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海就:奥地利学派经济学为什么重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150 次 更新时间:2017-05-31 11:36:06

进入专题: 奥地利学派  

朱海就 (进入专栏)   黎振宇  
那么这样的企业家一定是非常伟大的。我们现在不能预测这一切什么时候会发生,当然或许已经在发生,也不能预测他们会做什么来使之发生,但可以肯定,无论他们做什么,都将是对奥派思想的实践,奥派可以先在理念上推动这一进程。

  

要从“制度上”鼓励企业家精神

  

   黎:奥地利学派经济高度重视企业家在市场中的作用,但是在国内改革面临的现实难题是,如何在数量庞大的国有企业中激发管理者的企业家精神。您如何看待国有企业改革?

  

   朱:世界上没有一个以国企为主的国家取得经济的成功,国企与非国企的最大区别是在国企中是没有企业家的。企业家是企业的核心,企业家通过企业把要素组合起来变成市场所需要的产品。没有企业家,就只有工厂而没有真正的企业。

  

   创新意味着发现消费者的需求,这需要把资产抵押下去,以承担相应的风险。但这是国企无法做到的,因为国企资本不是经营者自己的,即便经营者有创新的想法,也不敢拿国有的资产去下注,这样,国企自然就难以创新,难以创造价值。

  

   经营得好的国企也是有的,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能干又敬业的经营者,比如格力的董明珠,但这不具有普遍性和一般性,因为谁能保证这样的经营者一定出现。要从“制度上”解决这一问题,还需要在资本层面进行大幅度的改革,而不仅仅是企业内部的改革,比如员工持股等。目前,国企还没有出现让人心动的改革,可能还是有观念上的束缚,比如,在私有与公有的关系问题上,没有看到私有才是真正的公有。

  

   黎:从斯密的情感学派和苏格兰启蒙思想中对于市场经济存在的人性假设及其缺陷的内生克服的思路来看,如何理解并解决市场经济在外生植入及大规模制度变迁的过程中暴露出的逆向选择和道德困境;以及面对互联网时代中消费主义对于人们情感方式的侵扰,如何通过市场的方式避免波兰尼意义下的“市场社会”和鲍曼意义下的“新穷人”。

  

   朱:很多人以逆选择与道德风险来说明市场失灵,证明市场的失败,但这些只是信息不对称下个体的理性反应,市场本身从不是完美的,逆选择与道德风险的出现不代表市场失灵,市场恰恰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市场也是在解决这些问题中前进的,也就是说,假如没有这样的问题,也就不是市场了。

  

   “消费主义”是一个奇怪的概念,相当于拿消费作为道德判断的依据,消费是个体行为,个体会根据自己意识到的重要性对消费品进行排序,消费什么、消费多少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或许你问的是消费的便利是否会弱化人们在精神与情感方面的追求,使人变得“肤浅”,把人异化的问题?我认为没有“异化”的问题,只有“自由”的问题,假如个体可以消费更多,更好地满足自己的欲望,那有什么不好,旁观者可以对他进行道德批评,但他也可以置之不理。

  

   我也不太赞同波兰尼“市场社会”的说法。他认为由市场控制的社会是致命的,在这样的社会中,社会关系嵌入于市场关系,社会运转从属于市场。我认为这是一种“反市场”的学说,其分析方法类似马克思。把市场与社会加以区分的做法并不成立,市场本身就是社会,不分你我,都是由个体行为及制度构成的,不存在谁嵌入谁的问题。这种分析方法不符合方法论个体主义,存在抽象概念实体化的问题。

  

   鲍曼所说的“新穷人”是指“有缺陷的消费者”,这种人“没法跟上潮流”,因此是不幸福的。我认为从方法论上说,这是一种“决定论”,认为人的幸福取决于某些外在的因素,树立了一种客观的价值标准,这与价值的主观性背离。米塞斯认为人的心智结构都是相同的,而鲍曼新穷人则预设了这类人的心智结构与普通人不同,这是无法想象的,所以“新穷人”是虚构的概念。该理论把富人与穷人对立起来,认为新穷人是有钱人的陪衬,但根据奥派的观点,在市场经济中,富人与穷人是合作关系,因此,与这种合作关系相关的制度才是真正的问题。

  

经济学知识应成为通识教育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黎:就经济学研究和教学而言,您如何看待哲学和其他社会科学对于经济学在方法论和观念等方面的影响?跨学科视野和通识教育的思路和经济学专业训练如何对接?

