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克实:台儿庄作战日军的死伤数考证

——兼评台儿庄大战史观的问题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68 次 更新时间:2017-06-18 14:45:10

进入专题: 抗日战争   台儿庄战役  

姜克实  

  

   【作者按:此文为两年前发表过的同内容文章的新版。订正了多处错误,充实了证据。对被国内研究忽视的第二期“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内容进行了考证,并指出了国内的徐州会战期间的定义错误,和“台儿庄大战史观”存在的各种问题点】

  

   第一节 歼敌11984名之说的起源

  

   1938年2月下旬至4月7日的台儿庄战役(又称台儿庄大战,台儿庄大捷),在国内是八年抗日战争(日中战争)中最被人所悉知的热门话题之一。现在被公认为抗战以来国民党军队首次重创日军的历史性“大捷”。与共产党八路军的“平型关大捷”同样,作为抗战胜利的象征,爱国主义教育宣传的典范被列入教科书,并设有专门的国家级“台儿庄大战纪念馆”(枣庄市台儿庄区)。除了大量学术研究论著外,还在各种影视剧本,文学作品中频繁登场。相反,在作战对手国的日本,此次战斗鲜有人知晓。现在的战史专著中,台儿庄之战仅作为一次普通战斗,被计入第一期“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中。也有将其作战的第二期(4月8日-5月15日)列入“徐州会战”的分类法,但不见将台儿庄战斗与徐州会战相提并论的主张[1]。

  

   对于此役,国内存在一种以“胜利,大捷”为中心的论史倾向,笔者称其为“台儿庄大战史观”。特征是以台儿庄的胜利为中心,加上池淮阻击战(1月底至2月中旬),滕县保卫战(3月15-18日)、临沂阻击战(3月)等其他几个英勇善战的战例,力图勾画出一幅国军英勇抗战取得全面胜利的历史形象[2]。其中的重要论点之一,是以日军从台儿庄撤退的4月7日作为大捷,战役的终点。此外,从战略面,也多有将台儿庄战役归入徐州会战的分类,称台儿庄战役是徐州会战的前期,同样不乏有强调在“会战前期”,中国军取得大捷[3]的倾向。在此,台儿庄战役,被作为徐州保卫战来定义。一面强调大捷,一面却很少有文章愿意分析台儿庄的“大捷”和徐州会战 “败北”之间的关系。两种分类法,如后述,对台儿庄战役的位置和徐州会战的时期定义都有曲解。

  

   台儿庄之役的人气,不用说来自于对日作战的大捷,可是、大捷的实态,战果的内容到底如何?实际上在国内,除了宣传中的数字外,有关日军方面的死伤、损失并没有过任何确实的统计。在台儿庄附近战场作战的约两万名日军,除个别失踪者外,几乎也没有留下未经处理的尸体[4]。由于国军一直处于守势,并没有形成过一次“歼灭”性战斗,所以虽称大捷,却无法去做歼敌统计。战争中,此战斗的“成果”,按李宗仁(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军委政治部主任)等国民党高级将领的发言,郭沫若所管的宣传口(政治部第三厅)提供的数据等,统称“歼敌”二万人以上。战後,特别是日中邦交恢复,出现了中日间研究往来的可能性后,有关歼敌数字,通过学术面的“验证”逐渐向一个具体数据靠拢。即本论提及的「歼敌11984名」说[5]。上世纪80年代出现的这个数字,之后逐渐在学界普及,不仅被导入「台儿庄大战记念馆」的公式解说文、也成为1997年《台儿庄大战五十五週年国际学术研讨会》的报告基调[6]。此外,研究者韩信夫的「歼敌万人左右」说[7]、马仲廉的「消灭日军一万余人」説等[8]、也大致以此说为基础论据。

  

   现在已成为“定说”的数据到底来自何处?事实上并不是中国方面的统计,而来自于1975年日本防卫厅防卫研修所战史室编著的战史丛书,『支那事変陸軍作戦〈二〉昭和十四年一月まで』一书中。执笔者伊藤常男(战史室调查员),在第2章第1节「台児庄方面の作戦」中,利用日军的档案资料考证了这次战斗。并在1938年4月7日坂本支队撤出台儿庄一节的最后,引用了第2军制作的这个日军死伤数统计[9]。

  

   实际上这是一个错误的引用。战史专家的伊藤本人应该知道此统计(2月20日~5月12日)超越了他所描写对象(~4月7日的「台児庄方面の作戦」)的范围,但因为没有收集到截止于台儿庄作战结束时的数据,不谨慎地借用了此数代替。意在说明,“若参考截止于5月12日的此统计,也足以证明中国方面主张的歼敌数据是不成立的”。伊藤提供的这个死伤统计,之后被国内的研究者注目,采用,但没有领会其使用意图,反而作为大捷的证据不加分析解释导入截止于4月7日的“台儿庄大战”的成果中。并通过对用语的政治润色(死伤→歼灭),逐渐演变为今日学界公认的“歼敌”[10]11984名的定説。

  

