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路路 孔国书:中产阶级的“元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48 次 更新时间:2017-05-23 11:04:07

进入专题: 中产阶级   阶级结构  

李路路   孔国书  
中产阶级运动或中产阶级引领的运动是当代新社会运动的主要形态,就是证明。

   应该认识到,现代阶级理论对于阶级问题的关注点,其实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传统仍然在延续,但新的概念和理念也在不断发展,在现代阶级理论的一些重要流派中,阶级意识、阶级行动的意义及其地位已经远远不像过去那样重要了。薇登(Kim Weeden)和格伦斯基(David Grusky)曾总结说:“在过去的25年里(指1980年—2005年——笔者注),阶级分析的目标已经从发展对集体行动、革命和其他宏观水平的结果变量的解释,转移到去解释在个人层次生活机会、态度和行为上的变异”(Weeden & Grusky, 2005a)。而且无论是在宏观水平上还是在微观水平上,阶级的影响在不同的社会领域中有可能完全是不一样的,在政治冲突和政治行为领域,也许阶级的影响更为显著,在生活方式或日常生活领域中,其他社会因素的影响也许可能更为显著,例如,受教育水平、职业等(Evans, 1992)。

  

四、代结语:老、新中产阶级

  

   本文一开始就明确说明,本文所使用的中产阶级概念,是指所谓的“新”中产阶级,这几乎在社会学的阶级研究和中产阶级研究中是不言自明的。本文所阐释的“中产阶级问题”就是来自于这部分人的崛起。当代社会学中主要的阶级结构理论12都首先从雇佣关系入手划分了资本主义社会中最基本的阶级:资产阶级(雇主阶级)、无产阶级(雇员阶级),以及小资产阶级(自雇佣者阶级)。这里,小资产阶级也被称之为“中产阶级”。因此,中产阶级有老、新之分。现代阶级理论的挑战与回应,主要来自于新中产阶级,它所带来的问题完全不同于老中产阶级,米尔斯在他的名著中对此做了充分的阐述(米尔斯,1987),实际上本文就是围绕新中产阶级的挑战与回应做的阐释。本文想要特别强调的是,人们应该保持对这种区别的高度重视,而现实是人们常常将二者混在一起。如果你认为雇佣关系和雇佣地位是最重要的“自变量”,那么老、新中产阶级几乎就是两个不同的阶级,因为他们身处不同的雇佣关系之中,拥有不同的雇佣地位。

   一个引人注目的不同是,在发达社会中,老中产阶级即使没有完全消亡,也处在不断消亡的状况中,赖特甚至认为他们是“小商品生产形式”的产物(赖特,1985)。而新中产阶级则是崛起的阶级,挑战来自于它,关注也聚焦于它。当代中国社会则与之大相径庭。虽然中国社会也经历了高速的工业化,业已进入了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的行列,但中国恰恰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经历了传统老中产阶级大发展的状况,例如,个体经济、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大发展,也就是说,在当代中国的发展过程中,老、新中产阶级是并驾齐驱的。因此,不要说所谓中产阶级和其他阶级的关系,就是老、新中产阶级的关系也未得到系统的分析。这种缺陷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理论上的混沌。

   中国是一个具有多种唯一性的国家,当代中国的中产阶级会有很多中国的特色,需要清晰的理论概念和逻辑去分析他们,既不讳疾忌医,也不乱开药方。有了理论和逻辑,界定和数据自然会有结果。

   参考文献:

   埃里克•奥林•赖特,2006,《阶级》,刘磊、吕梁山译,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埃里克•奥林•赖特,2004,《后工业社会中的阶级──阶级分析的比较研究》,陈心想等译,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

   C•赖特•米尔斯,1987,《白领——美国的中产阶级》,杨小东等译,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马克思,1961,《哲学的贫困》,北京:人民出版社。

   马克斯•韦伯(Max Weber):《经济与社会》,林远荣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尼科斯•波朗查斯,1982,《政治权力与社会阶级》,叶林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尼科斯•普兰查斯,1981,《传统小资产阶级和新小资产阶级》,载《马克思主义研究参考资料》总第101期。

   Clark, T. N. & S. M. Lipset, 1991, “Are Social Classes Dying?” International Sociology, Vol. 6, No. 4.

   Erikson,Robert & John H. Goldthorpe, 1992, “Concepts, Data, and Strategies of Enquiry,” in Robert Erikson & John H. Goldthorpe, The Constant Flux: A Study of Class Mobility in Industrial Societies, University of Oxford, pp. 28-63.

   Evans, Geoffrey, 1992, “Testing the Validity of the Goldthorpe Class Schema,”European Sociological Review, Vol. 8, No. 3.

   Giddens, Anthony, 1973, The Class Structure of the Advanced Societies, New York: Harper & Row.

