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敏:我的改革开放四十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53 次 更新时间:2018-03-25 22:02:02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  

吴敏 (进入专栏)  

  

   天地玄黄,世事沧桑,改革开放转瞬间已经四十年了。最近,我常常扪心自问,反思自己在这四十年里究竟为改革开放做了点什么,是否对得起此生所处的这个巨变中的时代?

  

   我是一个山区农民的儿子,出生于1947年,家境贫寒,年少时就经历了不少人生的窘迫、屈辱和艰辛。1966年高中毕业恰逢文革废止高考,中断了上大学的玫瑰梦,亲眼目睹了文革初期的痴迷、疯狂和暴虐,1968年被分配到一个县属小企业当了月工资18元的学徒工。1971年,因涉嫌与一桩经济案件有牵连,我被送入县里的“一打三反”学习班接受审查。冤情洗涮后,大出意料地被调到县工业交通局,走上了专职理论教育的工作岗位。1973年,又被调至县革委宣办即县委宣传部,继续从事理论教育工作。在1978年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之前,我辅导学习过《费尔巴哈论》、《国家与革命》、《哥达纲领批判》、《帝国主义论》等经典著作,宣讲过“批林批孔”、“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抓纲治国”等中央文件,是“红太阳”毛泽东的崇拜者,是“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理论”的信奉者,充当了宣传“以阶级斗争为纲”、“孔子名高实秕糠”、“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等“最高指示”的“喇叭筒”。当时,我以为这就是宣传马克思主义,就是为党和人民工作,就是践行一个共产党员的应尽责任。

  

   1978年的真理标准讨论、十一届三中全会和此后的的“解放思想、拨乱反正”大潮,像滾天而过的隆隆春雷,震醒了愚昧、盲从、混沌中的我,使我受到了真正马克思主义的启蒙和洗礼。自此以后,我尽量以马克思主义价值观、方法论看待并分析所面对的理论和实践问题,将“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作为座右铭,发独立思考之语,为实事求是之文,让自己的脑袋真正长在自己的脖子上,即使有可能冒犯天威、遭遇某种风险和不测也在所不惜。

  

   1979年夏天,在宣讲邓小平年初刚提出的四项基本原则时,我联想到文革中“念念不忘无产阶级专政”、“把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任务落实到每个基层”导致的惨痛灾难,觉得列宁所阐述和强调的无产阶级专政并不适合我国国情(马克思虽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概念,但他和恩格斯均没有对其作具体阐述,只说过“共和国”是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最好形式”,而且他们晚年已经修正和放弃了早年提出和坚持的许多思想观点),把“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作为四项基本原则的一个内容并不妥当,还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比较合适些。于是,我就冒天下之大不韪地把这个看法写成一篇《我国需要无产阶级专政吗?》寄给了党中央主办的《红旗》杂志。当时,知道这件事的领导和朋友都为我捏一把汗,怕我引火烧身,惹出什么麻烦和灾祸。但我不仅平安无事,还被《红旗》聘为“第一读者”,编辑部每期都把新出的杂志寄给我以征求意见。到1980年底,或许是偶然的巧合吧,邓小平把四项基本原则中的“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也改成了“坚持人民民主专政”。这使我受到很大鼓舞,独立思考探讨理论和实际问题的勇气和劲头更足了。从1979年后半年到1982年,我写的《左倾路线与对苏政策》、《我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制止党政领导干部职业化倾向》,分别得到中央相关部门和权威人士的认可与鼓励(1987年党的十三大正式确立了被坚持至今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1989年邓小平与戈尔巴乔夫的会谈,标志着已实行三十来年的左的对苏政策的纠正,标志着我国和苏联的关系实现了正常化),有一篇《官僚主义与委任制》在省报发表后被《新华文摘》创刊号全文转载,有两篇在《人民日报》理论版发表了,其中一篇《共产主义信念与理论修养》还被置于理论版的头条。这些文章引起省里有关部门注意,省委党校党委1981年7月决定调我来校任教,经办理相关手续后,我于1983年到职。21世纪伊始,我还应邀兼任了十来年某高校的硕士生导师。

  

