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宏安:李健吾的“批评之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70 次 更新时间:2016-09-24 16:26:10

进入专题: 李健吾  

郭宏安  
即教授或作家肯冒某种风险撰写随笔,形成一种自由的批评。”1985年,他又说:“从一种选择其对象、创造其语言和方法的自由出发,随笔最好是善于把科学和诗结合起来。……它无论何时都不应该背弃对语言的明晰和美的忠诚。最后,此其时矣,随笔应该解开缆绳,试着自己成为一件作品,获得自己的、谦逊的权威。”李健吾先生的批评就是这种“自由的批评”。他以刘西渭为笔名出版的《咀华集》(1936年)和《咀华二集》(1942年)在中国文学批评史上的地位,是众所周知的,那么,他的批评观念是否在法国文学的研究和批评上延续了刘西渭的风采呢?《咀华二集》的初版本中收入了《巴尔扎克的欧也妮•格朗代》等短文,刘西渭的风格一仍其旧,在他转为以法国文学研究为主业的情况下,刘西渭的风格是否有变化?且以他在1957年发表在《文艺研究》上的一篇长达3万字的长文为例。这篇文章题为《科学对法兰西十九世纪现实主义小说艺术的影响》,为纪念《包法利夫人》成书百年而作。这篇文章考察科学与艺术之间的关系,重点论述了科学知识的发展对文学和艺术产生的影响,特别是对小说艺术的影响。这篇文章随即遭到了批判,说李健吾在学术上没有抛弃“资产阶级学者老一套的错误”,“还没有相信马克思主义是真理,还没有认真地学习马克思主义,平时的学习,也只停留在字句的表面,没有深入地体会马克思主义的精神”,最后这篇文章认为李健吾“宣扬自然主义”、犯了“世界观与立场”的错误。今天看来,这样的批判显然不能令人信服。《科学对法兰西十九世纪小说艺术的影响》是一篇条分缕析、丝丝入扣的分析文章,全文围绕着观察、回忆、想象、感受、道德、反映、心、风格、方法、虚像、传奇、升华、描写、对话等概念,用科学来统领,具体地阐释其含义,最后回到全书的结论:“科学到底还是科学,而艺术吸收科学的成果,仍必须回到自己的实践道路。”逻辑无懈可击,论述清晰完整,辨析精微准确。今天看来,这场是非很清楚,论述科学对于小说艺术的影响完全被“阶级斗争”淹没了,科学没有了,艺术没有了,只有斗争了。

  


   多年以来,学术论文被要求符合学术规范,例如关键词、参考文献、注释等,有人开玩笑说,看一篇学术论文,不必看内容,只要看其注释和参考书目就行了。至于说语言风格,那就根本没有位置,不在考虑之列。当然,学术论文必须有规范,不可能写一篇没有注释、没有参考文献的论文,除非你的论文完全独创,空谷足音,振聋发聩,但是迄今为止,这样的论文我的肉眼凡胎还没有发现。但是,凡事一经强调,就易走极端。现在的论文很少有不规范者,但是有特点,所谓“写得好”的论文也很少。为什么?其中原因之一是我们很少谈论如何“写得好”的问题了。具体地说,文体的多样化,批评文体的多样化,似乎已被规范化的论文赶到爪哇国去了,其结果是产生了大量生硬、呆板、四平八稳的文章和善于制造这种文章的人,这大概只对职称晋升、评奖有用,而对于渴望看到一篇好的批评文章的读者来说,就只有望洋兴叹的份了。人们习惯地称李健吾先生的批评为“随笔体的批评”,不过,与西于方说理的随笔和中国古代的“细、情、真”的随笔相比,他的随笔恐怕还是来源与西方更多一些。李健吾先生的批评充分地表现了“批评之美”,体现了“科学与诗”的结合,个人与世界相互渗透,风格的明晰与美的表达,让•斯塔罗宾斯基说:“此其时矣,随笔应该解开缆绳,试着自己成为一件作品,获得自己的、谦逊的权威。”李健吾先生的批评再度引起一些人的重视,承认他的文章是“作品”,这是“此其时”吗?《咀华集》甫一问世,就遭到一些人的攻击,其中之一是作者“只顾到雕琢文章的美丽”。今天,在很少有人关心汉语的语言之美了,“套话”“概念”“术语”等等大行其道,汉语的现状及其命运实在堪忧。在这种情况下,李健吾式的批评是否可以重现其顽强而持久的生命力吗?李健吾先生的文章的风采非有才气者不办,但是动笔之时想到“明白、亲切、平等”,想到读者,这是人人都可以做的。我们也可以破除一些禁忌,如学术论文不可运用“比喻”,不可使用“口语”等等,如此则我们的学术论文可以少一些正襟危坐的呆板之气。我们要切记:社会科学的学术论文,特别是文学的学术论文,并不是单单给专家看的。论文多一些生活气息,少一些学究习气,这是李健吾先生给我们留下的启示。

   李健吾先生是一位大师,是文学的大师,是法国文学翻译与研究的大师,他主张批评是一门独立的艺术,他重视在文章中实现风格的表达,他的批评既有艺术性,又有科学性,是典型的职业批评与大师批评的结合。瑞士思想家德尼•德•鲁日蒙谈到让•斯塔罗比斯基时,说他“无论处理什么题材,首先是以作家的身份出现……,首先考虑风格、匀称、句子的节奏”。李健吾先生与此相似,只是天不假年,令他早逝,其风格,如灵动如风、激情如火、明白如话、清澈如水、富有节奏性的句子等,未能得到全面完整持续的发展。但是,李健吾先生的批评已然是成熟的批评,不妨可以这样认为:李健吾的批评是一种以个人的体验为基础,以普遍的人性为旨归,以渊博的学识为范围的潇洒的自由的批评。他的批评与研究的文章理应成为批评园地的一枝风姿傲然的花朵。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

  

  

    进入专题: 李健吾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518.html
文章来源:中华读书报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