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天乐:毛泽东对孔子评价的转变及其原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94 次 更新时间:2016-11-14 11:22:40

进入专题: 毛泽东   孔子   儒家  

冯天乐  
又出版了《孔教会杂志》、《灵学丛志》和《不忍》等杂志,狂热鼓吹恢复儒教主义,宣扬鬼神迷信,形成一股反对民主共和、否认科学的思想逆流。即使袁氏死后,这种尊孔风潮仍未止息。康有为乘张勋复辟清逊帝的机会,请北洋政府在宪法中定孔教为国教。在此刺激下,一些新文化的倡导者,如陈独秀、李大钊、吴虞等人,深感孔教与帝制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认为孔子所提倡的道德礼教,正是帝制的护符,非加痛斥,无法引导国民扬弃帝制,追求自由。毛泽东对康有为的尊孔之举也十分反感,在《湘江评论》创刊号着文加以批判。文章篇幅不长,特将全文照录,以备参考。

  

   各国没有明伦堂(一九一九年七月十四日)

  

   康有为因为广州修马路,要拆毁明伦堂,动了肝火,打电给岑毓英、伍廷芳,斥为“侮圣灭伦”。说,“遍游各国,未之前闻。”康先生的话真不错,遍游各国,那里寻得出什么孔子。更寻不出什么明伦堂。

  

   什么是民国所宜?(一九一九年七月十四日)

  

   康先生又说,“强要拆毁,非民国所宜。”这才是怪!难道定要留着那“君为臣纲”“君君臣臣”的事,才算是“民国所宜”吗?

  

   随后,他又着文对孔学垄断中国思想界的现象大加抨击:

  

   我们反对孔子,有很多别的理由。单就这独霸中国,使我们思想界不能自由,郁郁做二千年偶像的奴隶,也是不能不反对的。

  

   然而,毛泽东对孔子并非全盘否定。青年毛泽东毕竟受过儒家教义的熏陶,培养了深厚的传统文学修养,使他又不同于当时的江湖浪子、绿林豪杰。也正因为此,毛泽东一方面嫌恶旧教育、憎恨“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和“温良恭俭让”的孔夫子的传统;但另一方面,他仍然能接受、运用和继承从孔孟到宋儒到曾国藩在社会上层所宣讲的“立志”、“修养”的理学精神。他把这两个方面奇异地综合起来了。因此,毛泽东对孔子及其学说采取批判继承的态度,他对孔子重视调查研究的务实精神十分欣赏,并对此加以继承和发挥。

  

   《论语·八佾》载:“子入太庙,每事问。或曰:孰谓鄹人之子知礼乎?入太庙,每事问。子闻之曰:是礼也。”这反映了孔子对周礼和周公的态度是十分谨慎和尊重。毛泽东对此十分重视,并将它作为工作方法加以推广。1930年5月,他在《反对本本主义》一文中提出“没有调查研究,没有发言权”的著名论断,并号召干部:

  

   迈开你的双脚,到你的工作范围的各部分各地方去走走,学个孔夫子的“每事问”,任凭什么才力小也能解决问题,因为你未出门时脑子是空的,归来时脑子已经不是空的了,已经载来了解决问题的各种必要材料,问题就是这样子解决了。

  

   孔子除了主张勤学好问之外,还十分重视对问题进行分析思考。他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为政》) ,不但要“思”,还要“再思”(《公冶长》)。

  

   1942年2月毛泽东在《反对党八股》一文中指出,对问题要多加思考,对文章要反复修改时说:

  

   孔夫子提倡“再思”,韩愈也说“行成于思”,那是古代的事情。现在的事情,问题很复杂,有些事情甚至想三四回还不够

  

   孔子重视调查研究和严肃认真的思想方法对毛泽东影响很深,形成了他实事求是的思想。

  

   孔子主张宽猛相济,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也被毛泽东予以继承和发挥。《礼记?杂记下》载:“子贡观于蜡。孔子曰:“赐也乐乎?”对曰:“一国之人皆若狂,赐未知其乐也。”子曰:“百日之劳,一日之泽,非尔所知也。张而不弛,文武弗能也。弛而不张,文武弗为也。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1948年4月2日毛泽东在对《晋绥日报》编辑人员的谈话中说:

  

   在反右倾的斗争中,你们作得很认真,充分地反映了群众运动的实际情况。你们的缺点主要是把弓弦拉得太紧了。拉得太紧,弓弦就会断。古人说:“文武之道,一张一弛。”现在“弛”一下,同志们会清醒起来。过去的工作有成绩,但也有缺点,主要是“左”的偏向。现在作一次全面的总结,纠正了“左”的偏向,就会做出更大的成绩来。

  

   1949年3月,毛泽东在《党委会的工作方法》中要求党员要虚心学习时说:

  

   我们必不可强不知以为知,要“不耻下问”,要善于倾听下面干部的意见。

  

   毛泽东也赞扬孔子的教育主张和教育方法。

  

   孔子曾经说过:“自行束修以上,吾未尝无诲焉。”<(述而)>孔子除了提倡有教无类之外,还懂得因材施教。

  

   《论语·先进》载:“子路问:“闻斯行诸?” 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 ”

  

   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

  

