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策三:应该尽力尽责总结经验教训

—— ——评“十年课改:超越成败与否的简单评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2 次 更新时间:2016-10-14 18:33:01

进入专题: 课程改革评价   “超越成败与否”   “覆灭”   “应试教育”   两大教学模式  

王策三  
是不奇怪的。

   除了我国自身的社会历史联系,还有国际方面。自19世纪下半叶开始,特别是经历两次世界大战,人类对自然生态危机、社会生态危机、人文生态危机的深深忧虑和反思,发现、发生了理性危机,因而兴起了一股强劲的人本主义、非理性主义的批判思潮。“它不仅表现在哲学上,而且对于社会学、教育学、心理学和文学艺术等领域都产生很大影响。”[29]

   这一思潮的发生发展是合乎逻辑的。西方哲学,受柏拉图理性主义统治两千多年,到黑格尔达到极致。理性被夸大膨胀,主宰各个领域,几乎压抑、窒息了非理性。物极必反,于是,引发非理性主义思潮起来严厉讨伐理性主义。到了20世纪下半叶,非理性主义的发展又带上新的特点,更为偏激和彻底,“后现代主义”宣扬解构(消解),“怎么都行”。

   这股非理性主义思潮有积极一面的意义。它猛烈、有力地批判与揭露了理性的局限性和消极的一面,重视人的非理性方面的研究,确实提供了有益的探索。在教育学意义上表现明显。人,是理性和非理性的统一体。如果一个人只有理性或只凭理性去生活,只讲科学、知识、抽象思维、概念、符号……,而不讲情感、意志,艺术、感受、体验……,那就不成其为人。教育要培养学生的理性和非理性两方面的品质,而不能是不健全的人;作为活动过程,教育是理性过程与非理性过程的有机统一,如果将教育看作单纯的理性过程,甚至“硬邦邦”、“干巴巴”、“冷冰冰”,那是很糟糕的。教育学史上受理性主义的影响确实是很大的。非理性主义的冲击,起到了有力的矫正作用,尤其在思想上有巨大启发意义。

   这十年课改的“新课程理念”明显反映了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影响;其积极一面的意义也在于此。它批判、反抗教育学领域理性主义的片面性及其消极危害性,重视学生个性发展;重视直接经验和亲身情感体验;要求教育回归生活,恢复教育本真;等等,等等。它所批判的弊病在我国教育现实中确实是存在的。所以人们始终肯定“新课程理念”有其积极意义,运用得当可以起到有力的矫正作用。如果我们说,这也受惠于国际上非理性思潮的所赐和启发,是真诚的,实事求是的。

   但是,非理性主义思潮的片面性和消极面也是明摆着的。人作为理性和非理性的统一体,固然不能抹杀非理性,但更不能抹杀理性;而且理性总是人的主导方面,人的非理性要受理性的支配和制约。人总主要凭着理性、科学、知识、思维、语言……去生活,哪怕停止几天都是活不下去的。再者,如果非理性不受理性的支配和制约,只任由它来指导人们的思想和行动,那事态就严重了。如,唯意志论的消极影响,它为一些人无视科学、理性,但凭主观意志办事、为所欲为甚至“无法无天”提供了思想武器,在世界和我国历史与现实社会生活中的教训是很沉重的。一个时期“左”的思潮,其思想理论根源之一就是唯意志论,甚至由非理性发展到反理性。其造成的灾难,至今犹使人心有余悸!

