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经典:文本及其解读

——阅读法学经典的五重进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76 次 更新时间:2017-12-02 23:45:39

进入专题: 法学经典  

许章润 (进入专栏)  
意味着法律从何而来?为何而来?往哪里去?应该往哪里去?可能往哪里而去?法官“我”在此能做或者应当做什么?等等。如果我们所获得的意义仅仅到此为止的话,同学们,已经不错了,做一篇博士论文的主干也够了。但是,诸位,前几天我和同学们阅读,不期然发现又有两个引申命题可以“添加”进去,也是我们对此一文本意义阐释的进一步丰富。大家知道历史是一个层累的过程,对于经典的解读同样是一个意义的层累的过程。

   第一个引申命题:司法过程是对于法律的有限理性的展示过程。对于司法过程上述意义的如此归纳,使我们可以发现卡多佐所讲述的司法过程,同时必然是对于法律及其运动形态(司法程序本身)的有限理性的一个赤裸裸展示过程。法律及其生命形态的程序,以及裹胁进入程序的法官和律师,以致于立法者和法律的研究者,凡此芸芸众生,也正因为属于芸芸众生,均为有限的理性存在者。因为卡多佐不止一次说过,有时候啊,讲不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判,此时此刻只能诉诸我的良心和直觉啊!这是什么?在信誓旦旦的法律理性背后,老法官,老司法工作者,如卡多佐者,他深切地告诉我们法律本身的理性的有限性。启蒙时代以还,理性一度被建构得神乎其神。可理性是什么,我们并没有“见”过它。理性是一个预设,一种关于人性的拟制,非科学所能插手竞功。你可以举一千个例子证明它的存在,说这就是理性,我可以举一千零一个例子说这是不理性的,它是不存在的。所谓的后现代,我想,如果是作为一种对于现代的反动而更加准确地对于我们自身进行定位所获得的有限的思想成果之一,那么,就是对于理性的有限性的重新肯认。大家知道,其实在启蒙时代一部分思想家依然肯认理性的有限性,如前所述,像费希特就说了,人是有限理性的存在;上帝!不可知的上帝,才是无限理性的存在。人在那时似乎没有那么狂妄,只是到了后来才开始狂妄起来。狂妄到什么程度?狂妄到比方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比方说“用十年时间建成世界一流大学”啦,还比方气急败坏地划分“阶级阵线”,嚷嚷“要么是敌人,要么是朋友”等等,与“今夜我是美国人”有一拚。这是题外话。

   第二个引申命题:俗世的真实与绝对的本体之间的紧张。经由解读文本,分析其语境与命意,我们还可以说,卡多佐经由司法所追求的人世间凡人俗务的真实,与他同样也是通过活在司法程序中而体悟到的超越的、绝对的本体之间,存在着永恒的差距。这一差距贯穿整个司法过程。世俗的真实性是我们能够认识的,能够探知到的,而对于永恒的本体,我们只能去体认它、膜拜它、崇仰它、爱戴它,甚至欢喜它,但却永远无法把握它,更不可能利用它。超越的本体具有不死性,同时具有无用性。此时此刻,超越的本体和俗世的真实之间必然出现紧张,而这样的紧张贯穿了卡翁个人的整个思考过程,使得他居然论证起判决的确当性的不确定性之合理性,最后无以为继,只能诉诸直觉和良知这一本根,颇似陆王心学的理路,同样用得着古人的一句“经典”: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

   诸位,这一个案,或许算得上经由阅读文本,发挥“意义阐释”功夫而追索出“意义”的例证。当然,这是“我”个人的运思结果。正像你“个人”、他“个人”的独特运思,可能会产生相同甚至不同的结果。如果你能对我的看法加以反驳并且反驳有道理的话,这就是你在这个文本的意义上又叠加了一层意义。——意义本身就是层累地形成的。当然,你不要用那些个名头,诸如什么你唯心主义、你形而上学、你自由化,或者你破坏改革开放、保守迂腐等等来反驳我,用北京“侃爷”们的话来说,“这哪儿归哪儿呀?”,对不对?!

