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铭铭:从“当地知识”到“世界思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96 次 更新时间:2017-09-22 14:29:12

进入专题: 当地知识   世界思想   英国人类学  

王铭铭 (进入专栏)  
是因为他们太关注表演的精确性 , 过去注重仪式表演如何准确体现人的实质 。 (同上 , 62 ~ 64 页) 在摩洛哥人中 , 核心的是一种叫 nisba 的制度 , 这个 nisba 制度有点像我们中国人理解中国社会时经常说的 “ 关系中心主义” , 格尔兹认为它可谓是 contextualism (场合主义)、 situationalism (情景主义), 将人视作情景化的 、关系化的人 , 无法把个人分离于情境与关系之外 。  如果说巴厘人注重个人的表演 , 那么 , 摩洛哥人则注重所谓 patterns of social relations (社会关系的样式)。

   格尔兹举几个例子不单是为了说这几个例子 , 那他要说什么呢 ? 首先一点 , 精彩至极 :他主张 , 人类学家对 symbol system (象征体系) 进行主位和客位 、 近经验和远经验相结合的考察 , 不要简单停留于主位观点 , 也不要简单作客位研究 。  “ 近经验” 又是什么 ? 比如说 , 大家都是 “ 局内人” , 混得很熟 , 我对你们的一举一动的含义可以揣摩得出 , 根据揣摩 , 形成某种看法 , 比如 , 对于你们的为人之道的看法 。 “ 远经验” 是什么 ? 我从一种局外的眼光来看你们 , 且试图贴近得更深 , 如医生那样 , 对你们进行诊断 , 把你们当成 “病人” 看待 。 作为 “ 医生” , 我的 “ 诊断” 是 “ 远经验” 。  格尔兹区分得很明确 , 但他试图做的工作是综合 。他认为 , symbol system 这个概念是综合的好办法 , 而他的这篇文章就是想通过人观的研究对此给予阐释 。 他说的 symbol system 包含哪些内容 ? 研究 symbol system 要关注哪些现象 ? 具体就是一些被研究者的当地的词汇 、 当地的仪式 、 当地的符号行动 。 格尔兹企图通过这些层次来说制度 , 通过 symbol system 来研究当地人 , 并认为 , 这个方法能使我们同时关照到主观与客观 。

   格尔兹同意马凌诺斯基的民族志方法 , 说这一文类 , 有双重性 , 一方面在写 most local local , 即 “ 最当地的当地现象” , 另一方面 , 通过书写这个 most local local, 人类学家也在讨论 most global global , 即 “最全球的全球问题” 。  谈当地的事项便是谈具有全球性的事项 , 自马氏加以示范后 , 即成为现代人类学方法的规则 。 对于这个观察人文世界的方法主张 , 格尔兹深信不疑 。

   然而 , 关于如何抵达这个 “因小见大” 的境界 , 他认为 , 马氏主张的深入 “ 当地” 是不充分的 , 因为人类学家建立不同的 “当地知识类型” (如不同的人观类型), 目的应在于以 “ 一种知识的不断运动” , 使这些类型变成相互印证的案例 。

   至于人类学家与当地人之间的关系 , 格尔兹与马凌诺斯基的看法也有所不同 。 他认为 , 人类学不是要获得跟当地人的一种 communion, 即不是像人们去基督教堂那样 , 跟当地人合为一个整体的教众 , 去做礼拜 , 成为作为共同体的教众 。表白自己在土著人面前温 、 良 、 恭 、 俭 、 让 , 不过是人类学家的 “ 骗局” 。 人类学家若不是做这个 , 那又是在做什么 ? 在格尔兹看来 , 人类学家所做的 , 兴许 “ 要保持一定的外部性 , 才能真正理解土著人的思想” 。  或者说 , 如同艺术 , 人类学研究是从一个有距离的角度 , 捕捉当地的歌谣 , 观察当地人的投影 , 或者看待一个笑话 。

  

