopher, Kam, 2009, Party Discipline and Parliamentary Politics,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Forgette, Richard, 2004, Congress, Parties & Puzzles: Politics as a Team Sport, New York: Peter Lang.

   Grimm, Dieter, 2010, “The Achievement of Constitutionalism and its Prospects in a Changed World,” in Petra Dobner and Martin Loughlin (eds.), The Twilight of Constitutionalis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Gunther, Richard and Larry Diamond, 2013,“Types and Functions of Parties,” in Larry Diamond and Richard Gunther (eds.), Political Parties and Democracy, Baltimore and London: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Hazan, Reuven Y., 2011,“Does Cohesion Equal Discipline?Towards a Conceptual Delineation,” in Reuven Y. Hazan, (ed.), Cohesion and Discipline in Legislatures,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Kaufmann, Karen M., James G. Gimpel,and Adam H. Hoffman, Adam H., 2003, “A Promise Fulfilled?Open Primaries and Representation,” Journal of Politics, Vol. 65, No. 2, pp. 457-476.

   Lundell, Krister, 2004, “Determinants of Candidate Selection: The Degree of Centralization i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Party Politics, Vol. 10, No. 1, pp. 25-47.

Sartori, Giovanni, 1997, Comparative Constitutional Engineering: An Inquiry into Structures,(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从严治党   政党治理,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287.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18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