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之野:《红楼梦》感知空间(第三十四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04 次 更新时间:2016-07-25 12:27:26

进入专题: 红楼  

羽之野 (进入专栏)  
21

   我的朋友子良先生曾这样理解:

   有关“命运”还须深理解——这“命运”既是人生大课题也是民族大课题——是最具哲学意义或说阅读意义的。就是说,这命运在红楼“俗”层面上,即悲剧层面,是此书要叙述的根本。然而,这“悲剧”在“梦”的层面上,又无甚意义。人在生活中一觉醒来变成甲虫是痛苦的、是通向死亡之路※;可在“梦”中变成蝴蝶却是一种乐趣,是羽化登仙,让人慕往。至于在“灵”的层面,石(实)成玉(欲),可“补天”,创新世纪。总比一副“臭皮囊”的人形,强多了。

   也正如,林小姐在人间有泣痛苦的相思泪,而在灵界是仙草洒满朝露的姣美。

   ——且不知,子良先生的这种理解是否对头?是否能让曹大师满意。

  

   ※    见卡夫卡《变形记》。

  

  

   22

   本回最后写到“梨(离)香(或‘乡’)院”里,薛家三口的“吵闹”。

   写妹妹先怨哥哥做事“不妨头”;哥哥急了,耍横要去“打死宝玉”。妹妹又和缓下来劝他,可妈妈和妹妹矛头仍指向他。这回,他一语道破妹妹的心事——“我早知道你的心了。从先妈妈和我说,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薛宝钗一听气怔了。哭了起来……

   ——这是曹大师又一次使用傻子“说实话”,戳破宝钗心底事。

  

  

   23

   其实,上述情节里也有“错中错以错劝哥哥”的意思。

   那么,这“以错劝哥哥”到底是指前面“黛玉劝宝玉”还是指“宝钗劝薛蟠”呢?

   ——因为这里藏着个不算复杂的“雪芹技巧”。让朋友们作判断。

  

  

  

   24

   我对许叶芬先生的《红楼梦辨》里说的薛姨妈“为妞妞造锁”之事,判断不确。

   但薛姨妈这老女人一心想把女儿推给贾家——作“宝二奶”,是学界共识。

   宝钗本人,也积极配合。更主要的,她或许是被黛玉剌激的,也真的爱上表弟。

   其实,我们不妨沿许先生的思路继续往下想想——说宝钗的金锁上的字是“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第8回莺儿语)和第34回薛蟠对妹妹说“妈妈和我说,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配”。说来,这些话都是薛家人一面之辞,且推溯起来又极有可能都是薛母一人之语——这样看,许叶芬的定论是没错的。

   然而从另一角度看,整个红楼文本“癞僧跛道”本来就是上达“灵”界下至人间的“联络员”,他们给每人带来宿缘,并非专为某一人。所以,薛家的话又很可信。

   ——这样一左一右的思路,就又回到我的“或然判断”上来了。

   应该说,这种既如神趾设定又像人为结果,恰是曹氏欲达的艺术目的。

  

  

   25

   尼采这位杀死上帝的狂人说:

   “一切价值的重估——

   “这是我关于人类最高自省行为的公式,它已经变成我的血肉和天才”※。

  

   ※    见尼采《看哪,这人》第3卷第365页。

  

进入 羽之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红楼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80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