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飞 傅正科:大数据与“被遗忘权”的相关文章

吴飞 傅正科:大数据与“被遗忘权”

个人不受他人的干扰,可以决定谁拥有权利获知自己的某些私人信息,这是每个人自主权得到尊重的基本理念。但数字化记忆的可访问性、持久性、全面性以及由此所带来的“凝视”给人类带来了严重挑战。“被遗忘权”的提出在一定程度上为化解这样的数字异化提供了一种解决之道。   更多...

未被遗忘的“角落”

联合国统计,世界上有近200个国家与地区。大的国家,象中国、美国和俄罗斯,领土达上千万平方公里,人口上亿,在国际上叱咤风云。?世界上还有些“迷你型”的小国,名不见经传。可是,它们联合国有一票,在地区政治中也有很大作用。?它们处在世界“角落”。?台湾当局重视这样的微型国家。李登辉明白,与北京争夺大国外交,胳膊扭不过大腿   更多...

李炜光:不能遗忘的忘了

刚给研究生上过课,心情一下子变得很是郁闷。我讲到了反右、文革,事情就出在这里。提起红卫兵抄家的疯狂、社会的动荡不安和经济的停滞倒退时,我发现孩子们在似是而非迷迷糊糊地点头,以我当教师的职业敏感,我清楚他们的确知道这些历史事件,但也只是知道“事件”而已,并不是真的了解和熟悉那些活生生的历史。尤其使我震惊的是,当我问他们知   更多...

拉塞尔·雅各比:被遗忘的大师

(吴万伟 译)为什么一些最伟大的思想家从各自的学科中被赶出去了?心理系不讲弗洛伊德,经济学系不讲马克思,哲学系不讲黑格尔,这到底怎么啦?相反,这些西方思想的大师却出现在远离自身学科的地方。如今,弗洛伊德出现在文学系,马克思出现在电影系,黑格尔出现在德语系。他们是移民还是被驱逐出去了呢?或许弗洛伊德和马克思的自身领域现在   更多...

刘晨:被遗忘的与被侮辱的人

(一)米兰·昆德拉特别喜欢引用一句名言: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其实,对于我们而言,即便我们不思考,上帝有时候也会苦笑,甚至是傻笑。诚然,这有些尼采主义的冲撞与撕裂,阵痛之间,总会情不自禁的问问上帝:何以才会不如此发笑?但是上帝从不告诉你,她为何这般,只会用挣扎的眼神望着你,甚至从她的眼神中能够看出一丝鄙视的神情。顿然   更多...

郭于华:被遗忘和被丢弃的

人作为目的不可以随意泯灭于无形,人的历史不可以轻易忘却,这是“以人为本”的应有之义。就此而言,我要再说一遍:每个人的经历都是历史!每个人的苦难都有历史的重量!每个人的记忆都弥足珍贵!每个人的历史都不应遗忘!   更多...

林贤治:记忆或遗忘

言说可能是歪曲,不言说则可能是背叛和掩盖。 ——〔美〕埃利•威塞尔在人类历史上,集体屠杀是一份特别沉重的记忆。惟其沉重,所以从政府到民间,便有了种种不同的反应:常见的是掩盖和抹杀,仿佛世界上从来不曾发生过什么血腥事件;还有就是隔岸观火,甚或当成轶事来议论,超然得很。愿意守护这份记忆如同守护遗产,主动承担责任   更多...

郭建:文以载史,抗拒遗忘: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与文学的纪实性

与世界许多国家的文学相比,中国文学具有较强的纪实性和历史感,这似乎和中国文化的世俗性有关。(文学的启示性、象征性、抽象的普世性、以至于纯文学性似乎与宗教文化有密切联系,而这一点在中国文学中并不明显)中国人敬祖先如敬神,于是历史成了中国的宗教。中国人看现实,多半借历史之光,即所谓“前世之不忘,后事之师”(《战国策R   更多...

陈奉孝:不应遗忘的一段北大校史

今年是北大建校110周年。我参加了北大100周年校庆,今年因事未能参加。在百年校庆上,我看到校方编写的校史中,出于某种政治原因,把57年和89年那两段十分重要的校史有意掩盖了。现在根据我的记忆,把57年那段校史补上。当然,我不可能写的全面,甚至也可能有错讹之处,特别在时间顺序上,希望更多的校友做出补充和指正。参加北大百   更多...

胡平 :不仅仅是谴责——评《被遗忘的大屠杀》

去年(1997年)年底,美国哈泼•科林斯出版社(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Inc)出版了一本记叙1937年南京大屠杀的书,书名是《The Rape of Nanking——The Forgotten Holocaust of World War II》。作者是一位年轻的美籍华裔女士   更多...

陶东风:被历史热遗忘的历史

近年来历史很热,可谓炙手可热。历史题材的电邮和电视剧,历史题材的文学作品特别是纪实文学,特别是《百家讲坛》多位明星学者火爆的历史课堂。专家们讲得津津有味、财源广进,大众听得津津有味,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历史很热,但是我的心很凉。奇怪的是:这些正热着的所谓“历史”有一个共同特点:它们都是离我们中国人的当代生活比较遥远的古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