   介入这一轮课改的新理念之一,就是轻视科学、知识、思维、语言……,竟然主张“课程即体验”![30]认为课程和教学不是主要传承历史文明成果,而是主要使[是]学生直接经验,甚至说:“知识不是客观存在的真理,而是主观经验建构于个人头脑之中的”。“文字与语言本身不过是‘有形无质’的无意义符号,其意义是说的人或听的人所赋予的。”[31]……如此等等。这些说法,特别是“课程即体验”这一说法,集中而典型地体现出“新课程理念”的非理性主义的色彩。本来,课程教学包含体验是毫无疑问的,但无论如何,不能将它归结为“体验”。近年,国内外都有教育学者借鉴欧洲现象学运动的积极成果,重视生活体验、意义的研究,这类探索是很有价值的。不过,课程教学论不是哲学(更非现象哲学),基本属于具体(教育)科学范畴,并且是应用性、实践操作性极强的学科,必须讲求科学知识、概念、语言、方法、形式……。哲学和科学虽有联系,但又有并应有不同。作为基本属于具体科学范畴的课程教学论,主要应该独立地进行自己的科学的研究,切实研究课程教学的科学规律,既汲取哲学的智慧,也防止哲学代替(教育学)。“新课程理念”不仅明确要求“改变过于注重知识传授”,更以非理性主义的知识观,取代基于理性的科学的知识观。这样一来,情感、意志被提到第一位;而认知(识)、思维、概念、语言、传(讲)授等等在学校教育中就都降位了,而且知识的性质也改变了,不再是基于理性的科学的知识,而主要是个人主观经验、体验之类的东西了。这就大大地消解(解构)了“学科、教师、讲授”为主的课程教学结构,学校教育的独特功能不得发挥,质量不保,水平下降,任其发展下去就会导致实际上取消学校教育。同时,上文已提到,在这一轮新课改中,某些专家和干部的思路和一些说法、做法,不尊重客观实际和规律,缺乏科学考量,主观意志太强;面对群众中、客观上大量的质疑、批评、忠告、劝阻、建言,重视不够,迟迟未能调整思路,坚持“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些,也颇显非理性主义唯意志论的特征。

   过去很长时间里,人们对于“经验、学生、探究”的课程教学模式的讨论,多半局限于教育学领域本身,而未能把它放到多种事件相互联系的历史长河中和世界、时代思想文化发展的大环境、大背景下去观察,因而未能充分意识到总的思想根源,也因而未能深刻理解。回想新一轮课程改革一开始,当有人提出它反映了一股“轻视知识”的思潮的时候,相当多的人认为这是一种奇谈怪论,是虚构“假想敌”,是“贴标签”,是“误读”,纷纷起而批判。其所以如此,原因之一就是对于“课程即体验”之类的“新课程理念”只作了孤立的考察,没有认清楚它是从反对理性主义片面性出发而走向非理性主义的实质,不是孤立于历史联系和世界、时代思想文化发展的大环境、大背景的。只有从“大背景”、“总的思想根源”上认识它,才可能解释和说明它,探索解决问题的整体思路。

   综上,这一轮新课程改革,其所持的理念,“经验课程”模式的顽强表现和充分表演,乃是在今日中国特定的具体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学校课程数学固有矛盾发展和世界范围非理性主义思潮影响交会的产物。它的发生有一定的必然性,也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因而不能停留于表面肤浅观察,不能就事论事,不能简单行事,不能全盘否定,而应该认真对待,重视它提出的问题,汲取并借助其积极因素来帮助克服传统和现实教育中的消极因素。既然它有着深刻的内部根源和广阔的世界文化大背景的影响,因而不能以为轻而易举就可以克服和解决它的问题,必须正视矛盾,有足够耐心,准备长期反复,不懈努力。同时,人们也应该并能够坚定信念和信心,十年课改的深刻启示是,它以极大的尖锐性和鲜明性再一次说明,“学生中心、经验课程、探究学习”(课程和教学应该主要使[是]学生直接经验),不能作为(中小)学校教育的独立或主导模式。人类社会总会不断进步,增长智慧。人们必将超越两种模式的对立,探索以“学科课程”为主、多样综合的模式,有效解决现在发生的矛盾,并迎接和解决不断产生的新的矛盾。[32]历史往往惊人相似和重演,但毕竟在反复中是向前进的。非理性主义思潮尽管一时间似乎势不可挡,影响强大,但是,它毕竟是片面的。它终究不会成为世界主流的思想文化。早在20世纪40年代,就有我国学者指出:“可以说二十世纪的思潮是注重在发现人类之非理性的方面。”“不过须知我们能发见……便无异于超出这个反理想(性)主义了。”“我们知道如此正由于使用理性。”“讲到学问终得诉诸理性。我以为反理性主义并没有予理性主义以打击,却反而供给不少的事实以便理性主义另开拓一步。”[33]人们必将能够克服非理性主义的片面性,争取在理性主导下,不断追求理性和非理性、科学和人文两个方面相对的动态的统一。

