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独立防务:开端、问题和前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49 次 更新时间:2003-06-05 14:10:00

进入专题: 环球观察  

   

  [24] 并提出把俄罗斯包括在欧洲安全和防务政策中的设想。英国首相布莱尔明确表示,加入欧洲防御计划不会对俄罗斯构成任何威胁。对此,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俄罗斯无意阻止或者鼓励这一进程,并且准备同欧盟探讨有关欧洲共同防务的问题。据此分析,虽然目前俄罗斯欲加入欧盟快速反应部队的要求尚未得到满足,但是不排除以后俄罗斯、乌克兰等欧洲国家派兵参与欧盟领导的冲突预防和危机管理行动,从中发挥自己的积极作用。

  

  三、欧盟独立防务的前景

  

  欧盟组建快速反应部队是一件政治上敏感、程序上复杂的事务。欧盟建立快速反应部队标志着欧洲在独立防务的道路上“迈出了宝贵的第一步,但这仅仅是第一步”。欧洲快速反应部队的诞生只是拉开了欧盟摆脱美国和北约控制的序幕。欧盟独立防务虽然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然而由于多种因素的制约,实施起来仍有一系列障碍,所以对其前景应给予恰如其分的评估。

  (一)欧盟建立真正独立的防务,道路是漫长而曲折的

  欧洲独立防务计划的实质是它的“独立” 特性。失去了独立干预危机的能力,也就失去了欧洲独立防务的意义。但由于上述所有问题都不是短期可以解决的。所以,欧盟实现独立防务的时间表决非由单一因素所决定。北约秘书长罗伯逊认为,由于欧洲同美国在军事技术的差距以及目前实际军事能力的差距,“在可见将来”,两者不可能形成竞争关系。意大利国际政治研究中心的梅诺蒂博士说:“欧盟加强独立防务的愿望是好的,但问题的关键是它目前难以拥有这种“值得信赖的军事能力和手段”。[25] 法国前总统德斯坦甚至预言,大概还需要50年欧洲才能有独立的防务。应英国外交部要求,欧洲委员会外交与共同体事务办公室发布了一项报告。报告表明:欧洲防务政策的某些关键领域存在严重缺陷。这些缺陷是,缺少巡航导弹、航空母舰、侦察装备、轻型步兵武器和情报与特种任务部队。[26] 英国外交大臣杰克·斯特劳在致下院外交特别委员会的信中承认,欧洲快速反应部队作战能力尚有三分之一以上未达到计划水平,其中部分能力要到2012年才能具备。据西方军事专家估计,鉴于新型武器装备至少要到2006年才能逐步交付使用,欧盟快反部队在今后几年内难以采取较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只能有限地执行一些人道主义援助与维持和平任务。[27]

  因此,独立于北约的欧洲快速反应部队难得顺产。不管欧洲国家有多少理由要限制美国在欧洲的势力和影响,也不管几十年来欧洲国家在经济政治军事方面取得多大进步。目前欧洲的羽毛仍然不够丰满,很有可能对美国的压力作出一定程度的妥协和让步,最后产出的是一支实际上由北约控制,亦即在相当大的程度上由美国控制的欧洲快速反应部队,而且这支部队能否在2003年如期建成,欧洲独立防务能否取得实质性进展,还有待于法国和欧盟其它国家的共同努力。

  需要指出的是,对于欧洲快速反应部队何时建成,盲目乐观的“速胜论” 固然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但认为这一多国计划不过是个永远也不可能承担重要军事行动,并因此而削弱北约作用的影子部队,充其量是无所作为的“悲观论”。欧洲快速反应部队的建设是一个逐步积累的过程,不能因为稍遇挫折就过早地质疑其运转能力或者断言这一计划可能流产。

  

  (二)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目前欧洲防务的基石依然是北约

  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在今后相当长的时期内,仍将控制欧洲安全的主导权,维持北约在欧洲的最高军事地位和美国对北约的领导权。因此,现在北约仍然是欧洲集体防务的支柱,欧盟与北约的关系将是“可分离但不可分割的”。从欧盟成员国看,各家的声调并不一致。法国早就有搞欧洲独立防务之心,所以调门高一些。一位法国高级官员说,欧盟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作出承诺:就安全问题事事处处征求北约同意。欧盟的文件写得很清楚,决定将由15国作出。英国人的调子低一些,布莱尔说,这个决定是对北约的补充,是主权国家在防务领域的合作,而不是要建立一支欧洲军队。虽然欧洲人各有各的考虑,但至少有一点他们很清楚,在军事上欧洲目前仍然是美国和北约的保护对象,欧洲不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改变这种状况。

