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新雨:“台独”的历史根源:从“白团”到“台湾帮”

——作为中国叙述的“台湾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01 次 更新时间:2016-11-24 12:31:23

进入专题: 台独   白团   台湾帮   社会主义统一派  

吕新雨 (进入专栏)  
而“时代力量”正是“太阳花运动”的产物。35从民进党到“时代力量”,“台独”势力日益需要以彰显其与日本军国主义的联系来获得“本土化”的资源。把政治生命绑在日本右翼军国主义的战车上,背后依赖的正是作为冷战延续的美日军事同盟。但是,这一依赖已经不那么可靠了。

   今天的世界格局急速变化,中美之间的博弈则成为决定世界大势的基石。6月18日习近平在访问塞尔维亚第一场活动是向1999年被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的前驻南斯拉夫大使馆旧址献花圈、吊唁死难烈士,这也是17年来中国领导人首次亲临现场。1999年科索沃危机,北约在没有获得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第一次以“人权高于主权”的宣称,持续发动长达78天的大规模空袭。这成为后冷战时期的一系列症候性事件的开端。从前社会主义阵营下的科索沃危机、颜色革命,到中东“阿拉伯之春”、乌克兰危机,后雅尔塔时代的地区危机不断。今天,族群冲突与难民问题成为21世纪最大的国际政治,接续的正是苏东解体之后的世界形势。6月25日,几乎与英国脱欧同时,中俄两国领导人共同签署了《关于加强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和《关于促进国际法的申明》,剑指“一些谋求获得军事优势地位的国家和联盟顽固拒绝讨论削减和限制保障其拥有决定性军事优势的武器,这正是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遭到破坏的重要根源”,世人瞩目。中俄重申维护和巩固二战以来的世界和平格局,回应的是当今世界的动荡,针对的是第三次世界大战酝酿的危险,由此呼唤新的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形成。在这一轮新的世界格局的重组中,在所谓“新的冷战”降临的时刻,中国的角色和责任之重前所未有。

   今天“华盛顿共识”已经百孔千疮,但是出路何在?就台湾问题而言,与反共意识形态的历史叙述正面交锋,已经无法回避。事实上,“国民党史学”早已乘着马英九政权对美国所标榜的西方民主人权价值服膺的翅膀,成为大陆“民国热”和“翻案史学”的推手,所谓“历史虚无主义”的盛行,其功厥伟。在这一推动大陆加入“历史难民”的意识形态的“难民潮”中,我们的市场化传媒配合默契,成为意识形态阵地失守的典型表征。而反抗和批判这一叙事的力量,却被既有的霸权结构压抑于无形。因此,让“失踪者”归来36,为牺牲者正名,不仅仅是台湾统左翼的历史使命,更是20世纪以来社会主义中国叙述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

   在这个关键时机,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应该联合统战部一起正式邀请台湾地区合法政党劳动党主席组团访问北京,不以其小,而是以共同的政治认同为纽带,建立两党之间真诚的合作关系,并以两党联盟的形式作为统战的主体,而不是对象。由此,把统战的主体延伸到台湾社会内部,以建立更加有效而广泛的统一战线,并以此作为构建“一国两制”的政治基础。这是通往社会主义的大门,也是“社会主义统一派”存在的意义,即以社会主义为愿景的台湾社会的生存与发展,——它可以,也应该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进行。即不再是以国民党或民进党之两党政治为统战诉求,而是谋求以台湾的社会主义政党为主体,以认同社会主义中国为基本面、打破党派界限的统一战线。如此,才有可能真正打破海峡两岸的危机结构。而其中,台湾经济困境的破局是关键,因此,通过谋求与劳动党为代表的“社会主义统一派”合作为管道,以大陆广阔的市场自下而上地支持和辅助台湾草根社会,特别是乡村社会的经济发展,农村包围城市,把利益直接输送到最底层社会,走“群众路线”的统一战线,才有可能从根本上赢得台湾地区的民心,并由此促使台湾“社会主义统一派”领导的社会运动更多地延伸至社会基层经济组织中去。使其从城市劳工运动出发,尽可能拓展到乡村合作社等各种经济组织,充分利用大陆采购台湾农产品的有利机缘,以政治为经济,以经济为政治,形成政治和经济相结合的组织资源,并以此方式对接大陆市场,使得大陆的让利能够通过“统左派”,真正流向台湾基层社会,为台湾底层社会的民众福祉助力。

   只有通过“统左派”让利给台湾民众,“统左派”才有壮大的物质基础与社会声望。而不是绕过“统左派”,被台湾既有的政经架构所绑架,从而丧失主导权。今天的台湾问题,说明过去的统战路线和方针需要反思,对台工作中的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也亟需打破。既要重新检讨围绕大陆对台湾的让利渠道所形成的利益集团,切断被输送到反共阵营中的利益链条,割除对台独势力的输送;也需要甄别到大陆口头说自己是统派,却从未在台湾为统一运动作任何贡献的机会主义分子;按照蓝博洲的描述,今天台湾骂人最脏的话还是:你是共产党!这其实是“白色恐怖”时期的“恐共”心理在台湾这个反共社会的延续,“亲中”的帽子成为污名化的方式。这使得站队,而不是批判性的反思,成为台湾社会“政治正确性”的方式。因此,要营造和保护支持统战路线的台湾各界人士发声的平台和管道,使之能够形成遏制岛内反共话语的合力,而不是任由大陆市场化媒体炒作违背基本史实的“民国热”,这一右翼民粹主义的温床。只有这样,才能够打破台湾被“台独”/“独台”势力所把控的政治与经济的霸权,让台湾“社会主义统一派”真正强大起来——这已经是时代的迫切要求。这不仅仅是海峡两岸民族经济的融合,更是从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值得海峡两岸的社会主义者携手共同奋斗。“你流的血照亮着路,我们会继续向前走”,这是海峡两岸共同之路,也是从危机到转机的世界历史时刻。

