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D.卡普托:对后期海德格尔的一种解释

——玫瑰无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09 次 更新时间:2016-09-22 01:09:55

进入专题: 海德格尔  

J   D.卡普托  
在其中每一个人发现做人的道理。最后,在这一更新的大地之上人们的生活被神圣者之意义充实,神圣者的消息乃是“诸神”。

  

   在他的“泰然让之”与“无意”之思的观念里,海德格尔希望找到使人们从技术的统治中解放出来的道路。这忠于《存在与时间》的最深期待,事实上也忠于他的现象学导师埃德蒙德·胡塞尔——其著作同样深刻地反对科学主义——的最深期待。

  

  

   因而,像费尔曾怡表明的,《关于思的对话》与《根据律》并不“断然反对”《存在与时间》的结论,而是以一种更加深刻的方式与其保有一致。海德格尔走了一条奇怪的道路,这条道路制造了令人惊讶的但并非不可调和的转向。沿着这条路后期思想以一种更加深刻和更加源始的方式包含了前期思想,另一方面前期思想又使得理解后期思想成为可能。正如海德格尔在他给威廉姆·理查德森的信中所说:

  

   只有从在海德格尔I名下所思的东西出发,才能通达在海德格尔II名下要思的东西。但海德格尔I又只有当它包含在海德格尔II之中时才是可能的。[35]

  

   注释:

   [1] John D.Caputo,原 Syracuse University 和Villanova University宗教与哲学教授,是当代英美世界著名的哲学家、宗教学家,在中世纪基督教神学、德国古典哲学和德法现象学与宗教哲学领域成果卓著,与韦斯特法尔、马里翁并称为“后现代神学运动三主将”。

   [2] 吴三喜,男,南开大学哲学院哲学博士生。

   [3] 马丁·海德格尔,Sein Und Zeit,10.Auflage(Tübingen:Max Niemeyer,1963),§2,p.7(下文简称SZ)。译注:文中引用的海德格尔原著基本上采用国内已有的译文,如果引用段落没有汉译则根据德文原著和英文译注进行翻译。

   [4] 安格鲁斯·西勒修斯,Cherubinischer Wandersmann,Eingeleitet und erl?utert von WillErich Peuckert(Bremen:Carl Schünemann,n.d.),Book 1,No.289(p.37)(以下简称CW)。

   [5] 马丁·海德格尔,Der Satz vom Grund (Pfullingen:Verlag Günther Neske,1957),pp.72-3(以下简称SG)。

   [6] 马丁·海德格尔,Zur Sache des Denkens(Tübingen:Max Niemeyer,1969),p.56(以下简称SD)。试比较SG,206ff。译注:汉译见《面向思的事情》(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第62页。

   [7] 马丁·海德格尔,Eiführung in die Metaphysik(Tübingen:Max Niemeyer,1958),pp.21-3(以下简称EM)。

   [8] 马丁·海德格尔,Vom Wesen des Grundes,5.Auflage(Frankfurt:V.Klostermann,1965),pp.43ff.(以下简称WG)。

   [9] EM,16.尽管《形而上学导论》(1935)是基于转向(Kehre)后的立场写作的,但它仍然保留了很多前期阶段的风格。所以海德格尔在1953年为其添加了一个解释以便将其牢牢地安置在后期的观点上。注意其将前期立场吸收进后期立场的熟练方式,在我们上面引用的段落之后有:Entschlossenheit 意味Ent-schlossenheit;Wollen 意味着 Lassen。译注:汉译见《形而上学导论》(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第22页。

   [10] Gelassenheit一般译作“泰然让之”或“泰然任之”,是基督教神秘主义和后期海德格尔的重要词汇,海德格尔以此命名的著作英译为Discourse on Thinking ,故而译之为“关于思的对话”。——译注

   [11] 马丁·海德格尔,Gelassenheit(Pfullingen:Günther Neske,1959),p.32(以下简称G)。

   [12] Der Satz vom Grund这一著作有不同英译情况,Reginald Lilly的译名是The Principle of Reason,Caputo的翻译是The Principle of Ground,这里Laszlo Versenyi的译名是Nothing is without Ground,这里根据德文译之为“根据律”或“根据的原则”。——译注

   [13] 拉茨洛·费尔曾怡(Laszlo Versenyi),Heidegger,Being and Truth(New Haven:Yale University Press ,1965),pp.154,142.