  

   朱:在所有的社会科学中,我认为经济学应该是最为重要的学科,在我看来,正确的学习路径是先了解经济学,知道什么是自由,什么是市场,了解社会秩序的形成原理,了解方法论个体主义与主观主义,掌握了这些基本的原理与方法,把握了大方向之后,再去学习哲学、社会学等其他的社会科学,这样才不容易走偏,比如成为集体主义者。所以,不同的学科之间不是并列关系,经济学知识是最底层的知识,是所有其他学科的基础。

  

   上面对经济学与其他学科之间关系的论述也是对通识教育与专业训练之间关系的阐述,通识教育非常重要,关键问题是“通识什么”,让具有什么知识背景的老师来进行通识教育,比如是支持自由主义的老师还是支持干预主义的老师。如庞巴维克与米塞斯所意识到的,经济学的知识是每个人都应该知道的知识,是成为合格公民的必备知识,因此,经济学知识应该成为通识教育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奥地利经济学派的中国本土意义

  

   黎: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在华文世界中生根发芽也近百年,从早期的研究者,比如周德伟、殷海光、夏道平、蒋硕杰,到近年来成立的华人哈耶克学会,奥派逐渐从学斋中走出,受到越来越多的普通民众、企业家和政策制订者的认同。您怎么看奥派在中国的前景,您能否谈谈自己的奥派之路。

  

   朱:中国的转型为奥地利学派在中国的传播提供了很好的土壤。对那些已经转型成功或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来说,奥派的用武之地已经不大,但中国不一样。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巨大成功是走市场经济道路带来的,未来的出路还是在于继续推进市场化改革,那么市场化的道路怎么走?在这一至关重要的问题上,奥派恰恰是可以提供理论支持的。可以说,在所有的经济学流派中,奥派为自由市场经济所提供的理论是最为扎实的,奥派有理由为中国的市场化改革作出自己的贡献,就如台湾的那些前辈一样。

  

   市场化改革,观念的解放要先行,只有驳倒那些阻碍市场经济的谬论,市场化改革才能推进,奥派拥有最为纯正的自由市场理论,可以为这样的观念革命提供重要的思想资源。

  

   奥派经济学在体制内非常边缘化,但在民间还是很受欢迎的。在这种自发性的思想市场中受到欢迎,是“奥派是更好的经济学”的真正证明。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会喜欢上奥派。

  

   我自己的经济学之路是从新古典开始的,然后接触到新制度经济学,最后才是接触到奥派,这样走过来,觉得奥派是最能说服我的。我的奥派之旅应该从2005年去哥本哈根商学院跟随Foss教授算起,到现在已有十二年,出了差不多十多本的专著与译著,最新出版的作品是《市场的合作与秩序》。除此之外,每年会写数十篇经济学方面的文章。

  

   黎:谢谢朱老师。最后请您给爱思想网读者推介几本入门的奥地利经济学派书籍。

  

   朱:奥派的好书很多,我认为门格尔、米塞斯、哈耶克、罗斯巴德、科兹纳、拉赫曼与德索托等奥派大师的书都值得阅读的。假如推荐的话,难免会挂一漏万,但我建议初学者可以从门格尔的《国民经济学原理》开始,当然,奥派最具有权威性的作品是米塞斯的《人的行为》。另外,《夏道平文集》也是非常值得推荐。

  


   爱思想网学术观察员张熙对此文亦有贡献。

  

进入 朱海就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奥地利学派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51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