   *本文整理自2016年4月25日蓝博洲“寻找被湮没的台湾理想主义”演讲现场的主持评议。2016年5月4日初稿,7月25日完稿于上海。

   【注释】

   ①陈明忠:《无悔陈明忠回忆录》,北京:三联书店2016年版,第242页。

   ②Mahmood Mamdani, Good Muslim, Bad Muslim: America, the Cold War and the Roots of Terror,New York: Three Leaves Press, Doubleday, 2004.

   ③[日]野岛刚:《最后的帝国军人:蒋介石与白团》,芦荻译,台北:台湾联经出版社出版2015年版,第113页。

   ④同上,第119页。

   ⑤同上,第132页。

   ⑥同上,第129页。

   ⑦同上,第136页。

   ⑧同上,第150页。

   ⑨同上,第102页。

   ⑩蒋介石:《革命实践研究院军官训练团成立之意义》,载[日]野岛刚:《最后的帝国军人:蒋介石与白团》,第414—415页。

   11[日]野岛刚:《最后的帝国军人:蒋介石与白团》,第339页。

   12林晓光:《战后日本的“台湾帮”与中日关系》,载《台湾研究》2004年第4期,第46—50页。关于日本“台湾帮”的详情,可参见[日]本泽二郎:《日本政界的“台湾帮”》,吴寄南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0年版。

   13薛龙根:《论析日本的“台湾帮”》,载《台湾研究》2000年第4期,第48—54页。

   14林晓光:《战后日本的“台湾帮”与中日关系》,载《台湾研究》2004年第4期,第46—50页。

   15《台媒解密历史:蒋介石密组“白团”策划反共》(2014年4月28日),中国新闻网,http://www.chinanews.com/tw/2014/04-28/6111506.shtml。

   16《安倍晋三为外祖父岸信介扫墓,坟前报告安保法案通过》(2015年9月22日),澎湃新闻网,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78028。

   17陈明忠:《无悔陈明忠回忆录》,第219页。

   18张凤山:《黄昭堂——“台独联盟”元老之一》,中国网,http://www.china.com.cn/chinese/TCC/180711.htm。

   19《台媒:“台独”大老黄昭堂骤亡 绿营相当震撼》(2011年11月17日),中国新闻网,http://www.chinanews.com/tw/2011/11-17/3467640.shtml。

   20邓婧:《“家族制度”对日本亲台右翼政客的影响———兼论日本右翼与“台独”势力的结合》,载《现代台湾研究》2015年第2期,第30—36页。

   21邱士杰:《内在于台湾的中国革命:〈安息歌〉的故事》,载《文汇报•信息雷达》2013年2月11日,http://info.whb.cn/xxld/view/28034。

   22《安息歌》,参见http://my.tv.sohu.com/us/17952588/16871015.shtml,署名为“飞鱼云豹音乐工团”敬制,这是台湾原住民音乐团体,属于“统左派”。

   23周恩来:《以积累渐进的方式推进中日邦交》,载《周恩来外交文选》,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0年版,第342—348页。

   24参见孙哲、张春:《美国在台“特殊利益”的建构》,载《台湾研究季刊》2005年第1期,第24—32页;贾妍、信强:《从“中国帮”到“台湾帮”:美国国会亲台议员与美台决策》,载《太平洋学报》2005年第5期,第35—46页。

   25张迎春:《稻田入阁 安倍内阁到了最危险时刻》,中评社北京8月20日电。

   26陈明忠:《无悔陈明忠回忆录》,第167页。

   27参见曹天宇:《当代中国改革中的社会民主主义思潮》,载曹天宇:《社会主义,还是社会民主主义——中国改革中的“民主社会主义”思潮》,香港:大风出版社2008年版,第1—25页。

   28陈明忠:《无悔陈明忠回忆录》,第270页。

   29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载《毛泽东选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66年版,第634页。

   30林书扬:《台湾社会的战后阶级结构和两岸问题》(2001年10月),载《林书扬文集》第3卷,《有了统一才能自决》,台北:人间出版社2011年版,第129—130页。

   31陈明忠:《无悔陈明忠回忆录》,第275页。

   32《中共中央印发〈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试行)〉》,中国政府网,http://www.gov.cn/zhengce/2015-09/22/content_2937054.htm。

   33刘相平:《台“国史馆”新规暗藏一石数鸟之计》,中评社北京8月9日电。

   34陈明忠:《无悔陈明忠回忆录》,第276页。

   35《国民党不立碑 台湾战士苦等70年……“台湾塔”冲绳落成》(2016年6月28日),东森新闻网,http://www.ettoday.net/news/20160628/724796.htm。

   36参见张方远:《大陆思想史里失踪的台湾斗士》(2014年5月19日),观察者网,http://www.guancha.cn/zhang-fang-yuan/2014_05_19_229447.shtml。

   吕新雨: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华东师范大学-康奈尔比较人文研究中心(Lu Xinyu,School of Communication, East China Normal University; ECNU-Cornell Center for Comparative Humanities)

  

  

进入 吕新雨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台独   白团   台湾帮   社会主义统一派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 台海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260.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16年第6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