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论安娜卡列尼娜罪恶感之心魔的相关文章

吕嘉健:论安娜卡列尼娜罪恶感之心魔

安娜被情欲心魔所惑乱,出轨之后就被另一种心魔所控制:是罪恶感、绝望感和厌恶感的心魔。罪感文化心理和情欲本我两重意识使安娜产生了精神分裂性的障碍。安娜的罪恶感来自于东正教的禁欲主义和末日论。她遭遇的是“美人道德情结悲剧”,既管不住下半身,也忍不住道德自我谴责。她不能接受自己的罪孽,她就得为不可避免的种种后果而备受痛苦折磨。羞耻感让人想去隐藏,最好的隐藏方法就是毁灭性的。羞耻是毁灭性的,它不光会导致受害者疯狂地攻击他人,甚至还会伤害自己。   更多...

安娜·诺斯:论致谢

安娜·诺斯 著 吴万伟 译任何一个想研究作家习性的人都需要非常详细地研究他们写的致谢。现代作家有的会感谢治疗师,有的会感谢缓刑官,还有的会感谢他所说的“臭名昭著的弗兰奇G”。在有些书的后面,我发现了对独角兽军舰博物馆(HM Frigate Unicorn)经理的谩骂,而在一本有关恶魔崇拜的书后,我发现了冰雪宾馆。不过,   更多...

李泽厚:谈“恻隐之心”

问:你提出人性能力作为人性的骨干或核心,同时说人性并不止于此,那还有什么?答:“恻隐之心”便是。这又是一个大题目,我今天谈不了。问:简单谈谈吧。答:何谓“恻隐之心”?“恻隐之心”到底是什么?人们讲得很多,学说、理论也五花八门,却一直不太清楚。这四个字是孟子提出的。孟子说它是“仁之端”,是人先验(先于经验)地存有而“活   更多...

沙叶新:谁杀了黛安娜?

沙叶新按:黛安娜去世10周年了,10年前她去世不久,我就写过一篇文章,现重新发在我的博客上,做为悼念。2007年8、29。戴安娜,这个美如天仙的女人,自从20岁与查里斯王子结婚,成了白金汉宫里最年轻的王妃之后,在短短的16年内,她一直是传媒注意的焦点。她不是戴卓尔,不是江青,她从未掌握过政权,从未改变过或影响过历史的进   更多...

阮炜:解构西方中心主义的戴安娜

戴安娜王妃去世十周年之际,英国人在伦敦西北区的温伯利体育馆举行了“献给戴安娜的音乐会”(Concert for Diana)大型纪念活动,多达六万三千人参加。音乐会以戴安娜生前好友、歌唱家埃尔顿·约翰的一曲《风中之烛》拉开序幕。十年前在戴安娜的悼念音乐会上,正是约翰自作自唱了这首风靡世界的“风中之烛”。音乐会上演的曲目   更多...

吕嘉健:“衣常艳情”的原罪与孽缘——解读“小三政治戏剧”之社会内涵

甲先生:我们做的事是我们给自己铸造的镣铐。 乙先生:说得有理;不过我想,那铁还是社会给我们的。 ——乔治·艾略特《米德尔马契》第四章 常艳女博士后自述之艳情哀嚎故事(参见常艳自述艳情录《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衣俊卿小n实录》),近来广为传播引发舆论扰嚷,引起国人对意识形态王国之诚信尊严的怀疑与否定,带着   更多...

钟叔河:不忍之心

在我的心中,钱先生是一位大智者,又是一位大仁人。三十年前,他光凭几本新出版的《走向世界丛书》,便给了我这个素不相识、毫无关系的外省编辑许多指导和帮助,完全是出于对学术——天下之公器的关爱,出于对我们这个历经坎坷的古老民族如何才能快点“走向世界”——走向全球文明的关心。这是真正的大不忍之心,大仁人之心,我永不能忘。为了纪   更多...

吕嘉健:论道德过度与精神绑架

别再迷醉于道德的力量了!只讲道德的人或者民族,不是属于“天真幼稚园派”,便是属于“别有用心的奸邪派”。真正的道德是在这样的社会里才产生效用:一个以法治、民主、平等、自由为基础的公民社会;准此,那么道德就是一种文明而正派的社会和内心秩序。   更多...

吕嘉健:论独立知识分子的纯粹

关于知识者以至普通人在社会政治环境中应该采取何种追求自由的立场,是一个歧见叠出的难题。首先涉及到政治制度问题,绝对律令者认为只有在自由民主的制度下才会有真正的自由,而在非自由民主制度包括灰色地带则完全不存在“己域自由”;其次涉及到社会境遇问题,在政治恐怖境遇和开明专制境遇下,究竟应该采取何种适宜的自由方式?第三涉及到个   更多...

金岱:千年之门:全球伦理与国人之心

1、我们现在站在的是人类纪元来第三个千年的门槛上。回望过去的两个千年,这世界上发生的最大的变化,莫过于我们的地球正在变得越来越小;而眺望未来的这个千年,这一趋势显然还要延续,不仅延续,而且加剧。2、在我们的古典小说中,说到某人时,总是说此公乃某地人氏也;而在今天的小说、电影和各色书籍里,介绍某人时,则总说这是某国的某某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