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朝晖:如何理解性善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27 次 更新时间:2018-05-31 18:38:15

进入专题: 性善   儒学  

方朝晖 (进入专栏)  
但成长说强调人性是人的后天特征,性善就是指人可以后天发展出善来;因此成长说把“性善”理解为后天判断。不过,按照方朝晖的理解,孟子的性善论也是指人“先天地”具有的成长法则,成长说还是出于先天判断。再如,如果人禽说把“性善”建立在比较判断基础上(人性善是基于人与外部事物禽兽的比较),则总体说把“性善”建立在总体判断基础上(人性善是其于人性内部不同成分之间的关系)。

  

   为了厘清问题,我们总结列出如下几组判断:

  

   一是先天判断与后天判断:人性善是指先天已善,还是后天方善;

  

   二是本质判断与属性判断(非本质判断):人性善是指人性本质上是善的,还是属性上是善的;

  

   三是全称判断与特称判断:人性善是指人的所有属性皆善,还是部分属性为善;

  

   四是比较判断与总体判断:人性善是从人与人之外的动物比较而言,还是从人性内部各部分总体关系而言;

  

   五是价值判断与事实判断:人性善的逻辑基础是事实判断,还是价值判断?

  

   现将上述几类判断的关系罗列如下:

  

  

  

   下面我们具体分析这些判断类型:[46]

  

   (1)先天判断。首先应当承认,孟子人性善之说,绝大多数学者都认为是一种先天判断,即指人性先天地就是善的。这是由“性”这个词在古汉语中的本义决定的,“性”本来就是人先天具有的属性。孟子曾引告子“生之谓性”(《告子上》)一句,其他各家也多类似说法,如“生之所以然者谓之性”(《荀子·正名》),“性,生而然者”(《论衡·本性》引刘向语),“不事而自然谓之性”(《荀子·正名》),“天命之谓性。”(《中庸》)。一般学者都认为孟子“我固有之”、“心之所同然”、“根于心”等一系列说法,说明孟子认为人性先天地存在善的成分。因此,后世各家在解释性善论时,基本上都预设了孟子的“人性善”是一种先天判断。然而,前面我们看到,如今也有不少学者不承认这一点。

  

   (2)本质判断。这是后世学者解释孟子性善论时常有的一种看法,即认为人性善是指“人性本质上是善的”。我曾在有关论文中指出,这一看法完全违背了孟子的本意。一方面,《孟子》中未使用过“性本善”之说,只出现过了三次“性善”(《滕文公上》1次,《告子上》2次)。另一方面,后人(从秦汉时起)虽有“本性”之说,但是古汉语中的“本”不是指“本质”,而是指原初或根本。古汉语中无“本质”一词。从这个角度讲,葛瑞汉、安乐哲、江文思等人批判有西方本质主义思维来理解中国古代人性论是有道理的。

  

   现代汉语中的“本质”一词来源于西方哲学,据我考证有如下数义:a. 是个体所以为个体之要素,即to be what it is(亚里士多德);b. 是一切属性之根源(本体与属性相对);c.永恒不变,与变化不定相对(本质与表象相对);d.独一无二,与多样相对(一与多相对)。从这个角度看,孟子人性善应当不是本质判断。安乐哲、江文思等人强调,把性善论解释为“人性本质上是善的”,乃是西方本质主义的产物,与中国古代思想无关,也是对孟子的无知。

  

   但是,宋明以来,人们从《周易·系辞上》“一阴一阳谓之道,继之善也,成之者性也”出发解孟子,似乎涉及了本质判断。例如,王夫之据《易·系辞上》“一阴一阳、继善成性”之说,称“性之本体”即是阴阳之道,性与天之元、亨、利、贞同体,而含五常。其本体超越善恶,发用则有善恶。此说将一切其他属性归之于本体,似属本质判断。王夫之区分本体与发用、本体与定体,似乎是把性善解释为一种本质判断。

  

   (3)全称判断。认为孟子人性善是指“人性中的所有成分都是善的”。例如,王安石批评说,“孟子以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因谓人性无不仁。如其说也,必也怨毒忿戾之心人皆无之,然后可以言人之性无不善,而人果无之乎?”[47],即以孟子之说为全称判断。司马光亦称,“孟子以为仁义礼智皆出乎性者也……然不知暴慢贪惑亦出乎性也。”[48]苏辙曰:“有恻隐之心而已乎,盖亦有忍人之心矣。有羞恶之心而已乎,盖亦有无耻之心矣。有辞让之心而已乎,盖亦有争夺之心矣。有是非之心而已乎,盖亦有蔽惑之心矣。”[49]此类说法立场颇近于杨雄“人性善恶混”之说,亦以孟子人性善为全称判断。那么性善论究竟是否建立在于全称判断基础上呢?我觉得应该蛮可疑。因为“性”在先秦指人生来具有的一系列属性,包括感官属性、道德属性等等,孟子不可能认为人性中的一切成分皆是善的。

  

   (4)特称判断。认为孟子人性善只是指人性中的一部分是善的,而不是指人性中的所有部分皆善。人性有善,不等于人性皆善,因此孟子人性善是特称判断而非全称判断。此说主要有清代学者陈澧等人所提,现代学者如钱穆、冯友兰等人皆盛赞此说。陈澧以此为据,历数荀子、杨雄、董仲舒、王充、皇甫持正、杜牧之、韩愈、司马温公、王介甫、苏子由、程子、黄东发、胡康侯、杨晋庵、朱子等人观点,批驳他们中将孟子人性善误解为全称判断。他还说,孟子“乃若其情,则可以为善矣,乃所谓善也”一句当读为:“彼性虽不善而仍有善,何以见之?以其情可以为善,可知其性仍有善,是乃我所谓性善也。”[50]。那么,孟子人性善究竟是不是特称判断呢?如前所述,如果是的话,则与杨雄“人性善恶混”之说无别;另外,孟子批评“性无善无不善也”,“性可以为善,可以为不善”,“有性善,有性不善”这三种观点,似乎也间接包含了对“人性只是部分地善”这一观点的否定。

