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乾:清代吏治腐败的法律诱因——以“完赃减等”例为中心的考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80 次 更新时间:2017-11-12 09:36:03

进入专题: 吏治腐败   清代  

林乾  
是以犯赃之吏赃止一两,俱永不叙用。而枉法赃律载:八十两实犯绞监候,以其罪无可逭也,乃自定有限内完赃减等之例,而贪墨之人遂得幸免显戮,各以完赃减等结案。现今侵盗亏空既已肃清,此辈计图肥己,不敢取于上,将必取于下,遇事婪赃,不一而足。及至事犯被参,而与者受者、说事过钱之人,皆图避重就轻,认赃必少,易于全完,其未破者不知凡几,一经减等结案,仍得拥其厚赀,满载而归,肥身家而庇子孙,彼且自视以为得计。苟非严立之防,其何以惩贪婪而肃吏治也?从前枉法赃与侵亏入己者,定有完赃减等之条,原系推类而及,今侵亏入己者,限内完赃既不准减等,则枉法赃全完减等之例,似应一例停止。乾隆帝令该部议奏。[45]刑部议复,一如阿永阿所请。至此,贪污犯罪也停止“完赃减等”例。[46]

  

四、“完赃减等”例的恢复


   “完赃减等”例停止后,乾隆一再纠正地方大吏徇庇侵贪犯罪的做法,对援引该项法律的官员予以严厉处分。[47]乾隆一朝,因侵贪而立案的多达三十多起,其中正法或赐令自尽的封疆大吏就有二十六位。而府县官员,受到正法的更多。仅甘肃冒赈案,执行斩决的州县官就有五十六犯。[48]以上受到严厉惩处的侵贪犯罪,多数发生在停止“完赃减等”例之后。说明侵贪犯罪大多受到严厉惩罚。薛福成说:高宗英明,执法未尝不严。当时督抚如国泰、王亶望、陈辉祖、福崧、伍拉纳、浦霖之伦,赃款累累,屡兴大狱。侵亏公帑,抄没家产动至数十百万之多,为他代所罕睹。[49]在一段时间内遏制了侵贪之风蔓延的趋势。

   当然,法律上停止“完赃减等”例,并不意味着吏治会从根本上好转,除权力需要有效监督等制度完备外,执法的严格与否与此关系重大。乾隆帝晚年,极力粉饰太平,不乐见贪赃大吏被处以极刑。乾隆六十年的闽浙总督伍拉纳侵贪案,是他归政前处理的最后一桩大案。他不无检讨地说:“此皆因朕数年来率从宽典,以致竟有如此婪赃害民之督抚。朕先当自责。”[50]承认“各省督抚中洁己自爱者不过十之二三,而防闲不峻者亦恐不一而足。”[51]乾隆去世后,编修洪亮吉奏称“十余年来,督抚藩臬之贪欺害政,比比皆是。”[52]章学诚也说,自乾隆四十五年以来,迄于嘉庆三年而往,贪墨大吏,日甚一日。[53]

   令人不解的是,乾隆帝去世不久,在修改侵贪法律时,嘉庆帝将乾隆二十三年新定“侵亏完赃不准减等”例删除,并新定条例,于嘉庆七年入律,事实上完全恢复了“完赃减等”旧例,并有“三年限外不完,永远监禁。全完者奏明请旨照二年全完减罪一等之例”[54],比康熙五十三年例更为宽纵。对此,薛允升批评说:有完赃免罪之法,则四十两以下之案,无有不完赃者矣。监守自盗例,以侵欺之罪为轻,而以帑项为重也。乾隆年间,官犯以侵贪正法者不少。此例定后,绝无此等案件,而户律虚出通关各条例,俱有名无实,亦刑典中一大关键也。[55]嘉庆以还,档案中又频现完赃减等之案,而引用该项法律时,又有扩大解释的趋向。嘉庆十八年,署福州府平潭同知徐涛侵吞洋盗金条等物,赃至一千两以上,按监守自盗律拟斩监候。次年,因徐涛在一年内完赃,福建督抚上奏“核与限内全完死罪减二等之例相符”,“请于斩罪上减二等,杖一百、徒三年”。[56]而书吏侵吞仓库钱粮,也适用于完赃减等。

   这就是说,分别于乾隆二十三、二十五年停止的侵盗、贪污犯罪“完赃减等”例,于嘉庆七年完全恢复。自此,因侵贪犯罪而受到正法者,“绝无此等案件”。侵贪之风亦如脱缰之马,无所束缚。清代吏治愈不可问,“嘉道中衰”与此不无关系。

   [参考文献]

   [1] [49] 郑秦. 清代法律制度研究[M] . 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269.

   [2][43] 薛福成. 庸庵笔记[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0:60.

   [3][41] 郭成康,郑宝凤. 乾隆年间侵贪问题研究[C]. 清史研究集(第八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7.

   [4] [22] [34][55] 薛允升. 读例存疑(点注本) [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4:414,413,113,413-414.

   [5] 薛允升. 唐明律合编(卷11)[M]. 法律出版社,1999:251.

   [6] 窦仪. 宋刑统(卷第11) [M]. 法律出版社,1999:199.

   [7] [10] 赵翼. 二十二史札记.王树民校正本(下册)[M]. 北京:中华书局,1984:525,764.

   [8] 郭东旭. 宋代法制研究[M]. 保定:河北大学出版社,2000:151.

   [9] 临川先生文集(卷39).上仁宗皇帝言事书.

   [11] 明史. 卷281.

   [12] 贞观政要.卷1. 政体第二.

   [13] 宋史. 卷4.

   [14] 唐律疏议. 卷4.

   [15] [21] [24] [20] 马建石,杨育棠. 大清律例通考校注[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905,675-676,676,477.

   [16] 大明律. 附问刑条例[M]. 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408.

   [17] [22] [31] [23] [30][54] 大清律例根原 (第2册)[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879,883,885,885;(第3册)1516.朱批奏折. 嘉庆二十四年正月初十日,江苏巡抚陈桂生奏为追缴人犯王汇吉名下侵项全完请循例减等发落事。

   [24] 朱批奏折.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 无年月. 据内容考订为乾隆十二年。

   [25] 朱批奏折.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 张廷玉、讷亲奏.未注年月. 据内容考订为乾隆十二年。

   [27] 朱批奏折.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 尹继善折.乾隆四年二月初二日,原折将康熙五十三年误为三十五年。

   [28] 朱批奏折.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 多伦折. 雍正十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29] 朱批奏折.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 尹继善折. 乾隆四年二月初二日。

   [26] [33] [36] [37] [38][39] [40] [41][42] [43] [44][45] [46] [47]清高宗实录. 卷143、卷151、285、卷298、卷299、卷349、卷350、卷351、卷546、卷570、卷576、卷609、卷670.

   [32] 朱批奏折.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 浙江巡抚常安折. 乾隆八年八月初三日。

   [35] 朱批奏折.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 杨锡绂折. 乾隆七年五月二十九日。

   [38] 朱批奏折.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 阿永阿折. 乾隆二十五年二月十九。

   [50] 清高宗实录. 卷1488.

   [51] 清高宗实录. 卷1484.

   [52] 清史稿. 卷356. 洪亮吉传.

   [53] 章学诚遗书. 卷29[M],北京:文物出版社,1985:328.

   [56] 朱批奏折.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 闽浙总督汪志伊、福建巡抚张师诚,奏为查明拟斩官犯限内全完赃银照例减等恭折具奏事,嘉庆十九年闰二月初二日。

  

  

    进入专题: 吏治腐败   清代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律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835.html
文章来源:国家行政学院学报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