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成晨 杨君:创新“治理术”:网络政治视角下的基层治理与社会建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1 次 更新时间:2018-03-20 14:47:20

进入专题: 国家治理现代化   基层治理   网络政治  

刘成晨   杨君  
在网络政治的视角下进行治理术上的创新,从而营造更加和谐的社会。

  

   五、总结

  

   本文先是对如何利用网络进行基层治理创新进行了问题的提出(问题提出),再对相关的概念进行了界定(概念界定)。紧随其后,指出了当前基层治理与社会建设的困境(问题所在),并强调利用网络来进行治理的路径。最后,我们逐步的把问题凝聚在乡村干部的腐败和农民的网络举报和监督的维度上,基于网络政治的角度对基层治理中利用网络和依靠网络进行治理提出了具体的方法。并强调,这是“治理术”中不可忽略的一环。

  

   为什么要强调利用网络,主要原因在于农民已经在大面积的使用网络。就在这样的前提下,当前基层治理的转型和乡村干部的治理思维应该跟上时代的节奏(例如利用微博、微信群等)。一方面,可以为基层治理创造更好的空间,尤其是应对突发事件;另外一方面,便民比害民要更加得民心,便民才是长治久安的根本。所以,网络政治并非是一个“博弈模式”,也可能是“合作模式”[19]。让政治在网络上发生,无论是解决农民的诉求还是安抚农民的“怒气”,网络所起到的效果比起其它工具,或许要好很多,也及时很多。同时,网络还可以让农民有更多的监督权和话语权,这对于基层干部压制农民而言是一个好事,可以让基层权力的腐败行为得到一些遏制,否则农民会更加的觉得“不公”,那么社会治理就会更加成为问题。只有遏制住权力的作恶,“公平”才会更为可能,社会才可能在公平的环境下“运转”,公共危机事件才会不再发生,社会建设和基层治理也可以更好地进行。

  

   参考文献

  

   [1]刘士欣。群体性事件中基层政府危机公关困境分析[J].中国发展观察,2015(6):45-47.

  

   [2]中共中央宣传部理论局:理论热点面对面(2010)[M].北京:学习出版社,2010:3—4.

  

   [3]刘晨 等。农民上访:利益表达的网络化及其治理——基于网络政治视野下的田野考察和讨论[J],海南热带海洋学院学报,2016(6):57-63.

  

   [4][法]福柯(著),赵小力(译),李猛(校)。治理术

  

   [EB/OL],(2004-11-1)[2017-2-17].http://www.aisixiang.com/data/4486.html.

  

   [5]刘晨。中国的网络政治学简论——研究对象、方法、技术路线与未来[J].党政研究,2016(3):27-33.

  

   [6]张继良。推进基层治理的十个理论问题[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2-18,04版。

  

   [7]周智庆。基层治理:一个现代性的讨论[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14(5):19-20.

  

   [8]邓大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建设研究[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8:13-14.

  

   [9]王菲,任中平。农村基层治理的现实困境与改进路径[J].山西大同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1):9-13.

  

   [10]韩长赋。正确认识和解决当今中国农民问题[J].求是,2014(2):34-35.

  

   [11]龚维斌。社会体制蓝皮书:中国社会体制改革报告(2016)[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56-105.

  

   [12]高旺。乡村基层治理的问题与改革——以四川M县的个案调查为例[J].行政管理改革,2014(7):67-71.

  

   [13]刘晨。村庄政治问题真的“无解”吗?[J].中国乡村发现,2015(3):79-80.

  

   [14]刘晨:论农民的“网络政治”[EB/OL].(2015-11-27)[2017-2-18].

  

   http://www.zgxcfx.com/sannonglunjian/77682.html.

  

   [15]Borowiak, C. (2004)。 Farmers’ rights: intellectual property regimes and the struggle over seeds. Politics & Society, 32(4), p.511-543.

  

   [16]M. G. Evans, J. D. Ilee, T. W. Hartquist, P. Caselli, L. Szucs, & S. J. D. Purser, et al. (2017)。 Gravitational instabilities in a protosolar-like disc ii: continuum emission and mass estimates. Monthly Notices of the Royal Astronomical Society, p.470.

  

   [17]Ronagh J.A. McQuigg. (2010)。 How could human rights law be used by the courts to assist victims of domestic violence? a comparative study.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uman Rights, 14(3), p.343-363.

  

   [18]《中国基层信访问题研究》课题组。 中国基层信访问题研究报告[J]. 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 2008:89.

  

   [19]Aleman, J. (2009)。 The politics of tripartite cooperation in new democracies: a multi-level analysis.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30(2), p.141-162.

  

   基金项目:2016年度国家社会科学青年基金项目“城市社区治理的公共性重构研究”(项目编号:16CSH068)。

   作者简介:1.刘成晨(1988-),男,汉族,湖北荆门人,桂林理工大学公共管理与传媒学院教师,澳门大学社会学系博士候选人,主要研究网络政治、三农问题、公共治理等

   2.杨君(1987-),男,汉族,博士后,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学系讲师,主要研究社会学理论、城乡社会学

   [2]见吴毅:《“权力—利益的结构之网”与农民群体性利益的表达困境——对一起石场纠纷案例的分析》,原载《社会学研究》,2007年第5期。

   [3]见刘成晨:《脸面政治:基层治理的困境、危害及其转型》,原载《山西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学报》,2018年第1期。

   [4]见刘晨:《论农民的“网络政治”——以H省农民C的微博举报为例》,原载中国乡村发现网,http://www.zgxcfx.com/sannonglunjian/77682.html,2015-11-27,上网时间:2017-2-18。

   [5]更多内容可见刘成晨:《弱者的新武器?农民微博举报的原因、困境与出路》,原载《海南热带学院学报》,2018年第1期。

   [6]见Manuel Castells:“The new rapidly developing internet technology has a profound impact on the production mode and lifestyle of people, where people’s spiritual need is fulfilled and economic society is pushed forward. But at the same time, we can’t be blind to the fact that the faultiness of the regulation and law about network and intermingled qualities of netizens result in challenges in managing network society. Standing in the trend of the highly rocketing evolution of network society, it’s crucial for us to hold the leading wand of network society’s management. In order to bring the network society of our nation into a healthy development, we should stand from the present, make overall plans with all factors into consideration, and manage with new consciousness in the new normal to strengthen and innovate the management of network society. With different modes of management put into practice, we can expect a network society management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 转引自https://www.hanspub.org/reference/ReferencePapers.aspx?ReferenceID=113056,2015-9-18, 上网时间:2017-12-28.

   [7]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更要把锁的钥匙给人民。因为是人民赋予了权力给基层政府。

  

   原载《党政研究》2018年第2期

  

    进入专题: 国家治理现代化   基层治理   网络政治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90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