   柏拉图:《法律篇》

   今天在座的不少人可能都读过柏拉图的《法律篇》。《法律篇》有十二卷,从文本的内在布局来说,基本上可以划分为三大部分:前六卷是一个部分,后两卷是一个部分,中间四卷自属一部分。在这十二卷中,我个人粗略地统计了一下,大概有百多个地方出现了同样的词汇,指称这样一个人物——立法者。多遍仔细研读,我发现柏拉图笔下的“立法者”,因语境不同,其指向完全不一样。智者晚年自理想国形上,转入制度布局的形下,于是大玩纸上治平功夫,找两个人来对谈,预设一个社区即城邦:治国之道无他,如果由我来干,我将如此这般治理。——这就是《法律篇》的由来。

   在柏拉图《法律篇》的语境里,就像在中国古圣先贤的“三代之上有法,三代之下无法”的语境里面一样,所谓的“法”或者“法律”这时不仅是指实在的法律,更是泛称人间普遍的规范,生活之道,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永恒之道。所以,柏拉图文本里的“立法者”有时候是特定的城邦的具体的立法者,城邦的领袖。例如,他在第一卷中说,喜庆酒宴是重要的习俗,无需立法者的判决。这里指的就是人世间负责订定规则的具体的人。有的时候讲的是虚拟的主体,应然意义上的,应当具备此种品质的制定法律的人。例如,在第三卷中他说,优秀的立法者应当着眼于战争来设计制度,并且应当对于四种美德念兹在兹,预防灵魂的专横这一人心之险象。他还告诉我们人要活得有德性,妇女的智力比男人低等等,这是立法者早已订定的——这话不能讲,这是柏拉图的封建主义啊!——此时此刻,立法者是指冥冥之中的规则的缔造者,或者,一种自然之法。他还进一步说立法者宣示了什么是善和恶,立法者是集善与恶为一身的。此时他说的是什么呢?我想,老先生指谓的怕是永恒之存在,存在之永恒本身吧,烦恼的世界的不死的固有秩序啊!存在之本身啊!大家可以看到,“立法者”在此篇中随语境而步移景换,有如此多层多重的含义。

   这时候,我们看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经过文本解读、语境分析和意义阐释这三步工夫以后,这时我们获得的这本书的内容、意义和意象,当然就是这本书的,又似乎已经不是原来的书了。“原来的”书所具有的文本结构和意义是固有的,是这个作者想告诉我们的,也是这本书所蕴涵着的。可是后来我们发现,有一些人进行阐释,这些阐释是附着于文本的派生意思,我们阅读阐释者和阐释的文本本身,又增加了我们的理解,这个时候我们获得的是第三重的意义。同学们,伟大的作品经过千人传,万人诵,历经大浪淘沙,于永恒不灭的意义传承中养育人心。一部《圣经》养育了小半个地球。在“五四运动”以前,或者在1895年以前,一部《论语》也同样曾经养育了亿万以汉字作为表意系统的芸芸众生的世俗生活和心灵生活,靠的不就是这代代沿承,自由的个体以生命来参悟,经由“解经”所获得的思想原料和心灵阳光吗!

   至于借助何种“理论”来阐释,搬用哪一种范式来“解经”,已然不是此处我们谈论的话题了,多半是专业研究的花样。譬如,按照“后设史学”的套路来说明梅因的《古代法》,以“东方主义”或者“东方学”来阐释历史法学在世界的流布,或者,运用“后殖民主义”理论来审视盎格尔氏《现代社会中的法》关于“中国法”的论述,等等。去年我在法理学课上布置同学们分析两则真实的案例,作为期末考试。好几位同学借助哈耶克关于规则的“内生”与“外生”原理立论,解释刻下中国经由法律移植以致于“有法不依”的原因,是一个很好的尝试。的确,如果要做专业的高深研究,借用一种理论,有助于“照明”材料,将散落的主题串联起来,但也可能流于生搬硬套。就此刻在下谈论的主题而言,要求的还是先做足材料的功夫,然后再尝试用某种理论“照明”不迟。毕竟,材料是基本的,材料不足,理论也掩饰不住内容的虚空。

   康德:《法的形而上学原理》

   这样来解析康德《法的形而上学原理》,我们可以看到下述三项主要意义,不可忽视:

   首先,康德对于人类理性的肯认,为现代法治奠定了秩序 / 基础。因为哥尼斯堡智者肯认人自身作为一个道德主体的能力与认识这一能力的能力;并且,人能够超越经验的性质,遵循实践理性而行动。这便赋予了个体以正当性,肯定了理性自主原则,而这是一切现代秩序的秩序。

