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金波:硅谷在中国的一百种死法的相关文章

宋金波:硅谷在中国的一百种死法

硅谷在美国,但从中国人知道硅谷以后,就一直有“中国何时有硅谷”之问。好东西,别人有的我们也要有,而且不嫌多。 问题一直持续,就表示中国硅谷一直没建成,别说多个,一个也没有。我们有了BAT有了华为中兴,但是每一个互联网企业的聚居地,好意思自称“中国硅谷”吗?当然,自己和他人都明白这只是玩笑话的除外。 因为硅谷式的企业在   更多...

郑永年:新自由主义在中国的变种及其影响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自由主义逐渐崛起于西方。新自由主义主要是对当时存在的两种局面的反动。第一,是对西方国家本身的国家干预主义政策的反动。自30年代经济大危机之后,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各国普遍实行政府对经济的干预,例如美国罗斯福总统实行的“新政”。在经济学说上则表现为凯恩斯主义的兴起。 第二,也更重要,是对当时苏联版本社   更多...

江怡:分析哲学在中国

[内容提要] 本文试图对分析哲学在我国的研究现状及其与我们的哲学研究工作之间的关系做出全面分析。全文分为以下几个部分:第一,对分析哲学在我国的传播和研究工作进行深入反省,特别指出我们在对分析哲学的理解上出现的偏差以及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第二,对我国分析哲学研究所取得的成果做出深入分析,特别表明我们在与国际哲学的交流与   更多...

长平:Twitter在中国

在我的少年时代,收听敌台是一项罪名,经常出现在粗黑字体的布告中。这件事给我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一方面,它让我觉得神秘,充满了诱惑,害得我经常夜深人静时在枕边抱着收音机调台,透过噪音对外面的世界展开漫无边际的想象。另一方面,它让我感到恐惧,一种难以摆脱的犯罪感缠绕着我,仿佛随时都会有人举报,随时都会有便衣警察找上门来   更多...

张承志:在中国信仰

一并不是因为进入了这个世纪末,才有了这个话题。对我来说,追逐已经持续了很久。如果不是从红色的六十年代终结算起,也自从见识了世间的所谓成就,一切就已开始。我在路上行走已久。确实常与犹豫和怀疑相伴,只是没有回头。藉此我破坏了平衡的生命。任肌骨日复一日粗糙,我的心却径直向着年轻生长。它抗拒衰老,滚烫得令我深深不安。而就在我   更多...

体验硅谷浪潮

(一)陈宏博士的演讲:陈宏1982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1985年赴美攻读博士学位,1994年,在硅谷创建第一家公司 ;1997年,其创建的第二家公司上市,目前市面价值十几亿美金。目前,美国的高科技企业中的25%是由亚洲人创办经营的,而在这25%之中,又有80%是由台湾人创办的。在未来的五年之中。要上市的IT业公司数会   更多...

展江:舆论监督在中国的发展历程

在中国有西方意义上的媒体对政府的监督,即人人谈论的舆论监督吗?我认为,中国正在经历空前复杂的社会转型,事实上,已经不能用西方现有理论和习惯思维来看待中国媒体的功能,不能用“控制——自由”的模式来解释中国媒体与国家的关系。虽然目前还不可能出现西方那种基本上不受官方支配的媒体,但是改革开放30年来的中国出现了市场领域,建   更多...

在中国推广民主的辩论

贝淡宁 迈克尔·沃尔泽 著 吴万伟 译外国政客或者批评家应该参与向中国、缅甸这样的国家输入民主的活动中吗?自由和亲民主的运动应该来自内部吗?《异议者》投稿者贝淡宁和该杂志主编迈克尔·沃尔泽就国际社会是否应该在支持中国民主的活动中发挥作用进行辩论。贝淡宁:简单地说,答案是“不”。但是我并不一定反对在其他国家推广民主。约翰   更多...

邓峰:既得利益群体在中国

时下中国,既得利益群体是一个频频出现的词汇。那什么是既得利益群体?它是如何形成的呢?它又是如何影响中国社会呢?面对这些问题,我将在下文一一阐述。既得利益群体,从广义上说,就是那些已经获得现成利益并处于优势地位的人,由于共同利益的需要而自觉联合在一起的所形成的群体组织。这个群体组织既可以是松散地、自发地,为了某项共同利益   更多...

江怡:维也纳学派在中国的命运

2009年是维也纳学派在中国的传人洪谦先生诞辰一百周年,也是这个学派的宣言《科学的世界概念:维也纳学派》发表80周年。80年前,奥地利的马赫学会和维也纳小组的成员为了挽留石里克不去德国波恩大学任教,起草了一份书信,表达了他们对石里克的感激之情。1929年8月,该书信以《科学的世界概念:维也纳学派》为题发表在马赫学会的通   更多...

钱颖一:硅谷的故事

一、硅谷奇迹硅谷这个地方对我有特殊的意义。我从1990年搬到硅谷, 9年间目睹硅谷的腾飞。硅谷的名声越来越大,人气越来越旺,房价也越涨越高,我对此有亲身的体会。硅谷是指从旧金山向南到圣何塞,大概纵深100公里的一块面临太平洋的平坦谷地。斯坦福大学位于硅谷的中心。就是这么小的一块地方,1998年的产值大约相当于当年我国全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