  

  (三)现在欧盟防务在独立与依赖之间摇摆,处于与美国和北约的磨合阶段

   一方面,欧盟在朝着加快独立防务的方向努力。2000年12月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国防部长会议发布的信息表明,北约17个欧洲成员国中,有11国提高了军费开支。北约公布的数据显示,挪威在人均军费开支方面高居榜首,达809美元,法国和希腊位居第二和第三,捷克、匈牙利和波兰三个新成员国排在最后。由16个欧洲成员国(法国除外)组成的国防计划小组对各国防务5年计划进行讨论后发表公报指出,北约中的欧洲成员国已开始改进自己的战略防卫力量、精密武器、监督和指挥系统。“9.11” 事件之前,欧盟就已经主动承担起平衡美国“超级大国” 地位的使命。“9.11” 事件后,欧盟决定向阿富汗派遣3000至4000名维和军人,作为等候联合国派遣的国际维和部队的一部分,这支部队的军人来自欧盟15个成员国,由英国发挥领导作用。为强化欧盟的军事臂膀,增加远程运输能力,欧盟8国国防部长同空中客车公司签署了订购196架A400M型军用运输机的合同,总金额180亿欧元。按照合同规定,德国将购买73架运输机,其它各国的情况分别是法国50架、西班牙27架、英国25架、土耳其10架、比利时7架、葡萄牙3架、卢森堡1架。A400M的机身长42.4米,高14.7米,翼展42.4米,航速每小时780公里,比目前欧洲各国使用的美国C130“大力神” 和法德合造的C160运输机快30%。该机自重130吨,载重37吨,可运载直升机、装甲车和120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这是欧洲近年来最大的一次军购行动。这次行动将使欧盟成员国的军事装备整齐划一,为欧盟2003年组建6万人的快速反应部队提供空运力量。

  另一方面,欧盟防务一时还不能完全摆脱对美国的依赖。在美国比较有代表性的是亨利·基辛格的观点:“不反对欧洲人拥有自己的防务力量,但欧洲力量难以强大到在没有美国援助的情况下进行重大军事行动。没有北约的保障,欧洲人将走向灾难。” [28] 欧盟首脑会议在尼斯批准建立了欧洲快速反应部队的常设机构,但在英国的强烈反对下,赋予其独立指挥权的建议遭否决。因此,处于盟芽状态的快速反应部队在今后一段时期仍然无法摆脱北约的控制而单独行动,只能在北约的框架内对地区安全产生影响,换言之,欧洲人为建立独立防务体系的努力还要继续在北约的阴影中徘徊。

  

  (四)欧盟独立防务建军引发了北约前途之争

  布什总统的顾问之一约翰·博尔顿说,欧洲想建立一支独立于北约的快速反应部队是对北约的一种亵渎,一种背叛,是刺向北约心脏的一支利剑,是对北约的致命一击。[29] 这反映出美国唯恐北约成为历史遗物的一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心态。美国这样提出问题:如果欧洲军队自己解决欧洲的危机,那么要北约干什么呢?美国希望为解决地区危机和重大战争长期保留自己的军队。然而这只是一厢情愿的越俎代庖。随着北约的欧洲各盟国逐渐分担北约的任务,北约的职能必然不断弱化,其在欧洲安全中的主导地位必然要受到挑战。与此同时,欧盟防务力量的壮大将使欧洲在安全上减少对美国的依赖,转而与美国分享利益。

  但是北约不可能一夜之间消亡,必然经过“欧洲化” 的北约这样一个中间过渡阶段。欧洲在北约之内,如果在防务上无欧洲特性,就会完全受美国控制。

  北约本身不是目的,而是实现目的的一种手段。目的应该是铲除欧洲国家之间的战争,而不是保留北约的冷战形式和职能。”[30] 一些有远见的美国学者早在20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前夕,就已经预见到:在近期内北约仍然是维护欧洲和平与秩序所必不可少的,因为苏联仍有其军事实力,不能排除对西方采取对抗姿态的可能;从政治上讲,北约仍是具有内聚力的一种安全结构;从心理上讲,它使盟国放心,因为美国仍决心维护欧洲的安全。从长远来说,北约可能成为不合时代潮流的东西,至多是西方领导人心理上的支柱,最坏可能妨碍欧洲稳定和有损美欧友好关系。”[31]