   我国有数千年的皇权至上、极权专制历史,浩如烟海、精华与糟粕并存的传统文化没有孕育出“民主”即人民当家做主的思想理念。历代王朝之所以“其兴也勃,其亡也忽”,深陷恶性循环不能自拔,没有民主的思想理论和制度安排是最根本的原因。毛泽东1940年代初曾说,中国最缺两件东西,一件是“独立”,一件是“民主”。按照这个看法,1949年以后中国已经有了“独立”,最缺的就是实质性的“民主”了。邓小平在改革开放伊始也振聋发聩地强调,“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政治上发展民主”是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的与“经济上实行改革”并列的“两项最重要新政策”之一。1949年以后历次政治运动特别是文革的沉痛教训,更从反面证明了政治上发展民主的极端重要性。基于这些思想认识,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一直坚持把民主建设、发展民主作为自己教学和科研工作的“主旋律”,一以贯之,愈久弥坚。

  

   在主要承担的行政学、政治学和科社类课程教学中,我很注重将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贯彻和渗透到各学科课程的具体内容之中,既力图从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世界和中国历史、与当代中国实际相结合的角度讲清楚民主发展的重要性、必然性和规律性,更立足于我国当前客观的现实状况,通过逻辑判断、案例分析、历史经验和教训总结等方法,着力阐述地方和基层政权建设中发展民主的内容、方式及途径,尽量使学员和学生对民主发展的历史大趋势有一个比较明确的理解,对政权建设、政府管理及基层群众自治和党政关系、党群关系中发展民主的必要性、重要性和基本方向、基本要求有一个比较清醒的把握。受邀在校外一些地方和单位作时事政治专题讲座时,我大体上也是这样做的。

  

   科研是教学的基础,教学的需求就是科研的方向。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的科研基本上是围绕着民主建设和发展进行的。主要成果,一是在国家和省级报刊发表论文数百篇,有代表性的主要是《党的领导与人民民主》(人民日报1981.9.21)、《从制度上保障干部同群众的密切联系》(人民日报1984.2.27)、《政府职能转变与民主化进程》(理论探索1986.10期)、《论不同时期人民民主专政的特质》(山西大学学报19874期)、《还权于政》(中国政治体制改革1989.2期)、《“两次飞跃”都是在主要防“左”的过程中实现的》(人民出版社学习杂志1993.12期)、《充分认识领袖的权威和作用》(人民日报1997.5.15)、《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光明日报1999.10.1)、《没有民主就没有共产党》(炎黄春秋2007.3期)、《邓小平政治体制改革蓝图及其实现》(炎黄春秋2007.7期)、《什么是党的领导,怎样坚持党的领导?》(理论探索2008.4期)等。二是出版著作十多部,有代表性的主要是《干部制度改革与民主》(群众出版社1986)、《民主建设论》(人民出版社1993)、《民主探求录》(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等。三是主持和参加国家和省级课题二十来项,有代表性的是《党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和依法治国有机统一在地方和基层的实践研究》(国家社科基金项目2006年结项)。四是2006年至今在中国选举与治理、爱思想、共识等网站发表文章上百篇,有代表性的主要是《从马克思主义民主观看共产党执政》、《共产党是人民群众的工具》、《苏共以党治国亡党亡国的历史警示》、《改革地方党委对人大的领导方式》、《强化地方人大行使选举权的法律保障》、《党政领导干部任用制度改革探索》、《民主集中制不等于民主加集中》、《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社会主义》、《公民社会:人民民主的根本和基础》、《向往民主中国》(电子书)、《党和法均为手段,人民当家做主才是目的》、《共产党领导反思札记》等。

  

   实地调查是科研的必要条件,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就难免要在文章中说空话、套话乃至假话。只要有机会,我就尽量向干部群众了解改革、发展特别是地方和基层民主建设的实际情况。比如,1987年党的十三大前后,我被抽调到省委、省政府领导同志主持的本省“政治体制改革实施方案”起草小组工作了半年多,与同事一起在全省多个市、县、乡镇和企事业单位,就各层次党政关系的实际状况进行比较深入的调查研究,搜集掌握了许多第一手材料,为研究民主建设中的地方和基层党政关系提供了比较丰富的现实依据。

  

   反躬自省之后,内心稍感宽慰,觉得自己对改革开放大业还是尽了一点绵薄之力的。虽然这点努力像精卫填海一样微不足道、劳而无效,虽然我国民主发展的现状和前景迷惘朦胧、令人忧虑,近些年来甚至冒出了愈益甚嚣尘上的否定改革开放、为文革翻案的历史逆流,研究和宣传民主竟然在很大程度上成了让人畏惧的敏感区域,但我四十年来始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直至现在仍然“一根筋”地为发展民主笔耕不辍、竭力呼喊,没有辜负真理标准讨论和十一届三中全会对自己的启蒙,没有辜负当今世界民主潮流浩浩荡荡的时代大趋势,也算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进入 吴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08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