   公西华曰:“由也问期行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1943年3月22日,他在谈到边区文化教育问题时说:

  

   在教学方法上,教员要根据学生的情况来讲课。教员不根据学生要求学什么东西,全凭自己教,这个方法是不行的。教员也要跟学生学,不能光教学生。现在我看要有一个制度,叫做三七开,就是教员先向学生学七分,了解学生的历史、个性和需要,然后再拿三分去教学生。这个方法听起来好像很新,其实早就有了,孔夫子就是这样教学的。同一个问题,他答复子路的跟答复冉有的就不一样。子路是急性子,对他的答复就要使他慢一些。冉有是慢性子,对他的答复快一些。

  

   1956年2月24日,他在同音乐工作者的谈话中说:

  

   孔子是教育家也是音乐家,他把音乐列为六门课程中的第二门。

  

   1958年8月6日,他在审阅陆定一的《教育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一文时曾写道:“中国教育史有人民性的一面。孔子的有教无类,孟子的民贵君轻……”8月22日,他又致信陆定一,说:

  

   中国教育史有好的一面,应当说到,否则不全。

  

   1964年2月3日,在春节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他针对当时课程过于繁琐,学生学习困难的弊病,强调学制要缩短,课程要精简。讲起教育制度的改革时,毛泽东还是把孔子看成自学成才的典型,和从事简化而有效的平民教育的先驱。他说:

  

   孔夫子出身贫农,放过羊,当过吹鼓手,还作过会计。会弹琴、射箭、驾车子,还搞历史书。他学会了“六艺”。孔子的教育只有六门课程:礼、乐、射、御、书、数,教出颜回、曾参、子思、孟子四大贤人。现在的课程就是多,害死人。

  

   这样,毛泽东就透过古今对比,论证孔子对教育的贡献,并指出其教学方法可资借鉴的地方。

  

   不过,毛泽东对孔子的批判也十分尖锐,这主要集中在批判其道德论和中庸哲学方面。他对 孔子轻视劳动就很不以为然,1939年5月4日,他在《青年运动的方向》一文中说:

  

   延安的青年们干了些什么呢?他们在学习革命的理论,研究抗日救国的道理和方法。他们在实行生产运动,开发了千亩万亩的荒地。开荒种地这件事,连孔夫子也没有做过。孔子办学校的时候,他的学生也不少,“贤人七十,弟子三千”,可谓盛矣。但是他的学生比起延安来就少得多,而且不喜欢什么生产运动。他的学生向他请教如何耕田,他就说:“不知道,我不如农民。”又问如何种菜,他又说:“不知道,我不如种菜的。”中国古代在圣人那里读书的青年们,不但没有学过革命的理论,而且不实行劳动。

  

   可能受到毛泽东的影响,到了“文化大革命”,中山大学革命委员会副主任杨荣国(1907~1978)对孔子轻视劳动也大加批判说:

  

   孔子十分看不起生产劳动。他的学生樊迟要求学习农业知识,孔子很生气,他说:这是奴隶干的事情,我才不干呢。他骂樊迟是“小人”(《论语?子路》)。劳动人民怎样回答他呢?有位正在耕田的老农看到孔子,说他不过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只会过不劳而获生活的寄生虫(《论语?微子》)。这是对孔子的最正确的评价。

  

   杨荣国的批孔文章发表后,得到毛泽东的赞赏,随即在各地掀起了批林批孔运动的高潮。1939年2月20日,毛泽东在给张闻天的信中对陈伯达《孔子的哲学思想》一文的观点提出商榷时指出:

  

   关于孔子的道德论,应给以唯物论的观察,加以更多的批判,以便与国民党的道德观(国民党在这方面最喜引孔子)有原则的区别。例如“知仁勇”,孔子的知(理论)既是不根于客观事实的,是独断的,观念论的,则其见之仁勇(实践),也必是仁于统治者一阶级而不仁于大众的;勇于压迫人民,勇于守卫封建制度,而不勇于为人民服务的。知仁勇被称为“德”是历来的胡涂观念,知是理论,是思想,是计划,方案,政策,仁勇是拿理论、政策等见之实践时候应取的一二种态度,仁像现在说的“亲爱团结”,勇像现在说的“克服困难”(现在我们说亲爱团结,克服困难,都是唯物论的,而孔子的知仁勇则一概是主观的),但还有别的更重要的态度如像“忠实”,如果做事不忠实,那“知”只是言而不信,仁只是假仁,勇只是白勇。还有仁义对举,“义者事之宜”,可说是“知”的范畴内事,而“仁”不过是实践时的态度之一,却放在“义”之上,成为观念论的昏乱思想。“仁”这个东西在孔子以后几千年来,为观念论的昏乱思想家所利用,闹得一塌糊涂,真是害人不浅。我觉孔子的这类道德范畴,应给以历史的唯物论的批判,将其放在恰当的位置。

  

   “中庸”是孔子学说的核心思想,是人生修养的最高境界。他曾经说过:“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能久矣”(《雍也》)。毛泽东对此不以为然。他在读艾思奇《哲学选辑》时批注道:

  

中庸思想是反辩证[法]的。他知道量变质,但畏惧其变,用两条战线斗争方法来维持旧质不使变化,这是维持封建制度的方法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毛泽东   孔子   儒家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09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