  

   注释:

   ①只这一项调查,难免有局限,如果,(我们希望)有热心人士,对学生、家长、教育理论工作者,以及社会各界,也做类似的调查,那一定会提供更多更充分的信息,认识更全面。

   ②许多生理、心理学实验,医疗、制药实验,起先,也都是通过训练鸽子、老鼠、狗、猴子、猩猩等动物进行,待到相当成熟后才施于文乐。

   ③课改专家自己承认:“举步维艰”,“乱象丛生”。参见:钟启泉.中国课程改革:挑战与反思[J].比较教育研究,2005,(12)。

   ④京剧《三岔口》说的是杨家将的一个故事。杨延昭的部将任堂惠,暗地里保护被奸臣陷害而发配的焦赞。在一个旅店里任堂惠与见义勇为、也保护焦赞的店主刘利华发生误会,两人在深夜黑暗中搏斗起来。正当难解难分的时候,刘利华的妻子已把焦赞救出。大家相见,解释误会,同奔三关。

   ⑤2012年高考的时间与上(海)合(作)组织的元首峰会重叠……为了方便考生出行,6日、7日上合组织峰会开始时间将会从原来9点推迟到9点半,道路交通管制从原来8点半推迟到9点05分,这意味着交通管制将在高考开考之后进行。(参见2012年6月7日凤凰网)还有许多感人的故事,如:为某患病的考生专设“一个人的考场”;开特殊通道护送被洪水阻滞的考生;一考生困于家中,多名警察破门急救,护送至考场;等等。(参见2012年6月8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

   ⑥所谓两大教学模式,有多种表述:一种表述为,教师主导、学科课程为主、讲授为主,和“学生中心、经验课程、探究学习”;再一种表述为,夸美纽斯为代表的班级授课,和杜威为代表的“做中学”或“设计教学”,还有一种表述是,“传统派”和“现代派”;以及其他说法,如“学科、教师、讲授”和“经验、学生、探究”;又或者简单概括为“学科课程”和“经验课程”……这些表述都不甚确切,但基本反映了实际。问题的核心就是,学校(尤其是中小学)教育课程和教学应该主要使[是]学生直接经验,还是主要传承人类历史成果?这十年的课程改革,在这里重新展开争议的核心问题也就是这个问题。因此,本文在具体表述时不拘一说,不以辞害意。

  

   参考文献:

   [1][3][14][18]董洪亮.十年课改:超越成败与否的简单评价——“教师对新课改的评价”网络调查[EB/OL].(2011—10—16)http://edu.people.corn.cn/GB/15911286.html.(人民网教育频道);熊旭.十年课改:超越成败与否的简单评价[EB/OL].(2011—10—18)http://edu.people.com.cn/GB/15933543.html.(人民网教育频道)

   [2][4][9][15]李新玲.十年课改说成败[N/OL].中国青年报,2011—10—20(03)http://zqb.cyol.com/html/2011—10/20/nw.Dll0000zgqnb_20111020__2—03.htm.

   [5]查有梁.十年课程改革的理论分析[EB/OL].(2011—11-20)http://se.risechina.or9/yjzy/hwjysc/201111/3378.html.(中国兴华科学教育网)

   [6]靳玉乐,和学新.教育实验论[M].重庆: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4:183.

   [7]柳斌.关于全面提高中小学教育质量问题[J].中国教育学刊,1999(3).

   [8]钟启泉.课程改革的文化使命[J].人民教育,2004(8).

   [10]这两句成语,分别参见《归去来辞》(陶渊明)、《后汉书(卷十七)·冯异传》(范晔)。

   [11][13]钟启泉.课程人的社会责任何在[J].全球教育展望,2006(9).

[12][30][31]钟启泉.概念重建与我国课程创新——与《认真对待“轻视知识”的教育思潮》作者商榷[J].(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课程改革评价   “超越成败与否”   “覆灭”   “应试教育”   两大教学模式  

本文责编:dengjiax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704.html
文章来源:《教育科学研究》2013年第6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