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资本主义在中世纪的西欧而非中国得到较为顺利的发展

————“资本主义如何在欧洲产生”之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45 次 更新时间:2003-09-15 14:09:00

进入专题: 环球观察  

张晓群 (进入专栏)  

  

  比如货币,中世纪欧洲有着几百种货币,后来发展到每个国家只有一种货币,再发展到今天统一为欧元,就是为了满足欧洲人民范围越来越大、程度越来越深的在生产生活各方面的合作交往的需要。比如政府,由中世纪时一个个互相独立的贵族领主的领地、一个个或多或少独立的城市,逐渐整合到中世纪末期的民族国家(资产阶级极为支持民族国家的建立),以至于今天出现欧盟。又比如商业法,在欧洲城市发展的早期,各城市的商业法都是不同的,但随着它们之间商业交往的增加,就出现了为各商业城市接受的唯一的商业法,今天的世贸组织更是有着统一规则的世界性的贸易组织。又比如破产法,今天各国政府的经济管理部门,在一起讨论的一个热点问题,就是如何在各国之间协调统一破产法。

  马克思说:“资产阶级日甚一日地消灭生产资料、财产和人口的分散状态。它使人口密集起来,使生产资料集中起来,······由此必然产生的后果就是政治的集中。各自独立的、几乎只有同盟关系的、各有不同利益、不同法律、不同政府、不同关税的各个地区,现在已经结合为一个拥有统一的政府、统一的法律、统一的民族阶级利益和统一的关税的国家了。”

  由以往的这些历史发展的轨迹,我们能不能大胆地说,随着全球范围内人们在生产生活各方面的合作交往的进展,今天全世界存在的几百种货币,会在两三百年后,统一为一种货币呢?会不会在两三百年以后,全世界的人不仅会使用自己地区的语言,而且都会使用一种共同的语言以进行全球性交往呢?会不会在一千年以后,联合国的权利比今天大一千倍,以至于今天的世界各国都听从联合国的统一管理呢?

  以上所说的人们在生产生活各方面的合作交往的进展,以及社会分工协作的发展,都是从生产开始,蔓延到其他层面;从总体上说,这种分工协作乃至建立各种统一的秩序和规范,是出于每个人的自我利益而由每个人自觉自愿地投身其中的。它和通过强力建立起来的某种秩序和规范完全不同。秦始皇可以统一币制,统一度量衡,统一法律,但这些统一并没有对人们的实际生活带来多大的影响。中国自秦始皇以来直到清朝,还是一个乡土社会,人们之间还是互相隔膜、分离,没有什么来往和联系,更没有多少生产经济上的分工协作。所以直到清朝,中国人民在生产生活各方面的社会化合作交往的程度、以及社会化分工协作的程度,都是很低的。所以在中国古代,“政府实为居于半隔绝状态各乡村之上的一个相当小但是高度集权的机构。”(费正清语),我1988年到广州时,广州人没有多少会讲普通话。但是改革开放、市场经济,使得广东和全国各地的交往空前增多,今天,广州人已没有多少不会讲普通话了。今天的一些中国学者在批判“英语霸权主义”,我想如果他们是广东人的话,他们也会批判“普通话霸权主义”——语言不过就是一种方便交往的工具,何必要把它放大到民族自尊心的高度?这些学者的民族自尊心真的如此强烈,乃至强烈到如此脆弱的地步?

  欧洲社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这样的历史:自愿平等的、分工协作的社会关系,从无到有、从浅到深、从小范围到大范围、从经济层面到社会各个层面,在不断扩张着;人们在生产生活各方面的社会化合作交往,在不断扩张着;越来越多的人,自愿接受某些统一的行为规范、法律、道德、社会管理机构。

  这一线索的发展,从来就不是一帆风顺的。她必须给予人们利益,必须不断地把各种局部的、短期的利益整合进整体的、长期的利益之中,必须打破那些信奉暴力主义的人的阻碍,必须改变很多千百年来人们奉为神圣的、植根于农业文明以及原始人性的传统观念。她能不能做到这些,能在多长的时间内做到这些,决定了她在欧洲历史上的具体的时间进程。

  在这一进程中,每一个欧洲人都必须重新塑造自己的观念;对于他们来说,改变自己和改变别人、改变自己和改变社会,一直都是在同步而又双向互动地进行着的。

  欧洲社会的发展史是这样;中国历史的发展、世界历史的发展,同样是这样。

进入 张晓群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环球观察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5.html
文章来源:燕园评论首发(www.yypl.net)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