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晚清闭关自守政策有没有错?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2 次 更新时间:2017-04-21 13:14:14

鲍盛刚  

   晚清闭关自守政策有没有错?

   ——及其当今美欧民粹主义

  

   晚清闭关自守政策是一种错误,这已是定论,因为由此中国走上了一条落后被挨打的道路。与此相比,日本选择了改革开放的政策,由此挤进了当时以西方国家为主导的世界体系核心圈,成为世界上第一批实现工业化与现代化的非西方国家。但是,如果当时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中国就会变得强大吗?或者是否情况可能会更坏?或者说闭关自守是一种迫不得已的唯一选择呢?还有日本明治维新是否就是改革开放,融入当时全球化的自由主义政策,还是本质上是一种国家工业化与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呢?对于这些问题的疑问,如果放到当今世界,比较美国与西方国家面对全球化的选择,可能会有不同的思考。

   目前,主流社会普遍认为美欧国家的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是坏东西,贸易保护主义是一种损人不利己政策,由此结果将导致美国与西方国家在新一轮的全球化浪潮中被边缘化。但是,也有学者认为美欧国家民粹主义兴起是一种迫不得已的唯一选择,因为从政治上讲,全球化是不公平的,资本与精英阶层是得益者,但是他们的利益是以牺牲社会和国家利益为代价的,所以民粹主义在美欧国家国内经济问题上反映了大部分中产阶级和下层民众的诉求和愤怒。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美欧国家的量化宽松不仅救助了华尔街等金融资本,而且使金融资本通过货币游戏更加变本加厉地掠夺中产阶级、下层民众和实体经济,贫富差距比金融危机前更加剧了,而恐怖主义和大量移民涌入欧盟是美欧发达国家在发展中国家推行新自由主义造成的恶果,发达国家的民众要求回归国家本位是正当的诉求。从经济上讲,全球化对于美国与西方国家来讲是致命的,因为如果任由资本,产业外包转移,自由放任,制造业将被掏空,就业机会消失,政府债务剧增,结果只能是国家的破产与社会的动荡。所以,全球化在美国与西方国家的逆转是必然趋势,正是因为精英阶层和媒体抱着新自由主义的教条不放,只顾一己之利,漠视现实,所以,他们才惊呼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是“黑天鹅事件”,而特朗普无非是那个说了真话的小孩,“皇帝没有穿衣服”。那么,面对全球化趋势,美国与西方国家到底应该如何选择呢?可以说他们面临的困境与中国晚清政府面临的选择具有类似性。如果听之任之,任凭产业空洞化,就业流失,显然是一种错误。那么,采取闭关自守是否是唯一的选择呢?至少可以减缓产业与就业的流失呢?或者由此是否会重蹈中国晚清的覆辙,在全球化的浪潮中,在新一轮的世界体系形成中被边缘化?

       19世纪是欧洲的世纪,更是大英帝国的世纪,以产业效率为中心,英国创造了一个贸易的而非领土的帝国。 而中国在那次全球化浪潮中选择闭关自守政策,在世界体系中被边缘化,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在1870年以后英国开始走向由盛而衰,其原因在于资本的流出与对外投资的加速发展,1870年至1913年间,英国的对外投资增长了近250%,1913年达到了40亿英镑,相当于近一半的英国储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时,除了土地之外,英国资产的一半多在海外。无疑对外投资从短期和对资本来讲比国内投资盈利更高,但是,长期来看对英国和世界经济结构都是一种深远的变化。所以,对于英国来讲,成在于全球化,败也是在于全球化。对此凯恩斯针对英国衰退开具过一个药方,他在1933年具有开创性的论文《国家的自给自足》中写到:商品在更大程度上必须在国内生产,金融也必须具有更多的国家特征,为此,凯恩斯推荐了去全球化的政策建议,“因此,我赞同最小化国家间经济纠结的观点,思想、知识、科学、好客和旅行,这些事情就其本性而言应该是国际的。但是,商品应该尽可能在国内生产,最重要的是,金融应该是国家的。在同时,那些寻求摆脱这种国家间纠结的人应该是谨慎的并徐缓而行,它不应该是把植物连根拔起,而是通过整枝法使植物向着不同方向生长。因此,因为这些强有力的理由,我倾向于这种信念:在转变完成后,比1914年更大程度的国家自给自足和国家间的经济分隔要比其它方式更好地促进和平的事业。无论如何,经济国际主义的时代在避免战争上并不是特别成功的,如果经济国际主义者反驳说,它成功的不完善从未给它一个公平的机会,那么,可以合理地指出,在未来的一些年份里,几乎是不存在这种机会的。”

