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东屏:制度安排者决定制度演变

——制度变迁新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86 次 更新时间:2016-11-22 16:31:54

进入专题: 制度演变   制度增减   制度变迁   制度安排   制度意图  

韩东屏 (进入专栏)  

   其三是直接受到了来自他人的压力。如某些人或某个利益集团为自身利益而提出的制度保护诉求、制度改革者的呼吁和既有制度受压者的抗争之类,都有可能使制度安排者对既有制度相应地做出某些调整、变动或妥协性改良。

  

   其四是某种新技术的出现使制度安排者设计出台新的制度成为可能。如蒸汽机和大型机器的出现,使得发明工厂化生产制度成为可能;如电脑和互联网技术的出现,使得分散办公或在家工作的制度安排设想有了可实现性。

  

   其五是制度安排者当初设立某一制度的外部前提条件出现了变化。比如当社会已经出现人口负增长之时,再继续用制度严格控制人口出生就不仅是没有必要的,而且还会是有害的。

  

   以上五种关联说明,某些外部因素确实可以影响甚至改变制度安排者的制度意图,并进而改变制度。但是,同样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外部因素对制度意图的影响再大,也起不了决定作用,因为制度安排者完全可以无视这些外部因素的存在而继续坚持己见和保持已有的制度安排。特别是当这些外部因素所要求的制度变更并不符合制度安排者本身的利益或目的追求时,制度安排者就更不可能因为这些外部因素的存在而改变自己的制度意图和既有制度安排。适如当今实际操控美国社会制度安排权的华尔街金融大鳄们,就非常不愿意按照罗尔斯的《正义论》来安排美国的社会分配制度。

  

   因此,所有外部因素都算不上制度意图变化的决定因素,自然也就算不上是制度演变的决定性因素,既有制度能不能变,尤其是何时变,会怎么变,统统还是得由制度安排者自己说了算。如果制度安排者自己就是不想根据外部因素及其变化情况改变自己的制度意图和制度安排,那其制度意图和既有制度就不可能发生任何变化。这就再次说明,只有制度安排者的制度意图,才是制度演变的决定因素;只有制度安排者,才是制度是否改变、何时改变和如何改变的决定者。易言之,制度安排者有可能根据外部因素来变更制度,也有可能不变更制度,最终是否变更、何时变更和如何变更,还是要其根据自己的制度意图来做决定。何况,如前所述,在所有外部因素不变的情况下,制度安排者也可以仅仅因为自己制度意图的改变而调改制度,而这种改变就完全与外部因素无关。所以,制度安排者及其制度意图,才始终是制度变更或演变的决定因素。

  

   既然如此,我们就能获得这样的启发:在崇尚民主的时代,如何让制度安排者总是全体社会成员或他们的真正代表,如何让制度安排者的制度意图总能真正体现的是全体成员的共同目的,乃是决定制度制定和制度演变之结果是好是坏的头等大事。

   [1] 韩东屏:《论制度的本质与开端》,《江汉论坛》2014年第9期。

   [2] 余彬摘编:《重庆医疗调价实施7天后喊停》,《楚天都市报》2015.4.3。

   [3] 吕中楼:《新制度经济学研究》,中国经济出版社2005年版,第236页。

   [4]赖婉英:《诺思制度变迁理论述评》,《经济研究导刊》2011年第34期;卢现祥:《西方新制度经济学》,中国发展出版社2005年版,第80-88页。

   [5] 程虹:《制度变迁的周期——一个一般理论及其对中国的研究》,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27页。

   [6] 刘圣中:《历史制度主义——制度变迁的比较历史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第124-125页。

   [7]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38页。

   [8] 刘圣中:《历史制度主义——制度变迁的比较历史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第7页。

  

   原载《天津社会科学》2015年第6期

进入 韩东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制度演变   制度增减   制度变迁   制度安排   制度意图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24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