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三匝:我认识的一个台湾犬儒的相关文章

萧三匝:我认识的一个台湾犬儒

那是2008年的事了,现在想起来,我扑哧一声笑了。 那时节大陆新儒家还不蓬勃,但台湾新儒家已然在往这边跑,似乎很雀跃的。 有一天,一个朋友找到我,说这回来了个牛的,既和星云大师沾点边,又是钱穆老夫子的关门弟子。弟子而且“关门”,就如同郭德纲想在相声行里混点历史地位非要拜“侯大师”一样有趣,那得看看去呀。 来的是台湾某   更多...

余世存:在犬儒和庸俗之间

我在不少文章中对近代史上的人格成就评价很高。不久前,我在接受南方都市报的访谈中仍坚持了这一评价。但这种评价并不代表对他们的全然肯定,更不用说对那一历史时期的全盘称道。我强调过自己并不向往那个年代,那个年代同样是需要我们中国人告别的。那个年代的人有性格,有学问,甚至有德性,在很多方面可以成为我们做人的榜样,但我们不必   更多...

杨晓刚:犬儒主义的哲学缺陷

犬儒情结是每个人无法摆脱的心理现象。但不能说有犬儒情结的人都是犬儒,就象不用性本身来定义人,不能说普通的夫妻是妓女和嫖客一样。犬儒理念是人类的混沌思维的哲学现象,也就是说它是没有受到其它哲学启蒙和信仰召唤的人的一种文化上的不自觉。犬儒主义思想则是对这种理念的理论集成。犬儒,并不需要犬儒主义的理论来引导,很多犬儒甚至会攻   更多...

徐贲:从不相信到犬儒社会

没有信任,言语变成了木锣,声音是空的。有了信任,言语才有生命不久前,《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篇《我们的信任哪儿去了》的文章,引起海内外媒体的注意,认为是诚实面对中国当前社会整体信任丧失的问题。文章说,消极的怀疑主义弥漫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不信、不信、还是不信——‘不相信’的情绪正在越来越多人的生活中蔓延”。信任和怀疑是   更多...

梁文道:犬儒時代的信任

那天我在北京机场一座自动咖啡机前唤来一位侍应,告诉她咖啡卖完了。她瞧也不瞧地迅速响应:「有呀,怎么会没有?当然有」。等到她自己仔细查看过之后,才发现咖啡果然倒光了,于是她沉默地为这座机器装上一袋咖啡豆。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她的第一反应会是这样子呢?为什么她连一眼都没瞧,就能如此确定那部咖啡 机的运作很正常呢?其实这也   更多...

季广茂:犬儒主义:当代社会精神分裂的主要表征

听过侯宝林的相声《买佛龛》的人都会记得,那里面有个老太太,老太太从纸店里买回个“灶王爷”,回家路上碰见个小伙子,小伙子挺懂礼貌:“大娘出门儿啦?哈……买佛龛啦?”老太太一听,不乐意了:“年轻人说话没规矩,这是佛龛!能说买吗?这得说请1“大娘,我不懂,您这……多少钱请的?”“咳!就^_^这么个破玩意儿,八毛1在我看来,如   更多...

张念:犬儒主义和中国式的启蒙逆子

不知从何时起,“年代”成为了一种抒情\叙事指标,当《80年代访谈录》还余温尚存的时候,一本题为《70年代》的书也上市了。如果年代能启动思考的话,年代也许是代替历史和人民的又一造物主,在年代的掩护之下,我们-时代-历史的互文性得以成立,成为英雄的意愿并没有磨灭,这是福柯为现代性所作的最为经典的辩护。当然,如今,谁也不敢承   更多...

陶东风:犬儒:当代中国新国民性批判

上世纪90年代以后的社会文化环境是:政治意识的极度冷漠、消费主义的极度高涨以及文化价值的真空状态。这导致了一种广泛流行的玩世不恭、及时行乐的生活观念:世界上没有神圣,也没有权威与偶像,一种游戏人生的虚无主义与犬儒主义态度就是在这样的社会文化语境中生产和蔓延的。我们必须承认,这种对神圣、权威的态度极具解构力量,它即使不直   更多...

刘小枫:后自由主义的犬儒

施米特在其描划现代精神的著名论文〈中立化与非政治化的时代〉中宣称:政治是人类的命运,但如何理解政治,取决于人如何理解什幺是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政治制度(国家)最终取决于人在道德上的决断。人类历史的不同时期有不同的价值理念:\ 在十六世纪,神学拥有权威;十七世纪是形而上学;十八世纪是道德;十九世纪是经济;二十世纪则是技术\   更多...

徐贲:当今中国大众社会的犬儒主义

深圳作家王四四在名为《我们现在还相信什么》的文章中讲到了他两个朋友的故事。第一个朋友觉得他现在自己的左手都不相信右手,“左手帮右手挠痒痒,右手想,挠得那么舒服,不知用心何在。右手帮左手擦肥皂,左手想,搓得那么起劲,然后要干什么?两只手端一碗热汤,左手想,我得自己端住,别指望右手;右手也同样这么寻思。结果,害得(他)多   更多...

陶东风:建立公民政治,告别意识形态政治狂热和犬儒主义政治冷漠

公民政治既可以防止意识形态的狂热政治,也不会堕入什么都不相信、什么都无所谓的犬儒政治,而没有良好的公民政治和公民道德,是当代中国人以前的从意识形态政治狂热转向今天的犬儒主义政治冷漠的根本原因。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