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树山:严复与近代中国转型

——万里西风雁阵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12 次 更新时间:2018-03-20 20:15:48

进入专题: 严复   中国转型  

周树山  
言谈随意,甚至互相开玩笑。杭辛斋笑指袁世凯曰:他日必做皇帝,袁世凯回道:“我做皇帝必首杀你。”于是,“相与鼓掌笑乐”。这样一种关系,虽算不得贫贱之交,也算订交于微末之时。后来袁世凯对严复多方关照,先是被袁任命为南下议和代表,随唐绍仪与南方共和派谈判,袁做中华民国大总统后,1912年2月,即任命严复为京师大学堂(5月改为北京大学)校长,月薪320两。八个月后,严复辞职,旋被任命为总统府外交法律顾问,参政院参政,以及宪法研究会与宪法起草委员会委员。应该说,袁世凯对严复宠眷有加,其原因,一是顾念旧交,二是看重严复才名,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严复与袁世凯在政治理念上有同气相求之处。后来,袁世凯欲恢复帝制,严复列名筹安会。当然,筹安会主要是杨度等人在张罗,严复似乎没参加什么活动,袁帝制失败后,严复也有为自己辩解之词,说袁利用他的声名为自己造势。但是,他在袁世凯帝制自为上态度摇摆暧昧,应该是确凿无疑的。后来,筹安会诸人被通缉,严复在天津待不下去,才南去上海。与严复不同的是,袁世凯欲拉拢杭辛斋为其当皇帝充当帮手,这位预言袁他日将当皇帝的预言家,此时断然拒绝袁的拉拢和贿赂,杭辛斋被投入监狱,袁死后才获释。如果袁世凯皇帝当下去,杭辛斋极有可能成为首个祭龙旗的死囚,“我做皇帝必首杀你。”当年袁的戏谑之言或许真的一语成谶。

  

   严复是一个书斋里的思想家,不是政治活动家,没有折冲樽俎的才能,酬应化解的本事,袁世凯尽管对他多方提携,他在实职禄位上终无所为。他对袁世凯始终心存感念,1916年,袁世凯在万方唾骂中郁愤而死,严复《哭项城归榇》诗有语云:“近代求才杰,如公亦大难。六州悲铸错,末路困筹安。”对袁晚年铸成终生大错深表痛惜。“及我未衰时,积毁能销骨……化鹤归来日,人民认是非。”相信历史对袁世凯的功过终会有一个公正的评价。

  

   1901年,严复曾任职于开平矿务局,1905年,因开平煤矿诉讼事前往伦敦,他在那里会见了中国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严复认为中国千年专制,造成国衰民愚,积重难返,必经渐进改革才有出路,而激烈的革命会使中国陷入更大的动乱和纷争。他对孙中山说:“中国民品之劣,民智之卑,既有改革,害之除于甲者,将见于乙,泯于丙者,将发之于丁。为今之计,惟急从教育上著手,庶几逐渐更新乎!”孙中山回答说:“俟河之清,人寿几何,君为思想家,鄙人乃实行家也。”这是改良与革命,改良思想家和革命实践家的分野。当然,中国没有按改良思想家的路子走,教育救国在革命家的眼里显得太过迂腐,中国急剧的制度变革给中国带来了几十年的纷争和新的问题,启蒙仍然是需要的。

  

   严复15岁起即中断中国传统教育转向西学,30岁以后为求取功名再读经史典籍,尽管屡次落第,无补于仕进,但正如余英时先生所云,此举使他完成了运用古典文字的有效训练,使他在中国古典文化的一般修养已与同时代的士大夫没有很大区别了。此种修养当然不仅是文字的运用,更重要的是给他的思想打上了传统的底色,使他的思想呈现出复杂面相。他一生坚持西方的民主、自由、平等的理念,但他不是一个革命家和彻底的西化主义者。如果说,日本的福泽谕吉能够轻易抛弃中国的传统,提出“脱亚入欧”的主张,而身处东方儒家文化母国的严复对传统价值在灵魂深处有着更多的认同。他后期思想有儒家的底色,也有道家的影响,甚至笃信扶乩,焚灵符为药以治病,相信鬼神灵异等。但这不影响他是一位历史上难得的具有世界眼光和进化观念的杰出思想家,他对西学的翻译和介绍,对国人有着振聋发聩的影响。他反对革命,主张中国渐进改革,认同康有为的改良主义思想。认为“旧法可损益,必不可叛。”

  

   1920年,严复有咏菊诗云:“万里西风雁阵哀,苍然秋色满楼台。那知玉露凋林日,犹有黄花冒雨开。”延颈而望,家国仍在烟雨苍茫处;黄花凄冷,他仿佛听到了云中寒雁嘹呖声声,生命的暮雨黄昏就这样降临了……

  

   1921年,67岁的严复病逝于福州郎官巷家中。他在遗嘱中慨叹:“知做人分量,不易圆满”。

  

   呜呼,人生一世,又有谁能圆满呢?

  

   2018年1月30日初稿

   2018年2月28日改定

  

    进入专题: 严复   中国转型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93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