   『支那事変陸軍作戦〈二〉』中伊藤使用的原史料,出自于防衛研修所蔵『北支那作戦史要』第3章第4節的「参考諸表」[11]。下图是其原件:

  

*图 1 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损害调査表

  

   此表是北支那方面军第2军(西尾寿造中将)使用了截止于1938年5月12日的统计数据作成的损害调査,11984之数字出于其中第5师团死伤数6759名和第10师团死伤数5225名之和。

  

   调査表是第2军为了掌握“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中的损害情况而做的专门统计,其特征是调查范围不限于主要参战的第5、第10师团,还包括了军直等配属部队的统计。从“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中日军损失情况的调查目的看,此表比一般常见的师团级伤亡统计和联队级战斗详报的精度要高,理由在能掌握特定作战的全局。这个统计数据,之后被陆军大学校内部教材『北支那作戦史要』採用,也说明了日军内部对此数据的信赖。但如同后述,如何选择,和解释这一统计,却存在着很多问题,甚至能导致大错。

  

   第二节 误谬一,初步的选择,计算错误

  

   首先应指出的是为什么引用者从此表中断章取义,只选择其中第5师团和第10师团的死伤数据?此两师团下属的两个支队,无疑是台儿庄作战的主力,但若不加算表中第114师团的168名,军直部队的540名,第2军兵站的50名死伤,亦不能称其为“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的统计结果。因为此作战并不是第5,第10两个师团的单独行动。这里表示的“军直部队”,是指虽参加了作战,但又不属于各师团管辖,而置于第2军战斗序列(所属)之下的各临时配属部队。内包括独立机关枪第六,第十大队,独立轻装甲车第七,十,十二中队,野战重炮兵第六旅团的一部等[12]。这些第2军直属部队,以“配属部队”的形式参加了“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若参考以下步兵第63联队的战斗详报统计,我们即可看到这一事实[13]。

  

*图 2 黄色为軍直配属,粉红为方面军配属,绿色为师团配属,无色为步兵联队本身兵力

  

   表中出现的第114师团(末松茂治中将)是北支那方面军(寺内寿一大将)直属的四单位制特设(乙)师团,此时主要担任后方守备任务。但其中的一部分在四月之后接替赴台儿庄前线的第10师团长濑支队(步兵第八旅团)担任济宁,滕县,临城地域守备。并在 “第二期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吃紧时,将下属的精锐第66联队,直接投入到前线第10师团的指挥下[14]。与长濑支队(长濑武平少将)的作战方向同样,虽和截止于4月7日的“台儿庄大战”关系微薄,但从“南部山东剿灭作战”损失统计的作表目的看,是绝对不能省略的一部分。

  

   所以,如同表一所示,各部死伤者数总和的12742名,才“接近”南部山东剿灭作战各部队的死伤总数。在此使用“接近”的意思,是指此表还有一些缺陷,即还没有把北支那方面军直属的参战部队,或协力部队[15]的死伤者数加入。方面军直属的部队中,有支那驻屯军的炮兵,临时战车(坦克)部队,临时航空兵团,独立混成第五旅团等。虽参战人数不多,却是台儿庄战役中不可缺少的部分。特别是支那驻屯軍炮兵联队的一部(包括两门最新式的96式十五厘米榴弹炮)和临时战车中队,在战斗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参照表二)。此方面军配属部队的死伤,在前统计表中并没有被计算,因为它超出了做表者(第2军)管辖范围。但通过其它统计可以算出其概数的。笔者的计算结果,此部分的死伤数合计为313名[16]。若加上这一部分,“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的死伤者总数可达13055名。所以若以表一出示的《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损害调查表》为基准计算的话,其正确结果并不是“歼敌11984名”,而应是“毙伤敌13055名”。

  

   问题还在于前出《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损害调查表》,实际上也不是最后统计,按表格备考栏中解释,数据的取样截止于5月12日(第10师团)和5月10日(第5师团)统计。说明此表还是一个继续调查中的结果。日军的内部统计有一个规律,即时间越往后越数字越精确,单位越往上,数据也越完整。

  

   若扩大调查范围,我们还可以看到对同一调查目的所作出的以下两个不同结果。

  

   一是1938年5月10日第2军作出的死伤11102名的概数统计[17]。作表者申明“其中一部分并不一定准确”,结果也只是一个“概数”。

  

   二是截止到5月14日第2军军医部的统计。在此,死伤数被合计为13209名[18]。超出了本论所使用的数据。可见在此时数据还在不断充实中。前后不到一周,即出现了三个结果。截止于 5月10日的统计数据(11102名)可认为是最初结果,截止于5月12日的数据(本论引用数据,12742名)也只是暂定。两天后5月14日的军医部统计中数字增加到13209名,应是此期间内统计的最新结果。比较一下也可知道,两天之内,第10师团追加了84名,军直部队等追加了383名。

  

    进入专题: 抗日战争   台儿庄战役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70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张志恒 2017-06-21 15:34:09

  这篇文章对如何认识历史很有价值,中国“不在乎做了什么,重要的是去如何说”这个陋习的历史实在太久远了,今天依然如此。像姜先生这样求真的史学家太少了,这是民族的悲哀。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