   [14] Dickung是一个古德语用法,一般指比较茂盛遮光的树林,多与Lichtung相对,这里用“趋暗”和“趋昧”译之。——译注

   [15] 约翰·沙夫勒本属路德宗,在其28岁时改信天主教并成为反对宗教改革运动的领袖之一,在德国巴洛克诗歌的伟大著作《格鲁宾的漫游者》的创作中,他明显受到新教、中世纪晚期和天主教神秘主义传统的影响。他明确地站在雅各比·波墨和埃克哈特大师的影响之下。他因为对由耶稣会士马克西米安·山岛思(Sandaus)收集的神秘主义著作选集的倾心投入而广为人知。沙夫勒的声名来自于他诗韵的才华,凭借于此他让德国神秘主义传统的深厚智慧重焕华彩。对于海德格尔而言很难再能找到一个比他更能让“作诗”(Dichten)与“运思”(Denken)共属一体的人了。从沙夫勒的诗句中海德格尔观察到:“整个语言是如此惊人地简洁与罕有,那个人喜欢从思想而来,到真正的和伟大的神秘主义而去,这种神秘主义拥有思的准确与深度。”SG,71.有两部研究沙夫勒的优秀著作是:杰弗瑞·西蒙的《安格鲁斯·西勒修斯》,特瓦涅的“世界大师系列”第25卷(特瓦涅出版社,纽约,1967),霍斯特·奥特豪斯的《约翰·沙夫勒的<格鲁宾的漫游者>:神秘与诗》(维尔海姆·施密茨出版社,基森,1956)。

   [16] “Die Geheim Rose:Die Ros’ ist meine Seel,der Dorn des /Fleisches Lust/Der Frhüling Gottes Gunst ,sein Zorn /ist K?lt und Frust/Ihr Blühn ist Gutes tun ,den Dorn ,ihr/Fleisch,nicht achten.”CW,III,91(P.87).

   [17] “Dich auftun wie die Rose:Dein Herz empf?het Gott mit alle /seinem Gut/Wann es sich gegen ihm wie eine Ros’/auftun”CW,,III,87(P.86).

   [18] “Die gelassene Sch?nheit:Ihr Menschen ,lernet doch von’n Wiesenblümelein/Wie ihr k?nnt Gott gefallen und gleichwohl sch?ne sein.”CW,I,288(p.37).

   [19] 费尔曾怡教授的著作对我们这里的思考具有巨大的启发性,它是不多的在其中SG的重要性被肯定以及沙夫勒和埃克哈特大师在海德格尔那里的影响被指出的关于海德格尔的论著之一。尤其参见费尔曾怡,pp.142-58.

   [20] “Hier ist Gottes Grund mein Grund und mein Grund Gottes Grund .Hier lebe ich aus meinem Eigenen,wie Gott aus seinem Eigenen lebt……Aus diesem innersten Grunde sollst du alle deine Werke wirken ohne Warum .Ich sage fürwahr:Solange du deine Werke wirkst um des Himmelreiches oder um Gottes oder um deiner ewigen Seligkeit willen,(also) von aussen her ,so ist es wahrlich nicht recht um dich bestellt.”埃克哈特大师:德语布道集(慕尼黑卡尔·汉斯出版社,1963),p.180,以下简称Q。

   [21] Q.186.

   [22] Q.176.

   [23] Q.186.

   [24] 这里的“weil”或“because”不译为“因为”而译作“缘何”,虽然意思接近,但为了突显其与“why”的疏远和与“without why”的切近,故而译作“缘何”,也为了使其与“ground”、“Grund”更具备存在论意义上的关联。——译注

   [25] “……die Gunst des Seins……”马丁·海德格尔,Was ist Metaphysik,9.p.49(以下简称WM)。

   [26] 在海德格尔的教职资格论文中读出他某天将会对埃克哈特大师的真理问题做一番解释的意思是不足为奇的:马丁·海德格尔,邓·司各特的范畴与意义理论,p.232.n.1.

   [27] 这一叫做“时间与存在”的部分自然从没有被出版,在SD,1-25中我们只有一个替代性的1962的同名演讲。

   [28] SD,34。译注:汉译见《面向思的事情》第38页,其中汉译中保留的德文原词在这里被略去。

   [29] EM,22-3.译注:汉译见《形而上学导论》第30页。

   [30] 这让我们想起,对于他人而言苦行者具有巨大的意志力和自律,然而当面对上帝他会放弃所有的自足;这又让我们回忆起克尔凯郭尔在伦理人与宗教人之间做的区分:与他人相比伦理人是正直的尽职尽责的,但在上帝面前(即在宗教的态度中)则所有的人都是有罪的。

   [31] 彼劳特教授的相关解释在其递呈1969年9月19日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举办的海德格尔专题讨论会的论文中被提出。

   [32] 理查德·施密特,海德格尔论存在与人:《存在与时间》导论(纽约1969),p.265,n11.

   [33] 关于自由的神秘概念,可见约阿希姆·赞佩尔的“《格鲁宾的漫游者》中的自由与神秘合一”,德国评论,XXXII(1957),93-112.

   [34] 中译见《形而上学导论》(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第14页——译注。

   [35] 中译见《同一与差异》(北京商务印书馆,2011)第147页——译注。

  

   发表于《基督教文化学刊》2016年第35辑

    进入专题: 海德格尔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