   其次,康德对于正当(right)和善(good)的区别,为现代法制注入了道义基础,从而为将自然状态下“我的与你的”转化为法律状态下的“我的与你的”,提供了伦理-人性的源泉。经此命题,康德否定了现代性预伏的以人为手段的悖论,肯认人就是目的本身,从而阐明了人类共同理性的道德基础,为自由法则开路。特别是康德的绝对命令命题,对防范恶法具有绝对的警醒效应。

   最后,本书关于世界法与人类前途,即战争与和平的描绘,不仅是一种将个人-私权与国族-公权在现代民族国家框架下,以宪政秩序笼而统之的进路,而且,有助于理解今日所谓“文明联合体 / 共同体”的由来,从而是一种消解在现代性与后现代时代文明悖论的进路。由此,康德或许难以应对国际格局的现实主义挑战,但却永未“过时”。正像道德良知永远无力完全应付人世纷争,而不得不依恃法律乃至武力,但它却是法律,包括战争法的上位之法,是照亮人生和人心的太阳。无此阳光普照,人世便一片漆黑。法律云乎哉!?

  

四、风格赏析

  

   阅读的第四重进境,如果能够“晋级”至此的话,就进入到“风格赏析”阶段。赏析风格,即分析作品的叙事视角和研究进路,揣测其心思,拿捏其心气,把玩其文风。我们可以看出作者的知识姿态、文本结构及其背后的文本心理的种种独特性,包括其语言风格的“这一个”,而非“那一个”。所以,风格赏析比意义的阐释更加“空灵”一点,也可能更为“见仁见智”。同一种风格,有人欣赏,击节而叹;有人厌恶,欲摒之而后快。

   凯尔森、德沃金、卡多佐和萨维尼

   凯尔森的著作结构严整,概念递次推出,显示出刻意布局的匠心。对于概念的辨析细致入微,真正“分析”的路子。其排除价值定位,即拒绝进行道德、宗教和心理考量的实证主义,于此显示无遗。当然,所谓“排除”,实为“悬置”,即悬而不论也,并非否认道德、宗教和心理考量的可欲,特别是并非否认或者贬抑法律的道德、宗教乃至于心理维度。此公法意体系的旗帜是“纯粹”,但成亦萧何,败亦萧何,法律本身就是杂种也,哪里有纯粹的法学。而将法与国家、国内法与国际法通盘考虑的二维定位,进一步落实了其非历史主义、非自然法取向的特性。因此,凯翁向读者展现了一种理性主义的演绎风格,为我们提供的是一幅有序的世界图景及其法律统一体。若言学徒训练,则凯翁文本堪为初作论文者之模范矣!

   如果我们读德沃金,可以看到,一个受到极好的普通法学术传统训练,同时具有深厚的人文关怀的作者,以普通法传承既久、蔚然已成套路的方式在讲述着法律为何,但却一跃而呈所谓“内部视角”。同时,此公自由主义深入骨髓,不可救药,反思和批判性极强。若仅以《法律帝国》一书的谋篇布局、论述方式而言,可谓老臣谋国,深文周纳,称其分析法学流脉中人,不得为诬;若通盘考量,则德翁价值关怀强烈,历史主义立场明显,自然法倾向昭然。——本来,分析法学与自然法立场,历史法学与社会法学进路,如“文革”时流行的样板戏《红灯记》人物所嗔:拆了墙是一家,不拆墙也是一家。在座诸位可知“文革”与“样板戏”?这可并非与法学研究绝对无关哟!

如果我们读卡多佐的作品,可以看到一个经年沉坐冥暗法庭,深陷其中的老法曹,以雅致而又略带忧郁的笔调,直截了当地诉说着司法过程中自己的所作所为。由于一切均系亲历亲为,所以笔供于世,夫子自道,用不着视角的“内在”还是“外在”,毋宁,亦内亦外,非内非外而已。读其文章,想其心思,环视人世,可知法律人对于社会大群的人世苦难和一己人生的生命困境,也是体会多多。其文长短句杂陈,常常溢出法律人的培训所限定的风格,毋宁更多一些文学性的表达。——谁说法律从业者一定都是些沉闷无趣的家伙!(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许章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法学经典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130.html
文章来源:三会学坊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