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敬东 李淑娟:乡村是一个社会文化生态系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92 次 更新时间:2018-01-28 23:47:21

进入专题: 乡村社会    

渠敬东 (进入专栏)   李淑娟  
似乎西方现代发展是建立在取消乡村的前提下的,这严重妨碍了我们对于我们自己的乡村的理解。

   李:我们最简单的想象,就是乡村消失在工业革命中,是凋敝的,落后的。以前追剧《唐顿庄园》,会发现这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渠:一百多年来,西方是我们现代化的模板,我们总是尽可能想象西方的美好,其实,任何一个社会在每个历史阶段都会经历自身的矛盾,都要解决这样的矛盾。同样或相似的矛盾,中国发生,在英国、法国、美国也发生。关键是我们能够去全面地研究这些社会的真实情况,既能看到他们的好,也能看到他们的问题所在,才能有助于全面地反思我们自己的问题,寻找我们自己解决问题的出路。对一个社会来讲,所谓的好和坏、秩序与失序总是联系在一起的,西方在城乡问题上的调试,继续拿英国为例,最关键的问题是原来的土地贵族实际上在乡村有强大的影响,资产阶级想要把土地也吸纳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之中,就需要在经济政治,甚至更重要的是在文化上解决城乡问题。连马克思都讲,土地与资本,是英国的核心议题。乡村中庞大的庄园体系,是英国社会平衡和政治构建的极其重要的因素,如何在各种新的社会条件下协调城市与乡村、协调金融资本与土地地租的关系,同样,庄园文化与资产阶级的消费文化也不同,如何处理各种社会势力之间的关系,都是极其重要的。

   李:中国的情况也不是很简单吧,只是城市取消乡村的过程?

   ■渠:清末民国以来,无论是中国社会自身的裂解,还是外部资本主义甚至帝国主义资本的涌入,开始迅速造成城乡之间的分割。乡村人口不断外流,人才不断外流,这个过程就加剧了。以前,我们确实是有一个反哺机制,官员退休归乡、丁忧返乡的情况很多,而且科举也不是只有在城市里才有机会的,乡间中有着各种教育机构。我并不是说,传统的乡村更美妙,而是说传统社会至少给乡村一个回路,给那些离家的人有回家的可能。家庭需要反哺,乡村也需要反哺。

   所以,今天的乡村保护和乡村建设,首要的出发点,就是要重新在城乡之间建立一种相互流动的平衡机制,乡村不能只沦为提供廉价农业和人力资源的抽取之地,还要让一些资源重新回流向乡村,无论是钱或物的回流,还是公共责任的回流,或者是生活方式的一种矫正和补充,哪怕是一种乡愁……所有这些都是回流的方式。但更为根本的,是我前面所说的,在乡村,还有祖先延续下来的生命,还有各种宗教、祭祀、仪式活动,在一个人一生的每个关键阶段,在各种不确定的未来所带来的焦虑中,都可以给予安慰,给予帮助。

   只有在乡村与外部世界之间重建一种比较健康稳定的互动通路,乡村的资源、乡村的发展才会被盘活。乡村留下的寺庙和宗祠,仪式和崇拜,不是古董,不是陈列的展品,不是遗址和遗迹,而是要重新赋予生命,激发活力。当然,这里需要转换,需要用更贴近现实的方式、更配合政策的方式调动这些文化资源,让外出的人愿意回家,有情感寄托的方向,让乡村成为连接更广泛区域的社会生态系统和文化生态系统。

   我们要的不是死的乡村,不是文物保护意义上的陈列在那里的乡村,而是活的乡村,是有着生命气息,能够延续人的短暂生命的地方。我们要的也不是城市化的乡村,似乎每个农民变成市民的那一天,我们的现代化任务就大功告成了一般。我们要的是乡村化的乡村,是乡村本身,因为对于整体的文明系统来说,乡村是不可或缺的,是文明的载体。今天常说的中华文明的复兴,没有乡村的复兴,是实现不了文明的复兴的。

   李:从目前来看,很多中国农村建设,什么美丽乡村,他们很多都是把农村变成了一个旅游的地方。

   ■渠:那是他们想象的乡村。

   李:所以说,这不是您说的那种乡村。

   ■渠:那是他们想象的乡村,是被城市化的现代形象误导了的乡村的虚像。我一开始就说,在有些地方,一个乡村,一个村落,往往是成百年上千年的历史积累成的,我们真正能搞清楚、弄明白乡村是怎么回事,是怎样一个复杂的系统,就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了。乡村的历史,乡村的构造首先需要的是研究和文化意义上的尊重,只有尊重了它,深入了解了它,并且了解了它与其所处的复杂世界的关系,我们才知道它应该建设成什么样子。否则,乡村就不过是城里人的一个幻梦而已,也不过政策制定者拍怕脑袋的假想而已。所以,我们首先需要抱以极其谦虚的态度来认真地研究乡村,理解乡村,尊重乡村的逻辑。

   李:对于西方的想象中,我们总是会觉得什么都好,这恐怕涉及到我们自己的文化自信的问题。这是否意味着,我们要有信心,建立一种比较健康的城乡之间的生态关系,形成一种文化认同。

   ■渠:我不想用这些大词。我只想说,其实今天人们面临困难的是,无论城市里的人还是乡村的人,也不只是年轻人,他能不能好好想一想,自己的生活究竟好不好。我们今天既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没有机会去好好地认识一下自己的生活究竟是怎么样的。在任何一个时代的潮流中,这个问题似乎是自明的,不需要人们去追问。但渠岩他们在青田做的这件事,就是给人们一个机会,静下来问问自己这个问题。这与自信与否无关,与诚实与否有关。今天的人也许太自信了,才会遗忘掉这个比较根本的问题,似乎我们都找到了生活的目标,只要拼了力就能争取到似的。

   今天的人,只靠自己去赢得世界,其实,最终绝大多数都是输的,懂得一点点体制构造常识的人,甚至懂得一点点概率知识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光凭自己去赢得世界,最终痛苦总是大于快乐的。这几天在杏坛地区走了几个村,有的大一些,有的小一些,可总的感觉是,这里不仅水网发达,是联系其他世界的通道,神系也发达,各种各样的神灵和崇拜。这里的乡村,一年到头会举办好多仪式活动的,我前面说过,在人的一生的不同阶段中,人总有失望、担心、焦虑和兴奋,一个人总是渺小的,抵抗不住那么大的体制,也无法适应所有的变故,而在这里,在一个人遇到困难或人生重要阶段的时候,总有神啊、灵啊,鬼啊陪伴着你,有祖先在你那里守护着你。让你在生老病死中心安,让更多的人帮助你。很多人讲这是迷信,而我却觉得这是人性使然。人有敬畏,才有安全感,人有依恋,才有归属感。

   在城市中,我们孤独地面对整个世界,似乎有无穷的力量。可是等你失恋的那一天,等你失业的那一天,等你生病的那一天,等你面对死亡的那一天,你才有可能真正明白,在这个世界里过活,不能仅靠你自己。

   录音整理:夏磊华

  

  

进入 渠敬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乡村社会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底层研究专题 > 底层文化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129.html
文章来源:村庄与城市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