认识姿态


   格尔兹对马凌诺斯基若有讥讽 , 讥讽也是源于他对人类学的真诚心 。

   读马凌诺斯基 , 你会发现 , 这位 20 世纪初的人类学家 , 行文中确时常透露出自诩为 “文化科学家” 的一面 ——— 他表露出一种特殊类型的道貌岸然 。 书中 , 他一面以亲身的体会教导读者如何与被研究的土著人打交道 , 如何在异邦展示自己的职业伦理与道德良知 , 一面卖弄 “ 文化科学家” 相比于土著人而言高级的把握客观性的能力 。特别是在论述土著人的情感时 , 为了表露出作为 “ 文化科学家” , 他有 “ 大视野” , 他说 , 土著人个人到底怎么感受 , 他可以漠不关心 ——— 如他自己所说 , 他关心的其实是 “ 模式化的思想和情感方式” 。  这一研究方法 , 被后来的人类学家宣扬为 “整体论” (holism), 其中暗藏 “ 杀机” ——— 所谓 “整体论” 不恰是在消灭被研究者的情感与解释的那把 “ 科学之刀” 吗 ? 就这点看 , 格尔兹的论文及他致力于表达的所有观点 , 即已足够使他成为一位划时代的人物 。

   如已被人们承认的 , 格尔兹代表了现代人类学方法的一个新阶段 。 在这个阶段中 , 人类学家更真诚地面对研究者与被研究者之间的关系 , 在摆脱了 “ 文化科学” 的虚伪之后 , 试图选择一条人文主义的道路 , 来贴近被研究者的生活与思想世界 。

   如何理解现代人类学方法的 “ 格尔兹阶段” ? 先得理解 “ 现代人类学” 之与 “ 古典人类学” 的区分 。 “ 古典人类学” 主要是在 19 世纪发展起来的 , 它的方法视野宏大 , 对于未来人类学的革新 , 有不可多得的价值 (比如 , 进化论 、 传播论时代人类学与民族学 、 考古学的结合 , 未来就须引起更多重视)。 不过 , 如前所述 , 对于现代人类学家而言 , 19 世纪的古典人类学因过于超脱于被研究者的 “ 当地世界” , 将思想更多地放在西方想象世界里 , 犯了太多不该犯的错误 。 为了纠正这些错误 , 现代人类学的奠基人 (尤其是马凌诺斯基) 另辟蹊径 , 主张将人类学改造为一门脚踏实地的学科 , 将人类学研究的焦点 , 集中在被研究的土著人的内部世界上 。

   在现代人类学初期 , 即格尔兹所试图揭示的马凌诺斯基阶段 , 人类学家因对 “科学” 二字尚存 “ 迷信” , 其所作所为 , 便接近于后现代主义者专门批判的 “ 伪科学” 。 那个阶段 , 人类学家过于强调 “ 文化科学” 的客观性 , 当这种强调暴露出它的虚伪性时 , 人类学家作为人的本来面目 , 也便暴露了出来 。 某些人类学家变得颇自恋 , 有的甚至接近于英雄狂 , 结果给人留下了 “ 现代伪科学” 的印象 。 格尔兹出于修正人类学的目的 , 试着创造了一种介于主观和客观之间的人类学 。 他一方面还是试着从当地的观点看问题 , 但另一方面并不主张人类学家伪装成被他们自己研究的当地人 , 而是主张要在作为人类学家的自我与作为人类学研究对象的他者之间寻找一种比较 。 (这里格尔兹说的 “ 自我” 是西方 , 并没有局限于美国 , 但它可能并不代表欧洲观点 。)

   格尔兹有一段话活灵活现地概括了他的人类学的总特征 :

   用他人看我们的方法看我们自己 , 这件事情会让人大开眼界 ;把他人当作他者 (others) 跟我们自己共享一个品质的人 , 承认他人的品质和我们一样 , 叫最起码的礼貌 。 比较困难的是 , 在他人当中看我们自己 , 特别是把我们自己的生活方式当成是和其他人的生活方式在一块的一种 。 把我们的文化当成是无数个例中的一个个例 (a case among cases), 诸多世界中的一个世界 (a world among worlds), 思想的宏大才可能获得 。 只有这样一种态度才可以避免自我吹嘘 , 避免虚假的宽容 。 如果说解释人类学在世界上会有什么样的作用 , 它就是要重新教给我们已经被排斥了的 、 逃亡了的真理 。