  

   (5)比较判断。认为孟子人性善之说,建立于人与禽兽或万物的比较之上。易言之,孟子只是在相对的意义上讲人性善,后人不要把它理解为绝对意义上的善,更莫说孟子否认人性中有恶。清儒陆世仪、戴震、李光地、颜元、焦循、程瑶田、阮元及日本学者伊藤仁斋、伊藤东涯等人皆从比较判断的角度解释孟子性善论,其主要依据之一是所谓“天地之性人为贵”(《孝经》、“人者,五行之秀气也”(《礼运》)等古人说法。如戴震说,大体来说,人、禽兽、百物三者皆由气类而殊;“人以有礼义,异于禽兽,实人之知觉大远乎物则然,此孟子所谓性善”[51];故称孟子“因性之等差而断其善”[52]。日本学者伊藤东涯亦曾称人性之善可通过人与万物“比而观之”得到证明。[53]比较判断不限于人禽比较,包括万物在内,并从总体上认识到人性高于动物性或物性。比较判断不全是道德判断,清儒认为人的知觉意识比动物发达,也是性善的理由之一。所以比较判断有时把“善”不理解为与“恶”相对,而是理解为“好”“优秀”的意思,与“不好”相对。清儒从比较判断角度解性善,可引孟子“人禽之别”为证,是否孟子本意值得进一步讨论。然而如果从人与动植物相比,古人(如俞樾)亦指出过,人之为善固高于动物,然为恶亦甚于动物,岂可遽谓人性善哉?

  

   (6)价值判断。认为孟子性善论乃是从一种预设的价值立场出发,只承认人性中善的部分为“性”或“真性”,不承认人性中非道德的成分(如感官自然属性)为“性”或“真性”。所谓“人性善”作为一个判断已相当于同义反复或循环论证,所以把孟子“人性善”作为价值判断来对待。前述从人禽说、本体说论性善即有此特点。梁启超、徐复观、牟宗三、张岱年、刘殿爵、安乐哲、袁保新、余纪元等人皆认为孟子在人高于禽兽的道德意义上重新定义或理解“性”,梁涛更是称孟子“以善为性”。[54]牟宗三在《圆善论》中认为,孟子并不是从实然状态说性(即人性善不是事实判断),而是在“超越的义理之性”意义上说性(即是价值判断),此说得到傅伟勋、刘述先、李明辉等人支持。梁启超亦曾谓孟子以“真如相”释人性。这些都将性善论解释为价值判断。在现实生活中,从价值判断使用人性概念的例子并不少见,比如骂某事“泯灭人性”,或骂某人“没有人性”。

  

   (7)总体判断。比较判断是就人与人之外的动物、万物的比较着眼,总体判断则是就人性内部各部分的总体关系着眼。总体判断的思路是,人性作为一个有机总体,其中有善也有恶,但“善的成分为主”,或“善的趋势占主导”,或“为善合乎人性总体需要”,故人性从总体上是善的。心善说、向善说较倾向于此种总体判断,即认为心善或向善代表性之总体趋势,但此说法是否成立还是一个问题(在理论上很难论证)。一种非常有利于性善论的观点是:感官欲望只代表人性的局部需要或一时需要,但不代表人性的长远需要或根本需要,也不一定符合人性总体健全成长的需要。因此,“人性善”的本义只是说:为善符合人性的总体成长需要。前述总体说是典型的从总体判断出发解释性善论。

  

   (8)后天判断。安乐哲、信广来、艾文贺、江文思等人倾向于认为,孟子所谓“性善”不是先天判断,主张孟子持一种开放、发展的人性观。按照他们的观点,孟子人性善可以说成是“后天判断”,即人性之善是后天造就的,孟子并未预设人性先天就是善的。他们(如安乐哲、信广来)还认为,孟子所谓“人”可能有特指,指有一定文化教养或成就的人。

  

   将性善论解释为后天判断应该是错误的。只要我们全面考察先秦时期对于人性这一概念的通行普遍的定义,此说即不攻自破。此外,孟子在《滕文公上》、《告子上》、《尽心上》中的多处表述,如“不学而知”,“不虑而能”,“我固有之”,“非由外铄”,“天爵人爵”、“求在我者”、“分定故也”等(参2A6,6A4,6A6,6A8,7A1,7A4,7A15,7A21等节)皆可引用来证明孟子人性善是先天判断,而非后天判断。[55]

  

   下面以表列方式来说明前面十说与后面的十判断之间的关系:

  

  

  

   从上表可以看出,上述十说每一说所建立于其上的判断可能有好几个。而事实判断、先天判断、特征判断最多,但总有例外。在学者当中,同时持心善说、善端说、事实判断、先天判断者最多。宋明以来理学家则分为本原说与本体说,其实本原说为事实判断,本体说为价值判断(就其不认为性之本体可能经验事实证实而言)。本体说、成长说亦或可说成潜能说,指人需要修炼、做功夫方可体证,是生命成长的潜在可能或最高境界。成长说主要是20世纪来的新说法,葛瑞汉居功最伟。

  

   在上述几种判断中,有两个重要方面: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方朝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性善   儒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24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