  从未来的发展趋势来看,欧盟推进军事联盟的后果是北约时代行将结束,欧盟独立防务的最终形成必然迫使美国从欧洲撤军,导致北约最终退出历史舞台,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发展规律。“迄今尚未产生没有美国参与的欧洲安全模式” [32] 或迟或早总会出现。对此,《欧洲新闻》评论已作出有力的结论性断言:“欧洲,当它真正团结一致时,是可以得到任何单个成员国想得到而得不到的东西,如果它有权得到和有理由得到的话。” [33]

  

  (五)欧盟组建快速反应部队对欧盟内外关系的影响

  欧盟组建快速反应部队肯定会对欧盟内外关系产生一定影响。它将引起欧盟内部防务结构的变化,从总体上增强欧盟防务的合力。但它也同时使欧盟内部关系和欧洲北约成员国的关系复杂化;有可能深化欧美矛盾,美防欧盟“越线” 与欧盟反美控制的斗争可能会越来越激烈;可能会刺激某些国家的军备竞赛。

  过去欧盟在危机地区如前南所发挥的作用,主要是外交斡旋以及实施“经济制裁”等“软干预”。随着欧盟“快速反应部队” 的建立,欧盟对外采取“硬干预” 的倾向将会增大。欧盟已初步制定了出兵原则和干预地域。欧盟可在三种情况下出兵:联合国安理会授权;应冲突国合法政府要求;欧盟自我授权。干预地域一般限于欧盟成员国领土或欧洲地区。可以预料,随着欧洲快速反应部队的建立和扩大,欧盟将逐渐成为欧洲地区军事干预行动的主角。不仅如此,未来的欧盟还可能向拥有全球安全反应能力方向发展。法国国防部长里夏尔曾明确声称,欧盟快速反应部队的建立“意味着我们的影响将不仅仅局限于欧洲大陆”。因此,在欧洲一些大国的“干涉主义” 倾向继续发展情况下,不排除未来欧盟独自或配合北约对欧洲以外地区的危机进行大规模军事干预的可能性。

  中国与欧盟都认为应当建立一个多极化世界,这自然包括军事、安全和外交领域。因此,中国与欧盟势必在国际政治舞台中进一步加强合作。中国虽然从总体上支持和欢迎欧盟建立独立自主的防务机制的努力,但是必须注意和反对另一种倾向,即欧盟在建立此种机制后,有可能不经联合国授权,以人道主义为由,进行所谓冲突预防和危机管理行动。

  

  [1] 德国防务专家早就认为并提出过欧洲军团应成为欧洲防务合作的核心 。参见克里斯托夫·贝尔特拉姆:《防务:德国的观点》,【法】《费加罗报》1996年3月27日 。

  [2]《组建中的欧洲快速反应部队将独立于北约之外》,【英】《泰晤士报》2001年4月12日 。

  [3] 转引自路透社柏林2000年11月26日英文电,《俄罗斯提出与欧盟在创建军队计划上进行合作是为了分裂欧盟吗?》

  [4] 【英】罗兰·沃森:《一个思想库关于建立欧洲部队的计划》,【英】《泰晤士报》2000年11月14日 。

  [5] Peter Riddell , “Robertson comes to defence of Europe”, The Times, March 9 , 1999. p.10.

  [6] Elizabeth Becker, “Deep Disparity in NATO”,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Sep 23 , 1999.

  [7] Richard Norton-Taylor, “Patten Urges EU Defence Links”, Guardian, August 17, 1999.

  [8] 《北约秘书长乔治·罗伯逊访谈录》,【法】《世界报》1999年11月4日 。

  [9] 转引自《世界形势研究》1999年12月15日 。

  [10] 转引自《世界形势研究》1999年12月15日 。

  [11] 【美】约瑟夫·菲切特:《布莱尔敦促欧盟国家快速发展欧洲军事力量》,1999年3月9日【美】《国际先驱论坛报》。

  [12] 转引自《国际政治》2000年第5期 ,第129页 。

  [13] 【美】《外交》2000年7—8月号 。

  [14] 美国国防大学1998年度报告。

  [15]【美】 科里·舍克 、【法】阿马亚·布洛克 、【英】查尔斯·格兰特:《加强欧洲防务能力》,【英】《生存》杂志1999年春季号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环球观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2.html
文章来源:学说连线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