   以上引文说到的将研究者所处的文化当作 “ 无数个例中的一个个例” 、 “ 诸多世界中的一个世界” , 乃为人类学诠释学派阶段之总特征 , 此一特征牵涉到如何理解人类学的认识者与被认识者之间的关系 。诠释派人类学家企求将学科从认识者的理论体系中解放出来 , 使之成为将自身文化纳入一个丰富而多元的人文世界的志业 。

   不能不承认格尔兹的返璞归真 。 在他之前 , 人类学家再尊重土著人 , 也不能真正看到自身的学问与构成学问的 “素材提供者” 的知识之间如何形成更为亲和的关系 。 格尔兹是人类学界有胆识的少有的几个人之一 , 他较早敢于指出 , 人类学家应鲜明地区分自己的学问与被研究者的观念世界之间的差异 , 且在此基础上主动地将被研究者的观念世界视作是和平相处的众多观念世界中的一个世界 。

   时至今日 , 格尔兹的人类学观 , 依旧是在有限的观点中最值得人类学家骄傲的一种 。 如何理解这一理解 ? 让我们看看格尔兹之后出现的人类学方法第三阶段 。

   在人类学方法的第三阶段 , 人类学的思考方式产生了不少转变 , 其中不少转变既得益于格尔兹 , 又是针对他的论调而来 。

   格尔兹说过一句名言 , 他说 :

   把自我与他者看作是共享一种人性的看法 , 无非是一种最起码的礼貌 , 是虚伪的 。 也就是 , 说美国人与印第安人都是 “好哥们” , 都是 “ 人类” , 是一种礼貌 , 但有骗人的成分 。 格尔兹认为 , 对于人类学探索而言 , 这种 “最起码的礼貌” 是不够的 , 人类学探索之目的 , 在于将人类学家遵循的文化放置于众多文化中加以 “ 相对化” 。 可以认为 , 格尔兹的努力 , 正在于破除人性论中的 “最起码的礼貌” 。

   然而 , 世界变化很快 , 这句话的信息养分在还未被充分消化之前 , 便在人类学家中产生了某种 “ 混沌效应” 。 一方面 , 这话说得好 , 毫无疑问 , 另一方面 , 也就是在同意这话的时刻 , 许多人类学家又打出了一张违背格尔兹本意的 “ 牌” 来 。

   在第三个阶段 , 多数人类学家认为 , 自我与他者的共同人性 (格尔兹认为就是 “ 最起码的礼貌” 之说), 是人类学家要揭示的 。 大家可能会问 , 人类共享的 “ 人性” 又是什么呢 ? 涉及到这个问题 , 多数人类学家都异口同声地说 , 人类的本性要么是对经济利益的追求 , 要么是对权力的追求 。 人类学认识方法的第三个阶段 , 即以这种利益或权力的理论为基础 。 在这个阶段中 , 对格尔兹的批判 , 多基于对他所说的 “symbol system” 背后的经济或政治理性进行的揭示 。

在第三个阶段中 , 人类学家对自己作了尖锐的质疑 。  不少人类学家认为 , 西方与非西方 、 自我与他者之间的区分 , 历史上存在过 , 但随着时代的变化 , 随着西方世界霸权及西方中心的世界体系的确立 , 他者已消亡 。 也就是考虑到这个 , 在社会学中 , 过去 15 年来 , 有些野心勃勃的学者提出了人类学将消亡的说法 。 他们以为 , 随着现代化和全球化的到来 , 所谓非西方民族的 “ 他者” 已经荡然无存 , 人们都进入 “后传统社会” (post -traditional society)。 “ 后传统社会” 是一种社会形态 , 所说的是 :在一个不断全球化过程中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铭铭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当地知识   世界思想   英国人类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人类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091.html
文章来源:《西北民族研究》2008年第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