   Goldthorpe, John, 2002, “Occupational Sociology, Yes: Class Analysis, No: Comment on Grusky and Weeden’s Research Agenda,” Acta Sociologica, Vol. 45, No. 3.

   Goldthorpe, John, 1996, “Class Analysis and the Reorientation of Class Theory: The Case of Persisting Differentials in Educational Attainment,” The British Journal of Sociology, Vol. 47, No. 3.

   Goldthorpe, John, 1982,  “On the Service Class, Its Information and Future,” in Giddens & G. Mackenize (eds.), Social Class and the Division of Labor,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pp. 152-165.

   Lockwood, David, 1958, The Blackcoated Worker: A Study in Class Consciousness, London: Allen and Unwin.

   Parkin, Frank, 1974,“Strategies of Social Closure in Class Formation,” in Frank Parkin (ed.), The Social Analysis of Class Structure, London: Tavistock Publication.

   Parkin, Frank, 1969, “Class Stratification in Socialist Societies,” The British Journal of Sociology, Vol. 20, No. 4, pp. 355-374。

   Poulantzas, Nicos, 1974, Fascism and Dictatorship, London: Humanities Press.

   Weeden, Kim A. & David B. Grusky, 2005a, “The Case for a New Class Map,”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Vol. 11, No. 1.

   Weeden, Kim A. & David B. Grusky,2005b,“Are There Any Social Classes at All?” Research in Social Stratification and Mobility, Vol. 22, No. 4, pp. 3-56.

   Wright,Erik Olin, 1997, Class Counts: Comparative Studies in Class Analysi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Wright, Erik Olin, 1996, “The Continuing Relevance of Class Analysis,” Theory and Society, Vol. 25, No. 5, pp. 693-716.

   Wright,Erik Olin, 1985, “The biography of a Concept: Contradictory Class Locations,” Classes, London: Verso, pp. 19-63.

   【注释】

   ①指的是关于“中产阶级”的讨论,而不是“中等收入群体”的讨论。

   ②在传统社会主义社会中是否存在阶级或阶级化的过程,是一个有争论的问题。至少有学者认为,传统社会主义社会存在着阶级化的过程,因而存在着阶级,其中,最为重要的标志即是这些社会中类似于西方社会的中产阶级的兴起(Parkin, 1969;Giddens, 1973),尽管社会主义社会与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着本质的区别。

   ③“以前的中间等级的下层,即小工业家、小商人和小食利者,手工业者和农民——所有这些阶级都降落到无产阶级的队伍里来了。……无产阶级就是这样从居民的所有阶级中得到补充的。”参见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北京: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35页。

   ④意为穿黑色西服上班的职员,和穿工作服的体力工人相区别。后面的“白领”其意义同样,因英国社会学家洛克伍德(David Lockwood)1958年撰写的关于中产阶级的名著《The Blackcoated Worker: A Study in Class Consciousness》的书名而成为学术名词。

   ⑤阶层的概念因为涉及更复杂的讨论,这里不做赘述。

   ⑥英国社会学家、新韦伯主义的代表约翰•戈德索普(John Goldthorpe)和美国社会学家、新马克思主义的代表奥林•赖特(Erik Olin Wright)都对此做过系统分析。

   ⑦一些极端激进分子成为西方社会中最早的一批恐怖主义分子。

   ⑧作者曾经专门撰文讨论了分析中产阶级社会-政治功能的多维框架。有兴趣的读者可参见李路路:《中产阶级的社会-政治功能:新的问题取向和多维分析框架》,载《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8年第4期。

   ⑨作者曾经专门撰文讨论了现代阶级的多元范式。有兴趣的读者可参见李路路等:《当代社会学中的阶级分析:理论取向和分析范式》,载《社会》2012年第5期。

   ⑩在现代阶级理论中,即使承认阶级意识的中介作用,这种看法也有可能是简单或片面的,属于一种强的单一因素决定论。因为,阶级结构对阶级意识的影响完全有可能是多方面、多层次的,在不同的社会领域中有不同的影响,甚至在某些领域中可能没有影响。

   11当约翰•戈德索普(John Goldthorpe)提出服务阶级的概念时,很多人认为他将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等合并在一起统称为服务阶级是不恰当的,因为他们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别,例如,在职业上。但戈德索普的解释是:他们在雇佣关系的性质上是一致的,即都属于服务关系。这一共同性超越了他们之间的差异,构成了服务阶级的核心基础。(Goldthorpe, 1982)

   12以和文化特征的阶级理论相区别。

   李路路: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Li Lulu, Center for Studies of Sociological Theory & Method, Renmin University)

   孔国书: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Kong Guoshu, Department of Sociological, Renmin University)

  

  

    进入专题: 中产阶级   阶级结构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人口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431.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17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