   美国的崛起与繁荣很大程度上得益于19世纪后半期的经济全球化与资本和技术的转移,或者说得益于英国的衰退。上世纪初畅销书《世界的美国化》作者威廉·斯迪德认为尽管在18世纪美国处于英国统治之下,但是随着美国的崛起,英国未来的经济将与美国息息相关。当时欧洲人惊呼“美国入侵”,牢骚满腹的抱怨每天早晨每一位普通公民都在美国制造的闹钟声音中醒来;从产自美国新英格兰的床单上爬起床,用纽约的肥皂和扬基安全剃须刀刮脸。然后穿上产自西卡罗来纳的袜子,再外面再蹬上一双波士顿长靴;系紧康涅狄克州产的背带裤,等等,欧洲人发现生活已经离不开美国制造,英国首相威廉·格兰斯顿1878年就预言美国在商业地位上超过英国是无法避免的,“当我们还在为自己的快速发展洋洋自得的时候,美国人已经在一路小跑超过我们。” 那么,美国为何会超过英国呢?原因之一是英国人和英国公司每年都将他们一半以上的存款投资到美国,这甚至超过了他们对自己国家的投资。虽然这些投资带来的收益使英国每年的国民收入得到增加,但是这些投资本身让美国企业完成了现代化,美国在一夜之间从以农耕为主的社会成为以工业为主的都市化社会,成为举世瞩目的经济成功的象征。

   如果说19世纪世界体系的中心在欧洲,并由此形成了以大英帝国为核心的三个同心圆,即核心地带,半边缘地带与边缘地带,那么20世纪世界体系的中心显然已经偏移至美国,并由此形成了以美国为核心的三个同心圆。但是,到上世纪70年代中期世界体系发生了位移,对美国的挑战首先来自于崛起的德国与日本,其中特别是日本,所以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本经济崛起,美国一度视日本为主要威胁,只不过日本不久就迷失了,所以美国心理也就平衡了。但是令美国没有想到的是日本之后又来了中国,中美矛盾实际上是美日矛盾的继续,根源在于全球化时代市场逻辑与国家逻辑的矛盾。冷战后美国对华政策主要是接触战略,即将中国融入现有世界经济体系,认为通过市场化可以推动中国民主化的进程,进而达到和平演变中国的目的。同时认为打开中国市场,可以拉动美国的出口与就业,这是美国的如意算盘。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后来的发展出乎意料。由于大量外资的涌入,中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平均增长率达到9.5%以上,是美国经济增长率的3倍。在加入WTO后,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和制造业大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和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是与此相对,因为资本和产业的转移,美国和西方国家发展势头减弱,经济陷入衰退。无怪乎目前美国许多人认为美国对华接触战略是一个错误,让中国加入WTO更是美国和西方的一个悲剧。因为由此中国掏空了美国的制造业,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与饭碗,钱都给中国赚走了。所以,中国人富了,美国人穷了,中国崛起了,美国衰退了。那么,怎么办呢?美国国际关系研究学者罗伯特·吉尔平曾分析到,衰退中的大国有三种战略可选择,一最激烈的做法是利用自己的军事力量排除新兴国家的经济挑战和军事威胁;二是后退到贸易保护中去,以削弱新兴国家的经济;三是采取使本国日趋衰退的经济振兴起来的政策措施。通常受到挑战的国家是把各种战略结合起来贯彻。目前,美国对华政策基本上遵循了这一原则,如美国重返亚太,就是遵循了第一条原则。美国组建TPP,将中国排挤出去,就是遵循了第二条原则。美国推动再工业化政策,就是遵循了第三条原则。而在后二条原则推行乏力的情况下,美国越来越趋于推行第一条原则,即在南海“横行”自由,挑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试图由此打乱中国和平崛起的进程,显然这是目前中美矛盾愈演愈烈,中美关系走向临界点的根源。

   从历史上看在近代以前,中国一直处于东方体系的核心位置,但是在近代世界体系中,由于中国选择闭关自守的政策,中国落入体系的半边缘和边缘位置。与之相对,日本选择脱亚入欧的开放与融入政策,所以日本挤进了世界体系的核心圈,可以说这是近代中日大分岔,大分流的原因,也可以说近代中国的衰败既是自身政治制度僵化腐败的结果,也是中国面对世界体系变化错误选择的结果。现在美国把自己面临的问题都归于全球化,认为是全球化导致了发达国家就业机会的流失,中产阶级的贫困化,导致了美国与西方经济的衰退,福利制度的难以为继。所以,解决出路在于闭关自守,回归本土主义,贸易保护主义,这也就是民粹主义兴起的根本原因。但是,与此相对的另一种认为或者逻辑是,正是因为高工资,高福利,高税收压制了美国与西方国家的资本积累,逼走了企业,由此导致经济增长的停滞,失业率居高不下,税收与福利的下降,国内投资机会的枯竭,资本与产业的转移。所以,美国与西方国家问题的根源在于自身,而不在于全球化,民粹主义实际上于事无补,闭关自守结果只能是自我孤立化与自我边缘化。所以,无论是米塞斯,哈耶克,还是后来的米尔顿·弗里德曼,詹姆斯·布坎南都认为所谓市场经济体制实际上从19世纪下半期随着福利国家的产生,在西方就已经开始走向衰退,这是西方文明的悲剧。而西方文明的复兴显然有赖于自由主义市场竞争理念与体制的复活和重建。那么,美国应该如何选择以应对面临的困境,从而使美国再次强大呢?显然,目前美国面临的选择与19世纪中后期的中国有很大的相似性。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04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夏林翁 2017-05-08 21:26:45

  没有人智

严雅晖 2017-04-21 17:14:57

  浅薄之论,不值得一看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